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7日

【隨筆】徵文活動與部落格的書寫經驗

  近年來書寫部落格,漸成上癮之感。

  明知投稿偶有稿費幾文可賺,部落格則接近完全無償(雖然我也放了Google Adsence,但要等這玩意兒生出錢來,是我這種型式的部落格難以企求的事 。)

  然而,若想到要投稿,居然有一種顏面痲痹,手足不聽使喚的百無聊賴之感!

  寫寫blog,有時一筆寫下,常行於所當行,止於所不可不止;一篇既罷,一篇又起。寫完舒爽暢快,不論是宿便或宿醉,一時解消。

  雖說不論何種寫作或表現型式,都有創作者預設的觀賞者存在。報章雜誌的讀者,或觀賞部落格的網友網民,似無不同。

  但觀賞者就是觀賞者,閱讀者就是閱讀者,絕對不是審查者。讀者可以批判,可以讚賞,可以訕笑,可以棄之不讀,但就是不能使作品不發作。

  編輯就不一樣了,編輯可以掌控發表或不發表的生殺大權;因此作者在取悅讀者之前,尚須取悅編輯,才能讓作品有面世的機會。而編輯所採擷之作,必然是要一些符合常軌,而且有市場的東西。像是虎頭蛇尾、有頭無尾、掐頭去尾、看起來四肢面貌不全的文章,除非震懾於作者的名氣,否則通常不入編輯法眼的。

  而偏偏我就是喜歡寫這樣的隨筆,要將文章補成一個比較完整的樣貌,並非不行。只是在我這個年紀做來,卻是有一種大便不通般的痛苦。或許也因為台灣的稿酬過於菲薄,不足以打動我修蕪剪枝,去取悅編輯的品味(不然,台北居大不易,我也是很缺錢的);反正我不是刻文為生,【寫爽】比【寫有錢】更符合健康概念。

  先前遠流出版社為了打麥克.克萊頓新書【NEXT危基當前】的廣告,在網路上搞了一場【有獎徵文】活動,有免費的試閱本可以拿。我一向熱衷於參加這種可以免費拿書的活動,於是這本書我拿了、也看了,也寫了一篇讀後感放在部落格

  這篇讀後感在我自己讀來,確實【蕪雜】了些,如果緊緻一點,應該更好。然,我就是懶的改,【忙】是一個原因,但【不想改】,或許才是真實。

  我對這本書的感覺和認知是這般蕪雜,寫出來的文章當然是蕪雜的,如果我可以寫出四平八穩的讀後感,豈不是【欺心】、【偽善】的很。

  這個徵文活動已經結束,我去看了獲得首獎的文章,行文果然嚴謹的多,理該得奬。但我還是覺得我自己寫的那篇比較適合我自己【好看】的口味。

  這是一種敝帚自珍,也是我對部落格文風的一種認同與愛好。

  論者有謂,在Web 2.0的年代,隨著Blog及各式個人發表平台的普及,人人皆得發聲,使編輯的權威蕩然無存,以致這個世界充滿了各種沒有水準的資訊。沒有編輯這個專業的把關者過濾,網路上充滿造假、誇張、不正確的訊息,可能造成資訊體系的崩解與失能。

  這樣的觀點,或許符合現況某一個面向的描述,但這並不是走回頭路的理由,舊的編輯權威崩解,自有新的篩選機制起而代之;世界永遠不會因為某一個時代的權烕不能延續,就冰消瓦解,就不能進步。世事的發展往往在發韌之時使人憂心忡忡,事後觀之卻是如此理所當然。

  況且,至少在台灣,舊的權威並未崩解,就算崩解了,我也覺得沒什麼值得特別可惜的地方。

10 則留言:

James 提到...

這,說來沒人相信,連我的小格"A" Google Adsence的錢也曾艾瑪這種大格打成平手。知道GA的神力,或許讀者可以為 blogger 貢獻一擊,以為回報。

小杜白雲 提到...

真的嗎?如果真的有錢的話....就當成天下掉下來的意外之財好了!

James 提到...

這也是我被停權的原因之一, Google Adsence 不大相信我的點閱率,直接判定我作弊,只是,這種判斷極有爭議,網上這種無故被停的抱怨頗多,只能說 Google 是神,不是民主殿堂,沒有討論空間就是。他們採用一般性大眾網站與小眾網站一起並列計算,忽略「讀者黏著性」與「作者–讀者伙伴關係強度」等因素,定要判定小眾風格的網站作弊,實在很 orz。

此外 Google Adsense 還有廣告特質的分佈問題,我的網站上出現過「黃金廣告」,一擊就有10美金收入的,這裡有很複雜的機制,在篩選小眾網站裡的針對性讀者,才有這種價碼。如果真要研究,足可寫一本 Google Adsense賺錢計也不為過。

小杜白雲可以試看看,要是網友捧人場,一個月多個幾萬台幣不是不可能。

小杜白雲 提到...

試試看??怎麼試??我己經裝了adsence在我的部落格了...只是那種廣告..我自己看都沒什麼點擊的意願...

雨果 提到...

我倒是沒看到什麼廣告,不然就幫多按按,幫你賺個私房錢.

小杜白雲 提到...

我掛的不多啦!就頭一個,尾一個...
因為我覺得掛多了破壞版面的美感..
而且..說實在的實益也不是很大吧!!

孤狗的規定很嚴...像這樣子討論廣告的事情...都可能被視為違規..而不發錢..

當然..最重要的是忘了跟hugo您說聲生日快樂...真是怠慢啊!

米格魯 提到...

哪裡有這種寫心得就可以拿免費書的訊息啊?我有聽說,可是不知道去哪裡找,下次有這種機會通知一下喔!

Hugo :生日快樂

小杜白雲 提到...

下次我有收到這種訊息再寄給你好了!!

匿名 提到...

說到這個,我補一下在我仆落格留給網友(貓兄)的回應,算是和寫作有點相關吧:

***

在攝影界內能用文字表達的人不多,
或者這樣說,
能同時善用文字和語言兩樣不同系統符號的人不多。

貓兄是,我也是。

書寫與攝影對我而言有重要的生命意義,不到存亡之秋,我是不會放棄的。
不過,
我是一個靠講垃圾話和寫擺爛字營生的勞工,
所以我很沈默,因為不能轉換成金錢的話和字,對我而言是沒有意義的。

但話又說回來,所有的事情都只能被金錢衡量嗎?
不能被換算成錢的東西,就是無價值的嗎?

當然不是。

所以才有這個仆落格的產生。

可是不基於經濟理由而產製的作品,是需要燃燒創作者的,
不管那是時間、空間、金錢,抑或是生命。

太陽有耗盡能源而收縮的一天,創作者的生命亦然。
人雖然有八十年的平均壽命,我們現在也還不到中年,
但以戀心的角度來看,我們都到了中年。

人當然可以創作一輩子,不過最佳的黃金時段是有其限度的。

我到現在才朦朧地看出我心目中所欲的藝術形貌,
但也還不能確切地說出那是什麼,或許那是不存在於世上的東西也說不定。

好像走遠了,回來,
擺著當然不會咬人,不過無機質的產物若不定其賦予生命,那就是實質上的死亡。
這是一個仆落格的消失,不過身為人的我卻不會消失。

***

不過那個辜狗廣告,我朋友被停權的比被賺錢的多……

小杜白雲 提到...

哦!我的孤狗,大概再等個十年,看可不可以領到第一筆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