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7日

〔閱讀〕笑林廣記

笑林廣記
一官陞職,謂其妻曰:「我的官職比以前更大了。」妻曰:「官大不知此物亦大否?」官曰:「自然。」及行事,妻怪其藐小如故,官曰:「大了許多,汝自不覺著。」妻曰:「如何不覺?」官曰:「難道老爺陞了官職,奶奶還是照舊不成?少不得我的大,你的也大。」


  以上這個小笑話,有些學究們會說,由是可見權力與性乃父權社會中一體之兩面云云;事實上,這只是笑林廣記此書所錄的第一個笑話,頗讓人發噱,而笑林廣記確實是我看過最好笑的一本笑話書。這本書的作者就叫”笑笑生”,一般認為這個笑笑生實際上應該是明朝文人馮夢龍。而馮夢龍似乎是個妙人,有學者認為他就是金瓶梅的作者。

  明朝的文人感覺上比較妙,注重生活小細節上的趣味,也不排斥把搞笑情節當成生活情趣!比如說批註中國四大才子書的金聖歎,風流韻事一再被搬上銀幕的唐寅(唐伯虎),集錄錦句妙言小書《幽夢影》的作者張潮;或寫一堆牆壁該怎麼粉刷,書桌要如何設計等風格生活筆記《閒情偶記》的作者李漁,都是明朝有名的文人。

  明儒的妙與不拘禮俗,應該是對正經八百的宋儒的反動;清朝入關後,王室獨尊宋儒學說,上行下效,清儒就遠不如明儒來的有趣!

  這本明朝的笑話書《笑林廣記》,裡面有三分之一以上是黃色笑話,大部分都很好笑而不低級,讀起來輕鬆愉快,比如說:
一人善卜,又喜詼諧,有以孕之男女來問者,卜訖拱手恭禧曰:「是個夾卵的。」其人喜甚,謂為男孕無疑矣。生產卻是一女,因往咎之。卜者曰:「維男有卵,維女夾之;有夾卵之物者,非女子而何?」”

一貧家生子,然多艱於衣食,夫咎妻曰:「多男多累,誰叫你多男?」妻曰:「寡欲多子,誰叫你寡欲?」

一翁素賣古董為業,屢欲偷覻於媳,媳訴于婆。一日嫗代媳臥,翁往摟之,嫗乃夾緊以自掩,翁認為媳,極口贊譽,以為遠出婆上。嫗罵曰:「臭老賊,一件舊東西也不識,賣甚古董?」

或問和尚曰:「汝輩出家人,修鍊參禪,夜間獨宿,此物還硬否?」和尚曰:「幸喜一月止硬三次。」曰:「若如此大好。」和尚曰:「只是一件不妙,一硬就是十日。」

一人謀娶婦,慮其物小,恐貽笑大方,必欲得一處子,或教之曰:「初夜但以卵示之,若不識者真閨女也。」其人依其轉諭於媒,如有破綻,當即發還,媒曰:「可及娶一婦。」上床解物諭之,婦以卵對,乃大怒,知非處子也,遂遣之;再娶一婦,問如前,婦曰:「琵琶。」甚人詑曰:「此物的表號都曉的,一發不真。」又遣之,最後娶一年少者,仍試如前,答曰:「不知。」此人大喜,以為真處子無疑。因握其物指示曰:「此名為卵。」女搖頭曰:「不是。我也曾見過許多,不信世間有這般細卵。」

  但其中有些笑話,必需了解一下明朝人的口音,知道諧音字的地方,才能體會”笑點”在那裡。書中最常使用的一個字就是〔日〕諧音〔入〕。這個字用現在的國語來唸,是有一些差異;但若用台語或客家話來唸,會發現兩個字的的發音幾乎完全相同,只是〔日〕的尾音不閉口;而〔入〕的尾音要閉口而已。而所謂〔入〕,就是指嘿咻的意思,了解了這個Key Word,原本平凡無奇的語句就會變得很色了。比如說:
一學生聰穎,對答如流,師出兩字課曰:「月明」。徒即對曰:「日出」。又云:「和尚」。答曰:「尼姑」。師曰:「青山」。徒曰:「白水」。又出一字曰:「去」。徒即應聲曰:「來」。師又合串總會云:「月明和尚青山去」。徒亦答,唸對云:「日出尼姑白水來」。

  然而,現在讀笑林廣記的人不多,或許是其中有很多用到典故的笑話,對於不熟悉歷史典故的現代人而言,有閱讀理解上的障礙;不過,對於我們這些老一點的人來說,這部分的笑話還是很好笑的。比如說:
有演《琵琶記》我武關公斬貂蟬者,鄉人見之泣曰:「好個孝順媳婦,辛苦了一生,竟被那紅臉蠻子害了。」

孔子在陳絕糧,命顔子往回回國借之,以其名與國號相同,冀有情熟。比往通訖,回回大怒曰:「汝孔子要攘夷狄,往俺回回;平日又罵俺,回之為人也擇(諧音”賊”)乎,糧斷不與。」顔子怏怏而歸,子貢請往,自稱平昔極其奉承,常曰:「賜也,何敢望回回。」群回大喜,以白糧一擔先令攜去,許以陸續運付。子貢歸,述之夫子,孔子攢眉曰:「糧是騙了一擔,只是文理不通。」

  此外,由於現代人輕淺的閱讀習慣,讀了幾則看不懂的笑話,就懶得再看下去了!以致容易錯失妙不可言的片段。這本笑林廣記,雖是輯錄笑話的遊戲之作,但由文人編來,很多笑話別有諷諭,讀來人情之中,偶然莞爾。比如說:
有以銀錢夤緣入泮者,拜謁孔廟,孔子下席答之,士曰:「今日是夫子弟子,禮請坐受。」孔子曰:「豈敢,你是我孔方兄的弟子,斷不受拜。」

某年鄉試,一縣脫科,諸生請堪輿來看風水,以泥塑聖像卵少,不相稱故耳,遂喚裝佛匠改造。聖人大喝曰:「這般不通文理的畜生,你們自不讀書,干我卵甚事?」

兩道學先生議論不合,各自誇真道學而互詆為假,久之不決,後乃請證於孔子。孔子下階,鞠躬致敬而言曰:「吾道甚大,何必相同?二位老先生皆真正道學,丘素所欽,豈有偽者?」兩人各大喜而退。弟子曰:「夫子何諛之甚也?」孔子曰:「此輩人哄得他動身就夠了,惹他怎麼?」

  本文所摘以上數則笑話,不過笑林中之舉隅,至於笑林〔廣記〕之部分,當留待有心發笑之人自己去看!笑話固文學之小道耳,然大道如天,各行一邊。不若小道上吱吱喳喳,眾所樂樂也!
  

4 則留言:

提到...

這個版本現在也少見,應該買不到了吧!

小杜白雲 提到...

買不到了嗎?有點可惜...龔鵬程的導讀寫的還不錯!!

匿名 提到...

跟推,那個「入」就是f@@k的意思,
知道這點就超好笑。

那個蘭陵笑笑生也是KUSO人,
明朝那些通俗小說例如什麼三言+二拍,
還有那個抱甕老人(光看這名字就很想笑),實在有夠有趣的。

小杜白雲 提到...

三言二拍是大臣凌濛初所輯,說是要教化人心!
但有些橋段簡直跟黃色小說差不多!

明朝真是個有趣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