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8日

【環保】環境保護與人類的問題

  這些年來,在紙上或網上關心了一些環境的議題(很慚愧,並沒有什麼起而行的部份),我覺得自己在心態上有些轉變。

  原來的我,比較像是極端的環境主義者,舉凡有助環保的舉措,未有不支持者。而現在的我,則較傾向人本主義,認為如果不能解決人類的問題,就不可能真的解決環境的問題。

  因為人類生存在環境中,是影響環境最大的因素,不解決人類生存的需求,只想用禁止、限制、處罰人類的方式來保護環境,常屬徒勞。因為人類為了生存,自有變通之處,保護了這端,通常就開啟了另一端的環境破壞。

  我最喜歡的一個成功例子,是聯合國在非洲的一項行動。前些年,聯合國有些專家發現了非洲的植被受到嚴重的破壞,大面積的植被消失,不但有害於水土保持,甚至會影響到全球的氣候變遷。

  而調查後的結果,發現植被消失是非洲人口增長後,人類採集活動造成的結果。為了要有足夠的薪柴及乾草來升火煮飯,非洲的主婦、小孩常常一天要花五、六個小時,走很遠的路,才能採集到足夠的燃料。為了這些燃料,非洲的植被就犧牲了!

  怎麼辦呢?為了非洲的植被,難道要叫這些非洲人不要煮飯、餓死算了嗎?

  後來聯合國的專家研發了一種新型的爐子,是燒柴的,但燃燒效率比起非洲人那時用土、用磚堆起來的簡易爐子好的太多。因此,只要燒少量的薪柴,就可以達到相同的煮飯需求。

  這麼一來,不但解決了非洲植被遭人為破壞的問題,而且使非洲的婦女兒童節省大量撿柴、砍柴的時間,讓婦女有更多時間照顧家庭及幼兒;也讓兒童有更多時間接受教育。

  這樣一個政策,針對人類生存問題加以解決,而無後遺症的解決了環境問題。

  反之,在本部落格【生質柴油與松阪牛肉】一文中,提過為了二氧化碳減量採行強制使用生質燃料的政策,使生質燃料農作物的價格上漲,不但排擠了世界糧食作物的生產,使世界糧食價格在近年來不斷飆升,也讓為謀小利的第三世界國家,砍伐雨林來種植燃料作物(如馬來西亞砍伐雨林種棕櫚樹,以生產棕櫚油),反而造成更嚴重的環境破壞。像這種情形,就是未能注意人類生存需求,只想【單純】解決環境問題所造成的政策謬誤。

  前陣子NHK報導,日本因稻米產量過剩,東京大學研發以稻米製作清酒作為汽車燃料的可行性,雖說在經濟學上,或可解釋出這種做法是那些稻米的最大效用;但我直觀上仍然覺得是相當可怕的浪費。

  而台灣的生質燃料政策,好像是要利用休耕的農地種植【甜高粱】,利用甜高粱富含糖分的莖部製作生質酒精,由於這是休耕農地的利用,不會排擠糧食生產;甜高粱的莖部也不是食用作物。因此在表面上,台灣的生質燃料政策似乎更勝一疇。(但執行起來會不會荒腔走板,頗質疑慮)。

  然而,很重要的一點認知,在於人類的〔生存問題〕並不等同於人類的〔貪婪問題〕。在台灣,除了限制高山蔬果的種植,應該著重於原住民生計的安排,從上述的理路來解決這個問題之外。其他的環境爭議大概很難藉口有生存之必要來犧牲環境,比如說前些日子中油公司為了鋪設輸油管路而無視於萬年藻礁的破壞,強行施工;就真的令人憤怒了!

  由是可知民進黨政府的環境宣示,都不過是騙人的把戲,悲夫!

3 則留言:

大頭青 提到...

白雲兄,最新回應功能一直沒好,所以我就再上了一次之前你推薦我用的網站http://jinyaolin.blogspot.com/2006/11/bloggerbeta.html,再去複製了一次最新回應的程式碼,後來就可以再使用了,請參考。

小杜白雲 提到...

感謝您...不過重新安裝的結果,變成只能顯示全文..不是像之前只顯示一小段..傷腦筋..不過至少可以用了!

熊爸爸 提到...

我覺得現在「愛地球」這個詞,已經快跟「愛台灣」一樣被神格化濫用了,只要扛著「愛地球」的大旗,就可以站在道德的高點睥睨眾人。

讓我想到以前宿舍在處理野狗問題的時候,就有一票所謂保育動物人士跳出來,講一些什麼人要和動物和平共處的偉大高論,結果提到照顧問題的時候,全部都溜的不見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