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8日

【政治】三個和尚的故事

  古道上,三個和尚在趕路,遇到一條河,一個穿著華服的美女站在水邊,不敢涉水。

  甲和尚說:「姑娘,我揹你過河吧!」便揹起了女子過河,女子緊緊靠在和尚的背上。

  過了河,甲和尚將女子放下,與之道別。

  之後,三個和尚走了一天的山路,彼此都沒有說話。

  到了傍晚,乙和尚終於忍不住了,向甲和尚說:「師兄,你太過分了,居然揹著美女過河,一定很爽吧!也不讓我揹一下!」

  丙和尚則指責甲和尚說:「師兄,我們是出家人,該了解男、女之防,你怎麼可以揹著女施主讓她緊靠你的背呢?。」

  甲和尚轉身對乙和尚、丙和尚說:「兩位師弟,我在水邊已將那名女子放下啦!你們兩個卻一直揹著她。」

  以上,本是個禪門的故事,我加了一各乙和尚的角色進去,想要說明台灣人在政治上的國家認同問題。

  和尚是台灣人,美女是中國。

  客觀上,和尚早已把美女放在水邊啦!就像台灣早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在政治上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既不互相隸屬,也沒有什麼牽扯不清的主權瓜葛。

  然而,一部份的台灣人就像乙和尚,心中老是幻想著要揹美女。所以他們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國文課本中少了點文言文就是去中國化;他們雖不願說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卻仍然覺得台灣是那個虛幻中華民國或中國的一部份。(事實上,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全部啦!)

  此外,還有一部份的台灣人就像丙和尚,無時無刻都在想如何撇清和尚和美女的關係。所以他們放著正事不幹,一天到晚在搞改名、拆銅像的活動,或者花很多錢做一些明明知道絕對不可能達成的事情,只為了想證明和尚的清白。

  我寫這個故事的目的,是想說明台灣當前政治意識形態的兩端,就像乙和尚及丙和尚,其心中都無謂的和中國牽扯不清,無法放下,以致於妨害了他們的修行。

  而我的願景則是有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可以像甲和尚,能夠認清現實(女孩早放在水邊啦!)安放其心,然後台灣的修行,才能勇猛精進。

~~寫於2008總統大選的前一年。

2 則留言:

雨果 提到...

可惜台灣人背的不是美女,
倒是比較像花痴,甩都甩不掉,
再加上花痴家越來越有錢有勢,
不但外人不幫,連家裏人都要求繼續背,
可能只能等到花痴變美女的一天我們才可解脫,不過話說回來,如果真的背到美女,那我可是不放的

小杜白雲 提到...

我覺得甩不甩不得掉...
是和尚自己心裡怎麼想...

心裡一直想,就甩不掉..
心裡能放下,就甩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