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8日

〔讀詞〕一種旅行的典範-王安石

  王安石<<飛來峰>>詩云:
「飛來峰上千尋塔,聞說雞鳴見日昇,不畏浮雲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
此詩氣魄甚大,足見王安石之自負;李敖其人甚狂,對此詩似亦十分喜愛!

  近日翻閱<胡適選註的詩選>,亦錄此詩,並引一註曰:〔李壁注荊公詩,說「杭州靈隱飛來峰上無塔,兼所見亦不至甚遠,恐別指一處也。」大概荊公此詩只是寓言,未必實指一處。〕

  這位李壁先生實地考查詩中之景,確實富有研究精神,然而胡適先生說王安石此詩〔只是寓言,未必實指一處〕云云,在下近日再讀此詩,心中有點不一樣的意見。

  因為此詩中只有說〔千尋塔〕,並沒有說〔尋到塔〕;而且王安石只講〔聞說〕雞鳴見日昇,與蘇東坡在不是三國赤壁的赤壁寫的<赤壁賦>中,所稱〔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實有異曲同工之妙。更何況,王安石既然寫到〔不畏〕浮雲遮望眼,可見事實上浮雲已經擋住視線,無法看到日出,所以才會說〔不畏〕二字以自解。
 
  因此,若還原這首詩的場景,我猜想王安石在遊西湖之時,因為靈隱寺,飛來峰名氣甚大,所以想要清晨登頂,以一覽日出西湖的美景。沒想到一登之下,才發現〔廣告不實〕,這個飛來峰不但山勢不高,而且沒有什麼view(即李壁注荊公詩,說「杭州靈隱飛來峰上無塔,兼所見亦不至甚遠」);而遊興正熾的王安石不死心,想說不然找個高塔登臨望遠一番也不錯,但找來找去就是沒有。最後,被困於沒有美景的山中的王安石,不甘於敗興而返,心念一轉,豪氣頓生,而隨口吟出:

飛來峰上千尋塔,(但是沒有找到)
聞說雞鳴見日昇,(其實可能是自己搞錯,不過責任可以推給別人,藉口我都是聽說的啦!)
不畏浮雲遮望眼,(自我安慰一下)
自緣身在最高層。(哇!變成自我催眠了!呵呵!)


  而王安石旺盛的生命力及不認輸的生命情調,就在一次失敗的旅遊中,透過這首詩展露無遺。

  近世拜交通發達所賜,也許你家隔壁的歐巴桑昨天才從土耳其玩回來也不一定,然而,旅行者或觀光客有王安石這種胸懷和高度者,幾希矣!

  行萬里路者,若能心存此詩,生命中的風景必然更為豐盛吧!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洗版:

這個解釋太棒了,我完全都沒想過!!

推推推!!

小杜白雲 提到...

初讀這首詩有印象,是在大一吧!十八歲。

到了三十五歲左右寫這篇感想!

可見詩詞之於人,只要用心讀,是可以花很長的人生來揣摩的!

在這個面向上,我倒真的建議人年輕的時候多讀些,不解也罷,亂讀也無所謂,只要這個東西在腦海中占了一小角地方,或許會在往後的人生裡一點一點跑出來。

真的到我這種案牘勞形的年紀,才要來探究這廟堂之美,百官之富,恐怕就有點強求的味道了!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樂多的回應:

----------

王安石旺盛的生命力及不認輸的生命情調可以從
旅遊吟詩中感受到, 好像這幾個月有點耳熟說!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9月14日 22:50


耳熟?
願聞其詳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14日 23:44


應該說是似曾相識, 旅遊, 抒發胸懷(記者會vs吟詩),
被大家逼下台還是永不認輸...

不過拿那位先生跟大文豪王安石比好像太抬舉他了.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9月15日 03:31



嘿嘿!你聯想力未免太豐富了...
不用這麼泛政治化嘛!!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15日 09:45



這個聯想很泛政治, 不過王安石不認輸的精神也是在
政治上表現, 所以我會有這種聯想.

如果那位先生能在學識上也有不認輸的精神,
也不會有本田坊這種趣事發生了...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9月15日 10:06



說的也是...
我現在發現王安石的詩寫的很不錯..

至於那位先生..就直呼阿扁無妨吧!無所謂...
此其時也,千夫所指..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15日 16:37



"那位先生"是學倪匡在原振俠裡面的寫法的,
明明大家都知道是誰, 偏偏倪匡要這樣寫,
想想也是有趣.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9月15日 22:02



倪匡寫到原振俠,羅開,高達這些系列的...
已經含有高度的色情小說成份...
成就上是遠遠不及那位先生"衛斯理"的...

其實倪匡最早就是以"衛斯理"為筆名..我家還有一本作者是"衛斯理"的老貓.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15日 23:39



老實說,我到不覺此詩有何特別,
太露骨了,沒有意境。
Posted by 雨果 at 2006年09月16日 04:16



嗯!
宋詩的特色大抵如此..因為詩是用來說理,表達想法,而不是用來抒發感情的..
王安石的情形好像更為典型(或更為嚴重)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16日 10:17



王安石有一首"題張司業詩",詩云:

蘇州司業詩名老,
樂府皆言妙入神,
看似尋常最奇崛,
成如容易卻艱辛。

雖是頌贊他人的詩文,但搞不好也是一種自況。用來反駁數百年後HUGO所說的:太露骨了,沒有意境。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18日 15:31



to hugo,
看不出來你是隱晦派的哩,文為人用, 當粗魯則粗魯嘛,每個人都搞
"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這種美得一塌糊塗, 但不知道在講什麼的東西那還得了:-)
Posted by jp at 2006年09月21日 22:57



能夠把詩寫到一看就很美,但是完全不知如何解釋起..
也真是一種功力..不容易啊!!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22日 09:53



我上次講的太簡單,辭不逹意。
簡單講我對詩的看法有二:
一是需有文學價值,要載道可以但必有詩的價值,否則寫散文既可。
二是要給讀者有想像的空間,這就是我所謂的意境(可能用這詞不適當)
像李白的怨情:美人捲朱簾,深坐顰蛾眉,但見淚痕溼,不知心恨誰。
簡單幾筆素描就營造出給讀者無限的想像空間,
就像那些出名的國家地理雜誌的封面一樣,
雖然只捕捉了特定時間點的某些人物的某些行為,
但卻給人背後有個故事的感覺。
當然我也了解好詩還有很多其他的表現法,
只不過我決不承認說教是其中一種。
Posted by 雨果 at 2006年09月25日 03:20



每個時代都有其代表性的文學,
唐人無處無事不可作詩,

宋人就拘束多了,他們吟詠性情的園地是詞,而不是詩..
然而宋詩因為拘謹,所以多半工整而有跡可尋..
清朝的學術界就認為宋詩可學,而唐詩不可學..

基本上,我是比較喜歡唐詩..
但有學者性格的人,好像會偏好宋詩及清詩
像是胡適,他的詩選,宋詩選得非常多(很多我都沒看過),而許多出名的唐詩都不入他的眼,

只能說是各有所好吧!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25日 09:33



沒想到事隔多年,藉著這篇文章又變成歌友會論詩之地...
真是令人懷念啊!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25日 09:36



一般人當讀者的時間總是比較多,
所以我也比較喜歡唐詩。
Posted by 雨果 at 2006年09月26日 10:45



雨果:
你明明就是學者,還不承認!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26日 12:57



格下言重矣,我只不過想圖個輕鬆的工作而已。
而且我覺得叫學者的人,通常沒什麼創意,
只不過把一些大家本來就知道的東西套上一堆理論
然後再玩一玩統計或數學而已。
Posted by 雨果 at 2006年09月27日 05:27



能講出這種話..
可見真的是一個誠實正直而有創意的學者啊!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27日 09:42



嘿嘿,上下交相賊,太噁了吧!
Posted by 雨果 at 2006年09月28日 02:34



嘿嘿!難得嘛!
很久沒這樣搞了!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28日 0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