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8日

〔BLOG〕米格魯的部落格

  民國七十九年的夏天,我到成功嶺上參加大專生暑訓,坐在我旁邊的那個傢伙,也是建中的,也考上台大;不過呢!他讀的是建中的資優班(22班),考上的是台大電機系,這樣的成績著實比我好上一截。

  那時我們都會在上課的抽屜裡放一些自己的書;我記得這傢伙拿出來的,若非志文出版社出版的存在主義書籍,就是高等微積分。好個厲害又愛現的傢伙啊!我如是想。

  印象中當時我抽屜裡是放著一本赫曼‧赫塞的<<東方之旅>>,是我隨便買的,勉強顯示出我和這傢伙在出版社的喜好上是同一掛的。

  總之,我和這傢伙的因緣沒有隨著成功嶺的結訓而結束,他們22班的同學滿台大,不論是系上的麻吉簡仔、土木系的肉腳、基福裡的LS、Hugo、甚至太極拳研習社的周榜首,都和這個傢伙有牽連,所以有事沒事、有意無意就會搞在一起。

  套句杜正勝部長的話,這個傢伙的所作所為<<罄竹難書>>,還好他自己開了部落格來自白,叫<蜀犬吠日>;以前也不見他特愛護動物,現在匪號居然叫<<米格魯>>。而部落格的內容就像我當初看光頭拙拙的他從抽屜裡拿出一本高等微積分一樣驚嚇的有料。

  網海中得遇故知,亦屬一樂,特此敬告舊雨新知。

2 則留言:

米格魯 提到...

這高帽子給戴得真舒服,被很會寫文章的人捧,果然感覺不同。感恩感恩。

小杜白雲 提到...

俗話說花花轎子人抬人,不過對閣下的稱譽本於事實,並非違心之論。
您就別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