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3日

〔法律〕繼承?不繼承?

  最近社會景氣不佳,不少人積欠大量的債務,因死後無直系血親,或直系血親、配偶均拋棄繼承,以致第二、第三、第四順位的繼承人取得繼承權,而在民眾不懂民法繼承相關規定的情形下,沒有在法定期間內作拋棄繼承、限定繼承的動作,以致有些未成年人、甚至嬰兒,莫名其妙背負了龐大的債務。

  為了挽救這樣的缺失,立法院最近將就我國民法繼承的規定做出大幅的修正。

  在我國傳統的繼承法教科書中,開宗明義就將繼承分三種:一般繼承(概括繼承)、限定繼承、拋棄繼承。簡言之,概括繼承就是繼承人概括承受被繼承人所有的財產和債務,拋棄繼承就是繼承人拋棄被繼承人所有的財產,也不負所有的債務;限定繼承則是指繼承人的財產扣除債務後,如有剩餘,才繼承。

  而本乎吾國父死子繼、父債子償的觀念,我國法律當然是以「概括繼承」、「當然繼承」為原則,限定繼承、拋棄繼承為例外。

  其實,自羅馬法以降,世界各國的民法大致都以概括繼承為原則(中國除外)。我想立法院本次修法不應該將繼承原則修改為「以限定繼承為原則」,否則等於整個法律的基石被換掉,陸續修正更訂法律條文的工程將過於浩大,對法律的安定性影響甚鉅。

  然而,對於繼承是否「當然發生」,其實立法例上是有不同看法的。比如說,法國、義大利的民法,就認為「任何人都沒有繼承遺產的義務」。這種看法是對「個人」獨立人格的一種尊重,「個人」不是家族的附屬品。被繼承人死亡之後,繼承人並不「當然繼承」其遺產,而是賦予個人決定「是否接受遺產」的權利。

  因此,法國、義大利的民法,繼承是自繼承人「表示接受繼承遺產」之時起,溯及自被繼承人死亡時生效。當然,這個接受繼承的意思表示,可以明示或默視為之,根據義大利民法的規定,繼承人自被繼承人死亡時起逾十年不表示是否繼承者,就視為拒絕繼承遺產。

  此外,依德、法、義等國的繼承法律規定來看,其分類概念上也與我國是把繼承分三種有些不同,而是分為兩個層次來看:首先,是繼承人要先決定「接受遺產」或「拒絕遺產」,因為接受或拒絕遺產,並不單純是財產的問題,有時涉及人格方面的考慮。

  其次,繼承人決定「接受遺產」後,再來決定繼承人到底要負多少責任,也就是要不要選擇「限定繼承」。

  而對於未成年人,禁治產人、胎兒成為繼承人的部份,為了保護這些智慮不周的人,因此,也有頗多國家設有特別保護的規定,設計雖有不同,但大致上都是讓這些人可以享有類似限定繼承的保護。

  而目前台灣出現的那些顯不公平的案例,其實都是繼承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多是小孩的父母)不了解法律的規定,未能及時向法院表示拋棄繼承或限定繼承(或者父母自己抛棄繼承,但忘了幫小孩抛棄繼承),才造成的後果。

  如果說,為了這些個案,將「概括繼承原則」改為「限定繼承原則」,那麼原本在繼承上沒問題的大眾,在繼承發生時,都變成要製作遺產清冊,陳報法院,未免太過擾民。而且,也沒有那個正常法治國家是真以「限定繼承」為原則的。

  因此,個人淺見以為,為了保護無知的繼承人,不該是修正「概括繼承」原則;而是調整「當然繼承」原則。

  也就是說,應該是在繼承人知悉有繼承事實起,來決定是否「接受繼承」,以及在一定時限內決定是否「限定繼承」。並對未成年人、禁治產人以特別規定保護,如此一來,應該可以在影響幅度較小的狀況下,解決目前立法院想要解決的問題。

  至於日前報載有些立法委員想要修正說,讓人死後可免除保證債務,就未免有些太過了。

2 則留言:

YSL 提到...

一個制度的重大修正被加進選舉因素就整個變了樣...

還是您說得客觀

小杜白雲 提到...

這還要看立法院最後的修法結果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