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6日

〔瑣記〕當兵的二種回憶

流浪集的圖像
  晨讀舒國治《流浪集》中有一篇當兵回憶的文章,忽有所感。

  台灣男人莫不愛談當兵之回憶,頗令女人反感(當然,仰慕者除外)。然談論之內容約莫可分為二種。

  第一種談當兵生活中種種堅苦卓絕、慘無人道,受盡踐踏、侮辱、折磨、操練的痛苦回憶,情況越慘,談得就越起勁,如有二、三男子漢在座聚談,則相當有可能變成一場【比慘大會】。

  第二種人,則愛談軍中打混摸魚、偷雞摸狗、欺上瞞下、逢迎拍馬的種種勾當。比如說在夜行軍時,如何帶著弟兄抄小路,在公園睡大覺,叫司令部的查哨預官學弟開著指揮車去買宵夜回來一同大啖等等。說的越是離奇荒誕、離經叛道,說者就越見舒爽。

  前一種人,似想藉由不堪回首的記憶,強調自己歷經千辛萬苦,從地獄中活過來的不凡力量;而後一種人,則是急於展現在極端的環境試煉中,仍能隨機應變、悠遊自得的超卓能力。

  前者忘了其實很多時候,他當兵的日子過得無聊而安穩;後者則忘了在某個過去軍旅的時空點上,自己其實表現的像個窩囊廢。

  總之,當兵生活總是被扭曲、誇大,以在說嘴中自我標榜為男人的印記。但其實,越愛不時提起這些往事的男子,其心態離所謂的成熟男人越遠。

  若問我自己屬於哪一種?我想是第二種;但如果真的要講古,我二種都可以講很久,而且不會累。(嗯!果然是個幼稚的傢伙)

  然走筆至此,我忽想起一位昔日建中的同窗,長的高大而文秀,喜歡聽古典音樂,高三那年時常一同留校讀書(但名字我居然忘了,真糟糕)。記得在寫畢業感言時,這位黃同學(記憶中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是姓黃)寫下:【這三年,真是苦多於樂】,然後大致上是寫畢業就是解脫之類的文詞。

  說實話,我看到嚇了一跳,迄今記憶猶新。當然,當年我沒有勇氣問他,為什麼在建中會覺得【苦多於樂】呢?畢竟大家也是一樣唸書、補習、打籃球,生活都差不多,我時常覺得樂趣無窮,何苦之有呢?

  後來我想想,可能是因為我比較【寡廉鮮恥】吧!

  高一那年,我第一次段考數學35分,名次全班第45名;第二次段考數學進步到45分,名次也【進步】到全班第48名(當時我們一班有58位同學);我把這段回憶當作笑談;功課和我差不多的黃同學可能將相似的經驗視為不堪回首的過往吧!若是如此,在天才如林的建中真是不得不【苦多於樂】了!

  有人受到打擊、記得痛苦、奮發向上;有人則是先行擺爛、解脫痛苦,再緩慢前進。

  世上奮鬥有成的故事多麼振奮人心;但奮鬥不成,沒有故事的,好像也不少。我還蠻喜歡自己是第二種人。

9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我還頗喜歡聊當兵的故事,不過我喜歡說的都是我看到聽到,別人的故事,倒很少提自己的經驗,不夠精采。大概算是第三類吧!

小杜白雲 提到...

你是當兵過太爽?還是過太慘?
應該是過太爽的可能性比較大!!

LS (tw@us) 提到...

第一年在成功嶺作排長比較辛苦,第二年在師部則是爽翻天了!不過第二年軍團,總部,國防部我都跑過。從基層幹部到國防部都去過,又不是觸犯軍法,算是難得又有趣的機運了。

從基層到國防部,最深的印象是這個:越接近高層,罵人越客氣,但是職業軍人越精實忙碌。

你如果記得我當完第一年(黑,瘦)跟退伍時的身材(哇哈哈喔呵呵),比較一下就看的出來。

小杜白雲 提到...

嘿嘿!我待過步兵,砲兵,也兼差過旅部心輔官...

我覺得能在基層連隊終老比較爽!
到上級單位,官小,做到退伍為止...
在基層連隊老兵都大的不得了,何況是老官?

LS (tw@us) 提到...

果然沒寫清楚,就被內行人抓包。
(1) 在成功嶺帶新兵是很煩的事,因為成功嶺規矩多,上級多,所以甚麼都要"合理管教"。有些規定是對新兵合理,對幹部不合理吧!
(2) 我那個連的連長是(我認為啦)陸軍的優秀人才,國家的新希望。他是官校正期,又去美國維吉尼亞軍校當過交換學生,我上一梯的學長評語很好:沒看過像他當兵當的這麼認真的!我想在他的連隊應該是就算到退伍也輕鬆不起來的。不過他是少數我在當兵期間真正敬佩的人之一。
(3) 成功嶺的師部普遍都累,因為事情實在太多。但是我剛好派到參二。在本島的新訓師有甚麼情報要做?自然是很涼了,每天都是最早到餐廳的,還有空讀原文書,準備考試跟留學申請。我是很幸運的。

還有,陳進興在南非武官家裡,戴忠仁凌晨電視訪問過程,我剛好在師部的辦公室裡都看到了!

大頭青 提到...

對啊,尤其在外島,老兵可是大的不得了呀~~~
只是覺得奇怪,白雲兄如果和大頭青一樣是在馬祖列島當兵(不是當官),怎麼還會發生前文所說坐船賞鯨而頭暈之情形??咱們當兵時所坐的船時間長又是橫渡風浪最大的黑水溝,早應習慣船上男兒的生活了吧??

LS (tw@us) 提到...

我記得版主是軍官吧。

小杜白雲 提到...

我是在馬祖當官沒錯啦!
回台灣也吐過一次...那次風浪大..
近年來,帶小孩長年的睡眠不足...
很容易暈船的..

不過,吐了三次也真是有點爛...身體太虛了!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是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我也很喜歡聊當兵的事情, 不過我覺得那是一種單純生活的快樂回憶.
在將近二年的時間內,每天只想著下次什麼時侯放假,過日子還蠻簡單的.
Posted by 雨果 at 2007年08月23日 10:14


你的說法和舒國治的文章寫的一模一樣!!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7年08月23日 12:12


我不認識這作者
啊和他一樣,那是好還是不好?
Posted by 雨果 at 2007年08月26日 02:46


如果生活能像舒國治那麼自在..當然是好的...
只不過好像不太容易!!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7年08月27日 10:21


有人說3個台灣男人在一起
就會開始講當兵的事
所以我無時無刻不提醒自己
絕對絕對不要這樣.....
Posted by 鄉民 at 2007年09月1日 17:09

偶一為之,亦不妨!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7年09月3日 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