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6日

〔評論〕美麗的巧合?還是抄襲?

◎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磊兒(李盈儀)
——第三十屆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

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好像你存在著而我正感受著
好像海的存在是你的存在
好讓我也一起存在著
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你的樣子
好像湛藍的天空與你是相同的顏色
好讓一隻正在飛翔的鳥也跌進了海裡變成了魚
好像我正看著一個藍色的夢
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藍色的夢
好像你是海又像天空
好讓我是條魚或是鳥
好像我在藍色的夢裡
看見了你
看見了你正坐在你的位置上
就像你坐在我喜歡的位置
看海的樣子


  這是今年時報文學獎新詩組的首獎作品,詩寫的很好。

  然而,就在公布得獎作品後,有網友發現一位劉哲廷先生,於2005年6月14日在其部落格菌落病歷曾經發表一首詩:

Dear Howard
2005年6月14日

我現在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你現在正存在著我正感受到的樣子嗎?
或者說,海的存在是你的存在
或者說,我們一起存著海的樣子?

或者說,我們一起存著海的樣子──
記得湛藍的天空是你喜歡的顏色
所以,我想那就是你 你現在樣子
我現在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我現在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飛翔的鳥鑽進了海 變成了魚
像我曾夢見一個藍色的夢(記得「賈木許」
的電影「你看見死亡的顏色嗎」‥‥)

記得我喜歡藍色的夢嗎? 你是
海又像天空 你是魚或是飛鳥(好像
我在藍色的夢裡看見了你──看見
你正坐在我的位置看海的樣子


posted by 劉哲廷
1:44 上午


原詩網址在此:http://colony1979.blogspot.com/2005/06/dear-howard.html

  我相信不必太專業的判斷,都可以認定這兩首詩應屬抄襲,不是A抄B,就是B抄A,或者,AB都抄另一首未發現的C。

  若沒有C的存在,則A(得獎作品)抄B的可能性較大,因為A寫的比B好的多,應該是比較進化的作品。

  而這件事情被網友踢爆之後,第三十屆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得主磊兒在其部落格中發表了三篇回應(給人間副刊的說明信(這件事在我寫完這封信後,就算在我心中結束了)對我而言最壞的結果,但我還願意相信這世界一個合理與公正的請求)。

  回應中主要認為:〔這是千百萬分之一的巧合,不想多言去說明或是解釋。因為我從未想過自己寫下的一首詩會發生這樣的意外,我衷心渴望這樣的誤會變成美麗的巧合,因為在不同時空的兩個人,竟然會進入到同樣詩的時空。同樣是創作者,對於文學獎的規則我們都是給予無比的尊重。但網路的時空,人的思維,詩的文字已不是眼睛可以掌握的事情了!〕

  說實話,這種解釋完全無法說服我,也就是說,我根本不相信詩人間會出現這種巧合。不是A抄B,就是B抄A,不然就是A和B都抄C。這其中,若非有人太善良,便是有人太偽善!

崔顥 《黃鶴樓》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睛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李白 《登金陵鳳凰台》
鳳凰台上鳳凰遊,鳳去台空江自流。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史載詩仙李白登黃鶴樓,見此詩後,曾嘆曰:“眼前有景寫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論者亦咸認李白《登金陵鳳凰台》一詩,應是受崔顥《黃鶴樓》一詩的影響,而不無仿作之意。

  如果時空倒流,問問李太白本人,他應該也會爽快的承認吧!

  然而,千載之後,事涉時報文學獎新詩組首獎的名譽,詩壇搞不好要變成政壇了!

14 則留言:

foxclimber 提到...

李白只是仿作,和抄襲無關。不過,我個人認為,李白的詩作除了仿崔顥之外,同時也受了王勃「滕王閣序」和詩的影響。(說不定崔顥也有。)

王勃詩:
滕王高閣臨江渚
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
珠簾暮捲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
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
檻外長江空自流

滕王閣序中相關文字:
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anarch 提到...

今天剛知道這事,有點震驚。
不曉得這屆評審討論結果如何?

我與各方皆不認識,只是純粹愛讀詩而驚訝。

另外,後來知道那位劉哲廷在去年也被指控捲入抄襲事件,只是立場恰好顛倒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chienlc/3/1277393991/20061230192610/

總之,看來是場羅生門……

brahman 提到...

讀了兩次,不太能體會這首詩的意境,真是糟糕啊!

不過小杜兄這篇文章倒是讓我想到兩個自然科學的問題,我拿來問我外甥了:一個是「黃鶴」到底是什麼鳥類?另一個是若魚有分辨色彩的能力,魚所看到海的顏色也是藍色的嗎?從詩文引申出來研究科學問題,有時候也蠻有趣的。

小杜白雲 提到...

anarch兄:
我看磊兒在其部落格的回應:
http://www.wretch.cc/blog/redstairs&article_id=11369104
這次的首獎應該是被追奪了!
如能證明B詩存在A詩之前...我想這個決定是很合理的!雖然A詩的作者仍在喊冤!

小杜白雲 提到...

布拉門兄:
視覺這種東西很奇妙..除了眼睛的構造外,也涉及大腦處理的問題,兩者相結合,才成為視覺。

人類學家奈及爾。巴利在其書中提到,他在北喀嘜隆研究多瓦攸人時,為了要搞清楚儀式中使用內臟屬於何者,拿了動物圖鑑照片去問,結果多瓦攸的老人們拿著圖片轉來轉去端詳半天,回答說:我不認識這個人。

這是因為從來沒看過平面圖片的人類,看得到平面,卻是認不得平面和實體的關係。我女兒年僅4歲,看到獅子的照片,就可以指出這是獅子。然這種能力並不是與生俱來,而是透過大腦學習而來的!

至於顏色,科學上是用光的波長的鑑別。但人類的眼睛對顏色的判斷卻不同,是受大腦自動矯正的。

傳統相機要裝濾鏡,數位相機要用白平衡來矯正色溫,人眼不用。因為顏色本身也是受到大腦詮釋的!

故而,魚的眼睛和鳥的眼,可能見同而識不同,亦可能見不同而識同。此或者為詩意之所在也!

brahman 提到...

呵,經小杜兄這樣一解,竟也理出了個品玩該詩的路子,妙哉!

匿名 提到...

此詩已確定為抄襲了!
今天的時報又公佈消息,經細心核對,及縝密求證的結果!
中時電子報20071108: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content/newscontent-artnews/0,3457,112007110800638+11051301+20071108,00.html

小杜白雲 提到...

把中時的報導貼在這兒以供參考好了:

取消本屆時報文學獎 新詩首獎獲獎資格
本報訊  (20071108)

 本刊於今年十月十七日,刊出第三十屆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作品〈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隨即接獲多名網友、讀者舉發,紛紛質疑該詩抄襲二年前的網路詩作〈Dear Howard〉(網站「菌落病歷」,網址http://colony1979.blogspot.com/2005/06/dear- howard.html,作者劉哲廷)。經本刊閱讀比對,發現果然兩詩題材範疇相近、語詞部分相似。於是緊急聯絡〈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作者磊兒,以及〈Dear Howard〉作者劉哲廷,聽取兩人的說法。磊兒聲稱其詩完成於今年四月,如有雷同純屬「千百萬分之一的巧合」;劉哲廷表示其詩為二○○五年六月所作。為求慎重起見,本刊亦徵詢據悉先前即閱讀過〈Dear Howard〉的詩人和作家阿讓、許赫、霂晟、蘇紹連、山貓安琪,證實〈Dear Howard〉的確為二年前的舊作。本刊隨即將查訪經過、相關資料,呈交第三十屆時報文學獎新詩組決審委員余光中、初安民、陳育虹、蔡淑玲,由他們裁決定奪。四位決審委員的意見彙整如下:
 1.〈Dear Howard〉的作品完成日期,確實早於〈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就時間差而論,絕無可能前者模仿後者。
 2.〈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的內涵、意象或詩句,都跟〈Dear Howard〉相近相似,甚至篇幅也差不多。
 3.〈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一詩,違背了基本的寫作倫理,該詩已不能稱之為創作。
 根據上述三項理由,四位決審委員一致認為,應取消〈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作者的獲獎資格。
 本刊遵照決審委員決議,不予頒發〈我喜歡坐在你的位置看海的樣子〉的獎座、獎金,並為其牴觸「振興文學,發掘秀作」的時報文學獎創辦宗旨,深表遺憾。

潛水同學 提到...

好巧,最近某位暢銷女作家的新作,也被爆料謂抄襲自某記者的文章,看來這種事真是古今中外皆然。而網路的發達,雖然提供文抄公們不少的助益,但同樣的,被抓包的風險也大大的提高了許多。

anarch 提到...

永遠的真田幸村: 從2007中時文學獎疑似抄襲事件淺談認清網頁庫存機制之必要
http://yblog.org/archive/index.php/ct_award_copy_issue_200711

朱學恆的路西法地獄 - 庭上,我有異議!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7/11/14/objection

朱學恆的逆轉證詞當然不能證明磊兒是清白的,但卻證明中時和評審等的「有罪判決」是很有問題和瑕疵的。

我想大家還是再觀察後續發展,先不要偏向哪一方的說法。

juergen 提到...

To anarch.
您提到的是建立客觀的機制(例如客觀的data base)來評斷到底算不算抄襲,在科學領域已行之多年(超過一世紀)
However, evidence sometimes can be cooked.
我倒想知道寫詩的人在創作當下實際的情況
(創作者的自由心證,A有沒有在看過B的情形下寫出A詩,創作者自己比較清楚),又創作實屬主觀評比,先撇開所謂抄襲的價值觀判斷,光是"相似性"太高大多數評審就不愛了,即便A或B均為原創又何妨.
個人主觀以為A詩作者的辨詞十分牽強,但事實就是A相似於B.或B相似於A.相似性高但意境優美的詩能否成為評比首獎得看大家評審的觀點.

小杜白雲 提到...

朱學恒能這樣花時間追查腦路存檔紀錄..真是不簡單啊!

然而,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兩首詩之間沒有抄襲..如果其中一詩必屬抄襲此一前題成立..

那麼判斷是誰抄誰,除了從電磁紀錄,還可以從動機,前他人證的證詞,本於推理和經驗法則來作判斷..

我想,這是主辦單位可以考慮的!

匿名 提到...

路過……

大家要知道blogspot呈現在網頁上的刊登時間是「可以自訂」的喔,我個人從HTML轉移文章到BLOGGER時就自訂過時間(2007年張貼我改成了創建HTML檔的2001年),所以這個詩作是否抄襲,HTML上的時間作不得準,還要有更多的證據。

小杜白雲 提到...

不論如何,一定是某人抄某人....

至於是誰抄誰,主辦單位查證過後,自有他們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