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4日

[閱讀]一刀未剪的童年

一刀未剪的童年的圖像
  本書的作者歐各思坦.柏洛斯(Augusten Burroughs),宣稱這本書是他的童年自傳;台灣的出版社廣告則說:「這是長年盤據美國各大暢銷排行榜、引發讀者熱烈討論的一本話題書:紐約著名廣告創意人歐各思坦.柏洛斯回憶他九歲至十七歲發生的事。」

  看完本書,可以說一點快樂的感覺都沒有,如果說本書描述的情節均屬事實,那麼作者現在還沒有變成神經病或連續殺人魔,本身就屬一項奇蹟。

  論者有謂:本書作者以自已悲慘的童年,及現在成功的人生,鼓舞了人心,讓許多讀者找到了勇氣。好像是在說本書的精神是在告訴我們,人只要努力,總有可能擺脫過去的不幸,找到自己成功光明的未來。

  然而,我讀完本書卻沒有這種感覺,或許我不夠不幸?不能了解作者這種人生。但人之一生,蓋棺論定,作者今日之榮華,能否長久,還在未定之天,又豈能謂即此已足鼓勵向上耶?

  許多心理學家認為,童年的創傷造成性格的影響,有很多部分,終人之一生不能根治;此一論調在犯罪心理學的領域,尤多事例。當然,以犯罪心理學的案例來論本書之作者,未免過苛,而且不免未審先判,先入為主之譏。

  然而,引我思考者,在於本書作者以抽離之方式,曲荒謬的筆調,盡嘲諷之能事,娓娓敍其童年回憶;彷彿在說一個別人的故事。這是避免受傷的一種方法,似可理解(但都出書了,豈非更受傷?),也有謂:「面對不能抵抗的荒謬時,只能用更荒謬的態度來面對。」只是我覺得,這是當下超越現實的方法,而非一生解脫或救贖之道。

  誠然,寫作本身是一種自我治療的方法,不但可以自省,也可以抒解壓力。但那盤根錯節處的難言之隱,該寫不該寫?該用什麼方式寫?寫了該不該發表?都是療程的一部分。若以此觀點檢驗這本書,我覺得作者展現的並非一種了悟人生的勇氣,反而更像一種以前那麼苦我也活過來了的自炫。

  因之,看本書,某種程度上有點像阿Q正傳,然而,阿Q正傳是魯迅諷世之針砭;而本書作者嘲諷自己的人生,竟似阿Q自己寫阿Q正傳,看來是有點小小悲哀!

  而出版社竟隱隱想把這本書定位為勵志書籍,就未免有點異想天開和不負責任了!

2007年12月20日

〔消費〕花旗銀行鼓勵大家欠錢不要還

  最近花旗銀行在電視上大打廣告,說他們的白金卡最高有百分之六的現金回饋;哇哇哇!對於用信用卡來交保險費的本人而言,百分之六可不是普通的的優惠啊!

  反正我本來就有花旗的白金卡,只是很久沒用,就上網查一查這優惠條件是搞些什麼花樣。不料,一看傻眼!以下是花旗銀行現金紅利回饋辦法調整之條款。
070815_3_citibk

±×LþÑÞK

  依上述條款,花旗銀行白金卡現金回饋的比例是以「前期未繳清金額的多少」來決定,也就是說,欠銀行的錢越多,銀行就給你下一期越高的現金回饋比例。如果你前一期欠花旗銀行超過16萬元,下一期的消費全額就可以享受百分之六的現金回饋。

  如果你每一期都把信用卡款項繳清,那麼抱歉,下期就只有千分之五的現金回饋。

  問題是,如果你欠花旗銀行16萬元,那麼你要付給銀行最少年息百分之12.99的循環利息(花旗銀行的循環利息由12.99%到20%不等)。以月息1%計算,你一個月至少要付給銀行1,600元的利息,那麼下個月你至少要消費約27,000元,回饋百分之6的金額之後,才能與前述循環利息打成損益兩平。

  而若未繳金額在16萬元以下,即便超過12萬元之多,現金回饋的比例也一下驟降到百分之2而已。

  因此,想要透過花旗銀行白金卡的現金回饋制度來套利,大概只有超級消費大戶才有辦法(就是16萬欠著,每個月消費數十萬)。對一般升斗小民而言,這種白金卡還真是空中樓閣。

  而銀行政策從高消費高回饋,搞成高欠債高回饋,縱然是相信自由經濟體系的在下,也難免一直聞到一絲絲邪惡的氣味啊!

NOTE:為了對抗邪惡,可建議有些資力的新人,可以用這張卡先買些新傢具,欠個16萬元,再刷卡支付喜宴款項賺現金回饋,然後用紅包把欠款付清,賺一次就可以剪卡了。

2007年12月11日

〔育兒〕芸芸妹妹唉唉叫

  前兩天,睡覺時間拖晚了點,叫芸芸妹妹來洗澡,賴在床上就是不起。我說:如果數到三不來,以後我就不幫你洗澡了。芸芸妹妹才「唉唷!每次都這樣!」,不甘不願的到浴室去。

  我聞了一下妹妹的頭髮說,嗯,頭髮臭臭,要洗頭。芸芸妹妹又不依,不肯就是不肯。我說:如果數到三不給我洗頭,我以後都不幫你洗頭了。芸芸妹妹就帶哭聲說:每次都這樣,大人要照顧小孩啊!我今天一直被大人罵!

  咦!聽到芸芸妹妹說今天一直被大人罵,莫非早上在幼稚園有被虐待?不可不查。

  於是問:早上是誰罵你啊?我好像忘記了。
      下午是誰罵你啊?我好像忘記了。
      下課回家以後有誰罵你啊?我忘記了。

  敢情好是我剛才叫她來洗澡,就是「今天一直被大人罵!」,這個中文程度有待加強。

  這讓我想起芸芸妹妹二歲多的時候,帶她去宜蘭礁溪住中冠飯店,在該飯店的星河傳說溫泉遊樂區玩的不亦樂乎。結果芸芸的腳底被池底的磁磚刮了一道沒有流血的血痕,一直哭說好痛哦!好痛哦!

  看到一個大人就哭一次,也不知道是傷口泡水後的真痛,還是假痛。

  我看到芸芸妹妹單腳站立,用手勾著一支傷腿,對著媽媽,舅舅等人哭說腳好痛。我問說,是那裡受傷,我看一下。卻發現芸芸妹妹用受傷的那支腳站著,卻用手勾著沒受傷的那支腳。

  我說:你的那支腳沒有受傷啊?芸芸妹妹隨即換腳站立,繼續給她哭下去!

  當然,這就被我們發現芸芸妹妹的腳傷無礙,只是心理需要人安慰啦!

  有時想想,怎麼會養出一個這麼會唉的大小姐?但回首前塵,想我小時候也不是個意志堅強的孩子,這..這..這...算是遺傳,也算是報應吧!

  但願芸芸妹妹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大小姐,受有福報和好命吧!

〔芸芸語錄〕爸爸是一個帥人

  今天晚上幫芸芸妹妹洗澡,和她聊天。發現四歲半的芸芸妹妹自有一套觀人法。她說:

  爸爸是一個帥人,而且只有一個帥人,沒有別的帥人。{真不虧我疼這個女兒}
  
  Robert(芸芸妹妹在幼稚園搞姐弟戀的對象)是一個可愛人,長大了就會變帥人了。
 
  阿樽(魚姑姑的先生)是一個厲害人,因為他可以把小朋友舉高高。

  阿志(胖姑姑的先生)是一個眼鏡人,因為有戴眼鏡。

  大舅舅是一個白頭人,因為有白頭髮。

  二舅舅是一個黑頭人。

  阿公是一個老人。

  叔公也是一個老人。

  阿伯(娜子姐姐的爸爸)是白頭人。

  公公(何佳姨奶奶的先生)也是白頭人。

  說完了男生,換女生!

  媽媽是一個隱性人,因為戴眼鏡是隱形眼鏡。

  魚姑姑是一個豆豆人(用手比了一下臉頰)。

  胖姑姑是一個奶奶人。
  〔問:為什麼胖姑姑是奶奶人?
   答:因為胖姑姑奶奶很大。
   問:胖姑姑那有奶奶很大?
   答:啊!胖姑姑奶奶很瘦,所以叫奶奶人。〕

  大舅媽和二舅媽都是黑頭人。

  阿媽是老人。

  林阿媽(外婆)是一點人,因為林阿媽有一點點老,所以是一點人。

  何美姨奶奶也是一點人。

  何佳姨奶奶是黑頭人。

  大姑婆是最最最最最老人。

  以上是芸芸妹妹在今晚浴缸論壇中臧否人物的大論,特以誌之。

2007年12月6日

太極拳小談

  首先,來看看一些太極拳的宗師。從這一系列的老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出,即便是宗師,每個人打出來的式子都有些不同。由是可知,太極拳應該是沒有標準動作的,依每個人身體條件的不同,就會打出不同的樣子。

  因此,詆毀他人拳架之言,多屬偏見,戒之,慎之。



  太極拳為什麼要鬆練,大家講的很多,能讓大眾了解的卻是很少。我覺得,禮失求諸野,看看這位黑人講的,是不是有道理呢?
  


  推手是太極拳的訓練方式之一,拿出來比賽,造成很多弊端,很多胖子,壯漢都能以力取勝,反而失去太極拳的原意。但以下這則女生的比賽影片,或許能讓我們看看,學會太極拳之後,大概能有什麼樣的能力。



  這則古老的錄影彌足珍貴,馬來西亞的太極拳前輩黃性賢,以六十歲的高齡,還敢站上比賽場和摔跤選手較量,這種氣魄就不是很多現在的太極拳老師所能比的上的。這則影片中,打出來的太極拳雖然不像電影上那麼好看,但化勁,發勁都是真槍實彈的對打,而不是用來表演的師徒套招或示範,足讓我們看到一點太極拳武術的實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