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3日

〔讀經〕有朋自遠方來

  論語學而第一,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我記得小時候老師是這麼教的,學一個東西常常複習,不是很快樂嗎?有朋友從遠方來看我,不是很高興嗎?別人不知道你的學問很好,你也不生氣,不就真是個君子嗎?

  我從小就覺得這三句話怪怪的,可能是在填鴨式的教學下,複習功課明明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怎麼可能會”不是很快樂嗎?”,光是這句話,就讓我覺得孔子是個偽善的傢伙。

  再者,這三句話放在一起,毫不相干,前言不對後語,給人一種莫名奇妙的感覺,因此也不免讓我認為孔子的邏輯觀念可能需要再加強。

  多年前,我在某本雜誌上看到這三句話的新解,一時間豁然開朗,雖然,我不能確定這種解法是不是孔子的原意。這篇文章說,學而時習之的”時”,並不是”時常”的意思,而是”時代”的意思。

  因此,孔子的這三句話是說:如果你的學問,是這個時代的人所景仰從習的顯學,那真是再好不過了!如果不是這樣,你的學問相當冷門,但只要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偶而從遠方來看你,一起討論學問,那也是人生的一大樂事!如果你的學養超越時代太多,連個遠方的朋友都找不著,舉世皆濁汝獨清,但你仍能維持平常心,不心懷忿忿不平之意,那你真的算是個君子了!

  按照這樣的解釋,孔子所言不但有了邏輯,而且確實點出了作為一個知識份子應該具備的人生態度,非常真切的告訴我們對待學問時所持的初心,不應該是媚俗的功利,否則就不會得到真正的快樂。這三句話放在論語的卷首,真是再恰當不過了!

  而我曾經在書店翻過好幾次的論語,每本打開來看看學而篇,發現這些教科書仍然千篇一律的告訴讀者,複習功課是很快樂的事情!陳陳相因,毫無創新。我相信莘莘學子們打開論語看完第一句,大概就不會想再看下去了吧!

  而想我不甚積極進取的個性,實在難以成就大學問,這輩子想要”學而時習之”,恐怕會變成媚俗之流。我想,有朋自遠方來,或許是我最安適,也最幸福的人生境界!

21 則留言:

凡鳥雛 提到...

的確世當世代、世人解,上下文便通了。

阿川 提到...

孔老夫子地下有知,一定很欣慰,終於有人聽懂他的話了!

Zulu 提到...

嗯,這是東海哲學系譚家哲老師的解讀,他的書《論語與中國思想研究》最近出版了,在唐山。

大頭青 提到...

白雲兄,請問一下邊欄的「最新回應」要如何設定?

小杜白雲 提到...

zulu:
感謝提供這個資訊,我印象中看到這個見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居然最近才出書,治學是否太過嚴謹了一些?

大頭青兄:
在本部落格有一篇介紹超好用懶人包的,要不要參考看看?
http://hsuotto.blogspot.com/2007/03/blogger.html
如果只需要最新回應,則下列網址有很好用的教學~
http://jinyaolin.blogspot.com/2006/11/bloggerbeta.html

大頭青 提到...

之前有使用過白雲兄的懶人包介紹,但沒有作用…
不過你另外介紹的部落格相當讚,現已可使用,謝謝!

小杜白雲 提到...

懶人包不能用啊?傷腦筋,我自己有用該懶人包的邊欄收摺功能,覺得還不錯!
anyway,找到解決方法就好!

Zulu 提到...

格主讀到的大概是1993年出版的《哲學雜誌》第六期〈人不知而不慍〉一文吧。真的是十多年前了....時間過得真快。
譚老師是很特別的人,他對學問有他堅持的誠懇和敬意。

小杜白雲 提到...

我記得我的水準沒有那麼高..去讀<哲學雜誌>,也許這篇文章曾經被轉載到比較通俗的雜誌上吧!

匿名 提到...

沒錯
是譚老師的解讀
許多年前我是他的學生

譚老師非常非常龜毛
(他的火星在處女座)
他寫了很多書都沒出版

寫了一個東西十多年後才出版

聽起來完全像是譚老師會做的事
了解他的人都不會感到意外的
治學不嚴謹毋寧死的一個人
哈哈~
Iris H.

小杜白雲 提到...

如有人窮十餘年之力寫一本書..不去買來看似乎頗為可惜!

匿名 提到...

譚老師寫好的東西都會先放著一修再修,
我記得他說過:
(確切的話不記得了但大概是這個意思)
寫好的東西放著, 隔一段時日再看, 一定會看出當初不足之處. 過這麼久才出版我很想說:
" 阿~所以老師你終於覺得可以啦!"
哈哈~
(譚另一併出版了形上史論上下冊 )

ps. 鋪上報紙這麼美的餐桌我還是頭一回看到
真的很美。好愛那張照片。

iris.H

小杜白雲 提到...

感謝提供資訊...又是唐山出版的嗎?唐山的書在唐山書店以外,好像不太好買...

至於餐桌,是這個嗎?

http://hsuotto.blogspot.com/2007/04/blog-post_19.html

重要的是光線..當攝影愛好者很久之後,才發現光線的重要性..黑白攝影的經驗也是一項幫助..

匿名 提到...

因我人在國外, 所以我上博客來找, 沒想到竟然找得到呢,
打作者譚家哲就出現嚕, 如果你需要的話~ 因為我不太知道其他書店是否供應呢 ?

我也注意到是光線使得相片有畫龍點睛的效果,
所以我刻意假想沒有光線的輔助,
我發覺, 除了因為報紙剛好你鋪的是整片黑白小字那版(而不是彩色娛樂版 哈哈), 整體很一致之外, 餐具本身很簡單樸素 ,擺起來的感覺也有種自然素樸之美,
真的很喜歡 :D

iris H.

小杜白雲 提到...

我還是找一天用走的去重溫一下舊夢吧!
雖然我以前(十五年?)經過唐山都會小繞一下,但真的在那買的書倒是不多!

至於那生活中的風景,偶爾得見,重要的或許是要有拿起相機的習慣。若沒有那道光,我想我當時也不會想要拿起相機比來比去,找一個可以表現這平凡一景的構圖。

小杜白雲 提到...

不料本文在多年之後,在樂多日誌中仍有人回應..乾脆整個轉貼過來參考參考!

小杜兄:
小弟覺得 "學而時習”如能生悅,乃是針對自己有興趣的課題而言。
如為填鴨式的強迫教學“學而時習” 則實在不悅…
推薦小杜兄可參考 錢穆先生的(東大),其書極有見地
不同一般,對論語的種種疑惑,應可得到合理解釋。
Posted by 阿酒 at 2006年08月28日 20:44


sorry! 切到字了,
錢穆先生 "論語新解" 東大圖書.
Posted by 阿酒 at 2006年08月28日 20:48


錢穆這樣說當然沒錯...
大部分的人也是這麼說....

可是如此一來...這三句話前後邏輯如何組成呢?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8月28日 21:55


小杜兄:

誤會大了...
--"學而時習”如能生悅,乃是針對自己有興趣的課題而言。-- 以上是小弟狹義之個人體會,非錢穆先生書中所述......

錢穆先生書中有針對此章的闡釋,原文甚長,節錄於下:
".....學而時習,乃初學事,.....有朋遠來,則中年成學後事,.....
學者惟當牢守學而時習之一境,斯可有遠方朋來之樂。
最後一境,本非學者所望。學求深造日進,至於人不能知,
乃屬無可奈何。....."
(原文還有很長,請見諒小弟實在懶得打字...)

也就是說,此章是闡明理想的求學為學的三個階段/境界。
前後邏輯在於,能學而時習之後(且要悅),為學方能有所得...
學能有所得才會有學名,而在有名之後,才會有遠朋慕名而來...
最後,有人還是不知其名,或不知其學識之深淺,其會慍還是不慍,就要看修養了...哈...
Posted by 阿酒 at 2006年08月28日 23:33


這麼說也通..
不過我還是喜歡第一種說法,當然這並非是論語主流的正解.
我認為第一種說法的有朋自遠方來,給我一種溫暖的感覺..第二種則否!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8月29日 09:11


這個有趣,借我轉貼一下。
Posted by fansue at 2006年09月11日 21:15


沒問題...歡迎歡迎~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9月11日 21:19


不會啊
小學五年級第一次讀紅樓夢
之後每幾年重讀一次就領悟一次
最近聽蔣勳紅樓夢CD
簡直想跪下上香
溫故知新
沒那麼痛苦啦
Posted by 咖啡 at 2008年01月20日 00:10


蔣勳說的很有一套..
不過紅樓夢簡直有諸子百家之言...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8年01月20日 00:38


近日讀論語,故抄錄錢先生《論語新解》釋此章如下,以供參考:
『本章乃敘述一理想學者之畢生經歷,實亦孔子畢生為學之自述。學而時習,乃初學事,孔子十五志學以後當之。有朋遠來,則中年成學後事,孔子三十而立後當之。苟非學邃行尊,達於最高境界,不宜輕言人不我知,孔子五十知命後當之。學者惟當牢守學而時習之一境,斯可有遠方朋來之樂。最後一境,本非學者所望。學求深造日進,至於人不能知,乃屬無可奈何。聖人深造之已極,自知彌深,自信彌篤,乃日:「知我者其天乎。」然非淺學所當驟企也。
孔子一生重在教,孔子之教重在學。孔子之教人以學,重在學為人之道。本篇各章,多務本之義,乃學者之先務,故論語編者列全書之首。又以本章列本篇之首,實有深義。學者偱此為學,時時反驗之於己心,可以自考其學之虛實淺深,而其進不能自已矣。
學者讀論語,當知反求諸己之義。如讀此章,若不切實學而時習,寧知不亦悅乎之真義?孔子之學,皆由真修實踐來。無此真修實踐,即無由明其義蘊。本章學字,乃兼所學之事與為學之功言。孔門論學,範圍雖廣,然必兼心地修養與人格完成之兩義。學者誠能如此章所言,自始即可有逢源之妙,而終身率循,亦不能盡所蘊之深。此聖人之言所以為上下一致,終始一轍也。
孔子距今己逾二千五百年,今之為學,自不能盡同於孔子之時。然即在今日,乃有時習,仍有朋來,仍有人不能知之一境。學者內心,仍亦有悅、有樂、有慍、不慍之辨。即再踰兩千五百年,亦當如是。故知孔子之所啟示,乃屬一種通義,不受時限,通於古今,而義無不然,故為可貴。讀者不可不知。』
Posted by 阿憲 at 2008年03月5日 15:06


若依錢氏此解...說的是三種境界..

那麼為何是"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呢?

按這個說法..應指初學之時,學而時習..是很必要的..而不是"很快樂的"..

中間一句講的通...

但..最後一句..如果已經學成超凡入聖之境..當已明瞭自己所學非常人能及..應該產生一種悲憫眾生的救世之念..

孔子又怎麼會在這種境界上點提"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呢?

所以我覺得錢氏所言..恐怕更是一種強解!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8年03月5日 17:07

carol 提到...

咩~你的留言板上哪兒去了
我找不到了呀!

只是想問一下
我們每年這樣選人審委員
正常嗎?

我的意思是
大法院可以直接推人(阿雄說今年"輪到"Y君)

我對人選當然沒意見
只是
這種綁樁行為
是不是該終止
應該要自己出來競選
公開政見吧?

http://blog.pixnet.net/wonita/post/18676072
我不知道該選怎樣的人當法官代表
負責審議人事

司訓所沒有敎
大學法律系也沒有敎

這在司法圈
好像是一個從未經討論的話題?

或是不能討論?
或是毋庸討論?

人審委員選舉
比政治派系更嚴重

大法院
人夠多
可以直接推派人選
百分之百保證當選

我在P院的同事
每年都有人輪流當上人審委員

今年
推WY君
想必也會當選

他想什麼不重要
他的理念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
她是P院推舉出來的

P院派出來的也好
或B院派出來的也好
作用是什麼?

當然是捍衛"自己同法院同事"的權利!

才能謝謝她們惠賜一票啊!

而且同事是每天相見
能不幫忙嗎?

護航大概是最重要的工作!

看是要升庭長
要升簡任
要試署實任
要生院長
要上二審
要調動
要記功嘉獎
之類的

不然要做什麼?

這樣對嗎?

這樣好嗎?

這樣合理嗎?

我覺得很有問題耶!

這像是一個深思熟慮的法律人
會設計出來的良善制度嗎?

前面的學長姐
都怎麼了呢?

為什麼這麼地
見獵心喜?

或是
得過且過?
等著媳婦熬成婆?

該怎麼做?
我不知道!
我想
總有人知道吧!

不過
要選民意代表
不是
起碼要有政見發表
要有公開說明接受問問題的機會嗎?

先把參選名單列出來
資歷跟政見
不然
擺明了就是放任綁樁嘛!

司法院頒布的規則如下
請大家看看!

是否有改進空間?
我想絕對有

至少
六月十九日要投票,六月十日司法院才發函
我是六月十二日才收到通知
只有七天!
就算開股東會也沒這麼倉促!

這是每年固定時間都要辦的事情
難道不能早一點作業?

承辦人:司法院人事處楊先生
司法院電話:2361-8577

人審委員任期九十七年八月一日到九十八年七月三十一日
1.最高法院法官代表一人
2.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及公懲會委員代表一人
3.高院法官兩人
4.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兩人
5.地院法官七人

(我得查查是不是符合比例原則
地院多少法官?
最高行政法院跟公懲會又有多少法官?)

資格:
1.擔任法官五年以上且經試署或實授(97年5月31日前經試署或實授)
2.最近五年內考績三年以上列甲等,且無丙等
3.最近五年未受懲戒或申誡以上之處分

功過不得相抵

調辦事法官
也可列入候選人名單

上班去了!

法官強不強
不是自己說了算
看表現吧!
應該是看在大是大非上面的公正無私表現吧!

小杜白雲 提到...

看來我應該開一篇文章當作留言板...
不過呢..留言不就在部落格的右邊邊欄有一個「留言板」嗎?
前面有一個「+」號,點那個「+」號就會展開了!我這兒的邊欄都是這樣展開的!

關於人審委員這件事,實情差不多是如此。因為大部分的人並沒有參與意願;通常都是徵詢再三,才會有人勉為其難代院出征,當過一任之後就期期然以為不可再續任!

至少在本院的情形是如此!

也有人主動參選的,像是某柯大學長,不但會寄競選函,選上還會寄感謝函,學姐如有意,亦不妨主動參選啊!

當人審委員其實很累的,當然那些升遷調庭長等事,是人審會本來就要有的功能。

因為司法圈很小,所以人審委員好像並不太有可能作出離譜的決議,而讓有爭議的人選通過擔任某些職務!

因此人審委員有時候會得罪不少人,也有人當了人審委員之後,判決常遭上級審莫名奇妙撤銷的!

所以說,這是個苦差事,至少,我是不願做的。

孟獲 提到...

喔這我也有看過,也寫了一篇類似的文章,結果看一下,跟版主的文章還真相似啊啊啊~~~~

小杜白雲 提到...

看來好的文章,雖然冷門,但還是有價值啊!
至少可以讓我們兩個原不相識的人,在讀過十多年後,可以想起對此文曾有共鳴!

葉宇晟 提到...

超神~~ 我都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