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8日

〔鄉土〕台灣嫁接的技術文明

070324高接梨_002

  我的外婆家,台中縣新社,東勢地區,是台灣高接梨的故鄉。什麼叫作高接梨呢?〔高〕指的高枝,也就是枝芽的末端;〔接〕指的就是嫁接的技術。

  新社,東勢地區,緯度不高,海拔也低,無法種植出寒帶地區高品質的梨樹,只能種出低海拔的粗梨,味道酸,果肉粗,經濟價值不高。為了克服這種先天不良的情形,台灣農業發展出舉世聞名的嫁接技術。也就是在梨子開花結果的季節,將粗梨樹的花芽枝剪斷,接上高品質梨樹的花芽枝,由粗梨樹的母株供應養分,自高品質梨樹的花芽枝上結出寒帶地區肉細汁甜的梨子。

  如果經過新社,東勢地區的果園,看到技葉末端緾繞著一段一段的膠帶,便可知那是高接梨的果園。膠帶上面的部分是嫁接的花芽枝;膠帶下面是台灣的母株梨樹。早期台灣高接梨的花芽都是日本進口,近年來,梨山也可以提供部分貨源。

  由於現代農業的經營,十分注重果實的品質,所以一顆梨樹可以結多少顆梨子,才能保證每個梨子都長得又大又漂亮,是差不多固定的。超過這個數字的花芽,就要摘除,以免梨子樹備多力分,果子長得太多而太小,影響賣相。這個動作就叫作〔疏果〕。

  而這些打下來花芽,原本都是當作堆肥的。但自從台灣發展出高接梨的技術後,這些原本是垃圾的花芽枝頓時變成可以賣錢的東西,讓日本的果農多了一筆收入。而台灣的農民利用這些日本不要的花芽枝,嫁接之後種出高品質的梨子,更是創造出不錯的利潤。

  基本上,如果台灣的高接梨不影響日本梨子的市場的話,這真是一場雙贏的交易。

  由於日本梨樹和台灣梨樹開花結果的時間並不完全一樣,妥善冷藏的花芽技,可以等到台灣梨樹的結果期來到,才嫁接上母株,由此結出當季新鮮的梨子,品質一定會超過日本過季冷藏一段時間的梨子。因此台灣高接梨在風味上的競爭力是一定有的,只是因為害怕日本不再賣花芽枝給台灣,所以台灣的高接梨才不敢大肆進軍日本市場。如果台灣梨山地區可以提供足夠的花芽枝給新社,東勢的高接梨所用,或許台灣的高接梨就可以正式向日本市場宣戰了!

  而這個嫁接的idea,我猜可能是來自台灣農民種植絲瓜和苦瓜的故智。絲瓜藤的生命力甚強,一株絲瓜可以結藤一棚,存活數年,不必施肥一樣結瓜纍纍。苦瓜藤則不然,一株苦瓜藤大概結苦瓜十幾個,就差不多壽終正寢了。

  所以台灣農民種植苦瓜有一種特殊的技法:首先,會將一株絲瓜苗和一株苦瓜苗緊鄰種植,待二株瓜藤長到一個程度,就將兩株瓜藤從根部附近切斷,絲瓜上面的藤和苦瓜下面的根都廢棄不要,而將絲瓜根和苦瓜藤各剥一段皮,再用膠帶挷在一起,由絲瓜強大的根系供應苦瓜藤的生長,這樣可以大大提高苦瓜的產量。

<圖示如下>
絲瓜苦瓜

  〔高接梨〕雖然只是一項不怎麼出名的農業技術,卻具體而微地反映出台灣產業發展文化的一個面向。雖然我們的資源,環境或許不足以培養出領先世界的〔母株〕,但根植於本土的技術,和具有強健生命力的樹種,卻可以直接切入〔成果面〕與國際分工,生產出質優價低,足以掠奪市場的產品。

  所以台灣的農業並不是傳統的第一級產業,到東勢鎮的街上逛一圈,看看成排的〔花芽行〕或〔專賣花芽〕的招牌,就可以知道台中鄉下的高接梨果園,其實是台灣農民所創造極為精緻的國際分工,具有高度的商業性和國際性。而我會知道這些事,起源於我誤會這些〔花芽行〕和台北市〔建國花市〕一樣,都是賣花的,而想要去買二棵回家種種花,一問之下,才知道完全不是這回事。

  而台灣的中小企業,也多有這種〔高接梨〕的特質。本身具有高度的彈性和打死不退的生命力,撿人家不要做的,卻可以做出一片天空。而當威脅到技術來源國的產業時,再進行生死交關的轉型,雖然有些成功,有些失敗,但這種精神才是台灣生命力之所在。

  而住在台北,代表〔台北觀點〕的政客諸公們,鎮日吵吵鬧鬧,說什麼要有國際觀,說什麼要與國際接軌,吵來吵去的不過是投資中國的金額要怎麼開放?或小朋友多小可以開始學英文?滿肚子都是草包卻以為自己很有學問。

  殊不知在台中鄉下高接梨果園裡,曬得黑黑的,連國語都講不標準的老農夫們,早十幾年前就和國際接軌啦!他們種植出來的高接梨就是一項結合國際化與本土化的產品(真的是根留台灣,呵呵!)。如果要等到那些腦滿腸肥的政客噴口水才來和國際接軌,台灣早就完蛋啦!



 最後,前陣子我看到一篇禇世瑩寫的文章,將台灣最近〔瘋世界觀〕的怪象批了一番,讀來很有意思,特錄於後以茲分享。



立刻擁有世界觀

你有傲人的一流世界觀嗎?

這是一個讓人多麼自卑的問題呵! 即使是減肥中心的廣告,也不至於讓人這麼招架不住,立刻垂頭喪氣。

忽然之間,『世界觀』變成繼LV的櫻桃包以及Gucci的船型包之後,一種人人長大後急著要擁有的東西。

到Mall裡買進口cheese的時候順便找找是不是有最新款,上百貨公司也到特價專櫃翻一翻,竟然都沒有,回家上網Google吧,竟然怎麼樣都找不著,於是突發奇想,點進eBay去看有沒有人賣用剩的二手世界觀,結果竟然誰都沒有多出來一份,看來就算不怎麼樣的世界觀,都比一顆完美的腎臟還要珍貴,畢竟腎臟生來就有兩個。

如果沒有現成的名牌的世界觀,能夠像USB接頭那樣買來後即插即用,那該怎麼辦呢? 有些人在電視上,在書本中,已經不斷地誇耀著他們獨特而聰明的世界觀,這個時候才自己拿著影印來的盜版供略本惡補,真的有效嗎? 還是應該像『迷你盆栽種植事典』教你在家種咖啡那樣按圖索驥,足不出戶自己在家偷偷慢慢孵豆芽般地養大我們的世界觀後再面對世人? 這樣結出來的豆子,真的可以跟現成有錢就買得到的星巴克咖啡豆媲美嗎?

這麼一想,不免讓人覺得沮喪極了,似乎不良的教育制度繼德智體群美之後,再次無情地背叛了我們這一代,這下子去哪裡變出一個世界觀呢? 眼看著全球化就風起雲湧了,沒有世界觀的人很快就像不會使用電腦一樣,會被無情地踢出人生的溫布頓公開賽吧?

這時候與其焦急,不如靜下來把自己手邊已經有的材料,生活的經驗,成功與失敗,好好整理一下,就算不是最高檔的英特爾(Intel)雙核心處理器,好歹也是後來居上的超微(AMD)Athlon 64 X2 4800+,畢竟是自己走過來的路寫成的世界觀,使用的運算邏輯無論怎麼樣還是比偷來、搶來、借來、買來的用得更順手一些。

世界觀雖然有高低之分,但是就像腳指甲,不管好不好看人人都有,整理歸納花點功夫,回答幾個問題,既然是會主動看書求上進的人,好好修剪一下應該不差。

◆第一個問題: 我是誰?
正視自己的本質,因為在現代富裕的社會,出身貧困反而變成一種資歷;在每個人都像翻版的時代,個性鮮明就是一種優勢,清楚知道自己是誰,而不是那個你一直希望變成的人。

◆第二個問題: 世界是什麼?
是一個圈?是事件發生的組合?還是回憶的加總?
是互動,或是自然和人為事物的集合?

◆第三個問題: 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除了吃喝拉撒睡,還有什麼值得用生命來換?是愛情?是變得更加快樂,還是身高和金錢?是原本擁有的,還是得到沒有的東西?

◆第四個問題:
INTERNET是不是你的生活中最重要的三樣事物之一?

今天的世界已經變成了無數聊天室跟網上社群的排列組合,沒有種族,語言,長相,年齡,性別,和其他的關心,界線變得模糊,許多人的世界觀,其實不是世界觀,而是『網路觀』。你在網路上體驗到真實的情誼,觀念的交流嗎? 你稱呼從來沒有見過的網友為摯友嗎? 你在網路上發言的時候,發現比面對面的時候更貼近自己,並且更加誠實,會輕易地說出平時無法說出的話嗎?

◆第五個問題: 人生是什麼?
是生活,是對自己生命終結的控制能力,是與其他人的互動,還是回憶的創造? 人生如一場戲劇,我並不是指高潮迭起的部分,而是每個人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捧著一份寫好的腳本,社會背景,身高,長相,成就,但是如果意識到人生是戲劇,就知道如果不喜歡這個故事的發展,大可選擇把腳本丟掉,重新寫一個自己的故事,自己想要的結局,最諳此道的是好萊塢明星,自我塑造成為另外的名字,另外的身分,過著與原本腳本完全不同的人生,理直氣壯,你要怎樣的人生故事?

這五個問題想清楚,屬於自己的世界觀就出來了,運氣好的話比手腳不伶俐的人孵豆芽恐怕還要快一點。

世界觀就像DNA的基因工程改造,雖然很多人反對,但是我卻是這麼想的,如果不能夠按照希望來重新排列組合DNA的話,那要DNA做什麼用?那就好像全世界的電腦都是PRE-LOADED的系統,沒有人可以改變硬軟體的配置,不能升級也不能customize,就連部落格、聊天室或是網路社群也只能參加同樣一個,那麼就不需要「我的電腦」也用不著「控制台」了,不是嗎?

整理出自己的世界觀,就像把電腦按照自己的邏輯好好整理起來,變成頭腦跟手指的延伸,就真的可以方便取用,隨時升級,但是偷懶不整理,老撿現成,只有在緊要關頭頻頻當機的命運。



5 則留言:

米格魯 提到...

你也研究農業啊!真是能者多勞

小杜白雲 提到...

說研究可不敢,道聽塗說之餘,寫寫隅見而已!

這篇很久之前在樂多日誌發表過了,前陣子回台中,補了一張高接梨果園的照片而已!

bwPingu 提到...

很有意思,原來高接梨是這麼一回事。

我不知道花芽是這麼來的!!

關於國際化的論述與引用也很不錯。

apipipi 提到...

不知道anobii怎麼留言
所以留在這裡
看完可以把它刪掉

看到你欲購書單有模仿犯...
不介意的話 我有舊版的(三冊)
我可以拿給瑪姬...

小杜白雲 提到...

如果不介意我現在公私繁忙..書借來可能要很久才看完的話....

那我當然是樂意之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