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日

〔閱讀〕模仿犯

模倣犯的圖像
  費我數月的零碎時間,終於拜讀完宮部美幸堂堂四冊鉅著< 模仿犯> 。故事是兩個年輕人,其中主嫌網川浩一為實現某種「不問理由地純粹的惡」,以導演的心情,帶著另一名共犯連續殺害無辜的女子,而把殺戳凌虐當作其作品。之後再以玩弄警察、媒體及被害人家屬的手段,作為其作品的展示方式。

  故事情節雖然複雜,一般而言,也不致於寫到四大本(現在通行的中譯本應該是兩大本,我讀的是四大本那版)。但宮部美幸曲盡筆力要囊括所有日本的社會現象在書中,因此同一段情節,往往由A 之觀點敘畢後,又由B 、C 、D 等人之角度再起一段,以帶入各式各樣的情節,看似結構鬆散,但那絮絮叼叼的彷彿不是很重要的人物,總是會在小說後面會集,帶出一些意義,這也可見作者用功之處。然而,若是急性子的讀者,即便這拖棚的是好戲,也難免會抱怨連連了!

  至於宮部美幸究竟過這部小說要傳達什麼訊息,實在很難一語道盡,我想不同的讀者可以各自擷取不同的意義,因為幾乎每個人都可以從書中找到一兩個和自己類同的角色。

  西方的連續殺人魔小說,通常是側重殺人者變態心理狀態的描寫,其次是偵探查案的歷程,被害人通常只被作為案例來研究;至於其餘,皆屬泛泛論之。

  宮部美幸則不然,除了犯罪者、被害者、偵探這三個傳統推理小說的敘事觀點外,被害人家屬可說是全書的重心所在。與本件連續殺人案無關的其他案件被害人家屬塚田真一,更是全書串場的人物。此外,像是記者、嫌疑犯、證人、低階警員、老師等等,都不是出場跑跑龍套而已,包括這些人的家庭背景、心理狀況、婆媳問題、感情糾紛、職場壓力等等,宮部美幸都不憚其煩的一一交待。因此,這部小說充滿了日本社會的各種切面,作者將社會病態之處血淋淋的切出來,以饗讀者。

  其實說到底,對於書中網川浩一這個殺人魔,我覺得其性格、形象相當的平板。對於到底是什麼樣扭曲的童年造成網川浩一這種變態的反社會人格,作者也只在書末草草交待幾筆而已,十分沒有說服力。也就是說,在我讀小說的過程中,網川浩一這個角色,並不會讓我覺得有什麼真實的恐怖之處。我甚至覺得,網川浩一只是作者宮部美幸的工具,透過網川浩一不合常情的殘酷演出,撕裂日本這個表面上看起來平靜正常的社會,原來在那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裡,有著那麼多不正常的傷口。

  有馬義男,是書中被殺女子古川鞠子的外祖父,是一個堅強的老人家。塚田真一,是發現古川鞠子遭分屍後殘肢斷掌的報案少年,先前其全家被歹徒侵入住宅強盜殺害,塚田真一覺得是自己大嘴巴說出家中甫得大財的消息,才會引來強盜,害了全家人喪命,因而一直活在自責當中。

  本書中最光明的兩段情節,便在於有馬義男鼓勵塚田真一認清現實,勇敢活著的一次男人的擁抱;以及當網川浩一露出真面目後,有馬義男心中懷疑盡消,終於回到家破人亡的現實中,而於淒風苦夜裡酗酒傷悲時,少年塚田真一回予老人的真情擁抱。

  除此聊聊數段外,作者展現的是日常的、真實的、不可避免的、每個人都難免遇到的人生困境,每個人看起來都正常,實際上卻隱藏著黑暗或創傷;每個人好像都很無助,但能活著好像也就是一種莫大的勇氣。

  小說的結尾,寒風吹過有馬義男停業豆腐店的招牌,牽著小女孩路過的老主顧,輕歎一聲,故事就這麼悄悄的結束了。

  是的,即便是網川浩一連續殺人事件這種大新聞,不用多久,也不過是一陣淒風,一聲輕歎,而這平凡苦難的人生,仍然由芸芸眾生殘缺的勇氣默默扛起,不是嗎?

後記:關於本書的情節,個人覺得有一大漏洞,也就是當警方掌握充份的證詞懷疑網川浩一就是真兇時,大可以拿其聲音樣本,與先前兇手打電話到電視台耀武揚威的聲音作聲紋比對。事實上,在先前的情節中,警方已經利用這個方式確認了另一名共犯的身分。因此,按常理對網川浩一實在沒有理由不比照辦理,而有此科學證據後,警方就可以動手抓人了,又何至於牽延時日,造成高井由美子被網川浩一玩弄後自殺的悲劇呢?這個瑕疵如此明顯,實在不得不提出來說一下。

2 則留言:

ML 提到...

看完這套書我也覺得網川相當地平板,平板到連協助他的共犯都比他有個性、特色的多。好在宮部描寫小人物有相當功力,讀起來也是興致盎然。我推測宮部沒有花太多精神描寫網川這個角色的原因有二:
1.她想寫的是一種純粹的惡。就是惡,沒有其他的了。就像京極書中曾說過的:殺人不需要有動機。
2. 跟村上一樣,想要以一種地面的角度去描寫那些被害者。

模仿犯實在不太像是推理小說,畢竟兇手讀者一開始就已知,讀者不知道的只是"動機",但懸到最後,作者連個動機都沒給我們(哈)

小杜白雲 提到...

其實推理小說的形式很多元..
這種先知兇手才推理的作品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