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1日

〔讀詩〕詩成懶磨墨

  多年前偶記一聯<詩成懶磨墨,拄杖畫苔牆。>,覺得寫的很好,沒有高山流水,沒有羽化飛昇,是一種在紅塵中的意境,生活裡的詩意。

  最近翻了翻<元詩別裁>,找到了這首詩<治圃雜書>,是元朝人方回所寫。詩云:

芍藥抽紅銳,荼蘼縋綠長,
幾家蠶落紙,比屋燕分樑,
穀雨深春盡,茶煙永日香,
詩成懶磨墨,拄杖畫苔牆。


  看來這位方回先生寫的是一種文人躬耕自牧的生活景況。好奇之下,上網查了一些資料:



荼蘼(Rubus rosaefolius var.coronarius),亦稱為「酴醾」、「佛見笑」。是薔薇科懸鉤子屬重瓣空心泡變種。

界: 植物界
門: 被子植物門
綱: 雙子葉植物綱
目: 薔薇目
科: 薔薇科
屬: 懸鉤子屬
種: rosaefolius

荼蘼為落葉灌木,以地下莖繁殖。莖綠色,有棱,生刺。羽狀複葉,小葉五片,上面有多數側脈,致成皺紋。初夏開花,花單生,大型,白色,重瓣,有香氣,不結實。產於中國。栽培供觀賞。

蘇軾《酴醾花菩薩泉》詩:「酴醾不爭春,寂寞開最晚。」宋代王淇的《春暮游小園》:「開到荼蘼花事了,絲絲天棘出莓牆。」荼蘼是花季盛開的最後一種花,是沉寂下去的最後一點繁華,是絢爛歸於平淡的前奏。《紅樓夢》中,眾女掣花簽,麝月拿到的那支正是荼蘼,象徵了這個平凡不起眼,靈巧美麗不如晴雯,八面玲瓏不如襲人的丫頭,卻是能陪寶玉到最後的人。




芍藥(Paeonia lactiflora)是一種芍藥科芍藥屬的著名草本花卉。

界: 植物界(Plantae)
門: 被子植物門(Magnoliophyta)
綱: 雙子葉植物綱(Magnoliopsida)
目: 虎耳草目(Saxifragales)
科: 芍藥科(Paeoniaceae)
屬: 芍藥屬(Paeonia)
種: 芍藥(P. lactiflora)

牡丹是重要的觀賞植物,原產於中國西部秦嶺和大巴山一帶山區,現在這一地區尚有野生單瓣品種存在。在英語和其他歐洲語言中,牡丹和芍藥是同一個詞,芍藥是蓄根草本,牡丹是灌木木本,這是它們的主要區別,它們花型、葉片非常相似,牡丹於5月初開花,芍藥花期要晚一些。芍藥原產於中國北部及西伯利亞一帶,更耐寒。

芍藥在夏商周時期,即已被中國人作為觀賞植物培育,遍佈於中國北方,其根可做藥用,不剝皮的為「赤芍」,剝皮的為「白芍」,所以漢語中稱其為芍「藥」。


穀雨在4月19-21日之間。 太陽位於黃經30°
清明→穀雨→立夏



  由此可見,芍藥花開五月,荼蘼花可開到暮春六月,都是春深沒錯。

  至於養蠶也是春天的事,蠶寶寶的卵是小小黑黑的,黏在紙(桑葉)上,稱為<蠶紙>;所以說<蠶落紙>,應該是養蠶寶寶到長大了一些,可以從紙上抖下來的意思。至於燕子也是在春天到民家來報到,生蛋育鶵,等到小燕子分樑而飛時,也是春深了。

  穀雨之後是立夏,因此春深已盡。

  但茶煙不知何解?如是指泡茶的煙,那就沒有季節問題。如果是指製茶的煙,那似乎可以早於春深,通常清明時節,或其後一,二個星期,春茶就應該大出了(至少坪林的包種茶是如此)。

  研究了這些資料,我確定方回這個詩人應該是真的有<治圃>的,詩沒有亂寫。

  因為太忙,所以得了要做無聊事的強迫症,因以為記。

1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樂多的回應:
-------------------
真是考究的太好了,讓人擊節贊嘆!
話說回來,這詩描寫的正是我理想的退休生活,
到時有沒有興趣來當個鄰居呢?
Posted by 雨果 at 2006年10月20日 06:37


樂意之至!
如果JP那時沒當什麼總裁的話..也可以找他來!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10月20日 09:51


哈哈, 不怕我比你們早退休?
少無適俗韻, 性本愛丘山, 誤入塵網中, 一去二十年啦
Posted by JP at 2006年10月23日 23:24


哈哈, 不怕我比你們早退休?
少無適俗韻, 性本愛丘山, 誤入塵網中, 一去二十年啦
Posted by JP at 2006年10月23日 23:24


百年不肯疏榮辱,雙鬢終應老是非,人道青山歸去好,青山曾有幾人歸?  ~杜牧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10月24日 08:04



佩服佩服,
青山不曾歸, 白頭卻已到, 該當惜光陰, 滿山春意鬧
Posted by JP at 2006年10月31日 22:56



隨手成詩的功力,還是JP厲害..
說白頭太早..
你現在騎車到處玩,也算是滿山春意鬧吧!

不過,如果真的要,是該當惜光陰,生個小JP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11月1日 10:30


過獎, 胡兜而已啦, 難登大雅之堂.

至於生個小JP, 目前還做不出來, 只好繼續玩.:-)
Posted by JP at 2006年11月2日 12:39



古詩早已不在今日大雅之堂裡面了,
難得是著手成詩的胸懷..
比起附庸風雅的苦吟..後者或許工整漂亮些,卻是死氣沈沈..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11月3日 10:12



隨手鬼扯淡, 竟成大胸懷, 底細自己知, 其實傻大呆
哈哈,
倒是hugo這個退休來作鄰居的提議不錯, 這樣就可依附永恆的大廚了:-)
Posted by jp at 2006年11月7日 23:28


哇!hugo負責吃的..
jp負責玩的...
那好像只有我無一物可貢..傷腦筋!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11月8日 1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