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8日

[閱讀]晚清七十年

晚清七十年的圖像
  近讀唐德剛所著【晚清七十年】五冊,頗覺酣暢。酣暢之所在即通篇皆為翻案文章,唐氏為文毫無學術圈之無聊況味;旁徵博引、筆走龍蛇,所寫與台灣舊日國民黨威權體制下歷史教育所授課程,大異其趣;至於何者為是?在下無力深究,但依常識來判斷,應該是我當年歷史課本所讀的內容比較「錯誤」吧!

  這種「自我勘誤」的閱讀歷程是我手不釋卷的驅力,昔日讀高陽、柏楊、黃仁宇、李敖、乃至黨外雜誌;近讀管仁健新聞台「你所不知道的台灣」等而津津有味,都是本於這種驅力而來。

  就拿康有為這個人來說吧!歷史課本中的康聖人,是先知,是時代的領導者,是戊戌變法,百日維新的精神導師;彷彿康有為所率領的維新變法一旦成功,就能振衰起弊,建立富強康樂的新中國。

  然在高陽筆下,康有為是個無恥小人,這位康老大在主子有難時腳底抹油,先溜到日本;又偽稱受有光緒皇帝衣帶詔,以保皇之名對日本華僑行斂財之實。又在日本辦報攻擊慈禧,離間慈禧與光緒的”母子”感情,名為「保皇」,所作所為卻是陷光緒皇帝於更不利之境地,終致慈禧與光緒走到沒有辦法和解的路上頭,而使光緒為慈禧所毒殺。所以康有為在以傳統史家自居的高陽筆下,活脫是個表裡不一的偽君子、假聖人。

  而到了唐德剛這個受過中、西方史學訓練的史家筆下,康有為先生就成了一個「強不知以為知」的教條主義者,為禍不小。唐氏此段論述非常精彩,話說從頭竟要從春秋、戰國時代說起。

  話說春秋有五霸、戰國有七雄,總之,有很多諸侯封國就對了,各國的文字雖非完全不通,但也有相當的差異性。各國的經典當然以各國的文字來記載,彼此間在文義及字義上,並非全然一致的。

  後來秦始皇一統中國,來個”書同文、車同軌”,再搞個焚書坑儒,就把中國通行的官方文字給統一成了秦帝國使用的隸書,以往諸國的大篆、小篆等等,就成了禁書。因此,春秋戰國時代諸國的經典都必須「翻譯」成隸書才能保留下來;而在此翻譯的過程中,就必然會有錯誤、疏漏以及改作之處了。

  到了漢武帝一朝,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時,所採用的經書便是上述經過秦始皇書同文政策後,轉譯過的經典。

  然而,民間有些不怕死的人偷偷保留了秦始皇焚書前的經書,隨著時代的解嚴,流傳出來後,有一對父子劉欣、劉向先生,對此很有興趣,加以整理,發表成論文。並發現這些古代經典,和當代所用經典,內容上有相當的差異。

  從此,就發生了史上出名的今文經、古文經之爭。

  有漢一朝,設有太學,教授儒家的經典,為皇權服務。簡單來說,就是要達成「學術為政治服務」的目的,而此制既伊始於董仲舒之議,用的當然是今文經。而且太學裡設有「五經博士」,地位崇高,待遇豐厚,是大大的肥缺。因此這種好位子當然不能隨便讓給別人,這才是學術政治化,作為學閥的道理嘛!

  當學術開始為政治服務,也順便沾染了政治手段,今文經學閥們占據太學的位置,長達四百年,終西漢、東漢二朝,即便是皇帝開口,也難以改變這個情勢,太學這個地盤始終為今文經學派所把持,古文經學派的學者想開一門課都不行。

  古文經學派的學者們,既然無法在朝,就只好在野開設書院講學。少了政治考量,不作御用學者,古文經學派在學術上的成就遠遠超越了今文經學派,而出了不少像鄭玄這種大學者。因而流傳後世的儒家學術思想,古文經學派反而佔了上風。

  古文經學派既然崇尚古文,當然考證訓詁是必備的學術工夫。清朝乾隆、嘉靖年間的考據之學,也可以說是古文經學派的一種基因遺傳。

  康有為先生是一個中古時代的中國人,出身於書香世家。因為在作文章方面缺乏天份,因此考試一直不是很順利。但他又是個用功的人,遍讀家中藏書萬卷,終於磨成寶劍,自成一派學說宗師。

  然而,康有為先生所讀之書,都是中國的古書。雖然他家住在廣東,對「洋玩意」接觸的機會比較多,但論起他老先生對西方政治制度、思想的了解,大概就是中學生的程度吧!而在另一方面,康有為先生在儒家學術的修為上,卻是的博士、教授級人物。這兩種輕重顯然失衡的學術修養加以混合的結果,就成了名噪一時的”康有為哲學”。

  因此,我們應當了解,康有為先生主張的「維新變法」,其學術基礎是「儒術」大於「洋務」的。

  根據康有為先生的學術見解,他老人家認為遠在西漢時期劉欣、劉向父子搞出來的古文經學派論文,是一篇偽託聖人的偽作,竟流傳後世,遺禍千古。他認為只有今文經學派才是儒家學術的正宗。因此,要救中國,要撥亂世反之正,一定要把這個基礎的東西搞清楚才可以,為此觀點,康有為先生寫了一篇論文叫「新學偽經考」,專門就談這個今文經、古文經的問題。

  而康有為先生所搞的「變法維新」,除了中學課本上所載的君主立憲之外,他老先生認為根本之道仍在於革古文經學派的命,重新遵循今文經學派的聖人之道,而且對此固執的不得了。

  根據唐德剛的文章所記,兩江總督張之洞曾基於善意對康有為說,變法維新是很好,但就談變法維新吧!什麼「新學偽經考」,還是別搞了吧!結果康有為對此還拂然大怒呢!

  依我們的後見之明,晚清的衰敗,和今文經、古文經根本八竿子打不著邊,然而,號稱百日維新精神導師的康有為,卻依其自古老時代中讀出來的學術,「強不知以為知」的要為清帝國「變法維新」,其下場就不言自知了。(欲知其間詳情者,請自行讀書囉!)

  除了以上有趣的康有為考證外,唐德剛書中有關李鴻章、袁世凱乃至北洋艦隊的考據論述,都令我有大開眼界之感。不禁覺得以前我們背那麼多中國歷史,是在讀個屁啊!

  比如說袁世凱吧!前些年韓國有一部大戲叫「明成皇后」,把袁世凱演成一個卑鄙小人,把「明成皇后」及「大院君」演成憂國憂民的愛國人士,看過唐德剛的書,就會覺得那部戲真是狗屁不如的大韓史觀了。

  十九世紀末,朝鮮李氏王朝受英、俄、日列強進逼,國王稱:朝鮮自古為中國藩屬,而請求宗主國保護〔查一下韓國教科書,這句話八成被刪掉了〕。但這時作為宗主國的大清帝國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哪還有能力去「保護」朝鮮。斯時,有人慧眼視出未滿30歲的袁世凱係亂世之梟雄,治世之能臣,竟派這個「黃口小兒」代表清帝國經略朝鮮。

  而年輕的袁世凱居然可以在朝鮮訓練新軍、敉平叛亂,生擒親日的大院君送往中國,並周旋於英俄日等列強之間,合縱連橫,拒日本軍閥於外,一時間足令列強側目,日本人恨極而欲除之而後快,李氏國王則對袁世凱大為讚賞,甚至致贈「姬妾4名」給袁世凱,可見對袁知遇之深了。

  後來清軍兵敗黃海,再敗朝鮮,乃國力不如人,形勢比人強,非可獨責袁氏也!

  再說李鴻章吧!高陽筆下的李鴻章是個無可救藥的貪官汙吏,舞弊營私,誤國甚深。然而,在唐德剛筆下,李鴻章固然還是貪官汙吏沒錯,但卻的確是以一人敵一國(梁啟超語)的肱股大臣,以一身繫大清帝國之存亡。

  唐德剛在美國國務院的舊檔中,找到八國聯軍當時,光緒皇帝致美國總統的電報。唐德剛說當時光緒身處大內,受制於慈禧,那有可能發這份電報。而這分明是當時被貶東南,與張之洞、劉坤一搞東南互保的李鴻章「假傳聖旨」之作。

  又八國聯軍攻進北京後,李鴻章乘船北上,八國將領因為害怕李鴻章老奸巨猾、挑撥離間,竟因此一致拒絕李鴻章上岸。但後來李鴻章還是某強保護下上岸,而從事其在列強間挑撥離間之能事了。

  而八國聯軍攻陷京城,皇帝逃命。既不用割地予強權,國內也沒有分裂,戰犯慈禧太后也不用下台,這簡直是中國史上第一遭,慈禧太后恐怕要高興的親李鴻章兩下了!

  由此小小例證,即可知李鴻章當年在「國際上」的地位了!

  當然,唐德剛此書亦解我當年讀書一大疑惑,即「東郊民巷」之謎。

  據我當年我讀的歷史課本所載,慈禧太后重用義和團,後來甚至對八國同時宣戰。並且對北京城內使館區的東郊民巷發動攻擊,然而,卻久攻不下。當時我們的歷史老師解釋說,這可見清朝腐敗之甚了!

  但當時我就有點覺得,再爛也不可能爛到這種地步吧!義和團人那麼多,東郊民巷使館區能有多少人?多少彈藥?吐口水也可以把他們淹死吧!豈有久攻不下之理?實在未免也太離譜。

  再說,既然已經宣戰,用大砲轟不就得了?鹿鼎記中康熙皇帝都能用大砲轟了韋小寶的侯爵府,慈禧太后師夷之長技以制夷學了20年,難道連幾門大砲都沒有?轟他媽的幾砲,東郊民巷不就夷為平地了嗎?

  這個謎題我在唐德剛的書中找到了合理的答案,至於答案是什麼呢?我實在懶得再抄書抄下去,還是留給想知道的人自己去讀書吧!

2 則留言:

2300萬活化石 提到...

哈哈哈
下次逛書店
瞄準[晚清七十年]
這麼說來
中國大陸拍的
[走向共和]
是很接近史實
頗公正的了
以前常拿滿清腐敗來
嘲笑滿洲血統的同學
現在感到自己很羞恥
現在想想
兩宮太后垂簾聽政
能重用曾左李張
對漢大臣禮遇有加
放手讓漢大臣辦洋務
撐過太平天國之亂
應付烏七八糟的內亂
外患
一個沒唸過幾天書的寡婦帶著一個孤兒
治理這麼大國家
能夠撐到286年
算是很不容易了

小杜白雲 提到...

其實唐德剛有一個重要的觀點..我沒有摘引出來..
說的是"中古"和"現代"..
慈禧太后在中古的標準來看..是很厲害..但放在現代的標準來看..就相當不堪了!

所以在中西比較時..應該是中古比中古..現代比現代..才比較公平,或比較有比較上的意義!

發揚"國粹"也是一樣的道理..
我們不能到今天還以為中國"中古"的學術一定強勝於現代西方..

比如說..中醫,中國功夫...等等..

必定是現代化之後的中醫或中國功夫..才有可能與西方分抗禮..

如果抱殘守闕,只會貽笑大方..

而中古的中國對抗現化西方的那段歷史.就必需要更細心的檢驗..
以還某些個人清白..
但整體的落後是毋庸置疑的了!
-------------

至於走向共和..我並沒有看過..無法置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