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6日

【法律】如何選個好律師

  雖然不曾親身體會過美國的司法制度,但就其設計來看,律師之好壞,攸關訴訟之勝敗。若不幸選到一個肉腳的律師,贏的官司也會打到輸。

  台灣的法院制度與美國相異,職業法官的性格與陪審團相當不同;職業法官喜歡該贏的官司就贏,該輸的就輸,並不欣賞律師過度的表演。因此,在台灣的法庭上,律師的舞台稍微被壓縮,其左右訴訟的能力也遠不如美國律師。

  但,好的律師還是相當重要的,尤其是在民事訴訟中,因採用當事人進行主義,原被告需自行以各種法律關係互為攻防,法院只會適度介入行使闡明權向原被告說明法律關係,並不可以代原告或被告主張權利或法律關係。

  而每個民事法律關係的構成要件和所應負的舉證責任都不同,可能一個案子,原告主張A法律關係會勝訴,主張B法律關係則會敗訴。如當事人沒有請律師,主張了不對的法律關係,法官可以適度闡明,可能另有一種法律關係存在,原告是否要主張?或者,以探求當事人真意的方式來處理。但若當事人有請律師,法官通常就會尊重律師專業的意見,不會做過度的闡明,更不會輕易解釋當事人真意。

  所以,如果律師的學養不足,法律關係的利害之處搞不清楚,那就很可能把一件本來會贏的官司打到輸,反之,如果律師很厲害,可以在紛雜的法律事實中找出最有利的關係點,或是利用訴訟技巧引誘對造自認,造成舉證責任的轉換,那麼很可能在不利的狀態中反敗為勝。

  因此,若有法律關係複雜的民事官司,找一個強的律師是很重要的,而且一開始就要找強的律師,千萬不要抱著先隨便找一個沒經驗的肉腳試試看的心態;因為律師所提出的每一項主張都會發生一定的法律效果,有時候笨招一出,可能事後難以挽回。

  至於刑事訴訟案件,近來雖大幅增進當事人進行主義的部份,但原則上法官、檢察官仍須對被告之有利與不利,一律注意。

  刑事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的情形,也很普遍。交互詰問證人不足的部份,法官也會詳予補充訊問,所以律師對被告有罪、無罪判決結果的影響,並不像民事訴訟案件中的勝訴、敗訴那麼關鍵。

  此外,刑事訴訟中的訴訟技巧也較為制式,因此在選擇律師時,應該更著重認真、正直的特性。

  最怕找到心術不正的律師,隨便向當事人收錢,說要行賄,當司法黃牛。

  次怕找到倚老賣老又偷懶的律師,該傳的證人也不傳,該爭執的證據能力也不爭執,將當事人的案子搞成一團糨糊。

  三怕找到經驗不足又自作聰明的律師,搞不懂法院的心證,儘在一些枝節處爭執,對關鍵處視而不見;或者個性投機取巧,不知本於律師之職業良知,在罪證已十分明確的情形下,勸說分明在說謊的被告認罪,反而天真的以為可以用訴訟伎倆來混淆法官。這樣的律師輕則造成訴訟的拖延,讓被告身心俱疲;重則使法官在看破律師伎倆後,對被告產生不好的印象,而判重刑。

  其實,律師也是人,也是一種服務業,從人與人的接觸中,我相信應可大致判斷律師是否正派、腦袋清不清楚、態度是否真誠親切。若能有值得信任的親友介紹,當然更好。

  最重要的是,若有律師要你走後門,你應該馬上解除委任,另謀高明。

  此外,就是別嫌律師一個案子要收你五萬、六萬的律師費太貴,國稅局就是照這個標準向律師課稅的。為了貪小便宜,委託來路不明的代書、代辦、錢莊、法務來處理訴訟案件,這些人東收一點規費、西要一點活動費,加一加往往比請律師還要貴上好幾倍,這種情形在法庭上已經看過太多,當事人常是花了大錢、製造更大的麻煩。

  其實,一般人上法院的機會很少,在沒有經驗的狀況下,其實是很容易被騙的。尤其是被羈押在看守所的被告,其家屬在心焦下,常被出沒在看守所的司法黃牛所騙,這些黃牛甚至會偽裝是其他被告的家屬,先同理心的交談一番,然後介紹有何門路,引誘他人上當。自保之道,或許就是千萬別相信在看守所聽到的小道消息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