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3日

〔讀詞〕具有反戰色彩的將軍詞人-范仲淹

  說起詩詞中的戰爭文學,我所能聯想到最早的一首是漢高祖劉邦的《大風歌》,歌吟: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勇士兮守四方。

  這樣的文學風格,到了武功強盛的初唐,盛唐,變成了一個特殊的類別,國文課本稱之為【出塞詩】,許多名作至今傳誦,再怎麼沒程度的人都不可能沒印象。像是: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平明尋白羽,沒在石稜中。


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需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這些詩,描寫的或是彪炳的戰功,或是名將的傳奇,或是域外雄奇荒涼之景,或是遠征的辛苦和興奮。全是一派浪漫風格,足以引發人們冒險的幻想,我們浸淫其中,嚐到的是烈酒般的嗆辣興奮,而不是醉後嘔吐物的酸苦。這應該就是大唐帝國強盛的社會氛圍。

  且讓我們將歷史的尺標向後推數百年,到繁華,富饒,政治穩定,財政健全,藝術工藝水平極高,但對外軍事行動較為遜色的宋朝。

  宋帝國在歷史上常被批評為積弱不振,這種史觀可以說完全偏重於國家的「武力表現」,而不考慮人民的「幸福指數」。

  有宋一朝,君權從未旁落,無外戚之干政,無宦官之禍害,無權臣之專斷,無藩鎮之割據,無流寇之暴民;雖有黨爭,但並無株連之文字獄。民間經濟繁榮,皇城內歌舞昇平。這樣的政治經濟成就,卻被稱為「積弱不振」,真不知評判歷史的標準到底在那裡?

  且不說宋朝本身,就連其外患之一的西夏王朝,也是傳奇一樣的國家,不但發展出西夏語,西夏文,還有西夏典籍,依出土文物來看,其工藝水平甚高,可以說是個小而美的國家。看過【楊家將】電視劇的人應該都知道,宋帝國對西夏王國基本上是沒輒的;一代天驕成吉思汗也打不下西夏;一直到成吉思汗的孫子拔都率領蒙古鐵騎橫掃歐亞大陸後,因大汗窩闊台駕崩,在大軍班師回朝的歸途中才踏平了西夏王國,將西夏文化斬草除根。於今只能透過考古挖掘來了解這個消失的文明。

  在北宋對西夏的防禦作戰中,有一位文人將領,軍功卓著,那就是范仲淹。記得中學的歷史課本上說,當時西夏人流傳這麼一句話:「小范老子,胸中自有數萬甲兵。」

  這樣的一位名將,照道理說應該是神采飛揚,但讀其所寫的《漁家傲》一闕詞,卻發現范仲淹可能是歷史上最具反戰心理的將軍,這首詞是這麼寫的: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裡,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雖說古來描寫戰爭之苦的詩詞文學甚多,但身為一位在前線指揮戰事的軍事領袖,其心情居然是【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可見這位范仲淹是帶著一種厭煩人間戰火的心情在指揮作戰,主帥的心情枯落如此,仍能讓敵軍讚歎「小范老子,胸中自有數萬甲兵」,也足見范仲淹胸中城府丘壑之深美了!

  若范仲淹的這種態度,是北宋社會氛圍下的產物,那麼當時的宋朝人民,幸福指數可能在中國歷史上名列前茅吧!

17 則留言:

brahman 提到...

哇,沿著這個紋理,小杜兄可以開啟一門「幸福史學」了。

宋的成就確是被中國人低估。這個心理不知是自古存在已久,還是近代中國屢遭外侮的心理投射?南宋以一隅之地,強抗蒙古鐵騎四十餘年,而期間中亞與歐洲各國早已被橫掃。由此觀之,宋的國力並非想像中那麼弱。

小杜白雲 提到...

以軍事行動來評判國力的強弱,好像是一種很通俗的史觀..似不獨以中國為然..

但我覺得不一定要照這種史觀來看歷史..

人民到底過的幸不幸福,在現代的價值觀之下,應該是更重要的吧!

宋朝的皇帝追求經濟發展,政治穩定..所以都汴京,所以重文輕武,所以強幹弱枝..雖然造成在對外軍事上不利的地位,但在政治經濟上卻是有其成效的..

只是怎麼大家都不重視這個面向?難道是近代中國弱怕了,到現在還沒有回魂嗎?

LS (tw@us) 提到...

還是有這樣看的吧,如西漢的文景之治,韜光養晦,等到經濟許可,武帝劉徹就出兵算帳了。軍事不強,就得養軍隊隨時準備打仗,因為主動權操之在他人(當然不代表軍事強就不會常打仗,兩者原因不同)。

小杜白雲 提到...

說到漢武帝..古人常言:秦皇漢武,表示這二個先生在古代都是暴君的代表,因此並列..

到了近代,漢武帝可以說是完全翻身..在中國大陸,由於毛澤東崇拜秦始皇,秦始皇的評價在該國也算是大翻身..

這恐怕和近代中國的大國心態,有很大的關係..

在某些中國學者的筆下,像宋朝就被描述的很難聽了..這當然和我的觀點會有所不同啦!

翻翻史冊,像宋帝國這樣沒有大內亂,國祚又如此久長的朝代,是很少的..

bwPingu 提到...

范仲淹最後一句寫得很好。

個人認為,幸福指數也許可以看當時的人口數和死亡率來計算。

關於北宋,我想到水滸傳和生辰綱,徽欽兩朝的狀況恐怕不太好。

小杜白雲 提到...

徽欽兩朝已是北宋的亡國時期..
比之先前當然是不好..

但若比黃巾之亂,黃巢之亂,安史之亂,李自成,張獻忠之流寇,太平天國或捻匪..

梁山泊實在不算是什麼吧!!

bwPingu 提到...

小杜兄這樣比也是有理。

brahman兄的說法,也許和南方地勢不利於蒙古鐵騎作戰有關。

北宋初年幾次黨爭,好像和老百姓也沒有什麼關係。

咖啡 提到...

還是看正體字舒服,剛才到維基網上看到去年中共某大官說:聯合國都改用簡體字了,可見簡體字是趨勢,看得我很想吐血,又想像自己像水滸傳裡的魯智深一樣打得個稀巴爛,簡體字根本不是中國字,中文在唐朝時候已經發展成熟,臻於完美,我曾問過那裡的人,要她們用簡體字寫春聯,問她們能不能看?
台灣應該在聯合國主張:台灣才代表真正的中國.
現在住在中國的不是中國人,
就好像現在住在埃及的人
已非當年的埃及人了.

小杜白雲 提到...

拚穀兄:
關於南宋力抗蒙古一事,好像大部分時間是金王國力抗蒙古比較中肯..
更何況,宋帝國再怎麼說也是大國,和中亞和歐洲的小國比起來應該"強大"的多!

咖啡兄:
我覺得沒有必要和中國人去爭正統..
誰保留了比較多的文化,自在人心,且給愛說嘴的官員說嘴去..

咖啡 提到...

是的,言之有理.
有關宋朝
宋朝的文化水準
反應
在他們的生活情調
生活態度
逛一逛故宮就可領略一二
如今珍藏在博物館裡的宋瓷
在當年都是
日常生活中的用品
隨處可見
[宋元平話]裡描述的故事
當時連
市井小民都有閒坐茶館看山水的
雅興
更不必提文人雅集吟詩鬥茶觀花
的風氣
還有
宋朝
真是個會穿衣服的時代
[清明上河圖]可佐證
他們的幸福指數挺高的

brahman 提到...

之前說的四十年,其實是從宋蒙聯手滅金後,蒙對南宋出兵開始算起。至宋滅,期間兩國相互征戰四十年,互有勝負。

窩闊臺死後,繼任的蒙哥亦死於征宋戰爭(神雕俠侶有記載)。南宋末期其實蒙古人已經滅了西夏,大理等週邊國家,並且控制了蜀地,完成對宋的合圍之勢。此時宋等於是處於獨自作戰的狀態。所以我覺得宋能撐四十年,期間還打了幾場勝仗,軍事實力應該不弱。

而宋的經濟,一些漢學家如費正清等人都認為當時的宋帝國擁有世界上最發達的經濟制度與貿易活動。

咖啡 提到...

小學時代看瓊瑤的小說[寒煙翠]書裡的女主角唸他的詞碧雲天 黃葉地...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范仲淹的名字
後來在大人的書架上看到[曉風殘月]
裡面有這首,詞旁印了一個儒巾長衫的書生
心裡就把他當成范仲淹了
大家都在[歷史開講]
我這個當作串場廣告好了

小杜白雲 提到...

看了一些閒書..不敢說懂,但我覺得宋朝的經濟政策,不但是當年最佳..也勝過明清二朝..

就拿最基本的貨幣政策來說好了..
宋朝已經慢慢發展到紙鈔的使用.
而明清二朝將近五百年,居然倒退到仍以銀兩為單位..幾乎沒有貨幣政策可言!

bwPingu 提到...

真是學到不少,小杜兄和Brahman兄言之有理。

外交上頭宋先後要交"稅"給遼和金,感覺上總是差一點^^

不過老百姓的生活幸福,就是另一回事了:)

兩千多萬人要維持繁體字的使用應該是綽綽有餘,當然將來中國出版業的衝擊會越來越強是必然的。

小杜白雲 提到...

這是個有趣的問題..
也可以說是基本國策的一種選擇..
到底是用外交及金錢手段避免戰爭來的高竿?
還是冒著拖垮經濟的危險,發動戰爭一次解決比較上算?

以中國古代帝國的經濟實力,沒有任何一個朝代經得起連年的戰爭,如果戰事拖長,接下來內政必出亂子幾乎是一個定律..

宋帝國有他的選擇,這是不是她國祚特別長的原因,值得探究!

匿名 提到...

大鑊,我學生(大一)對文中一開始列的幾首詩全部沒印象沒聽過,而且連「式微」的意思都不知道……

大鑊大鑊
這樣我要怎麼教,我還是仆街吧……

***

那個范先生,印象中以前讀柏楊的中國人史綱有提過,那句嚇人的話是范先生自己派人宣傳的……

至於中國歷史的判斷標準一向都很KUSO,也不差對宋朝的評價了。

有宋一朝的文學、繪畫、書法、金石、醫藥、器械、商業乃至於書法都很發達,真要說爛的話,大概達不到窮兵黷武的書生境界吧。

「普天之下……(略)」
這段呼呼呼的話實在不太想寫,我想只引開頭版主應該就知道了。



至於宋朝為何能撐那麼久?
有一說是因為打南宋根本易如反掌,就算不滅掉,留在後面也不成為威脅,所以活得久。

這正是因其無用,乃有大用的寫照。(咦?)

小杜白雲 提到...

其實國力是一種整體的表現,宋朝既然占有經濟優勢,即可彌補其軍事上的劣勢!

不過蒙古帝國在歷史上有其空前絕後的地位,南宋最後擋不住,也是勢所難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