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0日

〔閱讀〕翻譯猶勝原文處-讀《中陰聞教大解脫》偶感

  楊照在一篇文章中說過,許多世界名著,在經歷過一段時日後,都在本國以外發熱發光,受歡迎的程度猶勝於其在本國受到的對待。

  比如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其所用的俄文對現代俄羅斯人來說,有點太難,但又未難到完全看不懂。因此若將之翻譯為現代一點的俄文,似無必要,又恐翻得不倫不類、原味盡失。所以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對現代俄國人來說,便有一種難以閱讀的文字障。

  又比如說在文法變化快速的日本,甭說《源氏物語》這種古書現代日本人看不懂;即使是近代小說家如川端康成,其所用的日文文法,與現代日本人習用者已有很多不同,直接閱讀起來也有相當的進入障礙。

  然而,透過優良的翻譯,不論是杜斯妥也夫斯基或是川端康成的作品,都可以變成通曉的現代中文供我們閱讀,如果中文的用法因時日變遷而有變化,那就再翻譯一次即可;事實上,同一本書可以找到許多不同譯本的情形,在台灣是常見的現象。也就是說,翻譯是破解上述文字障的最佳利器。

  記得老布希對伊拉克發動沙漠風暴戰爭時,CNN報導美軍人手一本《孫子兵法》;當時我真有點懷疑,這些笨老美看得懂深奧的《孫子兵法》嗎?畢竟連我這個以中文為母語的人,讀起來都有點吃力。現在想來,應該是優秀的翻譯,使這本中文古典典籍,變成通曉的現代英文,讓一般美國大兵都可以輕鬆地閱讀。而使用中文為母語的台灣人,反而囿於艱澀的古文和繁多的註解之中,不容易輕鬆的閱讀了。

  而這樣的情形,在中文佛經的領域,更是嚴重。

  玄奘法師在唐朝翻譯了大量的梵文佛經,這是劃時代的創舉,也使得這些佛經的內容,經過千年的流傳,變成中文世界最豐美的資產之一。然而,對現代中文使用者而言,這千年前古中文所建立起來的閱讀壁壘,實在是有些高不可攀,讓我們有看沒有懂。

  比如說通行的【心經】,經云:【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這句話我們勉強可以了解,應該是在說觀世音菩薩,修行深刻,洞悉了解脫智慧的時候,看出了一切都是空,了解度化一切人生苦厄的道理。

  但至於心經中所言【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等等,這些字我們都看得懂,語意也似通暢,但這到底是在講些什麼玩意兒,實在如霧裡看花,完全難以索解。

  金庸先生說過,他是看了近代英文翻譯的梵文佛經之後,才較為了解中文佛經到底在說些什麼。以金庸先生對於中國傳統學術修為之深厚,尤出此言,當知現代英文翻譯或許真能破解古代中文所建立的閱讀障礙。

  近年來,藏傳佛教隨著達賴喇嘛流佈世界,許多古藏文的典籍及上師的解經開釋,都被翻譯成現代英文;有些則再由現代英文翻譯成了現代中文。

  而比較有水準的翻譯者,在英翻中時,尚需將佛教在古中文裡的專有名詞,或特定的經文段落,置換為中文世界中已經沿襲千年的用法。因此這種英翻中佛教典籍,有時就會呈現一種新舊雜陳,古今交錯的特殊風格,淺見認為此種中譯本的可讀性,可能猶勝於原本的英譯本。

  最近翻閱一本自英文翻譯過來的《藏密度亡經-中陰聞教大解脫》即有此種感覺。如果看中文書名不知本書在說什麼,那麼英文書名《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語意更為淺白,一看即知本書說的就是藏傳佛教有關死亡的事情。(著名的《西藏生死書》也是在講同樣的經典)

  基本上,我對於不能驗證的經驗,都持比較懷疑的態度,因此這本書所寫人死後第一天如何如何;第二天如何如何;各天該做些什麼事、該唸些什麼經,才能引導亡者到達什麼境地云云,我個人是覺得看看就好。

  但在這本書介紹基本觀念的導言部份,我覺得頗有一點啟發性,這本書說人在將死未死之際,既非生、亦非死,而是處在一種稱為【中陰】的狀態,在這個【中陰】的狀態下,由於意識感官逐漸脫離人體,人生的基底能量,稱為【明光】的東西,就會在剝除表象的覆蓋後顯現出來,這個時候,亡者也許會偶爾瞥見【佛性】。

  但若我們生前有執著的習氣,【明光】的能量就會現示這種執著,亡者會經歷【六道】的體驗。

  【六道輪迴】是常見的中文成語,所謂【六道】就是指【地獄道】、【餓鬼道】、【畜牲道】、【人道】、【阿修羅道】、【天道】,這些名詞自我們兒時起就耳熟能詳;像是瘦骨嶙峋的鬼怪、人頭豬身、狗頭人身、上刀山下油鍋等等畫面,也一再出現在善書上或喪禮的經幡中,成為我們文化經驗的一部份。

  而論起我對【六道輪迴】的了解,大概就和【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差不了太多。比如說,生前虐待動物,殺動物,吃動物的人,死後可能會進入畜牲道,來世變成一隻豬被人宰來吃掉;又比如說,生前很浪費,飯都不吃完就倒掉,不懂得感恩惜福,死後就會墮入餓鬼道,把你餓死死之類的。

  但當我讀了本書中對【六道】淺白的闡釋之後,我才比較了解佛家所言【六道】的意思,而發現之前我的種種認知都是對佛經的誤解。

  書中闡釋業障最重的【地獄道】,說的是亡者在明光中,強烈的戰鬥欲開始生起,而這戰鬥的妄想帶來恐懼,本來妄想和恐懼是要用來對抗某種事物,但亡者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和什麼對抗,等到戰鬥慾發展成熟,恐懼就把矛頭指向自己,當亡者反擊時,他不是向外打擊心識投射的景象,而是向內打擊自己。也就是說,你對某些事物生氣,想要摧毀他,但同時你也在自我毀滅,瞋恨轉向摧毀自己,當你想逃時已經太晚。你自己就是憤怒,所以你無處可逃,你不斷和自己糾纏,這就是地獄的形成。

  而【餓鬼道】說的是:強烈的貪慾,我們感到貧困,同時又感到富有,兩者十分矛盾,卻又同時存在。在餓鬼道中,不管你想要什麼都不必尋找,就發現自己得到了。這讓我們更加飢餓,更感貧乏,因為我們的滿足不只來自擁有,更來自尋找。但因為我們什麼都有了,所以無法出去尋求和得到,這種無法滿足的根本飢餓令人非常的沮喪。一旦我們擁有某物,就不再享有占有的快樂,想不斷找尋更多東西來占有,但結果是同樣的過程一再循環。所以我們一直有強烈的飢餓感,這不是基於貧乏,而是了解我們已經擁有一切,卻無法享受。你一拿著想占有的東西,就不再享受拿著的快樂,但你又不想放手,這就是所謂的餓鬼道。

  【畜牲道】指的是:沒有幽默感。有些人只相信某個宗教的思想架構,神學或哲學的結論,或只願處在安全,務實,堅固的狀態中。這種人可能非常有效率,工作表現良好又能堅持到底,也相當安於現狀,一成不變。這種人不足的地方在於,如果發生任何不可知,不可測的情形,就會產生妄想和威脅感。如果有別人不工作,看起來和常人不同,或生活方式不規律,光是有這種人存在,就會讓他倍感威脅。任何不可預測的事情都會從根本上威脅到他。所以那種看起來合理,穩定卻沒有幽默感的情況,就是畜牲道。

  【人道】的特徵在於貪愛,亦即不斷探究和享受的習氣。心理上接近餓鬼道,但也有畜牲道按計劃執行的一面。但伴隨著一種非當奇怪,因貪愛而生的疑心。人類能發明各種工具,設計各種制度來建造這個世界,並精明,狡滑的對待別人;但另一個人類則會發展出對抗的工具。我們不斷建造,發展,及擴充對抗的方法,因而引入更多的貪愛和陰謀,最後,我們再也無法完成那麼龐大的工作,我們受制於生與死,經驗也一樣,到頭來我們的發明既短暫又無奈。

  【阿修羅道】是溝通的最高境界,是非常機靈的情境。你無法克制回頭看自己的影子,懷疑那是真的影子,還是某人的計謀?妄想是自我所能擁有的最高效率雷達系統,能偵測任何微小的事物,並一一加以懷疑,認為生命中的每個經驗都有威脅性。【阿修羅道】的特徵是嫉妒,但不是一般情態上的嫉妒,而是非常根本的心態,以追求生存和獲勝為目的。陰謀和社交是他的生活方式,也是生計。陰謀可以基於任何一種關係:情緒關係,朋友關係等等。

  【天道】是亡者從明光中出來時,會有出奇不意的快感,並且想維持這種快感,因此突然意識到自我,產生責任感,想要保持自己。想將自己靜止於定與和平之中,以維持健美的自身為傲,陶醉於自我的存在。因為感覺自己是存在的,所以必須保留自己,這讓我們覺得舒服愉快,完全專注在自己身上。特徵則是驕傲。

  以上所謂的六道經驗,雖然主要是在說亡者在將死未死之際可能經歷的中陰經驗,和現示在亡者意識中的景象,當六道景象出現時,代表〔無明〕的狀態顯現,但也帶著放棄執著此道的可能性,如果能有佛的智慧,我們就可以不再緊抓著自我為中心的安全感,而讓自己融入相應所顯現的智慧中。

  死後的說法有點太玄,但重要的是,作者丘掦創巴仁波切說,中陰狀態的六道經驗,並不是一定在亡者往生時出現,當我們生活中偶爾類似恍忽的抽離雜訊、人生基底的明光出現之時,生者也有可能體會到【六道】的中陰經驗。

  而在我看來,佛陀或許只是藉由講述不可知的〔中陰經驗〕,對我們示現生活中的佛法。看過了本書作者對〔六道〕的基本闡釋,誠心自問,我們在六道裡,真的是過了大半輩子吧!

5 則留言:

brahman 提到...

我看印度的神話史詩時,發現印度人非常喜歡藉想像的事物來象徵或隱喻某些概念與概念之間的辯證關係。佛經亦然傳習這種說理方式。這本書對六道輪迴的解釋好比是尼采的永劫回歸:同樣的模式不斷地重複。而這個重複卻是由自身的習氣所造成的,自我耽溺而無所覺悟。以後看到佛經講到六道輪迴時,倒是值得用這個觀念來思考一下背後隱藏的意涵。rrjdt

bwPingu 提到...

小杜兄的解說本身就很值得一讀。最後一句話說得好!

又,brahman的回應也很酷,這大概叫做讀一送一吧^^

小杜白雲 提到...

印度教的豐富經典,炫爛奪目,很是迷人,不同的解經觀點也許就可照見不同的智慧。感覺很有趣,但真的是很難哩!

咖啡 提到...

我沒讀過佛經,隨母親唸過心經,稍微瞄過金剛經,看時事頗有些感觸.
每次看到時下年輕人頭髮染成各種顏色
橫七八豎的髮型,在不可能穿洞的地方
穿洞,我直覺想:[怎麼看起來跟佛教地獄
變裡夜叉啦,羅剎啦,還有佛教壁畫上的阿修羅打扮相似度這麼高]接著想:這些人是從哪一界投胎過來的?唸經時不太求甚解,
對某個字句特別有感觸自然會浮出一種畫面,像六字箴言:轟媽咪巴咪鬨,那個鬨
就是地球自轉的聲音,老子說大音稀聲,聲音太大了,人在地球上反而聽不到, 一直到人類上了外太空,太空人聽到了 ,
心經裡說的[大]
天地夠大了且不論,人一生,我所知道的是人的[命]最大

小杜白雲 提到...

咖啡兄所言也很深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