2007年3月19日

〔冰鑑〕剛柔章第二

  曾國藩「冰鑑」第二章「剛柔」原文如下:
「既識神骨,當辨剛柔,即五行生剋之數,名日先天種子,不足用補,有餘用洩,消息直與命通,此其皎然易見。五行有合法,木合火,水合土,此順而合,順者多富,即貴亦在浮沈之間。金與火仇,有時合火,推之水土皆然,此逆而合者,其貴非常。然所謂逆合者,金形帶火則然,火形帶金則三十死矣!水形帶土則然,土形帶水則孤寒老矣!木形帶金則然,金形帶木則刀劍隨身矣!此外牽合,俱是雜格,不入文人正論。」


「五行為外剛柔,內剛柔則喜怒伏跳深淺者,是喜高而怒重、過目輒忘,近粗;伏亦不亢,跳亦不揚,近蠢;初念甚淺,轉念甚深,近奸。內奸者功名可期,粗蠢各半者勝人以壽,純奸而能豁達者,其人終成。純粗無周密者,半途必棄。觀人所忽,十得八九矣!」

  承前文「神骨章第一」,曾國藩說:看清楚一個人的「神」、「骨」之後,其次,就要以辨別「剛」、「柔」的方法來繼續觀察。當然,曾國藩在此仍然是以古代的「文人」,也就是現代的「高級知識分子」為觀察的對象。至於市井小民,百工雜技,是不在本文討論之列的!再度提醒大家這本「冰鑑」是一本觀察「知識分子」的專書,而非全面觀察「一般大眾」的總論(如「麻衣相術」、「神相鐵關刀」等),有此認識,才不會在運用冰鑑相人之時「搞錯對象」!

  冰鑑中所謂的「剛柔」,在我看來只是一種觀察方法的代名詞,稱之為「陰陽」、「+-」、「正負」等等均無不可!這是中國傳統文化一個相當糟糕的地方,不論在什麼學門,所用的術語都是一樣的,如五行金木水火土的相生相尅、陰陽、奇正、虛實等等。這些術語有時指涉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有時明明是相同的東西卻用不同的術語,搞得神神祕祕,糊里糊塗,讓學術的原貌變得含混曖昧,讓一知半解又喜歡裝神弄鬼者得以牽強附會,實在是非常非常地不可取!

  就面相的剛柔而言,曾國藩分為「外剛柔」及「內剛柔」兩段來討論,所謂「外剛柔」談論的是一個人外型的格局;「內剛柔」則是討論人的性格的格局。

  就「外剛柔」即長相的部分,曾國藩說是「先天種子」,也就是說基因是天生的,關乎一個人的遺傳。而且「消息直與命通」,即曾國藩認為由外在長相的格局,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命運」,或者「宿命」。個性決定命運,一個人先天的個性如何,曾國藩認為可以由一個人的外在長相看出來,這在遺傳學上和統計學上,不是沒道理的事。

  而曾國蕃在此所提到的「五行」,指的是「相法」基礎理論上的「五行人」,必需加以註解方能明瞭!(這個五行,用ABCDE來取代,我覺得亦無不可!五行生尅的理論,在此我覺得只是牽強附會而已)茲介紹如下:

金形人:「金形輕小而堅,方而正,形短謂之不足,肉堅謂有餘。」一般而言,頭、額、手足都方正輕小,身材比例適中,骨堅肉實,膚色偏白,聲音圓潤的人,就是相法上符合金形格局的「金型人」。一般而言,俊秀的男明星,應該都是偏向金形人的格局。

木形人:「木形昂藏而瘦,挺而直長露節,頭隆而額聳。或骨重而肥腰,背肩薄,非木之善。」一般而言,瘦長挺拔,儀態軒昂,骨節突出,額闊而下巴尖,眉清目秀,聲音高亢宏量的人,就是符合木形格局的「木形人」。純就外型而論,我覺得花式撞球界的冷面殺手趙豐邦的臉若再長一些些,就是非常典型的「木形人」。另外,像是車仁表、九孔之類的,應該也都是木型人!

水形人:「水形浮而起,闊而厚,形俯而朝下,其形真也。」一般而言,圓滿肥胖,肉多骨少,腰圓背厚,眉粗眼大,膚色偏黑,聲音緩急不定的,就是符合水形格局的水形人。就外型而論,我覺得金馬影帝陳松勇、或諧星nono應該都是蠻偏向水形人的格局!

火形人:「火形上尖下闊,上銳下豐,其性躁急,騰上色赤,火之形也。」一般而言,額頭較窄,下巴闊大,鼻子高而露孔,毛髮較少,膚色泛紅,聲音燥烈的人,就屬於火形人。如澎恰恰的長相應該就屬於火形!

土形人:「土形肥大,敦厚而重實,背隆而腰厚,其形如龜,項短頸圓,骨全肉實。」一般而言,長得敦厚壯實,背隆腰圓,肉輕骨重,五官闊大肥圓,聲音渾厚悠長的,就算是土形人。我覺得衝衝衝的蘇貞昌,應該就蠻土形的!

  而一般人的面相很少是符合純粹的一形,通常是「兼形」,也就是以一形為根本,而雜有其他類形的特徵,所以曾國藩說:「五行有合法」。又分為「順而合」、「逆而合」兩大類。所謂「順」,指的是「五行相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所謂「逆」,指的是「五行相剋」:「木剋土,土剋水,水剋火,火剋金,金剋木」,或反過來說的「相仇」:「木仇金,金仇火,火仇水,水仇土,土仇木」。

  所謂「順而合」者,就是指一個人的面相兼有「木形+火形」、「水形+木形」等等「五行相生」等組合的情況。曾國藩說「順者多富」,就是說長成這樣的人大概都會有錢,但「貴亦在浮沈之間」,指的是這種人雖然有錢,但若要追求功名,享受權力,一輩子大概是會上上下下,不會是平步青雲的命!

  而長相屬「逆而合」者,曾國藩指出有三種類形「其貴非常」,就是「金形帶火」、「水形帶土」、「土形帶金」。所謂「金形帶火」,是指長相原則上是屬於金形人,但其中又帶有火形的特徵,在我看來,阿扁總統的樣子的確是輕小而堅,方而正,底子是金形人沒錯,但他說話急躁高亢,常常講到臉都泛紅,又兼有火形人的特徵,所以是「金形帶火」的格局,果然當到總統,其貴非常啊!「水型帶土」、「土型帶金」也是作相同的解釋!而這種好的「逆而合」都是「基本形」仇「搭配形」,或說「搭配形」尅「基本形」的組合,如上述三種類型的組合恰是「金仇火」、「水仇土」、「土仇金」!

  但「五行逆合」的情形如果順序不對,是「基本形」剋「搭配形」,例如:「火形帶金」(火剋金)、「土形帶水」(土剋水)、「金形帶木」(金剋木)的話,那就慘了!曾國藩說:火形帶金,三十死矣!短命啊!土形帶水,孤寒老矣!晚景悽涼!金形帶木,刀劍隨身矣!恐怕會死於非命!

  除了上述的組合,曾國藩說:「此外牽合俱是雜格,不入文人正論!」,這句話並不是說其他的組合對知識分子而言是不好的,而是說,其他的組合在用於判斷一個知識分子的面相上,不具有統計上的重要性,因此沒有討論的必要!

  而依我近來的心得,認為所謂「此外牽合俱是雜格」,是表示說除了上面提到的特殊例子外,在其他組合並沒有所謂五行相生相尅的原理適用。曾國藩以上所舉的例子只是觀察面相的統計結果,而歷代的相師硬把這種統計結果套入陰陽五行的理論之中,但實際上,理論跟統計結果是不能完全相配合的。「金形帶火」、「水形帶土」、「土形帶金」就「其貴非常」,但「火形帶水」、「水形帶木」也是逆而合,為何就不重要呢?「火形帶金」、「土形帶水」、「金形帶木」就命運悲慘,但「水形帶火」、「木形帶土」在五行相尅理論中也是一樣的情況,為何連提都不提呢?

  因此我認為所謂的五行相生相尅,就相法的本質來說根本是不重要的,那只是古人因為科學理論不足,為了便於解說和記憶,才衍生出來的便宜作法,萬萬不可推而演之,作為評斷面相的標準!我想曾國藩應該也是看出了這一點,所以才會說出「此外牽合俱是雜格,不入文人正論!」的話吧!不過他自己本身還是脫離不了五行理論的解說方式,這也是古代文人的宿命吧!



  說完了長相,曾國藩以「內剛柔」來討論人的性格。首先,他定義了性格的三種類型:「粗」、「蠢」、「奸」。然後他評論上開三種性格組合的命運,包括「內奸」、「粗蠢各半」、「純奸而能豁達」及「純粗而無周密」四種情形!由這種分類,我們更可以了解所謂「內剛柔」純粹只是一個代名詞,指的就是個性。

  所謂「粗」,就是遇到高興的事又叫又跳,生起氣來卻像火山爆發,但一轉眼可能又把剛才的情緒忘了一乾二淨,這種人不懂得隱藏心機,想到什麼說什麼,氣質可說是十分的粗魯!

  所謂「蠢」是指那種安靜時沒有一點生氣,激動的時候也大聲不起來,太過陰柔,缺乏感性,這種人氣質已接近於愚鈍、遲頓!

  所謂「奸」則是說一個人遇到事情一開始好像想得不多,但一轉念就可以想得十分深入和精密,可說是既精明又奸詐!

  曾國藩說「內奸者,功名可期」,就是說內心精明奸詐的人,比較聰明,想得多,會趨吉避凶,當然在工作職場上比較有競爭力!而「粗蠢各半者,勝人以壽」,就是說如果一個人有情緒可以直接發洩,又不會很敏感,算是有點樂天知命,自然可以長壽;「純奸而能豁達者,其人終成」,當然啦,如果一個人可以達到喜怒不形於色、城府甚深這種「純奸」的地步,又在心境上可以豁達,不為時時算計所苦,那這種人的修養當非凡人可及,自然是厲害角色沒錯!至於「純粗而無周密者,半途必棄」,則是指一個人不但外在行為粗魯,連內在心思也一樣魯鈍,這種人做事往往會半途而廢!

  最後,曾國藩提示了觀察性格的要訣,他說:「觀人所忽,十得八九!」指的是觀察一個人的性格時,不要受到一般成見的影響,也不要人云亦云,而應該去注意一些小動作,小訊息,能看得清、看得懂細節,這個人性格如何,就不難判斷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