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6日

〔家族史〕何德和傳

何德和

  知道我政治立場的人,對於我怎麼會介紹這麼一本書名深具統戰意味的書,一定是大大的不解。事實上,就算抛開政治立場的問題,這本書也是寫的很爛,文筆爛,編排爛,印刷爛,好像是記流水帳一樣,筆鋒毫無感情。除了書中的照片有幾張可以看到在下我本人以外,可說是一本一無是處的傳紀。

  何德和是我外公的堂弟,現年逾九十,在動亂的時代中,一生相當的傳奇。

  從小我就沒聽大人們提過這個人,因為在那個年代,這個人算是【共匪】,因此能不提就不提,乃是亂世中的保命之道。一直到我讀國中,高中的時候吧!這個人才突然出現在我母系的家族親人口中,這時候他已經從哈爾濱退休,從妻子入了日本籍,與台灣的家人取得聯繫,並且回台探親;據說他在機場受也到了情治人員小小的關切,不過他們並沒有找這個老人家什麼麻煩。

  何德和先生出身於台中地區的地主之家,年少優秀,家資富厚,被送往日本學習工程。畢業後到偽滿州國工作,並娶了一位日本女子為妻。一九四九年國民黨戰敗,何德和一家人在碼碩上搭船逃難之際,因高級技術人員的身分被中國共產黨盯上,抓了回去,一別家鄉近半個世紀。

  而何德和先生在中國的生活,有很苦的時候,也有很風光的時候。文化大革命時期,他不但是蔣匪一派的台灣人,也是為日本鬼子工作的日本人,又是黑五類的地主階級,黑上加黑,抄家批鬥,景況相當淒慘。但他以高級工程師的專業,在中國東北創建了數十家的工廠,造就數十萬人的就業機會,作出中國第一部電晶體收音機等等功業,也讓他當上了哈爾濱總工程師,黑龍江省人民大會代表等職務,還曾經在北京的人民大會堂裡接受鄧小平同志的表揚。

  七十歲後,何德和先生以健康不佳為由申請退休。他後來偷偷跟我們的說,他是在量血壓時,用氣功師教的方法緊扣腳大姆指,讓血壓升高;在驗尿時,偷偷把痘子丟到尿液裡檢出潛血反應;這不知是老人家的玩笑話還是真有其事。總而言之,他獲得中共中央的批准退休了,並以妻子是日本人為由,申請全家歸化為日本國籍,遷往日本居住。

  為了這件事,中國還拍了一部電影叫<只是人離去>,用來說明我的外叔公何德和只是人離去,心還是在祖國的。(可惜不知那裡還找得到這部片子來看一下)

  在台灣初開放前往中國探親旅遊的前幾年,外公家鄉下幾位老人家一同組團赴大陸旅遊,當然行程就由何德和叔公打點了一番,結果這個鄉下人旅行團到了北京,居然是工業局的局長設宴頤和園招待,到地方上連省長階級的官員都幫忙提行李。這下子,我們才了解到何德和先生原來在中國官當到這麼大;到了這幾年,叔公不幸發現了癌症,除了在日本醫治,也到中國作氣功的輔助治療,因為是”國家有功人員”,因此仍然一切免費。

  關於我叔公這些”建設祖國”的豐功偉業,我想中國官方有不少史料,所以我也懶得再提。我想記述的故事,是何德和先生的羅曼史,是我阿姨從叔公和嬸婆的口中聽來的。

  話說何德和先生到日本留學時,愛上了一個相當漂亮的日本女孩,為了接近這個女孩,搏取佳人芳心,他跑去當這個女孩子妹妹的家教。雖然他是日本殖民地的台灣人,但因為他也是東京理工學院的高材生,因此不但抵銷了這種身分上的不利,女孩的爸爸媽媽也十分喜歡何德和先生。兩人的感情日漸加溫,眼看好事得偕。

  某一年,何德和先生回台省親,在台中縣新社鄉中和村的老家(當時名為<抽藤坑>,中和村的名字是戰後由我外公取的新名字),看到家鄉開出了美麗的白山茶花,就想到了伊人,這個浪漫的年輕人就摘了一朵最美麗的白山茶花,想要帶回日本給他美麗的情人,讓她也看看他家鄉的美麗。他將山茶花裝在一個木盒子裡,乘輪船漂洋過海,一路上用手捧在懷裡,不敢睡覺,深怕損傷了花朵。

  回到了日本之後,何德和先生迫不及待地把來自故鄉的白山茶花送給伊人,不料伊人臉色一變,也沒有說什麼,自此就不聯絡。隔了一陣子,何德和先生不但見不到伊人一面,還聽說伊人跑去相親了;不久,伊人居然就另嫁給一個日本農夫。

  原來,當時日本該地的習俗,如果一個男子想對情人提出分手,又不好意思說出口,就會送女子一朵白色的山茶花,表示說我不愛你了,但為了你的面子不好明說,送你白山茶一朵,妳就了解了吧!這個美麗的女子接到何德和先生的白山茶花,以為也是如此,卻沒想到一個台灣來的留學生,其實是完全不了解日本的這種花語。

  或許美女總是小心眼吧!一次偶然的錯誤,就毀了一段可能美好的姻緣。

  這個女子的父母親,為了這件事情,對這個台灣來的留學生,非常不好意思。雖然女兒和這個大男生的婚姻是破局了,但老人家對年輕人的感情總是還在,三不五時就會送些吃的用的,或節日的小禮物給何德和先生。而擔任送東西這個工作的人,就是伊人的妹妹,也就是何德和先生的家教學生。

  而這個妹妹雖然年紀小,但心思可不小。她對何德和這位高材生家教老師很崇拜,也很愛慕。之前因為是姐姐的男朋友,無有他想。但一看姐姐自己放棄,就決定不能不把握這個機會。我聽說,在過了六十幾年之後,嬸婆仍對我阿姨說,她那個姐姐真是笨死了,居然會以一個無聊的理由放棄白馬王子;更誇張的是,歷經文革的抄家,我這個嬸婆仍然珍藏著我叔公當年表現優異的成績單,當成寶一樣,她說,她就是愛上這個成績單。呵呵!真是一對浪漫有趣的老人家。

  寫到這兒,應該知道何德和先生,後來和他的家教學生,也是前女友的妹妹,陷入愛河,結為連理。而且還是女追男,在那個保守的年代,一個小女生能有這樣追愛的勇氣;也許才能在後來多年的苦難中活過來。文革時期,何德和先生被抄家,沒有工作,沒有收入,三個女兒都得參加紅衛兵的時候,就是他的夫人沿街叫賣一些小吃來維持家計的。

  歸化日本幾年之後,符合了台灣國籍法規定的資格,何德和先生就申請回復成了台灣籍。雖說他回復國籍之後,可以繼承一些並不是價值很高的農地,但我相信他要拿台灣的身分證,應該不是為了那些財產。他初歸化日本時固然一窮二白,受台灣親友一些接濟,但後來他成為日本許多大公司的顧問,作為前進中國投資的介紹人,收入就相當可觀。迄今,他也未曾出脫過他名下任何一筆祖產。

  我想,雖然何德和叔公仍定居日本,行走中國,但落葉歸根的心情還是非常強烈。固然他的大半輩子都和台灣無緣,縱使他在中國混得這麼好,但這些都沒有用,到老來遊子還是要回到台灣,要入祖厝,要守祖公仔產,這就是故鄉對一個人的力量。

  也由於這件事,讓我更能體諒那些國家認同和我是光譜兩端的老外省人,有人說他們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就應該如何如何!其實,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那又怎樣?故鄉的召喚是一種魔咒,不是任何物質上的享受可以取代的。說台灣是美麗新故鄉,那是一個理想,而不該是強人所難的道德要求。

  最近日本的電視台知道我外叔公何德和的故事之後,想要拍成連續劇。現在,每天看看劇本,回憶往事,增增補補,便是病中老人最大的生活樂趣。日劇會不會演不能確定,但何德和先生的故事,有出了傳記,有拍過電影<只是人離去>,有改編成新式京劇(好像叫<蝴蝶夢>?不太確定),還被我寫在部落格裡,也算是不虛此生吧!

2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本文在樂多日誌時期的留言:

法官大人的親戚在匪區能有如此成就,
真是令人佩服.....
敢問法官大人的堂叔公現居哪?
因為只要是日本我都很有興趣,
呵呵!
| 檢舉 | Posted by 麻吉哥哥 at 2006年10月13日 22:51


日本的話是東京

不過人在中國的時間也不少!如果在中國,應該在哈爾濱..目前的天氣,我想在中國的機會不小...

如果是清明節,就會在台灣啦!
| 檢舉 |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10月13日 23:12


學長:

「故鄉的召喚是一種魔咒,不是任何物質上的享受可以取代的。說台灣是美麗新故鄉,那是一個理想,而不該是強人所難的道德要求。」

這話寫得真好。那些口口聲聲談大和解、族群和解、族群包容的人,若打從心底沒有這種理解與諒解,一切都是假話啊。
| 檢舉 | Posted by LuLu at 2006年10月15日 18:45


台灣的選舉其實有點像呼口號比賽..
都看不到政見在那裡..
就算有,也在此起彼落的口號聲中淹沒了!

當然啦!挑動族群的口號最不可取..希望能漸漸沒市場!
| 檢舉 |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10月16日 07:48


小杜家還真是人才勁出哩.
| 檢舉 | Posted by JP at 2006年10月23日 23:30


我也要替小杜寫的「故鄉的召喚是一種魔咒,不是任何物質上的享受可以取代的。說台灣是美麗新故鄉,那是一個理想,而不該是強人所難的道德要求。」
擊掌三聲!!

何先生的一生真是傳奇。一朵山茶竟然造就如此曲折,也是奇事。
| 檢舉 | Posted by bwPingu at 2006年10月25日 11:11


其實傳奇就在週遭的人裡面
喜歡聽故事的人,就容易聽的到!!
| 檢舉 |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10月25日 12:26


小杜兄您好,

我是小紅。您可能忘記了。沒關係,我只是個小讀者。
這次我在我的網路社團推介了您這篇「何德和傳」﹙只提供連結,沒有轉貼﹚,以及您布落格的連結。

基於網路禮儀,還是得要告訴您一聲。
這是我的連結,
http://www.im-lost.com/community/community_nc/blog/blog_content.asp?id=36&aid=8936#func

說明一下,我寫作的網站是「失戀雜誌」,屬性其實完全與政治無關,是個寫愛情小說的交友網站。我的社團,雖然叫「紅☆五類」,但只是因為我的名字叫「小紅」,給一群喜歡小紅創作的友人參加的私人社團,所以搞了一個好笑的名字,叫紅五類。

三不五時我也會故意講幾句對岸的話,辦社聚逼供戀愛史叫「鬥爭大會」之類的,更開玩笑說我的社團是人民公社﹙意思是入了就得乖乖聽社長的話,沒有抵賴的自由﹚。

一切其實與政治無關,只是好玩而已。不過我還是曾被帶有政治色彩的路人甲罵我「親共」「共產黨」…我只回了他一句,那樣我叫爸媽把我改名叫「駱小綠」您看如何…。呵呵。

您這裡是我會來逛逛的地方,在此再一次感謝您常寫一些好文章。雖然我對政治不太懂得評論,總也會關心的。^^祝平安順利。

駱小紅11/13/06
| 檢舉 | Posted by 小紅 at 2006年11月13日 17:58


感謝閣下的推舉...
不過您那個網站好像要加入會員..我很懶..就沒能在那兒留言感謝!

能知網路有知音是一件很令人高興的事情!
| 檢舉 |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11月13日 18:46


『祖國不會忘記你』﹐讀起來感覺跟『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一樣﹐令人頭皮發麻。
| 檢舉 | Posted by 小沈 at 2006年11月22日 04:01


這是中國民族主義讓人有些不敢茍同的地方...
陶醉在裡面的人可能很爽..
外面的人可能就聽得心裡怪怪的!
| 檢舉 |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11月22日 11:27

小杜白雲 提到...

《祖國不會忘你??何德和傳》出版
Can not find mark:content_ads

2006-07-04 11:16


  本刊訊 由孫大衛、王亞光同志歷經5年心血撰寫的、反映愛國知識分子何德和先生不平凡一生的傳記———《祖國不會忘記你———何德和傳》近日由黑龍江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

  這本書用朴實的筆觸、嚴謹的結構、翔實的史料,記述了曾任黑龍江省政協委員和哈爾濱市政協常委的我國電器電子行業奠基人之一、臺灣同胞、旅日華僑何德和的不平凡的一生。現已85歲高齡的何德和先生早年就讀於東京電機大學,學成之後即回到祖國從事專業技術工作和企業管理工作,他為創建新中國的電器企業作出了卓著的貢獻,受到黨和政府的充分肯定和嘉獎。退休以後何德和到日本定居,仍不忘記自己的祖國和人民,傾其所有、盡其所能地為中日之間的經濟技術交流與合作做了大量工作,可謂『生命不息,吐絲不止』。


  這本書的作者之一王亞光同志為黑龍江省新聞工作者協會原常務副主席。在5年的寫作過程中,二位作者做了許多相關的調查核實,佔有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又精心選用了一百餘幅圖片,更佐證了傳記的真實性。

  全書23萬字,是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印務中心承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