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0日

〔音樂閱讀〕遊藝黑白

遊藝黑白(下)的圖像

  懷想有那麼點年少輕狂的大學時代,歌友會五個大男生雖然水準有限,但也少不了一些附庸風雅,東施效顰的紀錄。比如說寫兩句歪詩,看三場電影節的電影,上幾趟國家音樂廳等等。當然,我們做這些事花費的時間確實不少,大概將近達到我們與學妹打屁聊天的百分之一吧!

  但至少至少,大家都聽一點古典音樂﹔而歌友會中的古典音樂達人,真的非LS莫許。當我們還在看CD側標,看英國企鵝唱片指南,強背一些人名及樂團的在買CD時,在LS男生宿舍的書架上已經出現和聲學、曲式學、還有樂曲總譜這種天書。就別提LS再學生活動中心二樓偷用鋼琴社鋼琴彈奏時的驚艷;或者在基服社團辦公室前的二樓迴廊上,借用含綿的古箏隨手奏出德布西鋼琴曲的即興況味。在這方面,歌友會的其他成員真的是望塵莫及的。

  如果說,如果說,要我為旅居美國的LS推薦一本近年來台灣的出版品,而且只能推薦一本的話。我會決不遲疑大力推薦的書(即便我自己都還沒看完),便是焦元溥所著的【遊藝黑白】〔上下兩冊〕。

  這本書是焦元溥訪問世界知名鋼琴家的訪問錄。說實在的,在閱讀本書之前,我不相信台灣有人可以在這項工作上有如此傑出的表現。而讀過一部份之後,我也不禁興起一種懷疑,我懷疑這個世界上是否能有人做的比焦元溥更好?

  假設,我是一個享譽樂壇的鋼琴家,七十好幾,將成不朽。我有什麼必要去接受一個來自台灣的毛頭小子登門訪問呢?又若我是一個演奏生涯正達顛峰的當紅演奏家,我又何苦在我匆忙的行程中,留一段寶貴的訪問時間給沒沒無聞的焦元溥?

  這或許是本書的一個謎,但其解答在閱讀當中將隱隱浮現。

  音樂藝術家的路途總是孤獨,不孤獨無以發展自我極致之音樂內容。曲高而和寡,這種專業難免有點寂寞。是以當焦元溥這個年輕人帶著真才實學來叩門,每個問題都搔到癢處,每一版的錄音細節他都清楚,講什麼他都聽得懂!在這種情形下,鋼琴家接受訪問可能變成一種相當享受的經驗。

  這本書,在我這個耳朵很笨的門外漢讀來仍屬津津有味;可以想見LS這種行家讀這本書所可能撞擊出來的火花,將多精采!我猜LS在閱讀本書的同時,耳邊就可響起相應的旋律來比對驗證,這是我難以企及的境界,只有羨慕的份了。

  當然,此書也強烈推薦給Hugo和崇熙,我覺得你們的耳朵都比我好!〔至於JP,嗯!我們可能差不多吧!呵呵!〕

14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高手誇讚人也是寫的高明,不過真的過獎了,何況推薦專家的書卻還提到我大學的行徑,看了是不好意思,坐立不安...

版主這麼有誠意推薦,我得趕快把這兩本書弄來看看。

甚麼時候來個歌友會二十周年慶啊!

雨果 提到...

回想起來,我們兩個花在打屁的時間特別多,不過還好結交了這麼多的好朋友,也不算太浪費時間.
歌友會二十年了啊,那真要來慶祝一下了.

小杜白雲 提到...

LS您就別自謙了..有些事不記下來,久了就真的忘了..那多可惜!何況我寫這些並非屬不實廣告..

不過看這篇文章的人會不會把你想像成交響情人夢裡的那個帥哥主角玉木宏..我就不敢保證了,而且我也不負責..呵呵!

小杜白雲 提到...

hugo:
難得交到好朋友啊!
歌友會有20年了嗎??那我們不就要38歲了??好像還差一年...差一年...

JP 提到...

嘿嘿, 也開始有人發現要進入中年這事了.

Hugo, ls 何時一起回來阿? 20週年慶到歌友會發起的師大女生宿舍附近吃飯, 然後再去陽明山泡溫泉, 仿那些小時行徑再演一番:-)

至於對音樂的品味, 小杜客氣了, 我的程度只限於喜歡聽台灣民謠, 或是蔡琴江惠這些前時代的流行藝人, 遠不如小杜的廣泛:-)

小杜白雲 提到...

嘿嘿!如果說到小時行徑..
那豈不要還去KTV高歌一番..

想當年我好好的坐在普通教室大禮堂的中間上傅佩榮的哲學與人生..你們幾個在外面透過最後一排的人一個拍一個的叫我出去..結果是要去唱KTV..

害我又只好很丟臉的請最後一排的那完全不認識的同學,一一傳遞訊息,把我還放在坐位上的書包一個接過一個的拿出來..

然後一起翹課去唱歌..

這是什麼學生,什麼損友嘛!

不過說到底..傅佩榮講了那麼多,我只記得一句人性向善論.....而這件唱歌的事可是讓我終身難忘啊!

雨果 提到...

嘿嘿,強迫你翹課應該是有,但傳佩榮那件事我倒不記得了.我倒記得我選了一個和法律有關的通識,但一次都没去過,連期未報告都是你幫我寫的,最後還有90幾分,如果我現在有這種學生,那我鐵定把他當掉,想起來真是汗顏.
我6/16到6/30回台灣,到時再來聚一聚吧。

小杜白雲 提到...

這種爛事真是講三天也說不完..
想當年我們用C++寫程式的作業,,LS可以說是居功厥偉..
電工實驗的成品則是JP做的!

JP 提到...

我也不記得有KTV這事.
要真有, 小杜你要坐懷不亂嘛, 既然沒有坐懷不亂, 表示當時約你出去的人給了你更好的選擇, 不是嗎?:-)

傅佩榮在課堂裡教你哲學與人生, 我們可是在生活裡教你娛樂與人生ㄟ.

對於已經轉行的人來說, 知道在電機系學的東西還可對人有點小小幫助還真是欣慰.

To Hugo, 時間怎抓? 中間21/22 跨了個週末, 來個東部小trip嗎?

LS, 要提早放暑假嗎?

小杜白雲 提到...

等待ls和hugo排排時間了!

至於ktv那件事..你們居然都忘了..果然是損友啊!

說到電工實驗...那時候我和麻吉哥哥還有嘉邦..一個要唸法律,一個要唸商研,一個要唸電影...偏偏都擠在造船系..

結果每次工作分組..我們三個無心於此的人都自動湊成一組..然後麻吉哥哥就會說..啊這份作業就由你去找ls..那個作業就由你去找jp..

唉!我想這就是綜合性大學的好處吧!

呵呵!

LS (tw@us) 提到...

可惜今年暑假我不會回台灣... 希望你們聚會愉快,而且明年我回去的時候請大家還要再聚一次!

記得那個作業後來不是不了了之?我用C寫,可是你的助教只看的懂fortran?

小杜白雲 提到...

LS:
那個程式的分數是不高啦!
不過好像是因為我沒有把題目說清楚,所以程式好像少了一個功能!不是閣下的程式寫的不好!

不過我們這組三個基服的肉腳還是很感謝您啦!如果是我們三個自己寫,一定是開天窗的...

大概就是像HUGO當初那樣..寫一個
MAIN{
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呵呵!

chungshi 提到...

ok, ok, 不過時間可以早點確定嗎?我這行還要值班的,時間真的不好抓...

小杜白雲 提到...

崇熙..我們兩個有家累..行動是比較不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