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4日

〔法律〕法官何苦為難法官

  舉凡做一種工作一段時間之後,最好可以跳開來看一下,用一個正常人的想法檢視一下自己所謂的”專業”,偶爾我們就會發現,原來我們的生命,有一塊不小的部分都浪費在沒有意義的工作上。

  就舉一個小小的例子來說好了:當警察查獲一個吸毒者,在他身上查到一包海洛因,一包安非他命,一個之前裝過海洛因的小塑膠袋,1支塑膠做的小勺子,還有20個沒用過的小塑膠袋。這個吸毒者採尿送鑑定後,尿液呈現海洛因和安非他命的陽性反應,表示這個傢伙在採尿前不久,確實有施用毒品,而這個吸毒者也很上道,既然被抓到了,他就全部認了!

  像這樣一個案子,有自白,有物證,有科學鑑定,看起來是再簡單不過啦!大家心裡應該會覺得,不用說法官了,就算一個高中生也該知道怎麼判決!殊不知,台灣法院的”專業”才正要開始而已!

  這個案子該判有罪是大家都可以確定的。不過呢!依據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的規定,毒品不論屬犯人與否,都應該”沒收銷燬”;又刑法第38條第1項第2款規定:供犯罪所用之物,得沒收之。我想依據一般人的想法,這件事很單純,上面提到的海洛因,安非他命各一包要沒收銷燬,其他東西都沒收就OK啦!

  嘿嘿!事情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經過台灣三級法院長久以來撤銷下級審法院判決的演化結果,這個案子的沒收問題變得無比複雜!

  首先,扣案的毒品要送到司法院或法務部所委託的鑑定機關去鑑定,還要秤出淨重是多少,才能保證你的判決不會受到上級審法官的挑剔!即便這個案子的證據已經這麼明確了,那個扣案的毒品也許才0.3公克,有經驗的員警一看就知道是什麼玩意兒,而且還有試劑作過初步的檢驗,但在”資深法官”的眼中,這樣就是不行,非得要把毒品鑑定一下,特定其”淨重”,沒收銷燬才有堅強的依據。

  可是,鑑定是不便宜的,政府每年為了驗這些不到一公克的毒品,不知道花了多少錢。而且更可笑的事,毒品這種東西的重量,隨著空氣中溼度的不同,就會改變。所以說”淨重”是沒有意義的,在不同的環境下,淨重秤出來就會不一樣。而有些鑑定機關,秤重竟然可以算到公克的小數點以下四位,未免太過離譜,我就不相信判決確定後,檢察署在執行時,會真的每包拿來秤一下”淨重”是多少;如果他們真的秤了,就會發現扣案的毒品怎麼每一包的重量和判決寫的都不一樣(以公克的小數點以下4位的精度來看),這時該怎麼辦呢?

  秤重的問題也就罷了!扣案的東西裡面,有一個小塑膠袋是裝過海洛因的,凡使用過必留下殘渣,因此你說要用沒收的,很抱歉,我們的高等法院的有些法官可不同意,因為袋子裡面的殘渣也是毒品啊!依法是要沒收銷燬,怎麼可以只寫沒收呢?

  好吧!如果連這麼一點殘渣也不放過,那我們寫”海洛因殘渣袋1包沒收銷燬”,這樣總可以了吧!

  哦!那可不行,高等法院的法官說啦!法律規定可以沒收銷燬的只有毒品,你怎麼連袋子也一起銷燬呢?於法無據啊!判決違法,撤銷!

  嗯!既然要這樣搞,有些聰明的法官就想出了一招,判決中說:”海洛因殘渣附於袋內因量微無法秤重,且無從析離”,所以說因為無從析離嘛,只好一起沒收銷燬了。想說交待了這段理由,應該可以交差了吧!

  不料,這下輪到最高法院有意見,最高法院的法官說,你講毒品無法析離,有沒有證據啊?你說不能析離就不能析離啊?我看不一定吧!你是不是找個專家來鑑定一下呢?你沒做這件事,就有判決不備理由,以及事實與理由矛盾的違法,判決撤銷!

  所以囉!有些個無奈的法官就想說,那些白白的粉末點點就明明黏在塑膠袋裡面,刮也刮不乾淨,你最高法院簡直是雞蛋裡挑骨頭,好吧!你要鑑定我就真的送鑑定,於是乎就發函給鑑定機關問說,唉呀!這些個殘渣袋裡的殘渣,可不可以把他分離呢?鑑定機關收到法院這種莫名奇妙的問題,一方面啼笑皆非,另一方面卻也不能隨便回答說不能析離,所以就回了個函給法院,說這個東西在科學上當然是可以析離的,只要使用有機溶劑把袋子沖洗乾淨,就可以把毒品殘渣洗掉,這不就析離了嗎?
  
  這下子最高法院更有理由啦!你看吧!明明可以析離,你居然敢說不能析離,把袋子也沒收銷燬了,判決違法,撤銷!撤銷!撤銷!(寫到這裡,我想起全民大悶鍋裡的張國志老師!)

  因此,這件事情發展到最後,就這個小小的,裝過海洛因的小塑膠袋,我們的判決要寫成〔附於殘渣袋一個內之第一級毒品海洛因殘渣(量微無法秤重)沒收銷燬,海洛因殘渣外包裝袋一個沒收。〕;詳細一點法官還要寫一段〔海洛因殘渣的外包裝袋,是被告所有用來包裝海洛因,以便於保存,攜帶,係被告供其犯施用毒品罪所用之物,應依刑法第38條第1項第2款規定沒收之。〕

  當殘渣袋這樣子搞完之後,有些高等法院的法官認為,既然殘渣袋要這樣搞,那麼原來那一包一包裝有毒品的,也要比照辦理。所以說本來只要寫”海洛因1包(淨重0.3公克)沒收銷燬”的,現在可行不通了!非得要分開來寫,外面的包裝袋要另外沒收!(還好不是每個高院法官都這樣要求)

  此外,剛才不是說扣到20個沒用的小塑膠袋,這些總沒問題了吧!一定是被告犯罪所用之物,沒收!

  啊哈!如果你真的這樣想,你又錯了!這20個小塑膠袋,既然沒有用,你怎麼能說是供犯罪所用之物呢?沒收是要沒收,不過理由不對,這些是供犯罪”預備”之物才對!這種錯誤不能容忍,判決違法,撤銷!撤銷!撤銷!

  然而!問題還沒結束,那20個沒用的小塑膠袋,還有那支小勺子,到底是用來施用第一級毒品海洛因;還是第二級毒品安非他命呢?這是兩個不同的罪,如果是用來施用海洛因的,要在施用第一級毒品罪的部分沒收,如果是用來吸安的,要在施用第二級毒品罪的部分沒收。如果兩種都有,那麼二個罪的後面都要諭知沒收!

  所以法官在開庭的時候,就會出現以下的對話:

法官問:被告先生啊!你那個塑膠袋和分裝勺,是拿來幹嘛用的啊?
被告答:拿來裝毒品的啊!
法官問:這樣啊!那是裝海洛因還是安非他命啊?
被告答:不一定吔!
法官問:什麼不一定,你總要說一個看看!
被告答:我又還沒裝怎麼知道要裝什麼?
法官問:反正你之前是怎麼用的,你就老實說嘛!
被告答:哦!有時候我也會拿來給我女朋友裝髮夾,分裝勺有時候拿來泡咖啡!
法官這時候也顧不得應該不要誘導訊問的規則了,只好問:這些東西你是不是又用來裝海洛因,又用來裝安非他命?
被告答:對!

<這個問題如此才能告一段落>

  當然,以上這些”眉角”對菜鳥法官來說可說是步步陷阱,但只要混了一,二年,這些東西都不再是問題,自然而然變成”法律專業”的一部分。久而久之,也就習慣於在這種枝微末節的繁瑣工作中浪費時間。殊不知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花越多時間在這種無聊的沒收規定上,就越少有精神可以集中在查明事實,評斷屈直的大事上。更不用說花在文書往返和鑑定工作這種公家資源的浪費了!難道國家發了這麼高的薪水給法官,是要法官把精神花在這種無關痛癢的小事嗎?

  而這一切,難道是法律規定要這麼做的?還是司法院高層要求要這樣搞?還是有民眾抗議,非要法官這樣弄嗎?我就不相信有幾個被告會關心他那不到一公克的毒品,或用完毒品的殘渣,或一大包才10元的小塑膠袋是怎麼被法院沒收或沒收銷燬的。這些荒謬的事情,都是(上級審)法官為難(下級審)法官而已!

  每個國家的法院,都難免有其保守,傳統,乃至於固執僵化的地方。因為這個組織在民主法治的國家中,不容外力的干預,對於”安定性”的要求甚高,以免影響國民對於法秩序的信賴。不過,雖然如此,我還是要說,審判獨立固然重要,溝通也重要。當法院對法律細節的要求,明顯超過國民常識太多的時候,法院在這方面就不應該再走火入魔下去了!

  法官何苦為難法官啊!

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學弟:把這篇拿到論壇上吧!一定可以引起全國被為難的法官的共鳴。
昨個寫了一篇關於你描述前科的意見,不知為何沒有顯現。不過,你的心得就是我不敢回刑庭的原因,如果讓我這樣在這些前科表上打轉、沒收、銷毀、、、、,我一定每天都想哭。慶幸你有不同的窗口,還有享受人生的能力和愉悅。
加油吧!
在民庭偷笑、但是案件已經破600大關的學姊上

小杜白雲 提到...

嘿嘿!我不上論壇的....
因為我不想在上班之餘還在這個圈圈裡瞎攪,我授權學姐貼上去..別指名道姓透露我是誰就好了!!

米格魯 提到...

請問一下,判決撤銷的意思是:這些犯人會因為這種狗皮倒灶的原因就變成無罪了喔?!

覺得好匪夷所思,是不是很多被告的辯護律師可以在上訴時用這些小漏洞來讓被告無罪啊?

小杜白雲 提到...

當然不是啦!
如果是高院撤銷地院判決,就要自為判決,最高法院撤銷高院判決,則多半是發回高院更審...

而這種判決判來判去都是有罪,通常刑度也沒差,就是玩這些枝節的東西而已!

yesin 提到...

這一篇寫得很好,刑庭法官就是在這些毫無意義的枝節中浪費生命的,所以我也是寧願到民庭接大家都不想去的股,也不要留在刑庭。

我把您的部落格放進我的推薦連結中,來打一聲招呼。

小杜白雲 提到...

還是去民庭好啊!
刑庭光是開庭就會累死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