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日

〔八卦〕G公傳奇

  G公者,吾國法界之泰斗也。此公遠赴泰西日耳曼諸邦,學成歸國;昔日稱【某某吾師】者,悉皆改為【某某吾兄】。

  某【吾師甲】乃對某【吾師乙】言:「小子豈有此理,往皆稱師,今竟爾稱兄?」;「吾師乙」勸之曰:「彼未稱汝為【吾弟】,已屬萬幸,彼何膽可位列師長耶?」故知G公「學養深厚,遠超前人」,無人可為其師,自屬「泰斗」無疑。

  G公教學為文,有一特異功能,即以日耳曼番邦之文法講述天朝文字,玄妙難解,非有慧根者,實難窺其廟堂之美,百官之富。

  G公曾言,日耳曼諸邦曩昔有一段「啟蒙時期」,日耳曼大儒「火以耳巴哈」所言如何如何!大儒所言吾未能解,也就罷了;但大儒之名亦聞所未聞,未免太遜。某日得一同窗指點,始知此「火以耳巴哈」,吾國咸稱其名為「費爾巴哈」(Feuerbach, Ludwig (Andreas)),乃恍然而悟。G公之特立獨行,卓爾不群,乃可見一斑。

  又G公亦為真誠擁護婦女權利之狂熱份子。G公以為,婦女於吾國之地位看似平等,實則仍受嚴重不公平之待遇,故有必要撥亂世反之正,並身體力行,以期創造兩性真正平等之環境。

  故G公於學期成績評量時,凡女性同學一律加分,若有女同學長相甜美、應對有禮、又「尊師重道」者,則因另有美化世界、鼓舞課堂士氣之莫大功勞,故再酌予加分至九十以上,亦屬事理之當然。

  此外,研究助理一職,亦當屬女性保障名額,才足以彰顯G公身為婦運份子的良心。

  惟若有女性同學自甘墮落,盲目陷於父權沙豬之陣營,公然於課堂上與男性同學比肩而坐、打情罵俏、則其當屬婦女運動之叛徒,自應酌予減分,方符G公對公理正義之堅持。

  此外,G公學富五車,識見超卓,常苦於學生程度太差,無法了解師說之意。故G公講學,必以實例闡發觀念,絕不以填鴨方式為之。

  某日課堂,G公欲向莘莘學子述說刑法上侵入住宅罪名所保護者,究係空間合法佔有者之權利?或係空間所有者之權利?亦即,房東未經房客之同意,擅自侵入房客承租之屋內時,是否構成侵入住宅罪?

  G公認為此題甚難,非以實例解說,不能啟教化駑鈍之效。乃舉一例曰:


A女與B男係男女朋友,A女在外向C男租屋居住;A女又劈腿與D男交往,D男曾寫一封情書給A女,信中表示D男對A女「婉轉哀啼」難以忘懷。此事嗣為B男側面得知,B男與C男又為朋友,B男乃請C男趁A女外出時,擅自進入A女承租之房內,偷看D男寫給A女之情書。試問B男、C男在刑法上應如何評價云云。


  G公設題完畢,忽然問,「你們知道什麼是『婉轉哀啼』嗎?」堂上一片靜默。

  G公乃起身於黑板上手書「婉轉哀啼」四字,再問:「你們知道這個『婉轉哀啼』是什麼意思嗎?」堂上一片靜默。

  G公乃自嘲曰:「哎呀!你們年紀還太小,都不懂!」堂上依然一片靜默。

  時G公講學,令學生輪流作共同筆記,當時電腦並不普及,悉皆手抄也。筆記做完,須繳回由G公批改,校訂完畢,再發給全班同學參考。而G公就此共筆是否遵照師言,逐字照錄,十分在意。

  話說G公於課堂上開示「婉轉哀啼」後不久,吾儕拿到了該次共筆,作共筆之同學果然如實記載:「D男對A女『婉轉哀啼』難以忘懷」;未料,G公於此仍加修改,於「婉轉哀啼」四字前,作一插入標記,親書「快樂的」三字於其上。

  當彼之時,吾儕有如醍醐灌頂者,有如五雷轟頂者,皆震驚於G公「治學之嚴謹」及對「學術之堅持」,真不愧為「吾國法學之泰斗」。

  因感動至今,特作傳奇以誌之。

NOTE:既屬八卦,看看就好,千萬不可對號入座,本人不負文責矣!

18 則留言:

米格魯 提到...

真是太精采了,相較之下,工科的老師還真是一板一眼得可愛了。

小杜白雲 提到...

說實話,我也有這種感覺!

Owen 提到...

可以再解釋一下"婉轉哀啼"嗎?

小杜白雲 提到...

owen兄是認真發問嗎?如是認真,那我也一答好了。此語多出於古典小說,其情狀只要看過日系的A片,應該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Owen 提到...

拍謝!!
不太懂耶
還有,
那如果不是認真的,那答案是什麼呢?

小杜白雲 提到...

我只是想owen兄是不是明知,而問來開開玩笑!沒什麼意思。

如果解釋的更清楚,”婉轉哀啼”就是指女生叫床的聲音。中國古典春宮情色小說,時常用這個成語。也有”婉轉嬌啼”的用法。

不會再問我”叫床”是什麼意思吧!

LS (tw@us) 提到...

Feuerbach在德文應該發作Foyerbahh的音吧(結尾是喉音)... 所以嚴格來說這位教授也算有道理。

想起大四每週三次跟Hugo去修德文課的日子,早上八點上到九點,在教室發呆一個小時,然後Hugo的一天就結束了,我回宿舍睡覺!結果我修了個六十分,承蒙老師慈悲,沒被他當掉,得以畢業。

記得高中的時候某二類組班有位數學老師,因為他alpha都唸成阿拉法,學生就給他取個外號叫阿拉法了。

小杜白雲 提到...

當然..唸成"否以耳巴赫"是最準的..
不過費爾巴哈已經是個通稱,實在沒有必要另立新詞..

還有..你少來..德文當了也不影響畢業吧!!想可憐的我在大四上學期還修了25學分..而你去睡大頭覺..hugo還去唱歌仔戲和吟台語詩咧!!

LS (tw@us) 提到...

我還想起另外一個例子:大數學家Euler,英文應該是唸成尤拉(中文也都這樣翻),可是他是德語區的瑞士人,德文念成歐拉。當高中數學老師這樣唸的時候,我還真不習慣!那時真沒見識,自以為老師是唸錯的。

大四上修25學分,真是蠻慘的。我上學期專心補習,所以沒修多少課。好像下學期只有修十一個學分吧,所以德文三學分被當的話,就有點危險了。那時沉醉在考上研究所的歡樂中,連自己快被當都不知道。

不過我大學時非常混,每次都是期末考前一個禮拜才臨時抱佛腳,前一天晚上唸八個小時準備明天的考試(之前從來沒唸過)。這樣子過日子卻從來沒被當,也是很值得驕傲的事。

若自己不是這麼混,也不會研究所唸不下去,決定出國換唸計算機,更不會有現在的家庭以及在美國大學教書的現況了。所以人生真的是很難說啦。這種人生似乎比一帆風順來的更有趣的多。版主也有同感吧!

小杜白雲 提到...

應該唸"歐勒"更像一點!不過名字這種東西很奇怪,就算是住在德語區的人,姓名的發音方式卻不一定跟著德文的拚音規則,或許是名字各有歷史的關係吧!!

至於唸書,我看你是一把好手..考來考去都差不多是第一志願..還有什麼好嫌的??

至於我是叛徒..搞來搞去差不多就這麼個玩意啦!!

LS (tw@us) 提到...

準備聯考的唸書不是讀書,我是直到出國唸博士時才開始體會到什麼叫真正的讀書。像版主這樣很早就能把讀書做成終身職業的,才算厲害啊。

小杜白雲 提到...

你這樣說我都要臉紅了...
不同於閣下是在學術上努力..還順便作育英才!
我只是努力讀閒書,對學術已經完全沒胃口矣!

糞甲蟲 提到...

小白你隱晦成這樣
我還是認出來了
基公啊
人稱七先生
以該先生的造型(暴牙雨傘環保袋)行走T大江湖

說實在
我開學第一天
是星期二
到現在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早上的C法
看到大家樂就已經有夠失望
怎麼這麼矮這麼醜?

下午看到基公
我就更想哭
本來都不想念了

我媽早就跟我說過
那個年代
法律系的男生她們看都不要看
專給人吃閉門羹
此言不差

平均身高到底有沒有一百六十啊?

還好
星期三上午康法
看到小榮
除了本壘板臉跟一樣矮
其他都還可以

沒想到十年後
在康城跟小榮再會
仍是師生關係

世界真小

不過
會"做學問"的人
是真的一定要長這麼矮這麼醜嗎?
這是我唸T大L唯一的感想跟疑問!

我想我是沒法度啦!

我長得也沒多好看
只是
我可沒興趣當周星星版的秋香啊!
(夾在母豬之間
我這小白兔也可以變貂蟬了!)

小杜白雲 提到...

我已經說過了...不可對號入座...
不論學姐指的是誰..我一律不予承認啦!

糞甲蟲 提到...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指的是誰耶!
總之能在大學教書
都是"人中龍鳳"吧!
嘿!嘿!嘿!

小杜白雲 提到...

對對對!大家都不知道....

孟獲 提到...

這一系列#公傳奇真不能在晚上看,笑死我啦哈哈哈哈哈哈哈!!!(而且G公聽起來就很像罵人)


不過這樣一想,
也有不少人叫我孟公,該不會……??(大驚!!)

小杜白雲 提到...

哦!
孟兄不可如此自大,怎麼可以自比「吾國法學之泰斗」呢?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