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4日

[閱讀]一刀未剪的童年

一刀未剪的童年的圖像
  本書的作者歐各思坦.柏洛斯(Augusten Burroughs),宣稱這本書是他的童年自傳;台灣的出版社廣告則說:「這是長年盤據美國各大暢銷排行榜、引發讀者熱烈討論的一本話題書:紐約著名廣告創意人歐各思坦.柏洛斯回憶他九歲至十七歲發生的事。」

  看完本書,可以說一點快樂的感覺都沒有,如果說本書描述的情節均屬事實,那麼作者現在還沒有變成神經病或連續殺人魔,本身就屬一項奇蹟。

  論者有謂:本書作者以自已悲慘的童年,及現在成功的人生,鼓舞了人心,讓許多讀者找到了勇氣。好像是在說本書的精神是在告訴我們,人只要努力,總有可能擺脫過去的不幸,找到自己成功光明的未來。

  然而,我讀完本書卻沒有這種感覺,或許我不夠不幸?不能了解作者這種人生。但人之一生,蓋棺論定,作者今日之榮華,能否長久,還在未定之天,又豈能謂即此已足鼓勵向上耶?

  許多心理學家認為,童年的創傷造成性格的影響,有很多部分,終人之一生不能根治;此一論調在犯罪心理學的領域,尤多事例。當然,以犯罪心理學的案例來論本書之作者,未免過苛,而且不免未審先判,先入為主之譏。

  然而,引我思考者,在於本書作者以抽離之方式,曲荒謬的筆調,盡嘲諷之能事,娓娓敍其童年回憶;彷彿在說一個別人的故事。這是避免受傷的一種方法,似可理解(但都出書了,豈非更受傷?),也有謂:「面對不能抵抗的荒謬時,只能用更荒謬的態度來面對。」只是我覺得,這是當下超越現實的方法,而非一生解脫或救贖之道。

  誠然,寫作本身是一種自我治療的方法,不但可以自省,也可以抒解壓力。但那盤根錯節處的難言之隱,該寫不該寫?該用什麼方式寫?寫了該不該發表?都是療程的一部分。若以此觀點檢驗這本書,我覺得作者展現的並非一種了悟人生的勇氣,反而更像一種以前那麼苦我也活過來了的自炫。

  因之,看本書,某種程度上有點像阿Q正傳,然而,阿Q正傳是魯迅諷世之針砭;而本書作者嘲諷自己的人生,竟似阿Q自己寫阿Q正傳,看來是有點小小悲哀!

  而出版社竟隱隱想把這本書定位為勵志書籍,就未免有點異想天開和不負責任了!

3 則留言:

葛洛里 提到...

你好
我是柏洛斯中文部落格版主,想轉貼你這篇文章,不知你是否願意

網址為http://www.augusten.com/index_flash.html

麻煩你參考

葛洛里

小杜白雲 提到...

沒問題...歡迎轉貼,請註明出處及連結即可!

JP 提到...

小杜還是像從前一樣博覽群籍:-) 好久沒碰頭了, 下週何時有空找大家出來鬼混吧? 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