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5日

〔政治〕北京奧委會官員對於奧運聖火路線經過台灣的談話



  今天無意中發現這個新聞片段(其實是舊聞了),在影片的中段,有一段北京奧委會官員的回答:「台灣本來就是中國的領土,你、你、你、、還真把他當成一個國家看待啊!」

  奇怪,當時我怎麼沒注意到有這麼一段新聞報導?各電視台怎麼沒有把這段話拿來一播再播?收視率一定會很高才對啊!難怪有人會罵台灣的許多媒體是統媒!

2007年7月24日

〔武術〕很可笑的合氣道師範慘敗實錄



  這個世界上欺世盜名的武術家甚多,且看這個合氣道高手前半段神奇的功夫,還可以凌空控制別人的行動!到了後半段和其他派別人士實際對戰,兩下就玩完了!

  不過,至少日本人有這種勇氣敢出來打,即便真的敗的很慘,這種精神還是值得鼓勵!

2007年7月23日

〔家族相本〕難得看到老爸裝酷的樣子

DSC06982

  今天看看我的FLICK相本,無意中發現老爸幾張酷照。十分之難得,應該輯為一文,以免將來找不著!

DSC06981


DSC06978


這是老媽!
DSC06979


DSC06980


這是在下:
DSC06989

2007年7月19日

〔閱讀〕『NEXT危基當前』-麥克‧克萊頓

  《危基當前》是曾著有《侏儸紀公園》,《急診室的春天》、《恐懼之邦》的美國名作家麥克.克萊頓的劇力萬鈞的新作。之所以稱【劇力萬鈞】,是因為小說中多線發展的情節,緊湊而不凌亂,讓你雖不致於迷失於跳來跳去的情節中,但也要保持相當的注意力來閱讀。

  這種有點黏又不會太黏的感覺,正是使讀者既不會看不下去,又很難看一半就停住的地方。麥克.克萊頓作為一位暢銷作家,在掌控讀者(至少在第一次閱讀)手不釋卷的功力,實在已臻化境。

  然而,小說技巧從來就不是麥克.克萊頓小說真正引人入勝的地方,【知識密度】才是。由於小說的發展挾帶大量的知識,讀者在接受新知之餘,自然就會順從情節的發展,(至少在第一次閱讀時)比較不會質疑那峰迴路轉之處是否合理。

  在這個多線發展的小說結構中,每一個大的分支代表一個爭議性的主題,其中最主要的論點在於:
人類的基因是否可作為專利權的標的,也就是說,一家公司或機構可否因為解開某一個人類基因的組成,就這個發現申請專利權,而要求事後所有利用這個基因從事研究、發展藥物的人都要付出權利金?

  如果有一個人有一項特殊的先天疾病或秉賦,那麼他的這項特殊基因,到底是屬於這個人所有,還是屬於解開這個基因密碼的醫院、研究機構或是生技的公司所有?

  引申的問題如下,如果某甲有一個特殊A病的致病基因,到台大就診,台大解開了這個基因的密碼,台大可否將這個某甲A病的基因申請專利?如果可以,是否代表某甲不能再提供其A病的基因給長庚醫院?如果長庚醫院想要用某甲A病的基因做研究,是不是要付錢給台大?

  又如果某乙也有A病這個基因,那麼台大醫院自某甲取得A病基因的專利,效力是否及於某乙身上相同的A病基因呢?某乙有沒有權利將自己身上的A病基因提供或出售呢?

  申言之,某乙為治癒A病,也許要用到某甲的A病基因所發展出來的藥物或治療方式,某乙是否要為此支付專利權利金的成本給台大醫院呢?

  美國的法律大致上是支持給予基因解碼者專利權(行政部門與法院的見解未必一致),理由應該是專利權可以提供金錢的誘因,促進研究,使相關科技進步。

  而麥克.克萊頓顯然對此是持反對的見解,他認為基因是一種天然在存在,將之解碼,【發現】基因的組成,並非製造出一種東西,不應該享有專利權;而且授與這種專利權,只會形成壁壘,造成相關領域發展的限制,而非進步。

  讀到這段內容,讓我想起數年前台灣原住民部落基因採集的舊聞,當時有團體以服務及研究之名,到原住民部落為族人看病、抽血,還叫原住民簽下同意抽血、及其組織樣本,願供該團體使用的同意書。這件事後來被人踢爆後,引起一陣風波。

  當時我對這則新聞感受並不是很深,反倒覺得捐一些血可以促進醫學的研究,並沒有什麼不好,何必太過計較。但讀了本書之後,我才驚覺問題之所在,如果該團體研究解碼了台灣原住民特殊的基因,申請了基因的專利,然後對藥廠收取鉅額的權利金,到時候藥廠依此基因的特性研究做出了新藥,或可治療原住民某個疾病,但原住民可能連買都買不起。

  因此,那個小小的部落巡迴醫療服務,可能變成一項合法的完美詐欺。

  而台灣的原住民有能力提出抗議(印象中有要求該團體銷毀基因樣本),然而這個世界上有多少更弱勢的族群,正在不知不覺中讓自己體內的基因變成別人的專利呢?

  這是在閱讀當下即可引發的延伸思考。

  除了這個大主題外,【危基當前】這本書的其他情節發展支線,還包括了人類基因轉殖於其他生物上的技術及倫理問題(在本書中有一隻人類黑猩猩,及一隻人類鸚鵡);基因療法的風險與道德問題,亦即將基因轉錄於病毒上,再直接將病毒植入病患體內的治療方式,其風險何在?還有研究機構為了彼此競爭,一再超越規範,在患者身上進行這種實驗式治療的批判。此外,還有【產學合作】對學術研究造成的價值扭曲與利益糾葛等等。

  以上看似嚴肅、枯燥的問題,麥克.克萊頓就是有辦法將之安排在好萊塢式的情節中,讓人讀來津津有味。

  而這其中當然少不了麥克.克萊頓的三項法寶;一、邪惡的律師;二、沒有良心的科學家;三、愚蠢又自大的媒體。

  在克萊頓的小說世界中,只要有這三種角色,就可以發展出精彩、刺激、絕不冷場的場景,又能導入其積學深厚的知識論點。而克萊頓在本書中,更是不時穿插真實的新聞報導,在真實與虛構的交錯中,讓讀者進一步陷入以假擬真的小說情境中,而對作者的論點產生共鳴。

  當然,小說就是小說,絕不是新聞報導或學術論文。小說家可以切割資料來配合其觀點,無庸顧慮新聞或學術倫理。而讀者也應該謹守閱讀理解的界限,不可將小說家之言視同這個世界的真實。

  比如說,小說中提到加州大學對某A的一個基因享有專利權,並且將細胞樣本授權一家生技公司作研究,後來這家公司的樣本受到污染,他們居然主張對某A,及某A的女兒及外孫身上細胞裡的基因有所有權,而利用法律程序要行使公民逮捕權,想用【賞金獵人】抓某A的女兒及外孫,強制取其身體組織,主張這些身體組織是贓物。

  這段賞金獵人的追捕過程是極為精采的動作片橋段,但說實在的,我不太相信美國加州的法院會離譜到容忍這種侵害人權的事情發生;也應該沒有正常的律師會作這種無厘頭的主張。

  但無論如何,《危基當前》仍然是一本讓我一口氣讀完,且足以刺激思考、引發興趣的小說。麥克.克萊頓成功地向我揭示了一個新的知識領域,我想,未來即便是看到生技產業的股市報導,我都會因為這本小說,不油生起一份懷疑之心。

  我相信,麥克.克萊頓小說的成功之處,便在於世俗化地拉近讀者與最新科技間的距離,將難以了解的科學知識轉譯為大眾都看得懂的東西,讓讀者對之產生懷疑與興趣。看完小說後,現實世界中那一切生硬冰冷的資訊,忽然都活了起來!這是知性閱讀者難以言喻的幸福!至於小說中那些沒有收尾的橋段,草草了事的結局,都將在得魚忘筌的快樂中抛諸腦後,誰還在意呢?

〔童玩節〕霧裡看花

070707宜蘭童玩節_034

  美人如花。太座是美人兒,女兒也是美人兒;只不過太座因育兒身材豐滿了些,女兒因愛玩曬成了非洲的白雪公主。因此霧裡看花,別俱美感!

  這是親水公園中一條長長的隧道,一直噴著水霧,涼涼的很舒服,還不致於睜不開眼。

  當然,要拍這樣的相片,相機是要防水的。說到這兒我就不得不推崇PENTAX的防水數位小相機(從wp.wpi.w10,w20,現在到w30;我用的是w10),真是功能好又不貴啊!

〔童玩節〕袁滾滾變成大頭狗

070707宜蘭童玩節_016

  童玩節真是一個老少咸宜的活動,跳到水中,搞得一身濕,即使是小小的小小孩,也是玩的一樣快樂!



2007年7月15日

〔單車〕騎單車上班之第一日

  此花花世界中半吊子之人甚多,或可謂,世人莫不都有點那麼半吊子,只有程度上的差別而已!

  半吊子之如我,最外顯的症狀大約就是對新玩具那一種興沖沖之情。

  憶童年,自問並非那種買不到玩具便呼天搶地,死纏爛打的頑童。大多數的時間,一如老時光裡的台灣小孩,對於太貴的舶來品玩具,有一種理所當然的自制;雖然年紀小,但知道那是屬於另一個世界的東西!

〔而吾女芸芸,每次逛便利商店,必帶回一項新鮮玩具,何其不肖焉!而芸芸妹妹的小表哥,有一次逛高雄的夢時代,因大人不讓他買一隻新台幣一萬二千元的大甲蟲,而悶悶不樂了一天,這可真是台灣社會富裕後,價值觀改變的一項見證!〕

  不知是否源於這種自我克制的反作用力,馬齒徒長後,雖不致於太過敗家,惟每得一新玩具(未必是購得),必然再三把玩,如能廢寢忘食,自必勠力從之!(然而,人生如網,自套自縛,又豈得任意廢寢忘食哉?)
 
  如相機,如茶壼,如手錶,如鋼筆,如登山溯溪之小物,花費或多或少,然瘋迷之心理應如一斑!近日所瘋迷者,應是登山單車也!直巴不得日也騎,暝也騎!

  自紙上談兵至實際購入登山車,便有諸多想法欲加操練!近日頗覺單車通勤實為妙事一椿,不唯可省去每月數千元之油費,若能甩掉幾斤肥肉,於論斤計價之減肥市場中豈不是大賺了一筆?此事兼以健身,又有環保之美名及實際,思之再三,妙不可言!

  但值此炎夏,清晨五時曙光已現,七時已呈烈日襲人之勢,兼以小兒未足週歲,每日清晨即起,而太座忙於收儲母乳,難以兼顧。吾為人父,又何能棄而去耶?此殊難事也!

  惟一日五時即起,小兒熟睡正酣,煩請太座照顧後,即蹬車出門,頗覺暢快!(事後老婆大人直呼被騙,因為吾家小兒隨後即醒來吵人也!)

  自台北市過中正橋後,轉至堤外,一路騎過華中橋,光復橋,華翠橋,萬板橋,華江橋,大漢橋,新海橋,浮洲橋,到城林橋之前的土城市員福街自行車引道而出,一趟堤外之行,約費時40分鐘。

  清晨的空氣微涼,行人不多,岸芷青青,河道優美。政客常言親水親水,然若不於清晨五六時行於此堤外之自行車道,又豈知台北縣市有此宜人之河景乎?

  泰西諸國,面此觀河之勝地,多屬高級之住宅。然我一路行來,堤防之外多半為老舊之公寓,殊不美觀也!

  然轉念思之,或於他日可以廉價購一如此兼有頂樓加蓋之老寓,居陋巷而賞河景,豈不美哉?

  就在一路胡思之中,蹬車快行,見有阿桑在運動,有野狗在開晨間會報,偶見一二單車行客,也是略略點頭而過!單車之行速讓你無法抽離這個世界的感官,但你也不會駐留!

  原來騎車之美,就是在輪轉之中,見一切均是浮光掠影,匆匆而去,而我獨以兩腳踩踏,自存於宇宙之中。簡言之,就是一種若即若離的獨處。

  塵網之中,又有何處可得此一佳境呢?

後記:自此第一天之後,迄今就沒有第二天了!果然人生還是有很多甜蜜的負擔!

2007年7月13日

〔媒體〕誰還要相信商業週刊?<水蜜桃阿嬤事件>

  原本我以為只有政治界的人物比較會扯爛污,以為只有電子媒體的經營者比較沒水準。

  原本我以為辦雜誌,做出版社的人,在媒體界裡面,總該算是比較有良心一點的一群。

  沒想到商業週刊這次的行為真的是讓人無法茍同!相關報導請見:

1.消費水蜜桃阿嬤肥了誰?--「一台兩世」竟是這麼醜陋

2.城邦基金會官方網站的生命教育教材製作費用預算表

  簡言之,就是商業週刊利用報導水蜜桃阿嬤的故事,向大眾募款,總共募得超過新台幣600萬元(預計要募1000萬元)。但這些錢並不是用來救濟貧窮,而是用來做”生命教材”,再將”生命教材”捐給各小學。

  而所謂生命教材,有三項:1、2007一台兩世紀實片DVD;2、兒童生命劇DVD;3、繪本(城邦集團格林文化出版);以及兒童劇團的演出10場次。

  而以上的”生命教材”,均屬商業周刊或其同集團的出版社所出版,所製作。製作費中除了〔水蜜桃阿嬤紀實片拍攝與製作費用〕由商業週刊支付;以及〔繪本〕的製作費由格林文化贊助(但印刷費不贊助)之外,其他都由捐款來出哦!這其中捐款還要出60萬元的人力成本!

  這種事情被人踢爆了,商業週刊居然提出來說要捐200萬元給水蜜桃阿嬤,這樣就算了嗎?會不會太離譜一點?
  
  誰還要相信商業週刊?

2007年7月3日

〔推理小說〕中年讀書之【深藍再見】讀後感

深藍再見的圖像
  自從買了詹宏志編輯的「謀殺專門店」,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收到一箱的推理小說,一開始閱讀速度還勉強跟的上,自從小兒出生後,目前已經堆了十餘本小說在書架上,只能偶爾抓空一本一本的慢慢消化。

  原本對於推理小說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但由「謀殺專門店」一路讀下來,竟也變成一個小小的推理迷。雖然資歷甚淺,但口味已經慢慢形成。

  很多人把推理小說的風格,粗分為「本格派」及「冷硬派」。所謂的「本格派」,就是注重推理樂趣,要讀者抽絲剝繭層層解謎的傳統推理小說,最經典的故事架構就是小說的一開始就有人被謀殺了,出現了一具屍體,然後故事的主角,也就是偵探,像是解微積分數學題目一般破解細微到不行的線索,最後終於抓到了真兇。

  如果有看過「名偵探柯南」的卡通,大概就能了解「本格派」推理小說的特色在那裡。

  至於「冷硬派」推理小說,一言以蔽之,就是把殺人這件事留給有理由這麼做的人,而不是只提供一具屍體而已。換言之,「冷硬派」的特徵在於社會寫實,更著墨於犯罪的描寫,而不是神探的奇巧淫技。

  如果說閱讀「本格派」推理小說是一場腦智的遊戲;那麼閱讀「冷硬派」推理小說更像是人生的觀照。

  人到中年,腦智退化,對人生也多了點哀怨的成份,因此,讀起「冷硬派」的推理小說,硬是比讀「本格派」推理小說多了一份共鳴。

  而且,小說這玩意兒,若能觀照些自己的人生,讀來才會更具興味。而這種觀照,有時未必是整個故事的觀照,若是有一、兩段文字,可以像放電一樣擊打你的視網膜,那麼這本小說之於你,便有了不同的意義。

  「深藍再見」是一本美式冷硬派的推理小說(事實上,「冷硬派」本起源於美國作家,故冷硬派通常也是美國式樣的),由詹宏志的序文中得知,本書作者麥唐諾(John D. MacDonald)是一位「暢銷書作家」。

  通常「暢銷書作家」是「作品無法登峰造極,商業化、欠缺文學最高品格的二流作家」的同義詞。這本小說好像也不能例外,用嚴格的標準來看,似乎無法躋身「一流推理小說」之林。

  但我讀來卻是津津有味而欲罷不能,可見這位作者筆下除了有點好萊塢式的情節外,仍然抓住了人性的某種真實,悲憫地看待人生場景的痛苦與掙扎。

(之前看「謀殺專門店中」另一位英國推理小說暢銷作家華萊斯(Wallace, Edgar,1874-1932)所寫的「13號房」,即有味同嚼蠟之感,想來是「深藍再見」冷硬寫實,就算劇情失控,至少仍有苦苦的人生況味;而「13號房」近於「本格派」卻不夠精緻,就無所遁於難看之譏吧!)

  說到頭,推理小說的故事還是應該留給讀者去讀,茲引述「深藍再見」這本書中,幾段我被作者「電到」的文字如下:
「我厭惡我自己,也厭惡所有的業餘心理分析師,以智者自居的傢伙,還有坐在吧台前的哲學家。有些孩童般的中年人,每天都要花時間回想大學生活或戰爭,但對於真正長大成人的男人而言,他們沒有「回味了不得的舊日時光」這種幽怨的需要。」

看到這段,我左思右想的結論是,我好像偏向是「幼稚的中年人」!
「信用卡很方便,不過我很討厭用信用卡,它會讓我覺得自己像個配備徠卡相機和鳥類圖鑑的梭羅,信用卡就像是現實伸出的小小指頭,它伸向你的喉嚨,有信用卡的人,其實是個困在自我形象的人。」

唉!我不但有十幾張信用卡,一部Leica M6的相機,一本台灣野鳥圖鑑,而且也讀梭羅的「湖濱散記」並心嚮往之。原來我過著如此做作的人生,真是差硬漢太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