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日

〔法律與中文〕什麼是國文程度呢

  我想讀法律的人,多少會聽到某些教授在課堂上感慨說:某某法律名詞的德文叫什麼,這個德文是如何如何的明確,在中文裡面根本找不到相對應的概念,所以只好花好大工夫來解釋名詞。

  在法律學術的世界中,不明確的中文好像是一件罪該萬死的事情。

  但中文模糊之所在,也是中文美學之所在;對照前後文,模糊的中文其實也可以表達明確的意思,只是在操作上需要更純熟的技巧,而這就是國文程度之所在。如何將一個外文的概念,用很清楚的中文說出來,是一個傳達知識者應該做的工作;而不是發明一堆專有名詞,然後配上長長的註釋,叫別人先背起來再說。

  昔日在課堂上聽某刑法教授的德文式中文,只能說苦不堪言,什麼「可避免的許可錯誤」,「不可避免的許可性構成要件錯誤」,非得要學生再三參詳複習,才能記得這些落落長的名詞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但如此,這位教授還對其他教授對於同一名詞的中文翻譯嗤之以鼻,十分不屑,認為別人翻譯的不明確,不能表達德文中真正的法學概念。問題是「不可避免的許可性構成要件錯誤」,真的比較明確嗎?對一個不懂德文的學生來說,這樣的中文名詞真是鬼才看得懂!

  因此,學術的本土化,應該就是讓複雜的學術觀念,用淺近且符合中文邏輯的方式,適切地表達出來。而我回首前塵,想想之前讀的那些東西,有很多時間都耗在德文與中文,或日文與中文的訓詁工作上,這樣子的法學教育,能夠教出什麼獨立的法學思考,實在令人存疑啊!

17 則留言:

大頭青 提到...

版主大大說的應該是長的很像瘦版七先生的那位教授吧~~~
沒錯沒錯,本人大學時分數如此低落、甚至慘遭留級之原因,一定就是白雲兄所說的這種原因,沉冤得雪啊!呵!

小杜白雲 提到...

呵呵呵!我不願證實是誰,反正該知道的都知道嘛!
可參考:
http://hsuotto.blogspot.com/2007/04/blog-post_02.html

匿名 提到...

哈哈哈,學弟一定沒看過七先生拿把黑雨傘、滿身酒味走進教室的模樣吧?這就是七先生的名號源由啊!
說起德文,本人念法研所時,大家問起念哪一組,我都回答:T大法研德文組。因為一個星期八堂課的德文,簡直折騰人,現在只記得德文麵包的名稱,還有殺價時應該怎麼說。
有時候讀讀法律,會覺得僅存的詩意都被抹煞殆淨了。不過,把這些破碎的語意重新連結,是不是就是現在最流行的新詩呢?學弟試試看吧?稿費拿來請客喔!

小杜白雲 提到...

作詩我是不行的,我己經有這個領悟了!!

至於那七先生越描越黑....這...都不是我講的啦!!

至於德文,我只記得123,早安日安晚安,我只會一點點,我來自台灣,還有..我要去公園散步...

其他,全部忘光光了哦!!!!!

匿名 提到...

有時一個概念確實不容易用簡知的名字表現出來,落落長的名字確實不易避免。碰到這種概念,學生只好忍耐一下了
但板主說的好:「如何將一個外文的概念,用很清楚的中文說出來,是一個傳達知識者應該做的工作」。「學術的本土化,應該就是讓複雜的學術觀念,用淺近且符合中文邏輯的方式,適切地表達出來。」
倘若一個教授竟然「對其他教授對於同一名詞的中文翻譯嗤之以鼻,十分不屑,認為別人翻譯的不明確,不能表達德文中真正的法學概念。」那這位教授並非在作研究與教學,而是其留學國的鸚鵡。這不但苦了學生,也苦了國內的法學水準。對學生來說,他要承擔本來不該學生承擔的訓詁的工作。對整個學術水準來說,由於這樣的教授只是在翻譯或訓詁而不是在研究與教學,學術水準無由提升。
更莫名其妙的是,我們是成文法國家,法律系教授的工作在於,解釋適用批判我們的現行法的規定是否妥當。在此,參考外國的經驗固然重要,但不能取代以本國現行法的基礎。妄想把其留學國的法律整個搬進國內的作法,根本沒資格擔任法律系的教授。

小杜白雲 提到...

現在己經離開學生時代很久了...
但在之前...這種教授會很少嗎??

尤其是刑法領域..教的和我國實定法怎麼好像差很多?

米格魯 提到...

請問法官大人,對於最近蘇建和案的判決,有什麼想法嗎?

小杜白雲 提到...

自由心證這個東西....其實到最後就是一個感覺..相信一個人說的話是真的,或認定一個人說的話是假的..在別無其他客觀事實可以判別的情形下,其實標準就在於聽訟者的經驗...

可不可靠?很難說...
認為法官不可靠的,就設計出陪審團..但陪審團受污染的可行性很高,所以還要搭配很複雜及嚴格的證據法則..

蘇案在某些採證上很有瑕疵..可能包括了刑求..及未經交互詰問的共同被告(王文忠)的證述..

排除了這些證據之後..是否就沒有其他證據可以證明被告四人犯罪?

我沒有看卷,不知也!

不過...私心以為,這個案子上上下下,承審過的法官恐怕有數十人之多.足夠組成一個陪審團了...

如果絕大部分的法官都認為是有罪,那我相信,相同的證據放到一般大眾的眼前,由大眾組成的陪審團百分之九十也會認為是有罪.

米格魯 提到...

我好奇的是,社會上下瀰漫著一種未審先判的氣氛,蘇案判決不合他們的主觀期待,就認定絕對是司法沉淪,現在的法官能夠只憑著良心做出判決嗎?有沒有什麼方法讓大眾明白他們的判決的依據?

以我過去瀏覽過的蘇案的報導,似乎都強調證據之不足,只是這次在如此強大的政治正確的社會壓力之下,法官仍然做出有罪的判決,讓我忽然懷疑起來,是否果真有些我們沒看到的證據指向了他們有罪的方向?

果真如此,則法官不該讓眾人對判決任意指三道四,證據不能攤開來給大家看嗎?

小杜白雲 提到...

其實,有誰真的認真去讀判決書呢?
通常是媒體報報,大家看看就算了!

據我的側面了解,承審過這個案子的法官,都覺得實在沒有冤枉他們三個!不然在這種社會觀感下,又有李昌鈺的背書,法官若真覺得證據真有不足,那應該是下轎的好時機!

我想應該是有一種判無罪判不下去的情形吧!

至於證據的部分,是公開審理,一般人雖然不能看,但律師可以看,也可以影印,如果律師要全部公開,好像也不違法!你想看或許可以找蘇友辰侓師要!

LS (tw@us) 提到...

我看到新聞時就想要看判決書,但是不知道到哪個網站下載... 現在有一些美國的新聞媒體會在新聞文末附上判決書的聯結,希望台灣也能跟進。

小杜白雲 提到...

司法院的網站都有裁判書的查詢..
http://www.judicial.gov.tw/

不過如果本件涉及性侵害的部分(我不清楚有沒有)..那判決書在網路上就不公開!

LS (tw@us) 提到...

很難找耶,還要先知道是哪個法院判的,對於像我這樣,不了解法院組織的人,這倒是不必要的麻煩。

小杜白雲 提到...

可以用關鍵字查詢吧!
不過我在台灣查就已經很慢了...你在美國連線的速率可能就更抱歉了!!

brahman 提到...

一些對人民生活有重大影響的職業常有專門的法律去規範其行為,不知道法官以及檢察官有無專門的法律可以節制其權力?

小杜白雲 提到...

確實,醫師有醫師法..律師有律師法..

而法官..法官法從民國七十幾年就躺在立法院,已經換過十幾個版本啦!立法院還是沒有通過...

當然,其中的原因很複雜..
比如說行政院法務部的立場,一定要把法官和檢察官綁在一起..因為當初是一起考,一起訓練..檢察官深怕法官法將法官獨立規範之後,檢察官的司法官性格會更見減縮..因此抵死不從...(但檢察官是行政權之一,法院是司法權,分屬三權分立的二權,如何將規範定在一起,是個大問題)

又比如說人事行政局,認為法官也是公務員,所以考績啦,人事命令啦,都要由他們來管,與全體公務員用一樣的標準..

但民間司改會的意見就不同了..法官怎麼會是公務員?人事行政局該管的是行政權下的行政官,怎麼會管到司法權的法官頭上?法官還有考績?又不是在作業務,能夠用考績這種概念嗎??應該用外部機制,成立獨立的委員會來考核法官才對...

司法院夾在中間,想要兩面討好,又舉棋不定..

又法官可能是台灣職人當中意見最多的一種,各人各持己見,極不易被說服..

而法律人(法官,律師,檢察官)各自認識各自的立委.. 見這個法那邊不順意,便請立委去擋..

這邊擋過來,那邊擋過去.

反正法官法絕對不是重要民生法案..因此..每年都說法官法要通過了..這個耳語將近傳了二十年..

brahman 提到...

看起來的確是個複雜的問題。

感謝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