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1日

〔閱讀〕副刊之見

  從小,因為作文好,受到老師鼓勵,所以也喜歡看副刊,近幾年來,副刊越看越少,分析其中的原因,工作忙是其一,出版及網路發達是其一,我自己閱讀習性的改變恐怕也是其一。

  隨著年紀增長,看文章的取向越來越注重【通達】,總之認為敘事能夠清楚的,抒情、議論也才寫得好。而現在各大報副刊的文章,依我偶爾抽樣閱讀結果,大概有一半以上不能符合我的標準,看二、三段就看不下去了。

  這該怪我日形市儈,不願再花費時間在繞來繞去的文藝腔中打轉;還是該怪這個世界上無病呻吟,用很大的篇幅包裝很少的意念的文章太多呢?

  我無意標舉文以載道的大旗,但就算是家居瑣事的閒筆,會寫的和不會寫的就真的差很多。很多老作家的文筆還真非等閒,試舉一例,如吳魯芹所著【餘年集】,寫的也不過幾次搬家之事,沒什麼了不起的內容,但落筆自有文人底蘊,讀來就是極為舒服。

  故爾,王國維云:【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寫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詞脫口而出而無一嬌柔裝束之態,以其所見者真,所知者深也,持此以衡古今之作者,百無失一】。至哉言也!

  是以為一好文,必須是【所見者真,所知者深】,餘皆末事也。

5 則留言:

米格魯 提到...

有段時間極愛看人間副刊,幾乎到了每字必讀的程度。那時節大約是社會運動勃興、幾篇重量級的報導文學陸續在時報文學獎得獎的年代。當時的人間副刊是極有社會責任的,並不只是搞些文藝,還花了很多篇幅刊登各種評論文字,且頗能跟上潮流,幾天前發生的新聞,馬上就有了深入的文字,或者介紹這事件的歷史背景,或者從各種角度檢驗公眾的意見,總之受益良多。

後來也不知道是我自己先不看它了,還是它先改變了風格使我不願意再閱讀了。偶爾再拿起來看,發現變得和聯合報、中央日報的副刊越來越像,也就再擱下,不看了。

匿名 提到...

我是每天必讀副刊的。將頭版的新聞用三秒鐘瞥過,影劇版用三十秒,至於副刊則是在夜深人靜、子女安頓好、老公鼾聲大作之時,在昏黃的燈光下,像準備品嚐一小盅XO一樣的培養情緒,帶著手套(油墨很傷手的!)、攤開副刊、慢慢品嚐這一段只有自己的時光。
不過,感觸與米格魯相同,各副刊的特色愈來愈同,看一份跟兩份沒什麼不一樣,昨天的跟今天的也似乎同一種口味。
PS:奇怪,有沒有發現。男生看書愛配威士忌,女人愛喝XO或紅酒?

小杜白雲 提到...

我不喝酒的...看書配茶!

不過,我目前真的很少發生把副刊從頭看到尾的狀況..能夠看得下一半..我就覺得真的算不錯了!

是我們不支持副刊而使其沈淪?還是副刊墮落之後使我們離去?倒是個難解的公案了!!

匿名 提到...

同意……
副刊真的很難看。

充滿不知所謂的病態夢囈,
第一質報的讀者投稿通篇是劈腿背叛,可知質報的讀者水準與編輯喜好。

中國報的1234集氾濫吃吃喝喝我家貓怎樣,豬油跟ㄟ頗的水準類似,性愛派對真正好。

我是狗文老師的話,我一定叫學生不看報紙和電視。

(但網路無解)

小杜白雲 提到...

那個1234集對有些相同喜好的人還不錯!
比如之前詹偉雄的職業運動,對職棒迷的我而言,真是長了不少見識,可資助談~

韓良露的文章則有時會讓我肚子餓也!

至於蘋果的那版,雖然也是「名家」撰文,但讀來就是不對,不論是無蛋如、留離兒、或小也,怎麼看都不順。

不知是他們大退步?為五斗米降低標準?還是我太搞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