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1日

〔瑣記〕睡覺乃人生之大事

  養兒育女之後,睡覺一事頗受影響,天下父母之勞累處,或均出自睡眠不足也!

  吳清忠在其所著【人體使用手冊】一書中,更直指早睡早起之充足睡眠是補足氣血首要之務。

  前曾從洪允和老師練習陳式太極拳,師曰:【練太極拳有養氣的功效,或可補充睡眠不足之害,但總比不上直接去睡一覺來的好!】

  近來亦覺不論何種運動,都無法挽救睡眠不足的精神不濟,更別提那些無用的健康食品或維他命了!

  倒下去一覺睡到自然醒,應該是人生最幸福的一隅風景吧!

2007年8月30日

〔家庭相本〕嘟嘴是一種遺傳

OTTO6201a

20070721衡在家_008

  上圖是我,下圖是我兒子。由是可知嘟嘴是一種遺傳,而且是雄性遺傳因子,因為芸芸妹妹並不會如此嘟嘴也!

  雖然說,芸芸妹妹其實長的跟我比較像。{見〔育兒〕芸芸妹妹和她老爸

〔家庭相本〕芸芸衡衡愛玩被子

20070805芸衡在家玩_025
  
  有人說,先生個女兒,再生個兒子,是最好不過的。因為姐姐會照顧弟弟,而哥哥多半是欺負妹妹!

  
  此言是否確實,我不敢肯定!

  不過我們家兩姐弟,感情真是好到沒話說!姐姐會說話了,一天到晚就幫弟弟取名字,先是叫阿基基;看了灰姑娘之後,又叫仙杜瑞拉基基;最近又叫他溫柔基基,溫柔又善良的基基!

  弟弟則是看到姐姐就眉開眼笑;每當晚上弟弟放著哭,抱著也哭的時候,把他抱到姐姐的旁邊一起躺著玩,幾乎馬上就不哭。

  最近兩個小傢伙喜歡玩蓋被單的遊戲,二個人躺在榻榻米床墊上,用大被子抖高高罩下來,再拉開;就可以逗得他們樂不可支!只是這種玩法,好像很容易把塵抖的到處都是,對於有過敏遺傳的我們家來說,不是太好!不過看他們玩的那麼爽,只能期待心情好也許可以治過敏吧!

20070805芸衡在家玩_008

20070805芸衡在家玩_004

20070805芸衡在家玩_013

20070805芸衡在家玩_006

20070805芸衡在家玩_007

20070805芸衡在家玩_001


〔家庭相本〕窗口的姐弟

20070805baby-in-紗帽山_007

  這是芸芸和衡衡在石牌山上的一家花園餐廳,在位子上坐不住,坐在窗檯上倒是挺自在的。

20070805baby-in-紗帽山_011

  要感謝小胖姑姑帶我們去這個地方玩哦!芸芸妹妹很喜歡這裡的芒果慕斯蛋糕哩!全部吃光光囉!

20070805baby-in-紗帽山_027

20070805baby-in-紗帽山_025

  還有阿媽點了一杯啤酒冰沙,衡衡弟弟也要喝一口!這應該是人生的第一口酒吧!

20070805baby-in-紗帽山_018

  天啊!怎麼這麼難喝!

20070805baby-in-紗帽山_013

2007年8月28日

【環保】環境保護與人類的問題

  這些年來,在紙上或網上關心了一些環境的議題(很慚愧,並沒有什麼起而行的部份),我覺得自己在心態上有些轉變。

  原來的我,比較像是極端的環境主義者,舉凡有助環保的舉措,未有不支持者。而現在的我,則較傾向人本主義,認為如果不能解決人類的問題,就不可能真的解決環境的問題。

  因為人類生存在環境中,是影響環境最大的因素,不解決人類生存的需求,只想用禁止、限制、處罰人類的方式來保護環境,常屬徒勞。因為人類為了生存,自有變通之處,保護了這端,通常就開啟了另一端的環境破壞。

  我最喜歡的一個成功例子,是聯合國在非洲的一項行動。前些年,聯合國有些專家發現了非洲的植被受到嚴重的破壞,大面積的植被消失,不但有害於水土保持,甚至會影響到全球的氣候變遷。

  而調查後的結果,發現植被消失是非洲人口增長後,人類採集活動造成的結果。為了要有足夠的薪柴及乾草來升火煮飯,非洲的主婦、小孩常常一天要花五、六個小時,走很遠的路,才能採集到足夠的燃料。為了這些燃料,非洲的植被就犧牲了!

  怎麼辦呢?為了非洲的植被,難道要叫這些非洲人不要煮飯、餓死算了嗎?

  後來聯合國的專家研發了一種新型的爐子,是燒柴的,但燃燒效率比起非洲人那時用土、用磚堆起來的簡易爐子好的太多。因此,只要燒少量的薪柴,就可以達到相同的煮飯需求。

  這麼一來,不但解決了非洲植被遭人為破壞的問題,而且使非洲的婦女兒童節省大量撿柴、砍柴的時間,讓婦女有更多時間照顧家庭及幼兒;也讓兒童有更多時間接受教育。

  這樣一個政策,針對人類生存問題加以解決,而無後遺症的解決了環境問題。

  反之,在本部落格【生質柴油與松阪牛肉】一文中,提過為了二氧化碳減量採行強制使用生質燃料的政策,使生質燃料農作物的價格上漲,不但排擠了世界糧食作物的生產,使世界糧食價格在近年來不斷飆升,也讓為謀小利的第三世界國家,砍伐雨林來種植燃料作物(如馬來西亞砍伐雨林種棕櫚樹,以生產棕櫚油),反而造成更嚴重的環境破壞。像這種情形,就是未能注意人類生存需求,只想【單純】解決環境問題所造成的政策謬誤。

  前陣子NHK報導,日本因稻米產量過剩,東京大學研發以稻米製作清酒作為汽車燃料的可行性,雖說在經濟學上,或可解釋出這種做法是那些稻米的最大效用;但我直觀上仍然覺得是相當可怕的浪費。

  而台灣的生質燃料政策,好像是要利用休耕的農地種植【甜高粱】,利用甜高粱富含糖分的莖部製作生質酒精,由於這是休耕農地的利用,不會排擠糧食生產;甜高粱的莖部也不是食用作物。因此在表面上,台灣的生質燃料政策似乎更勝一疇。(但執行起來會不會荒腔走板,頗質疑慮)。

  然而,很重要的一點認知,在於人類的〔生存問題〕並不等同於人類的〔貪婪問題〕。在台灣,除了限制高山蔬果的種植,應該著重於原住民生計的安排,從上述的理路來解決這個問題之外。其他的環境爭議大概很難藉口有生存之必要來犧牲環境,比如說前些日子中油公司為了鋪設輸油管路而無視於萬年藻礁的破壞,強行施工;就真的令人憤怒了!

  由是可知民進黨政府的環境宣示,都不過是騙人的把戲,悲夫!

〔生活小記〕勃肯二三事

  穿一雙老鞋散步,是人生樂事之一。

  然,鞋能有多老呢?每日為之踐踏於足下,與粗礪的路面相磨,驕陽酷暑,大雨泥漿,煩躁時之一踢,走運時之踏著狗屎,都在在消磨著老鞋的顏容與志氣,再怎麼惜物之人,都不免有將足上之鞋【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之一日。

  又觀吾之鞋,死亡之途有三,其一,鞋底磨平磨穿;其二,皮面近腳掌小腳趾處,因長年撐大,而致變形破損;其三,因長年受【臭腳燒】之毒害,幾不忍聞。不論如何之名鞋,除非不穿,否則皆難逃上述三種死法。

  當然,鞋底磨平可以補,但要補到完美卻是甚難,後腳跟處可用釘子釘起來,問題不大。但若補的是前腳掌處,踢上一段時日,不免都會有些類似開口笑的露餡。雖不致影響功能,卻是不太美觀。

  我有一雙Rockport的綁帶皮鞋,說是可穿來跑馬拉松的那一款,公元兩千年購於L.A.,特賣不過約台幣1千2百元之譜,卻極好穿。鞋體甚輕,皮面強固,小腳趾處雖經我長年撐大,亦不見有何變形,毫無破損之疲態。然鞋底畢竟不堪磨耗,換過後跟,也換過前面的鞋底,現仍極好穿,就是由鞋頭觀之,略略分岔的鞋底不甚美觀。穿來上班時若被老媽、老婆、老妹注意到,不免惹來一頓嫌唸。說又不是沒錢,幹嘛穿這種破鞋云云!老媽更是會用一種誇張的眼神及語氣說:你嘛卡拜託咧!做法官咧!嘛要顧一下面子!
  
  是可知世人多重表象,不知舊鞋之可貴也!

  某日有此嘳歎,拿起這雙舊鞋看看鞋底,居然發現原來的鞋底有Vibram字樣,這才驚覺原來這雙Rockport的綁帶皮鞋用的鞋底,居然是生產俗稱〔黃金大底〕的Vibram公司的產品〔黃金大底登山鞋經La New公司的強力廣告,現較為大眾所知也!〕,但我印象中這雙Rockport綁帶皮鞋的鞋底當初並沒有著名的黃色Vibram商標,是否可稱為〔黃金大底〕?亦未可知也!

  總之,這雙Rockport的綁帶皮鞋,算是有來歷的,現在被我供起來,偶而換穿一兩次也。

  而近年來所穿之皮鞋,唯勃肯鞋而已。

  勃肯鞋之最大的特色,便在於其鞋頭甚寬,不但不會壓迫我的腳小趾,甚且可以讓我的小腳趾在鞋內大作體操,故爾,穿習慣勃肯鞋後,再穿其他皮鞋,都不免一陣拘束之不快;若穿著楦頭處收窄之紳士皮鞋,則不出半日必然腳痛不已!

  是若於我的小腳趾處,可不撐開皮鞋之皮面,則皮鞋之鞋面即不致變形毀損,此皮鞋可長壽之原因之一。

  又勃肯鞋鞋墊部份,即如一般勃肯涼鞋,是由軟木壓製而成,較不易有異味;若有,整塊換掉即可。

  至於不可避免磨損的鞋底部分,更是勃肯鞋值得大書特書之處。我想沒有哪家國際性的大公司,願意如此普及的提供【原廠】維修服務!勃肯涼鞋的底,就最底層的橡膠部份可以換半底,或換全底;與腳掌接觸的軟木部份也可以換,也就是說只要勃肯涼鞋上那幾條皮帶還在,勃肯公司願意幫你重做一雙新涼鞋,只收你維修的費用。

  至於勃肯皮鞋的部份,原廠則會提供一模一樣的鞋底,將鞋底整個拆下來換掉,重新縫上新的鞋底,不僅僅只是如坊間修鞋店,在鞋底貼貼補補而已。

  當然,勃肯公司的這些原廠服務,收費比街頭巷尾一些小修鞋鋪的價格貴上一截。不過用的既是原廠的鞋材,修補手工又極為細緻,也算是物有所值。

  重點是,這樣的服務真的是至為環保,一雙鞋可以穿的年限被延伸到非常久,除非你厭煩了這雙鞋,不然這雙鞋幾乎可以一輩子跟著你!這種愛物惜物的精神,可以被一間國際知名的鞋廠體現到這種地步,也實在令人佩服德國人的堅持。

  這讓我想起同為德國出品的賓士汽車及徠卡相機,這兩項產品,不論是哪一個年代的古董,只要送回德國原廠,原廠都會幫你修到好(只要你付得起錢);賓士車的部分我無力親炙,但就Leica相機而言,我倒是有一台二手的leica M6相機,這台相機說是二手,但經我查了她的出廠序號,約已出廠二十年了!
 
  Leica M6可以說是一部近乎完美的連動測距式機械相機,我手上這部出廠二十年以上的相機,功能依然完全正常,其快門經二十年不知多少次的擊發,仍能維持正確及如絲綢般的滑順感,真是令人對日耳曼的工藝精神肅然起敬。然而,M6相機唯一的一項缺點就是,其連動測距窗在面對強光直射時,會產生一片白色翳霧,無法對焦;但只要稍稍改變角度,避過光源直射,即可解決此一問題!

  前些年,Leica公司推出新一代的的機型Leica MP,MP的測距觀景窗做了一些改良,可以解決M6上述的罩門。Leica公司在推出這新一代的MP相機時,同時也提供為M6相機換裝MP的測距觀景窗的昇級服務。對一部1970年代開始生產的相機,經過三十年,仍然堅持服務到底的精神;這就是Leica公司對其所出產的M系列相機,每台都可作為傳家寶的信用保證。這種日耳曼民族實事求是的精神,實在是令吾儕島國之民望塵莫及。(可惜這項昇級服務要價新台幣1萬多元,多方考量下,我還是自己避開直射光源就好了!)

  台灣乃製鞋之大國,不但代工生產量大質優,自創品牌如La new、阿瘦等,亦屬質量俱佳,好穿又不至於甚貴。

  然本土鞋業,無一能提供如勃肯鞋之永續服務,只是巴不得你趕快多買兩雙,好增加業績。

  害得我這個愛鄉愛土,熱愛MIT產品,卻又嗜穿老鞋的人,於兩難中之中甚難抉擇。最後仍取後者,以彰顯環保之心。

  當然,台灣的勃肯鞋若能賣得再便宜一些,就更好不過了!

延伸閱讀(您可能對下列內容有興趣):

1.德朵夫人:勃肯鞋,流行?粗鄙?

2.MOBILE01:<分享>老舊勃肯重生記 勃肯的特色-維修

3.〔相機〕LEICA CL小傳

4.〔相機〕一個挪威人和Nikon S3的愛情故事

5.〔雜文〕消費慾望


〔家庭相本〕帶小孩很累

20070722衡睡_007

  帶小孩真的很累,累到衡衡弟弟睡著了,媽媽也打瞌睡了!

〔家庭相本〕滾滾模仿李炳輝

20070719滾滾_001

  滾滾是我看過活動力最強的小朋友,沒想到模仿也很有一套啊!

【政治】三個和尚的故事

  古道上,三個和尚在趕路,遇到一條河,一個穿著華服的美女站在水邊,不敢涉水。

  甲和尚說:「姑娘,我揹你過河吧!」便揹起了女子過河,女子緊緊靠在和尚的背上。

  過了河,甲和尚將女子放下,與之道別。

  之後,三個和尚走了一天的山路,彼此都沒有說話。

  到了傍晚,乙和尚終於忍不住了,向甲和尚說:「師兄,你太過分了,居然揹著美女過河,一定很爽吧!也不讓我揹一下!」

  丙和尚則指責甲和尚說:「師兄,我們是出家人,該了解男、女之防,你怎麼可以揹著女施主讓她緊靠你的背呢?。」

  甲和尚轉身對乙和尚、丙和尚說:「兩位師弟,我在水邊已將那名女子放下啦!你們兩個卻一直揹著她。」

  以上,本是個禪門的故事,我加了一各乙和尚的角色進去,想要說明台灣人在政治上的國家認同問題。

  和尚是台灣人,美女是中國。

  客觀上,和尚早已把美女放在水邊啦!就像台灣早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在政治上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既不互相隸屬,也沒有什麼牽扯不清的主權瓜葛。

  然而,一部份的台灣人就像乙和尚,心中老是幻想著要揹美女。所以他們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國文課本中少了點文言文就是去中國化;他們雖不願說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卻仍然覺得台灣是那個虛幻中華民國或中國的一部份。(事實上,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全部啦!)

  此外,還有一部份的台灣人就像丙和尚,無時無刻都在想如何撇清和尚和美女的關係。所以他們放著正事不幹,一天到晚在搞改名、拆銅像的活動,或者花很多錢做一些明明知道絕對不可能達成的事情,只為了想證明和尚的清白。

  我寫這個故事的目的,是想說明台灣當前政治意識形態的兩端,就像乙和尚及丙和尚,其心中都無謂的和中國牽扯不清,無法放下,以致於妨害了他們的修行。

  而我的願景則是有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可以像甲和尚,能夠認清現實(女孩早放在水邊啦!)安放其心,然後台灣的修行,才能勇猛精進。

~~寫於2008總統大選的前一年。

2007年8月16日

〔瑣記〕 一個老人

  今天開庭來了一個老人被告,身分證上是72歲,但實際上好像85歲了;據稱是因為來台時戶口隨便亂報所致。

  這位老先生重聽,女兒陪同來開庭,審判長用國語問問題,老先生聽不清楚,女兒在老人耳邊複述一遍,用的是台語;老先生回答,卻是鄉音很重的外省國語。

  這真是一個奇怪的組合,老先生的女兒說,老先生是外省人,但17歲就來台灣,所以國台語都通。

  但為什麼用國語問的問題,要先翻譯成台語,老先生聽了台語的問題後,再用國語回答?老先生的女兒也說不上來....

  莫非國台語轉換也會變成一種習慣?非得要聽的用台語、說的用國語,轉過來再轉過去,才能搞清楚語意?人類的認知系統,有可能產生聽說分離的現象嗎?這可真是特殊的台灣現象了!

【法律】如何選個好律師

  雖然不曾親身體會過美國的司法制度,但就其設計來看,律師之好壞,攸關訴訟之勝敗。若不幸選到一個肉腳的律師,贏的官司也會打到輸。

  台灣的法院制度與美國相異,職業法官的性格與陪審團相當不同;職業法官喜歡該贏的官司就贏,該輸的就輸,並不欣賞律師過度的表演。因此,在台灣的法庭上,律師的舞台稍微被壓縮,其左右訴訟的能力也遠不如美國律師。

  但,好的律師還是相當重要的,尤其是在民事訴訟中,因採用當事人進行主義,原被告需自行以各種法律關係互為攻防,法院只會適度介入行使闡明權向原被告說明法律關係,並不可以代原告或被告主張權利或法律關係。

  而每個民事法律關係的構成要件和所應負的舉證責任都不同,可能一個案子,原告主張A法律關係會勝訴,主張B法律關係則會敗訴。如當事人沒有請律師,主張了不對的法律關係,法官可以適度闡明,可能另有一種法律關係存在,原告是否要主張?或者,以探求當事人真意的方式來處理。但若當事人有請律師,法官通常就會尊重律師專業的意見,不會做過度的闡明,更不會輕易解釋當事人真意。

  所以,如果律師的學養不足,法律關係的利害之處搞不清楚,那就很可能把一件本來會贏的官司打到輸,反之,如果律師很厲害,可以在紛雜的法律事實中找出最有利的關係點,或是利用訴訟技巧引誘對造自認,造成舉證責任的轉換,那麼很可能在不利的狀態中反敗為勝。

  因此,若有法律關係複雜的民事官司,找一個強的律師是很重要的,而且一開始就要找強的律師,千萬不要抱著先隨便找一個沒經驗的肉腳試試看的心態;因為律師所提出的每一項主張都會發生一定的法律效果,有時候笨招一出,可能事後難以挽回。

  至於刑事訴訟案件,近來雖大幅增進當事人進行主義的部份,但原則上法官、檢察官仍須對被告之有利與不利,一律注意。

  刑事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的情形,也很普遍。交互詰問證人不足的部份,法官也會詳予補充訊問,所以律師對被告有罪、無罪判決結果的影響,並不像民事訴訟案件中的勝訴、敗訴那麼關鍵。

  此外,刑事訴訟中的訴訟技巧也較為制式,因此在選擇律師時,應該更著重認真、正直的特性。

  最怕找到心術不正的律師,隨便向當事人收錢,說要行賄,當司法黃牛。

  次怕找到倚老賣老又偷懶的律師,該傳的證人也不傳,該爭執的證據能力也不爭執,將當事人的案子搞成一團糨糊。

  三怕找到經驗不足又自作聰明的律師,搞不懂法院的心證,儘在一些枝節處爭執,對關鍵處視而不見;或者個性投機取巧,不知本於律師之職業良知,在罪證已十分明確的情形下,勸說分明在說謊的被告認罪,反而天真的以為可以用訴訟伎倆來混淆法官。這樣的律師輕則造成訴訟的拖延,讓被告身心俱疲;重則使法官在看破律師伎倆後,對被告產生不好的印象,而判重刑。

  其實,律師也是人,也是一種服務業,從人與人的接觸中,我相信應可大致判斷律師是否正派、腦袋清不清楚、態度是否真誠親切。若能有值得信任的親友介紹,當然更好。

  最重要的是,若有律師要你走後門,你應該馬上解除委任,另謀高明。

  此外,就是別嫌律師一個案子要收你五萬、六萬的律師費太貴,國稅局就是照這個標準向律師課稅的。為了貪小便宜,委託來路不明的代書、代辦、錢莊、法務來處理訴訟案件,這些人東收一點規費、西要一點活動費,加一加往往比請律師還要貴上好幾倍,這種情形在法庭上已經看過太多,當事人常是花了大錢、製造更大的麻煩。

  其實,一般人上法院的機會很少,在沒有經驗的狀況下,其實是很容易被騙的。尤其是被羈押在看守所的被告,其家屬在心焦下,常被出沒在看守所的司法黃牛所騙,這些黃牛甚至會偽裝是其他被告的家屬,先同理心的交談一番,然後介紹有何門路,引誘他人上當。自保之道,或許就是千萬別相信在看守所聽到的小道消息吧!

〔瑣記〕當兵的二種回憶

流浪集的圖像
  晨讀舒國治《流浪集》中有一篇當兵回憶的文章,忽有所感。

  台灣男人莫不愛談當兵之回憶,頗令女人反感(當然,仰慕者除外)。然談論之內容約莫可分為二種。

  第一種談當兵生活中種種堅苦卓絕、慘無人道,受盡踐踏、侮辱、折磨、操練的痛苦回憶,情況越慘,談得就越起勁,如有二、三男子漢在座聚談,則相當有可能變成一場【比慘大會】。

  第二種人,則愛談軍中打混摸魚、偷雞摸狗、欺上瞞下、逢迎拍馬的種種勾當。比如說在夜行軍時,如何帶著弟兄抄小路,在公園睡大覺,叫司令部的查哨預官學弟開著指揮車去買宵夜回來一同大啖等等。說的越是離奇荒誕、離經叛道,說者就越見舒爽。

  前一種人,似想藉由不堪回首的記憶,強調自己歷經千辛萬苦,從地獄中活過來的不凡力量;而後一種人,則是急於展現在極端的環境試煉中,仍能隨機應變、悠遊自得的超卓能力。

  前者忘了其實很多時候,他當兵的日子過得無聊而安穩;後者則忘了在某個過去軍旅的時空點上,自己其實表現的像個窩囊廢。

  總之,當兵生活總是被扭曲、誇大,以在說嘴中自我標榜為男人的印記。但其實,越愛不時提起這些往事的男子,其心態離所謂的成熟男人越遠。

  若問我自己屬於哪一種?我想是第二種;但如果真的要講古,我二種都可以講很久,而且不會累。(嗯!果然是個幼稚的傢伙)

  然走筆至此,我忽想起一位昔日建中的同窗,長的高大而文秀,喜歡聽古典音樂,高三那年時常一同留校讀書(但名字我居然忘了,真糟糕)。記得在寫畢業感言時,這位黃同學(記憶中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是姓黃)寫下:【這三年,真是苦多於樂】,然後大致上是寫畢業就是解脫之類的文詞。

  說實話,我看到嚇了一跳,迄今記憶猶新。當然,當年我沒有勇氣問他,為什麼在建中會覺得【苦多於樂】呢?畢竟大家也是一樣唸書、補習、打籃球,生活都差不多,我時常覺得樂趣無窮,何苦之有呢?

  後來我想想,可能是因為我比較【寡廉鮮恥】吧!

  高一那年,我第一次段考數學35分,名次全班第45名;第二次段考數學進步到45分,名次也【進步】到全班第48名(當時我們一班有58位同學);我把這段回憶當作笑談;功課和我差不多的黃同學可能將相似的經驗視為不堪回首的過往吧!若是如此,在天才如林的建中真是不得不【苦多於樂】了!

  有人受到打擊、記得痛苦、奮發向上;有人則是先行擺爛、解脫痛苦,再緩慢前進。

  世上奮鬥有成的故事多麼振奮人心;但奮鬥不成,沒有故事的,好像也不少。我還蠻喜歡自己是第二種人。

2007年8月15日

【閱讀,評論】杜拜有什麼好學?

前進杜拜的圖像

  前一陣子台灣出了一本書叫【前進杜拜】,興起了一陣杜拜熱,甚至說起了【杜拜學】。諸多媒體及總統大人阿扁先生,都曾登杜拜帆船飯店頂禮讚嘆一番。

  然說實在的,杜拜在中東固屬較為開明進步,惟究其繁榮之實質,仍是建立在石油的高額收入上。杜拜今日所謂的奇蹟,是投入大量的資本及剝削眾多亞洲廉價勞工,去填海造陸,在沙漠中興建夢幻樓閣,以滿足這世界上極少數富人的奢侈心理。

  就地球的環境生態來看,這種巨型工程造成的環境衝擊何其巨大?然台灣滿溢的杜拜論述中,未見有人質以一詞。

  再就人類生存的資源分配來看,杜拜這種奢華取向的大興土木,所耗能源甚多,所服務之人類甚少,無疑是一種可怕的浪費;若放入歷史的尺規來看,今日之帆船飯店或杜拜塔,極有機會成為未來荒煙蔓草裡的吳哥窟,或連天黃沙中的金字塔。

  我怎麼看,都不覺得有什麼值得台灣學習的地方,真不知那些人在熱什麼?

〔旅遊-宜蘭〕賞鯨偶感

  前日從宜蘭烏石港出海賞鯨,風和日麗兼風平浪靜,然肉腳如我仍暈吐三次、老態畢現。精神耗弱之餘,思路無法連貫,僅得偶感數則,茲錄之。

人不可胖,胖則一瓜圓肚,暈船之際直無安放之處,不論如何之姿勢,總會卡住,礙著,而讓人無由昇起一股嘔吐之感。因之體會古人所言【人間沒個安排處】是箇什麼滋味。

吐完之後,立船首吹海風、吃海水、晒太陽,可稍減暈吐之惡;比之在船尾聞柴油味,或在船內吹冷氣、均遠勝多矣。

飛魚,真的會飛,非僅豚躍而已,斜倚船艏,船行驚飛魚自海面飛起,貼海而飛,可隨波浪略為上下,目測其飛行距離竟有一、二百公尺之遠。始知飛魚真如其名,不是躍魚,而是飛魚。

賞鯨豚,大部分時間可去除【鯨】字,海豚甚多,而鯨魚殊罕見也。

碧波之中,只見三、四艘賞鯨船圍著一方面積約莫如大操場的海域,一群海豚游過這船玩玩、游過那船秀秀身影。還有飛旋海豚偶爾躍出水面在空中翻轉三圈半落水。驚嘆之聲盈船,委頓之情去其大半,海豚功莫大焉。

暈船之際,默思【討海人】一詞,果然人在海上,命都是討來的。

芸芸妹妹一上船,即暈船,躺也不是、抱也不是,哭鬧流淚、吐了兩次,直呼:我頭好暈!然看見海豚回航途中,吐也吐了,與我坐在船頭甲板吹風而歸,竟然有心情自己編故事一路講述,毫無疲態,可見小孩之適應力遠勝大人多矣。可惜我仍然一路面色如土,對芸芸妹妹的故事中的發問只能支支吾吾回應,以致錯失芸芸妹妹口中一段海豚傳奇,甚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