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9日

〔閱讀〕『NEXT危基當前』-麥克‧克萊頓

  《危基當前》是曾著有《侏儸紀公園》,《急診室的春天》、《恐懼之邦》的美國名作家麥克.克萊頓的劇力萬鈞的新作。之所以稱【劇力萬鈞】,是因為小說中多線發展的情節,緊湊而不凌亂,讓你雖不致於迷失於跳來跳去的情節中,但也要保持相當的注意力來閱讀。

  這種有點黏又不會太黏的感覺,正是使讀者既不會看不下去,又很難看一半就停住的地方。麥克.克萊頓作為一位暢銷作家,在掌控讀者(至少在第一次閱讀)手不釋卷的功力,實在已臻化境。

  然而,小說技巧從來就不是麥克.克萊頓小說真正引人入勝的地方,【知識密度】才是。由於小說的發展挾帶大量的知識,讀者在接受新知之餘,自然就會順從情節的發展,(至少在第一次閱讀時)比較不會質疑那峰迴路轉之處是否合理。

  在這個多線發展的小說結構中,每一個大的分支代表一個爭議性的主題,其中最主要的論點在於:
人類的基因是否可作為專利權的標的,也就是說,一家公司或機構可否因為解開某一個人類基因的組成,就這個發現申請專利權,而要求事後所有利用這個基因從事研究、發展藥物的人都要付出權利金?

  如果有一個人有一項特殊的先天疾病或秉賦,那麼他的這項特殊基因,到底是屬於這個人所有,還是屬於解開這個基因密碼的醫院、研究機構或是生技的公司所有?

  引申的問題如下,如果某甲有一個特殊A病的致病基因,到台大就診,台大解開了這個基因的密碼,台大可否將這個某甲A病的基因申請專利?如果可以,是否代表某甲不能再提供其A病的基因給長庚醫院?如果長庚醫院想要用某甲A病的基因做研究,是不是要付錢給台大?

  又如果某乙也有A病這個基因,那麼台大醫院自某甲取得A病基因的專利,效力是否及於某乙身上相同的A病基因呢?某乙有沒有權利將自己身上的A病基因提供或出售呢?

  申言之,某乙為治癒A病,也許要用到某甲的A病基因所發展出來的藥物或治療方式,某乙是否要為此支付專利權利金的成本給台大醫院呢?

  美國的法律大致上是支持給予基因解碼者專利權(行政部門與法院的見解未必一致),理由應該是專利權可以提供金錢的誘因,促進研究,使相關科技進步。

  而麥克.克萊頓顯然對此是持反對的見解,他認為基因是一種天然在存在,將之解碼,【發現】基因的組成,並非製造出一種東西,不應該享有專利權;而且授與這種專利權,只會形成壁壘,造成相關領域發展的限制,而非進步。

  讀到這段內容,讓我想起數年前台灣原住民部落基因採集的舊聞,當時有團體以服務及研究之名,到原住民部落為族人看病、抽血,還叫原住民簽下同意抽血、及其組織樣本,願供該團體使用的同意書。這件事後來被人踢爆後,引起一陣風波。

  當時我對這則新聞感受並不是很深,反倒覺得捐一些血可以促進醫學的研究,並沒有什麼不好,何必太過計較。但讀了本書之後,我才驚覺問題之所在,如果該團體研究解碼了台灣原住民特殊的基因,申請了基因的專利,然後對藥廠收取鉅額的權利金,到時候藥廠依此基因的特性研究做出了新藥,或可治療原住民某個疾病,但原住民可能連買都買不起。

  因此,那個小小的部落巡迴醫療服務,可能變成一項合法的完美詐欺。

  而台灣的原住民有能力提出抗議(印象中有要求該團體銷毀基因樣本),然而這個世界上有多少更弱勢的族群,正在不知不覺中讓自己體內的基因變成別人的專利呢?

  這是在閱讀當下即可引發的延伸思考。

  除了這個大主題外,【危基當前】這本書的其他情節發展支線,還包括了人類基因轉殖於其他生物上的技術及倫理問題(在本書中有一隻人類黑猩猩,及一隻人類鸚鵡);基因療法的風險與道德問題,亦即將基因轉錄於病毒上,再直接將病毒植入病患體內的治療方式,其風險何在?還有研究機構為了彼此競爭,一再超越規範,在患者身上進行這種實驗式治療的批判。此外,還有【產學合作】對學術研究造成的價值扭曲與利益糾葛等等。

  以上看似嚴肅、枯燥的問題,麥克.克萊頓就是有辦法將之安排在好萊塢式的情節中,讓人讀來津津有味。

  而這其中當然少不了麥克.克萊頓的三項法寶;一、邪惡的律師;二、沒有良心的科學家;三、愚蠢又自大的媒體。

  在克萊頓的小說世界中,只要有這三種角色,就可以發展出精彩、刺激、絕不冷場的場景,又能導入其積學深厚的知識論點。而克萊頓在本書中,更是不時穿插真實的新聞報導,在真實與虛構的交錯中,讓讀者進一步陷入以假擬真的小說情境中,而對作者的論點產生共鳴。

  當然,小說就是小說,絕不是新聞報導或學術論文。小說家可以切割資料來配合其觀點,無庸顧慮新聞或學術倫理。而讀者也應該謹守閱讀理解的界限,不可將小說家之言視同這個世界的真實。

  比如說,小說中提到加州大學對某A的一個基因享有專利權,並且將細胞樣本授權一家生技公司作研究,後來這家公司的樣本受到污染,他們居然主張對某A,及某A的女兒及外孫身上細胞裡的基因有所有權,而利用法律程序要行使公民逮捕權,想用【賞金獵人】抓某A的女兒及外孫,強制取其身體組織,主張這些身體組織是贓物。

  這段賞金獵人的追捕過程是極為精采的動作片橋段,但說實在的,我不太相信美國加州的法院會離譜到容忍這種侵害人權的事情發生;也應該沒有正常的律師會作這種無厘頭的主張。

  但無論如何,《危基當前》仍然是一本讓我一口氣讀完,且足以刺激思考、引發興趣的小說。麥克.克萊頓成功地向我揭示了一個新的知識領域,我想,未來即便是看到生技產業的股市報導,我都會因為這本小說,不油生起一份懷疑之心。

  我相信,麥克.克萊頓小說的成功之處,便在於世俗化地拉近讀者與最新科技間的距離,將難以了解的科學知識轉譯為大眾都看得懂的東西,讓讀者對之產生懷疑與興趣。看完小說後,現實世界中那一切生硬冰冷的資訊,忽然都活了起來!這是知性閱讀者難以言喻的幸福!至於小說中那些沒有收尾的橋段,草草了事的結局,都將在得魚忘筌的快樂中抛諸腦後,誰還在意呢?

5 則留言:

大頭青 提到...

很喜歡看白雲兄的導讀(或讀後感),總是言簡意賅又通順典雅,看完後彷彿一次通曉原作者與白雲兄的想法……大頭青怎麼看都覺得自己寫不出來!!

小杜白雲 提到...

哎呀!
少用這種話當藉口啦!!!

bwPingu 提到...

有意思。

不錯的書評喔,全書的重點都交待清楚了,這樣我就可以晚點兒再讀這本書了^^

小杜白雲 提到...

書還是要自己看...不過茫茫書海..也只能找和自己有緣的書來看了!

小杜白雲 提到...

此係樂多部落格上的留言:
-------------------------
您提到的原住民基因爭議,剛好我有剪報,提供給您參考。

尊重基因產權 馬偕銷毀原民檢體

【聯合報/記者陳惠惠、張柏東/台北—花蓮連線報導】

馬偕醫院今年一月採集廿九名噶瑪蘭族人的唾液進行族群研究,但事後噶瑪蘭族人認為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提出異議。經協商後,馬偕昨天當著族人的面,公開銷毀檢體。
這是國內第一起因受試者異議,研究者尊重基因產權放棄檢體,並公開銷毀事件。過去部分研究者常以義診或其他名義,未經同意取得其基因資訊,尤其原住民更是許多研究者眼中寶庫。
馬偕事前雖已要求受試者填同意書,但昨天非常低調,表示尊重噶瑪蘭族決定,並允諾今後沒有徵得全族族人同意下,不會再做類似人體採樣實驗。
該計畫由馬偕輸血醫學研究室主持人林媽利負責。林媽利有「台灣血液之母」之稱,不僅是國際輸血界重要人物,長期從事族群基因、血緣研究,希望了解噶瑪蘭族與阿美族等各原住民族間的關係與起源。
今年一月十一日晚上,噶瑪蘭族頭目潘金榮先召集卅餘名族人開會,宣布隔天馬偕醫院要為族人採集唾液。十二、十三日連著兩天清晨,新社村第四鄰長周智惠要大家到村子裡的噶瑪蘭風味餐廳接受唾液檢驗,馬偕派四人到場作業。餐廳負責人林金花也接受唾液採集,她說,醫院人員有拿同意書要大家簽名。
採集唾液消息傳開,有人認為馬偕未完整告知研究目的,被採集者應享權利,被採集者簽下的同意書也被收走,違背研究倫理的公平原則。
有異議的噶瑪蘭族人認為,馬偕醫院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土地內從事學術研究,應諮詢並取得原住民族同意或參與」。向馬偕醫院提出異議後,林媽利雖然表示「我也不曉得怎麼會發生這種事。」但同意立即停止使用,並在族人面前銷毀唾液檢體。
近來基因醫學衍生的隱私問題迭有爭議,去年中研院設置台灣基因體資料庫,引起原民團體關注;最近國科會行文屏東縣牡丹鄉,希望補齊八年前抽血時蒐集資料,但被拒絕,對方要求研究者說明八年前為何要抽血。未來相關倫理爭議勢必一再出現,研究者應更加審慎行事。
【2007/04/02 聯合報】
Posted by 弱慢 at 2007年08月2日 23:35

「血統不純」 錯誤訊息爆爭議

【聯合報/記者施靜茹/台北報導】
針對林媽利醫師的原住民人體試驗研究,一位馬偕醫院人體試驗委員會成員透露,產生誤會可能是受試者認為研究者傳達出「噶瑪蘭族血統已不純粹」的訊息,引發族人不滿。
這位成員指出,在引發爭議後,受試者在行文抗議的文件中提到,研究人員在與族人接觸過程中,曾提及噶瑪蘭族血統已不純粹,已與漢人血統混在一起。受試者認為,目前還有一百至兩百人屬於純正噶瑪蘭人。
這位成員也坦言,再加上「有心人士」在旁邊搧風點火,使受試者不願繼續,引發不快。
這位不願具名的成員說,馬偕的人體試驗委員會有廿多人,包括了醫師、法律人士、宗教人士等,成員組成來自各領域,符合衛生署的規定。當初審核林媽利的研究內容和流程,委員會成員都認為還頗嚴謹的,因此同意研究進行,但不知是否後續操作出現瑕疵。
面對林媽利研究引起爭議,成員無奈表示,基因體時代來臨,在進行種族遺傳資訊研究時,會特別敏感,應小心避免讓部分族群貼上標籤,過去有人研究客家人是否易得到蠶豆症,也曾引起爭議。
不過,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所長蔡篤堅卻直指,現在的人體試驗委員會形同虛設,因為「委員會成員認為可行,但田野部落卻可能有不同看法」,彼此間還是會有文化認知的差異。
【2007/04/02 聯合報】
Posted by 弱慢 at 2007年08月2日 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