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8日

〔環保〕生質柴油與松阪牛肉

  最近台灣要開始推廣「生質柴油」,所謂的生質柴油,就是以植物或食用油提煉而成,類似柴油,而可供柴油引擎(DIESEL ENGINE)使用的燃料,這種柴油在燃燒後污染物較少,可以單獨使用純生質柴油,也可以將生質柴油依不同比例混在傳統的石化柴油中使用。

  這種「生質混合柴油」在歐盟各國已經廣泛使用,有些國家甚至是立法規定必需在柴油中混入一定比例的生質柴油,以符合「所謂的環保要求」。

  生質柴油看起來是頗符合環保之理念,因為使用生質柴油,可以減少石化燃料的使用,降低汽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生質柴油的來源可以是廢棄的食用油,像是速食店、餐廳油炸食品之後的廢油,經過一定的處理,就可以變成生質柴油。

  如果說,生質柴油的來源可以全部來自這種餿水油,那真是再環保也不過啦!許多人就是基於這樣的理由,抱著一顆熱愛地球的心,願意多花一點錢來使用較傳統柴油昂貴不少的生質柴油。

  然而,柴油的使用量何其之大?餿水油的數量何其之少啊!因為越來越多國家立法強制使用生質柴油,或以強力的行政指導手段要求民眾使用生質柴油,造成生質柴油的需求量大增,餿水油根本就不夠用;更何況,使用餿水油還涉及了收集處理的問題,麻煩多多。因此,使用餿水油並不是生質柴油的主要來源,直接使用農作物來提煉生質柴油,才是大勢所趨,而且目前這已經是個事實了!

  因為生質柴油的強烈需求,可以生產生質柴油的農作物也變成一種頗有賺頭的經濟作物,為了供應這龐大的商機,許多原本生產糧食的農地,甚至是第三世界國家的森林及雨林,都遭到〔轉作〕生質柴油作物的命運。

  如此一來,不但造成世界糧食價格的大幅上漲,也提供了強大的經濟誘因讓想賺錢的第三世界國家,進一步的砍伐森林來種植可提煉生質柴油的作物,以便賣給〔願意為地球的環保盡一份小小心力〕的第一世界國家人民。

  弔詭的是,使用生質柴油所減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真的會比雨林或森林消失所減少的二氧化碳吸收量來的大嗎?我怎麼看,怎麼算都是得不償失。

  然而,在〔全球化〕的今日,還是有非常多的國家採行這種〔鋸箭法〕式的環保政策。崇洋的台灣政府眼看就要亦步亦趨的跟上這股〔時代潮流〕。

  有車開的人,一定比沒飯吃的人來的有錢;有錢人花的起錢買油來開車,窮人可是沒錢買食物來吃!為了讓開車的人〔心理上更環保〕,叫他們多花一點錢買生質柴油;結果卻是讓生質柴油作物價格看好,排擠了糧食的生產及運用,造成糧食產量減少,供不應求,而價格上漲,使得沒錢買東西吃的人更買不起東西吃。這簡直就是一場〔雙輸〕的愚行,而這場荒謬劇好像才剛要拉開序幕而已!

  照這樣搞下去,也許過不久,關心地球環境的人士,除了在買咖啡豆時,要指定〔公平交易咖啡豆〕外;在加油的時候可能也要指定〔無破壞雨林生質柴油〕或〔非糧食作物生產之生質柴油〕或〔保證由餿水生產之生質柴油〕,才能過著〔比較安心的環保生活〕。
我們人類的圖像

  最近看了一本小書《我們人類》(SO YOU THINK YOU ARE A HUMAN),思考上從〔自然主義〕向〔人本主義〕作了一些修正。因為人類活動既然這麼深刻的影響著地球環境,那麼任何政策的出發點都不能忽略〔以人類需求為本〕的要求,忘了這一點,一味強調〔回歸自然〕及〔保護環境〕,到最後都會被無所不用其極的人類行為搞得不倫不類,甚至造成與預設目標完全背道而馳的不幸結果。

  因之,我仍然相信〔消滅貧窮乃最佳的環保政策〕,如果第一世界國家的人類們,對生存在貧窮邊緣的第三世界國家人類的窘境視而不見;只想花花小錢用用生質柴油,或花花大錢搞搞限制二氧化碳排放量,來求環保的心安;那麼最終的結果可能是玩不起這些遊戲的第三世界國家人類,只好進一步的竭澤而漁,以求生存。也就是說,第一世界國家只是努力的把破壞地球環境的惡行及責任,透過資本主義的方式轉嫁給第三世界國家而已!

  想想,環保議題真是複雜啊!我想,基於貪欲而生的環保作法(像是又想開車又要環保,所以搞出生質柴油的作法),都有造成〔蝴蝶效應〕的危險性;只有減少貪欲的環保作法,可能比較安全。我想了想,為了沒有負作用的保護地球的環境,應該可以從〔拒吃松阪牛肉〕做起!

  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穀物進口國之一,日本人有的是錢,他們花錢買的越多,世界糧食價格就會越高。也就是說,當日本人的強勢購買力墊高了糧食的價格,那麼像是盧安達或獅子山共和國這種國家,就更沒錢買那麼〔貴〕的糧食了。而日本人買的穀物,絕大多數不是給人類吃,而是給牛吃,以便培育出肉質鮮美,油花紋理豐富,煎烤起來入口即化的〔松阪牛肉〕。

  為了這些牛肉,世界上的穀物被有錢的日本人大量的買走,給牛吃!那些非洲,中南美洲的窮人,買不起基本的糧食,當然只好進一步開發原始的環境,重度的墾植或採集,砍伐森林,破壞植被,造成更嚴重的環境問題;因為,人類都過不好了,環境當然也只能跟著遭殃!

  所以說,當我們吃下一口松阪牛肉的時候,背後的連鎖反應可能是一棵雨林中的大樹轟然而倒;或是一片草原被燒來當作農田。故而,與其多花錢買生質柴油,不如少花錢吃松阪牛肉。這樣的生活,才是省錢又環保啊!

美國牛也吃穀物,不過美國本身就是一個極大的糧食供應國,因此,日本的例子更為極端。至於澳洲的牛雖然吃的是草,不過澳洲的環境並不適合養那麼多牛,牛對澳洲大陸植被環境的破壞十分嚴重。我想,如果要吃牛肉,可能吃台灣本地黃牛或紐西蘭的牛肉,會是相對比較環保的選擇。

延伸閱讀:
環保╳我們該暫停生質能源╳
生質柴油虎虎生風,官員媒體唬爛成風!
生生不息的生質能源
專家警告:生質能源 恐引發糧食短缺
荷蘭╳棕櫚油環保美夢驚醒╳
生質能源的利弊
台大的生質能源網站

7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Biodiesel還有這麼大的問題啊...

其實我一直在想,現在再生能源規模仍然算小,但是如果人的社會都採用風力發電,大量設置發電機是否會造成風速大量的減弱,因而改變氣候的分佈?水力發電會不會有類似的後果?太陽能發電等於是把對地面加熱的日光抽走,會不會造成氣候的變動?這些問題我似乎沒有看到有任何的評估,或許我是杞人憂天吧!

小杜白雲 提到...

風力發電的效率太低,而且只建在地表,要造成整體風力減弱應該是不太可能。
太陽能的能量太大,我想在我們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因為過度的太陽能發電造成太陽幅射不夠用。
至於水力發電,如果要建造水庫,對環境的破壞顯然是不小的。整體評估起來,並不是那麼綠色!
潮汐發電,我覺得理想上可以相當綠色,潮起潮落,沛然莫之能禦,取一點點來發電,應該就受用不盡;不過,技術上太困難。。當年讀造船系的時候,唸過台灣四面環海,卻沒有適合潮汐發電的地方,即便如台中港的潮差常常超過五公尺也一樣。當時的資料,潮差要到十幾二十公尺,才有潮汐發電的實益,全世界沒有幾個這種特殊地型!

小杜白雲 提到...

補一篇報導:

生質燃油 反成環保殺手
2007/04/28

【聯合晚報/編譯彭淮棟/美聯社荷蘭二十日電】

生質燃油是當紅環保寵兒。但當初誰也沒想到生質燃油如今卻變成環保罪人,在許多地方造成非常不永續的結果。荷蘭政府領先各國,提出一套綱領來確保生質燃油利多於弊,真的環保。

生質燃油本身沒錯,錯在其來源。為了整地種植棕櫚來做棕櫚油,亞洲大片森林遭到濫伐,為了清理地面來種植製造乙醇的黃豆和甘蔗,亞馬遜流域也慘遭墾伐。由於生質作物比較賣錢,有些地方把糧食作用的農地改種生質作物,帶來糧荒。

這問題逐漸浮現已有些時日,但沒有人認真處理,如今在荷蘭首先提到政府層次來解決,荷蘭是進口印尼和馬來西亞棕櫚油最多的歐洲國家。荷蘭政府公布一套標準,供荷蘭企業分辨他們進口的生質燃油永不永續:生質燃油排放的溫室氣體比化石燃油少多少?生質作物(在產地)是不是取代了糧食作物?生質作物有沒有破壞生物多樣性?有沒有損害環境,亦即生產者有沒有使用殺蟲劑?生質作物對當地經濟有無幫助

總部設在荷蘭的「國際濕地組織」去年公布報告,印尼和馬來西亞抽乾沼澤來種棕櫚,造成那些沼澤每年釋出六億噸二氧化碳進入空氣裡。印尼和巴西為了增加種植生質作用而火燒雨林,有14億噸二氧化碳跟著濃煙進入天空。印尼火燒山,每次都把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罩在嗆人的煙霾裡好幾星期。

加總起來,生質燃油一年間接產生20億噸二氧化碳,占全球燃料廢氣排放的8%。

【2007/04/28 聯合晚報】

匿名 提到...

糟糕,學弟,我正想要請大家到寒舍來,吃一吃我最拿手的:松阪牛肉火鍋!(因為只要把肉丟下去就好啦!)這下子怎辦?只好祭出我的最後一道拿手菜:泡麵加蛋加菜了!
天氣熱極,平平吹冷氣,我想的是吃冰泡游泳池,你居然想到環保問題,唉~咱們的層次果然差距頗大。記得把佛經拿給我看,看我會不會頓悟從良。
什麼時候一起背著相機、踩著踏板,去看看淡水的夕陽?

小杜白雲 提到...

學姐:
偶一為之的松阪牛肉鍋當無傷大雅..
改作梅花豬肉鍋亦可..台灣黑豬不但品質世界一,而且吃廚餘,夠環保...(如果排遺可以來個沼氣發電就更好了)

大不了我吃肉邊菜..如果真的吃不成,我會變成辦公室公敵了!!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

真是啟發另面思考的好文章
推~~
還有「延伸閱讀」呢!
推、推、推…~~~
Posted by 怪怪所學弟 at 2007年05月29日 11:38


補一篇報導:

生質燃油 反成環保殺手
2007/04/28

【聯合晚報/編譯彭淮棟/美聯社荷蘭二十日電】

生質燃油是當紅環保寵兒。但當初誰也沒想到生質燃油如今卻變成環保罪人,在許多地方造成非常不永續的結果。荷蘭政府領先各國,提出一套綱領來確保生質燃油利多於弊,真的環保。

生質燃油本身沒錯,錯在其來源。為了整地種植棕櫚來做棕櫚油,亞洲大片森林遭到濫伐,為了清理地面來種植製造乙醇的黃豆和甘蔗,亞馬遜流域也慘遭墾伐。由於生質作物比較賣錢,有些地方把糧食作用的農地改種生質作物,帶來糧荒。

這問題逐漸浮現已有些時日,但沒有人認真處理,如今在荷蘭首先提到政府層次來解決,荷蘭是進口印尼和馬來西亞棕櫚油最多的歐洲國家。荷蘭政府公布一套標準,供荷蘭企業分辨他們進口的生質燃油永不永續:生質燃油排放的溫室氣體比化石燃油少多少?生質作物(在產地)是不是取代了糧食作物?生質作物有沒有破壞生物多樣性?有沒有損害環境,亦即生產者有沒有使用殺蟲劑?生質作物對當地經濟有無幫助

總部設在荷蘭的「國際濕地組織」去年公布報告,印尼和馬來西亞抽乾沼澤來種棕櫚,造成那些沼澤每年釋出六億噸二氧化碳進入空氣裡。印尼和巴西為了增加種植生質作用而火燒雨林,有14億噸二氧化碳跟著濃煙進入天空。印尼火燒山,每次都把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罩在嗆人的煙霾裡好幾星期。

加總起來,生質燃油一年間接產生20億噸二氧化碳,占全球燃料廢氣排放的8%。

【2007/04/28 聯合晚報】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7年05月29日 14:14



上你的部落格爬文,發現一篇舊文,寫得極好。今日地球之所以那麼多污染,便是因為二百多年來人類在工業革命及資本主義的趨動下過度使用資源,而唯一且最好的解決之道,便是逐漸降低資源的濫用,回歸人最根本的需求量。但在市場經濟主導的觀念下,所有節省能源的行為都可以資本化,以為大量購買節能電器來從事研發、生產製造就可以拯救地球,但透過不斷的行銷及大量消費,並不斷宣染「用越多省越多」的觀念,最後變成一種變相的浪費。我們以為有更好、更輕鬆、更方便而不需代價的選擇,其實並沒有。

謝謝法官大人的分享。
Posted by 阿憲 at 2008年08月6日 18:32


爬文可否換到http://hsuotto.blogspot.com,因為這邊很久沒更新了,只是當作往日遺跡留著而已!
Posted by ottohsu at 2008年08月7日 10:42

匿名 提到...

類似的情形屢見不鮮 http://mocoview.net/node/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