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5日

【讀詩】疏散人中一丈夫

  我在使用樂多的部落格平台時,喜歡在部落格名稱「寒山石徑」之下,引用一段詩或錦句,依照心情,每隔一段時間就更換一次。

  有一回我引了一首詩,詩云:「坐臥常攜酒一壼,不教雙眼視皇都,乾坤許大無名姓,疏散人中一丈夫。」

  吾友Hugo看了之後,留言直指這首詩「矯揉造作」,意思是看來有點「愛呷假細意」,尤其是第二句「不教雙眼視皇都」最為明顯。

  Hugo此評,對於一般的文人詩而言,應該是頗有道理,古代文人即便是詩仙李白亦說「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因之稱「不教雙眼視皇都」云云,恐怕難逃口是心非之譏。然而,此詩在分類上並不是文人詩,而是仙家詩。「乾坤許大無名姓,疏散人中一丈夫」這二句詩觀之亦不似儒生文人之手筆。

  所謂仙家,就是指道家(道教)的仙人,或許可稱為「得道的人」,他們的詩通常展現得道後的一種「實證經驗」,直接描寫自我的境界,而不像文人感懷多係出自哲理或理想的寄託。

  所以說當八仙之一的「鐘離權」寫下上述這首詩時,「乾坤許大無名姓,疏散人中一丈。」二句,就是第一人稱直敘式的自我表現。因此他的不教雙眼視皇都,應該是真的,而不是故作姿態的遁詞。

  鐘離權相傳是唐朝人,也是民間信仰中孚祐帝君呂祖洞賓的師父。有個故事說鐘離權要傳呂洞賓點鐵成金之法術,讓呂洞賓得財以救濟世人。呂洞賓問:「點鐵成金後,會不會變回凡?」鐘離權答:「效力可以持續三百年,三百年後金才會變回鐵。」呂洞賓聞言乃稱:「此法我不學,不可害了三百年後之人。」

  鐘離權聽此回答,知道呂洞賓的思考不落俗情,眼光胸懷橫跨三百年,乃確認此人有道心,故而引其入門。

  呂祖洞賓鄉野逸事甚多,乃至於木柵指南宮猶有熱戀男女不可偕進,不然呂洞賓會吃醋搞破壞之道聽塗說,於此就不贅了。

  有一首相傳是呂洞賓寫的登樓詩,詩云:「獨上高樓望八都,墨雲散盡月輪孤,茫茫宇宙人無數,幾個男兒是丈夫。」

  另有一首岳陽樓詩,詩云:「朝遊北海暮蒼梧,袖裡青蛇膽氣粗,三入岳陽人不識,朗吟飛過洞庭湖。」

  觀此仙家詩,直抒境界,氣派甚大。和文人詩相比,或許存在著所謂「仙凡之別」吧!

  文人登樓,多是「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的感懷,能有「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的積極志向者,已屬鳳毛麟角。此種紅塵俗情,與「獨上高樓望八都」、「 朗吟飛過洞庭湖」的「神人」境界,可說是大異其趣了。

  當然,仙道無憑,我們一般人還是要實際點兒活在紅塵裡,操勞生活瑣事,處理人際關係,煩惱金錢財務,照顧身體健康....

  只是想想,好久沒在部落格裡談詩了,與其看那些讓人頭痛心煩的詩,不如偶爾讀讀這種真正得道的仙家詩,有時,感受其勘破俗情之大氣魄,亦能一澆心中塊壘,短暫的暢快一番。


近日再翻書,方知誤將鐘離權誤為鐵拐李也,特此更正之。人到中年,記憶力實不復當年矣!

8 則留言:

JP 提到...

今年四月有沒有自壽詩? 歌友會的自壽詩現在應該只剩你寫的最好看了:-)

小杜白雲 提到...

呵呵!老了...卻不閒..
那還有自壽詩..
而且我記得信手拈來的功夫..你應該更勝一籌!

小杜白雲 提到...

補一段唐人傳:

○呂岩

岩,字洞賓,京兆人,禮部侍郎呂渭之孫也。咸通初中第,兩調縣令。更值巢賊,浩然發棲隱之志,攜家歸終南,自放跡江湖。

先是有鐘離權,字云房,不知何代何許人,以喪亂避地太白,間入此閣,石壁上得金誥玉菉,深造希夷之旨。常髽,衣槲葉,隱見于世。

岩既篤志大道,游覽名山,至太華,遇云房,知為異人,拜以詩曰:“先生去后應須老,乞與貧儒換骨丹。”云房許以法器,因為著《靈寶畢法十二科》,悉究性命之旨。坐廬山中數十年,金丹始就。逢苦竹真人,乃能驅役神鬼。時移世換,不復返也。

與陳圖南音響相接,或訪其室中。嘗白襴角帶,賣墨于市,得者皆成黃金。往往遨游洞庭、瀟湘、湓浦間,自稱“回道士”,時傳已蟬蛻矣。有術佩劍,自笑曰:“吾仙人,安用劍為所以斷嗔愛煩惱耳。“

嘗題寺壁曰:“三千里外無家客,七百年前云水身。”后書云:“唐室進士,今時神仙。足躡紫霧,卻歸洞天。”

又宿湖州沈東老家,白酒滿瓮,瓷意拍浮,臨去,以石榴皮畫壁間云:“西鄰已富懮不足,東老雖貧樂有余。白酒釀來因好客,黃金散盡為收書。”

又嘗負局奩于布,為賈尚書淬古鏡,歸忽不見,留詩云:“袖里青蛇凌白日,洞中仙果艷長春。須知物外餐霞客,不是塵中磨鏡人。”

又醉飲岳陽樓,俯鑒洞庭,時八月,葉下水清,君山如黛螺,秋風浩蕩,遂按玉龍作一弄,清音遼亮,金石可裂。久之,度古柳別去,留詩云:“朝游南浦暮蒼梧,袖里青蛇膽氣粗。三入岳陽人不識,朗吟飛過洞庭湖。”

后往來人間,乘虛上下,竟莫能測。至今四百余年,所在留題,不可勝紀。凡遇之者,每去后始覺,悔無及矣。蓋其變化無窮,吟詠不已,姑此紀其大概。

論曰:“晉嵇康論神仙非積學所能致,斯言信哉。原其本自天靈,有異凡品,仙風道骨,迥凌云表。歷觀傳記所載,霧隱乎岩巔,霞寓于塵外,崆峒、羨門以下,清流相望,由來尚矣。雖解化一事,似或玄微,正非假房中黃白之小端,從而服食頤養,能盡其道者也。不損上藥,愈益下田,熊經鳥伸,納新吐敵,無七情以奪魂魄,無百慮以煎肺肝,庶几指識玄戶,引身長年,然后一躍,頓喬、松之逸馭也。今夫指青山首駕,臥白云振衣,紛長往于斯世,遣高風于無窮,及見其人,吾亦願從之游耳。韓湘控鶴于前,呂岩驂鸞于后,凡其題詠篇什,鏗鏘振作,皆天成云漢,不假安排,自非咀嚼冰玉,呼吸煙霏
,孰能至此。寧好事者為之。多見其不知量也。吳筠、張志和、施肩吾、劉商、陳陶、顧況等,高躅可數,皆頡頏于玄化中者歟。

brahman 提到...

小杜兄所言的仙家詩風格,大概可以溯源於莊周的藐姑射山之神人或是楚辭九歌對神仙的描述,通常以高,遠,大為尚。與老子的希夷微渺,著實不同的生命情調。

其實我比較傾向認定老子是得道者,而莊周則是個浪漫主義作家。所謂出脫於人群之外,其實跟尼采的超人思想相類,都是一種浪漫主義的奇情想像。因此這首仙家詩,我讀起來還是覺得滿滿地文人的浪漫情懷啊!

w 提到...

pardon my lack of patience. I don't know how to use the board.
Here's the link, remember, it's only valid till Fri. if you want to take a look.

http://www.babyhome.com.tw/album.php?op=album&mid=201110&folderid=1975737&u=0&mfid=58739

Somehow I think you wrote this article long long ago. You rewrote it or somewhat? I don't think it was wrote in May, 2008.

Anyway, I'm exhausted with the photo picking work. Can you imagine picking 20 photos out of 309? Night night. w

匿名 提到...

V網友

潛水一年多總算有可以回話的部分了。
(我大學在指南山腳下虛擲了一段光陰,對這些鄉野奇談還算瞭解)

這是以前採訪廟祝時聽的,超好笑:

他說呂洞賓會唱衰男女根本就是胡說的!!(怒)

這個鄉野奇談的發源差不多是清末日據左右,當時的狗男女,喔不是,當時那些無所事事成天發情的男女,喔也不是……

當時男女交際可沒網路和MSN,在男女之防甚嚴的年代裡,如果女性說:「要和男人出去(愛心)~~」

這一定是被老盃打死的。

所以要換個說法:「爹,人家要去指南宮參拜~~」因此大部分的家人都會放行。

不過,當然是趁著山野之便,以參拜之名行野合之實。

結果就出了很多條人命。
(指「製造小孩」)

然後不敢張揚的家長只好放風聲說:「姑娘(未婚女性)去參拜指南宮會懷孕。」
更進階版是:
「情侶去那邊參拜會分首……」
(好啦,是分手)

等到鄉里大老口徑一致後,
這個唬爛的藉口就變成好像真有其事的唱衰了。




但是,
想想還真是可怕啊。

小杜白雲 提到...

w學姐..
我沒有權限瀏覽那個網頁...

小杜白雲 提到...

感謝補充...
呂祖這段傳奇..應該是限於指南宮啦!
不過在台灣似有漫延的現象..
呂洞賓變成一個好色愛吃醋的老頭..可真倒楣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