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7日

〔法律〕令人有點心酸的偽造有價證券罪

  我相信有很多人知道票是不能亂開的,也知道支票啦!本票啦!都是屬於有價證券。但大家也許不那麼清楚,刑法第201條第1項規定: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變造公債票、公司股票或其他有價證券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因此,偽造有價證券的刑期,最低也要三年的有期徒刑。

  而所謂的本票,只要是一張紙,上面有”本票”二字,記載”憑票祈付某某某”的意旨,而且有發票人的簽名,金額及日期,就算是了。不論這張紙是印刷的也好,手寫的也好,附在契約的旁邊也好,連在某種文書的最末一聯也好,都是本票,也都是有價證券。

  最近社會上景氣比較差,有一些不是那麼壞的人,或經濟上比較困難,而自我道德要求不那麼高的人,像是一些要養小孩又沒有錢的單親媽媽,就會看報紙去賺一些不法的外快。比如說,應犯罪集團的要求,拿別人的身分證,或拿偽造的身分證或行照,用別人的名義把來路不明的車子拿去當鋪典當;或去租車再把車子賣掉。

  做這種事,大概一次可以拿個幾千元到1萬元不等的報酬,但只要當鋪或車行發現事情不對了,報案後通常都很容易查獲這個當人頭的單親媽媽,而背後的犯罪集團當然就很難查了。

  像這樣的犯罪行為,可能構成詐欺,偽造文書等罪,固不待深論。但目前社會上不論是當車子,還是租車子,當鋪或車行都會要求簽本票,這張本票通常就附在一堆文件中,一路簽下來,這個呆呆的人頭就觸犯刑法第201條第1項的偽造有價證券罪了。

  這樣的案子通常是罪證明確,警察抓到的時候,這些當人頭的被告大半都坦承犯行,態度良好。但案子一到法院,才發現乖乖不得了,最輕要判三年,還是強制辯護的案件。可是,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有時候,看著這些單親媽媽帶著沒有人照顧的小朋友來開庭,三,四歲的小朋友在法庭上東摸西摸,就是靜不下來,等到庭開完了,很興奮的跳到媽媽身上,雙手摟著媽媽的脖子,雙腳夾住媽媽的身體。

  這種時候,也有一個三歲女兒的我都難免心下一酸,最輕三年的有期徒刑,不能易科罰金(最重本刑五年以下,而且判六月以下有期徒刑的,才可以易科罰金),也不能緩刑(判二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才可以緩刑),所以只要有罪,無論如何一定要入監服刑。小朋友怎麼辦呢?

  犯罪當然是不可原諒的事情,也必需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像這種當人頭的犯罪,偽簽了一張本票,比起闖空門,騎機車行搶夜歸婦女等等犯行,可罰性應該是輕多了;但是,法定刑的刑度卻是重多了。

  刑法歷經多次的修正,從來沒有人考慮要調整這一項的刑度。當然,交易安全是資本主義社會賴以維持的基柱,但真的有必要一網打盡都用重刑伺候嗎?實在是令人小小的苦惱啊!

3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可以用技術方式拖延訴訟時間嗎?在這期間引起社會注意,立法院修法溯及以往。不然就只剩下總統特赦了... 真是讓人難過的故事。

小杜白雲 提到...

這個法條已經幾十年囉....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
與其修法,還不如廣為教育民眾,
讓大家了解其嚴重性還比較快.
Posted by 雨果 at 2006年09月28日 02:32


這樣好像不會比較快吔!
誤觸法網的人實在是不少啊!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28日 06:53


我遇到這一類的偽造有價證券的案子時,也常常會有這種苦惱與難過。我們這部刑法,刑度上有不少讓人感到輕重失衡之處,早就該徹底檢討了,而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誠然教育與修法同樣必要,但是看看我們的國會,看看我們的行政部門吧,這種得不到什麼選票、得不到什麼重視的法案細節,只能期待那一天的靈光乍現有所改變了。
Posted by LuLu at 2006年09月28日 12:09


說到這個,司法院有研究要訂一部量刑標準表..
這東西在美國已經很成熟,有些表格複雜到要用助理來算..
但人家的量刑表應該是建立在一定的實證研究上,有一些數據和研究作為基礎的..

我想,司法院一定沒有這方面的研究,像是基礎的,符合統計學原則的,跨學科的犯罪學,社會學研究資料..
在沒有DATABASE的情形下,又想憑空創作出一個量刑表,我想一定是弊多於利吧!
難怪遲遲不敢推出啊!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28日 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