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5日

〔環保〕環保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生質燃料一度被視為是能源危機的救星,也是創造農業收益的管道。然而,發展不過短短數十年,局面已開始有點不可收拾。

  農業自古以來就是用以提供人類糧食,後來也用以提供人類牲畜的飼料(包括食用及使用的動物);現在,還要用來供應人類開車的燃料。農業的過度使用,對地球而言,會不會是一個比能源危機更大的危機呢?

  有車開的,一定比沒飯吃的有錢。

  同樣的土地生產出來的東西,賣給開車的,價格一定比賣給吃飯的來的好!全球糧食價格飆高,對台灣這種等級的國家的民眾而言,雖然不能說沒有壓力,但離吃不起飯還遠的很。在全球油價大漲的情形下,如果可以買到便宜一點的生質燃料(一公升少五元),而花多一點錢在買米(一公斤多五元),對台灣人而言可能是划算的!

  但對諸如布吉納法索的居民而言,根本沒有能力花多一點錢買糧食時,那就是能不能生存的問題了!

  所以說,對生質燃油採取政府補助的措施,無異是以國家之力加速這個世界的貧富差距,可不慎乎?
參考閱讀:
〔環保〕生質柴油與松阪牛肉
【環保】環境保護與人類的問題:如果台灣能採取限制以甜高樑及休耕農地作為生質能源的計劃,倒不失為一個良好的政策,問題是,如果能源作物獲利豐厚,真有可能限制農民轉作嗎?到時候是否要採取更大的補助措施來貼補糧食的生產者呢?



生質燃油需求大 糧價也飆高
2007-11-04 02:27/編譯陳世欽/報導

倫敦衛報三日報導,由於氣候劇變及燃油短缺,促使糧價飆高,加上對生質燃油的需求殷切,引發政治動盪不安的隱憂,使全球面臨糧食危機。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指出,中國大陸(百分之十八)、印尼和巴基斯坦(百分之十三)、拉丁美洲、俄羅斯、印度(百分之十)的糧價均大幅上揚,而由於全球糧食儲備已達到廿五年來最低點,預料未來幾年,糧價仍將居高不下。里華達民調中心的沙維爾耶夫表示:「窮人是商品價格大漲下的主要受害者。」

印度、葉門、墨西哥、布吉納法索與其他部分國家,去年因糧價偏高而出現或險些出現暴動,委內瑞拉等國則因當局試圖壓抑糧價波動而致出現牛肉、雞肉、牛奶短缺的現象。

抵制日趨普遍;阿根廷人近因番茄價格高於肉類而發起拒買番茄運動。義大利人短暫拒買麵糰,以抗議物價不斷上漲;德國左派政客也呼籲政府提高福利給付。

聯合國表示,糧價上漲肇因於國際油價飆漲,美國農民改種可提煉生質燃料的作物,氣候極端化,及中國大陸和印度的需求量大增。聯合國糧農組織糧食展望計畫主任葛康表示,最近十數年,全球穀物儲量不斷降低,目前約僅可供支應五十七天,如果出現國際危機或重大天災,糧食供應將岌岌可危。

華府智庫「全球觀察」總裁布朗指出,美國農民去年種植一千四百萬噸可供提煉車用乙醇的玉米,約占全部玉米產量的五分之一,扭曲國際市場,因為此舉導致數百萬公頃農地無法生產糧食,玉米價格並因此提高近倍。

國際貨幣基金一名發言人表示:「如果生質燃料繼續增產,糧食供應將出現嚴重問題。」巴塞隆納糧食資源組織「穀物」(Grain)表示,由於許多農民準備改種可創造豐厚利潤的生質燃料,局面可能更加惡化。

新聞來源:聯合新聞網

7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如果世界上的糧食可以更平均的分配,那麼人類目前其實是沒有糧食問題的。然而,不論是在自由經濟下,或是管制經濟下,平均分配從來就不是曾經可能達成的目標啊!

我只是覺得,一個看似良善的政策,在善意的執行下,卻造成了一些惡果!這是不是,我們在追求自身某種良好目的之同時,忘了可能對其他很多人類的影響,因為,我們從來就不曾真的關心過這些”其他人類”!

準麻吉爸爸 提到...

所以現在不管去吃烤肉或是薑母鴨
我都先吃玉米......

方向歸零 提到...

版主忽略一件事,布吉納法索的人,多數是種糧食維生的.糧價上升,對都市的窮人不利,對農村可不一定.
糧價上升對非洲人不利?我看到的報告剛好相反.各國援助非洲的免費糧食,反而摧毀了當地農業.現階段非洲還是以農業為主,比較好的援助應當是直接撥款給受災國到周圍國家買糧食.適當地提升糧價是有助於非洲發展的.
生質能源可能問題很多,要用非洲人吃不起糧來反對生質能源是有點誤導的.

小杜白雲 提到...

方向歸零兄:
您的說法的前提應該是非洲本身有能力種植自給自足的糧食..

不過...援助非洲的手段,實在是值得檢討..不只是糧食援助如此..舊衣援助也是問題多多!

方向歸零 提到...

非洲要分兩部份.穩定的國家當然可以有能力出產自給的糧食,近年來包括波札那,烏干達,迦納以及包括你所講的布吉納法索,還有馬力等等沒有戰亂的國家近年來都有穩定的經濟成,農業的擴張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有時候我們常誤以為整個非洲天天在飢荒,其實並不是.非洲主要飢荒多半來自內戰等等人禍.偏偏每次人禍,美國就收購國內生產過剩穀物倒到非洲去,結果是糧食作物價格崩跌.我想你如果去問非洲的農民,他們寧願糧食價格高漲還是價格崩跌,我想答案是很清楚的.
至於那些陷入內戰的國家.整個經濟系統被徹底破壞,也早就不是糧價高或低的問題.糧價低也救不了他們,需要的是地國際援助.現在的援助精神是對的.可惜方法是錯的.但是這些國家的生存跟糧價高低是沒有關係的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這則農委會的資料供參考..不過年代好像有點久遠!布吉納法索的現狀如何..還請指教了!

國際重要農情資訊
http://www.coa.gov.tw/view.php?catid=4208&print=1

八、台灣協助布吉納法索開發西非最大稻米種植區

  台灣農業專家正在西非國家布吉納法索推動一項頗具雄心的計畫,要將當地村莊海耶納強克里週遭如月球表面般的荒地,開發成為西非最大的稻米產區,這一計畫預計耗資2,300萬美元。台灣農技團的團長方英彥表示:「這裡什麼都沒有,我們得要從零開始。」該地區位在布吉納法索首都瓦加杜古市西方約400公里,這項計畫是當地最重要的稻米種植計畫,目標是把1,800公頃荒地變成稻田,屆時每年的稻米產量可望有8,000公噸。這項計畫將讓布吉納法索能減少進口的糧食,這對該國經濟很重要,因為該國是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根據官方資料,布吉納法索每年進口4,000萬美元的稻米,而每年的消費量約為16萬公噸,其中只有三分之一自產。

小杜白雲 提到...

這是比較新的報導:
---------------------------
花崗岩荒漠 種出一片飽滿稻穗

江慧真/專題報導 中國時報 2007.10.14

二○○二年八月二十六日,法國國家電視第二台一則新聞中,布吉納法索的巴格雷墾區農民,比手畫腳地這樣說著:「Dieu n’est pas ici, ce sont les Taiwanais qui sont la!」(上帝不在這裡,是台灣人在此幫助我們!)這則新聞,原本報導聯合國在南非約翰尼斯堡召開的高峰會,近一百九十國代表和三十國元首與會。

新聞中抨擊,某些國家行為不當,阻撓了全球發展;但突然間,主播話鋒一轉,畫面也跳到烈日下的布吉納法索:「卻有一群台灣人,在西非荒漠默默打造一個永續工程,創造了綠色奇蹟... 」

今年十月八日,派駐布吉納法索長達十多年的技術團團長李正宗,帶著滿箱的行囊和回憶退休返台。法國人口中讚嘆不絕的「綠色奇蹟」,正是四十年來,李正宗和一批批無名英雄,在非洲的沙漠荒境上,築起嘉南平原般稻浪飄揚的一部墾荒史!

過去稱為「上伏塔」的布國面積近台灣八倍,降雨量卻只有台灣的三分之一,北部土地多為沙漠。當地雖種稻,卻因天氣太熱,長出來的稻穗往往有一半是「空包彈」,只有碎米可食。六○年代,在布國要求下,我農耕隊選定一千多公頃的姑河地區,啟動了艱困的開墾援助計畫。

李正宗回憶,姑河雖然終年有水,水卻到不了田裡。為築起灌溉系統,幾名技術團員每天清晨騎著五十CC的「小綿羊」或「爬山虎」到預定地,率當地一百名工人,拿鋤頭徒手挖起渠道來。本以為,引水大功告成後,墾地工程將柳暗花明,未料才是艱難的開始。

原來,布國牛骨瘦如柴無法耕田,農耕隊大老遠引進台灣水牛、黃牛,但卻全因天候過熱病死;在美國一位農業大學教授建議下,嘗試引進峇里島水牛,「沒想到耐熱的峇里島水牛,也不敵四、五十度的高溫而死去!」窮則變變則通,農耕隊回頭找當地牛,讓兩頭牛一起拖犁耕田。

就這樣,姑河墾區拓荒成功、逐漸展現綠意。水利先進國家荷蘭大為肯定,台灣經驗被列入世界水利專刊排行榜之際,一九七三年,布國卻驚傳和台灣斷交。直到一九九四年兩國復交,在布國外長沙農要求台灣「增產四萬噸稻米」下,台灣技術團才再度踏上布國土地。

二十年後重逢,布國農民難掩興奮。一位老人從人群中擠出,衝到前海外會執行秘書、台大教授謝順景面前,淚流滿面拿出一張紙說:「這張地圖我整整保存了二十年!」原來,老人是當年農耕隊的司機,泛黃的地圖,正是姑河開發工程設計圖。

這一回,技術團將墾荒總部設在巴格雷,但這裡卻是法德等十一國都棄之不要、充滿花崗岩的甘貝河右岸。巴格雷水庫雖是曾文水庫的三倍大,但地形嚴峻,連三十年水利經驗的專家都搖頭嘆氣,最後只好硬著頭皮丟「炸藥」炸開岩石挖掘水路。

五年光景,一片花崗岩荒漠,竟搖身變成一千公頃的稻海;而原本法德等國挑選的六百公頃肥沃左岸,卻仍停滯在不毛之地,甚至上門求助,最後在台灣技術團傾囊相助下,才種出飽滿的稻穗。

看到這番景象,日本農業專家若月教授(Toshiyuki Wakatsuki)不禁驚嘆,台灣經驗若遍及非洲各國,「黑色大陸恐將掀起一場水稻的綠色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