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6日

〔家族史〕我阿公的老照片

掃描0007

  照片上這個人是我阿公,如果這是他三十歲的照片,那麼這張照片迄今將近有七十年的歷史了。看到這張照片我才發現,原來阿公可能是我們家最帥的人,這個髮型即使放在今日,仍然不嫌落伍。再仔細看一看,才又發現我自己略有大小眼的遺傳是從何而來。

  看到這張照片,我可以一眼看得出這就是我阿公年輕時候的樣子,但以下這三張在日治時期的照片,我就完全無法辨認那個人是我阿公了!



掃描0015

  這張照片很有趣,由背景如絲綢般的水流,看得出是長時間曝光的結果,我猜快門應該有四秒以上,因此前景中的五個人就要維持姿勢不動以便拍出清楚的照片。老實說,拍的還不差,僵硬的肢體動作和表情特別有那個時代人物照的特徵和氣氛。

  經過我父親的指認,右邊這個男子是我的阿公;中間左邊這個女子是我的阿媽。另一對夫妻則是王禮豐和許滿,我爸稱為”禮豐伯”,應是入贅到許家,前方小孩為他們的兒子名叫許雙全,是我父親的表兄”全仔”。而影中人似乎都已不在人間了!

  雖然經過解說,讓我知道誰是誰,但我仍然很難將影中人和我的阿公,阿媽聯想在一起。


掃描0005

  這張照片下面所記載的大舌湖大粗坑,便是我坪林老家的所在。北勢溪在該處繞著山勢彎了個大彎,形狀好像舌頭,故以”大舌湖”為地名。據我爸的說法,我阿公在日治時期是義勇消防隊的隊長(或小隊長),好像頗出風頭。而我的父親名朝雄,我二叔名武志(與金城武的日文名字相同),據我往生的阿媽說,都是當時日本警察幫忙取的名字。

  照片裡前排中間坐著那二個,很明顯應該是日本人,有了上一張照片作參考,我猜測前排中間坐在日本人右邊第一位應該是我阿公。後經求證,果然沒錯!


掃描0006

  最後這張照片,看起來很像學校的畢業照,據我所知,我阿公在日治時代的確有小學畢業的學歷。不過呢,如果說是小學的畢業照,這些學生看起來未免太老氣了點。經過我二姑的指認,這張照片是<<壯丁團>>的照片,據我猜測應該是日治時期被課徵勞役的組織吧!

  據我辨認,後排中間(右起第七人)應該是我阿公。此一指認也得到一堆戴著老花眼鏡的長輩們的同意。

  看到最後這兩張照片,讓我想到近來一些日本人到台灣尋根的新聞;自大清帝國將台灣割讓給日本帝國,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台灣光復為止,台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長達五十年。如果有一個日本殖民者在割讓的那年在台灣出生,長大,到日本戰敗時,他已經是五十歲的老年人了;在那個時代,他可能一輩子都不曾離開台灣,不曾踏上過日本的本土,實際上他根本就該是個台灣人,他的故鄉就在台灣。

  當日本戰敗,國民黨政府接收台灣時,這些昔日的殖民者是可以選擇留在台灣或離台返日;然而,敗亡來台的國民黨人仇日心切,且隨即而來的二二八事件,本省人外省人互相仇殺,國民黨軍隊濫殺群眾;這些台生日本人根本不可能在島內這種氛圍下存活下去,所以除了少數婚嫁者,幾乎所有的台生日本人都回到日本;對他們而言,日本反而是一個陌生的祖國,是一個異鄉;他們是日本社會中的異類!

  可惜那個時代中這種悲情的故事,並沒有多少留存,因為那些台生日本人依然需要揹負日本帝國身為殖民者及侵略者的原罪,沒有人會給予同情。於是乎,這些小人物的滄桑就在政治正確的歷史觀下,淹沒而不存了!

  我第一次看到日本人回台尋根的新聞,直覺是殖民者回到殖民地感懷昔日榮光。到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看到這種新聞,才客觀地想到,原來那段時間有五十年這麼久,幾乎快是一個人的一輩子了,他們的真正的故鄉是在台灣。就像台灣的外省老人,總是要回中國看看是一樣的!

  扯遠了,到此為止吧!

1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
那年代的照片非常的有味道
尤其是人像照

請問 那個時候 是用玻璃版的嗎?
Posted by 大猩猩 at 2005年12月7日 15:01


我也不知道吔!
因為我只有小小的舊照片。都是僅此一張!

我用300PDI掃瞄,所以圖比原本照片大,也將反差調高,亮部加亮,中色階調低,以避免原照片黃黃模糊的情形!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5年12月7日 21:21


阿公果然帥。想到他受的苦,好心疼。
Posted by 堂妹 at 2005年12月9日 00:20


想不到那個時代的人都打綁腿,真是精實啊:P
Posted by 雨果 at 2005年12月10日 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