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30日

【阿基語錄】哦!放屁!

  我們家阿基的語言發展比起芸芸姐姐慢不少,但認數字的天賦不錯,一歲九個月,已經能從一數到十,而且字字指認無誤。這可能是每天坐電梯自然訓練的結果,也是看超齡巧虎(姐姐的巧虎)的意外收穫。

  不過近來,阿基的單字多了很多,因此我推知他的內在認知發展其實不慢,只是開口說出來的時間,可能比起伶牙利齒的姐姐慢些。

  今天起床,大概昨晚睡的不錯的阿基,笑嘻嘻的!在床上爬過來抓我的耳朵,說「以多」、「以多」,大概這是他昨天新學的詞兒,一遍一遍說個不停,還會抓著自己的耳朵說「以多」。

  當然,我也沒閒著,當起國語正音班的老師,對著阿基說:「耳朵,不是以多!」。

  轉側間,我肛門括約肌鬆了一下,排放出些許的氣體,並發出一種聲音。

  說時遲,那時快,阿基開口道:「放屁」。

  天啊!這小子是什麼時候學會這個的?小孩子的潛能實在太深不可測啦!居然認知如此清楚,還是我們家的人太愛放屁了?真的要檢討檢討!

  然偶放一屁之父,晨起笑抱嬌兒稱讚有加!不知會不會讓阿基誤以為多說放屁可以得到獎賞?值得觀察!

  因作放屁文章,特以誌之。

2008年6月27日

【武術】柳森嚴的氣功?傳說中的劍俠?

  高拜石先生為吾國新聞界前輩,數十年前在台灣新生報發行了一套《古春風樓瑣記》,寫的是清末民初的名人逸事,文字洗鍊,十分好讀。所載頗多事蹟不見於其他篇章,尤可補正史之闕,適合閒時讀個一兩篇,增長一些見識。這套書是我老爸在十幾二十年前買的,長年束諸高閣,其中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文章可能都還沒有被我們家的人讀過吧!

  前些日子無意間在這套書中看到了三篇關於武術家的文章(第二集),十分興奮,於是把全集的目錄拿出來翻了一遍,發現近二十本的瑣記中,原來也只有我無意中翻到的這三篇有談及武術家,算是十分「有緣來相見」吧!

  其中一篇「中州大俠王天縱」主要談的還是王天縱其人的戎馬生涯;另二篇才是武術的專論,而談的都是同一件事,即民國二十二年在湖南省舉辦的國術擂台賽,其中關於兩大高手「北派鐵掌顧汝章」及「峨嵋劍俠柳森嚴」決鬥的故事。

  當時湖南省主席何鍵(芸樵)是個國粹派的人物,十分支持「復興中華文化」,所以傳統中國武術也是其發展的重點,其所成立的湖南武術館也是會集了一時俊彥。其中祕書向愷然不但是個武術家,也是武俠小說的作家,所著《江湖奇俠傳》、《近代俠義英雄傳》均傳頌一時;此外如《武術匯宗》的作者萬籟聲、太極拳名家鄭曼青等人均在湖南國術館任教,甚至連萬籟聲的師父奇俠杜心武也在背後支持。

  因此在這種環境之下,湖南省舉辦的國術擂台賽當然是精采可期。

  關於柳森嚴這個人,其行為在社會上有些怪異,按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好像蠻喜歡「把妹」。他除了一身功夫外,還有開設(中)醫院及公司;經濟條件不錯,平常都穿西裝,和印象中的武師形象並不同。

  民國四十年,共產黨解放中國之後,柳森嚴以地方惡霸或國民黨特務之類的罪名給槍斃了。現在閱讀中國方面有關柳森嚴的記載,幾乎沒有一句好話,都說他行為不檢,人品卑劣,功夫很差,又自吹自擂之類的。(中國網路上有一篇署名向愷然之子向某某所寫的文章,說他小時候看過柳森嚴,是一個很浮誇的人,到他們家作客時被杜心武暗中修理了一頓云云,不過此文所述是真是假,目前尚無力查考。)

  然而,柳森嚴見諸台灣的相關記載則非如此,大部分都肯認柳森嚴的功夫有獨到之處,是一個奇人。而高拜石在古春風樓瑣記中更提到柳森嚴被共產黨槍斃之時,身中七槍而不流血,最後補開一槍才死掉。當時國共已經隔海對峙,因此我相信在台灣的高拜石不可能在槍擊現場目睹此情,而這則傳說究竟如何而來,目前還找不到其他相關的報導。因此高拜石此文似為「孤證」,不知是否為當年國民黨的宣傳技倆?

  名作家唐魯孫在其大作「打擂臺」一文中,曾經提到柳森嚴的故事,是其親身的見聞,應該較為可信,摘錄有關部分如下:
  民國廿年我到漢口工作,寄宿漢口青年會,會裏總幹事當時是宋如海。這位老兄是標準武術迷,一肚子武林掌故,打趟太極拳也有幾成火候。他知道我對武術也有濃厚興趣,晚上沒事,就常找我聊天。他說湖南省主席何芸樵文治武功都有一套,省府文職官員固然賢俊輩出。就是他大力開創的湖南國術館,也是濟濟多士。高手雲集。民國十九年曾經由湖南國術館主持,在長沙辦了一次擂臺比賽,所有大江南北各路英雄好漢,全都趕來觀摩,一時羣賢畢集,真是盛況空前。比武結果,冠、亞軍由長沙人譚輝典譚有光叔侄二人奪去,聽說譚輝典練的是銅頭鐵臂功,用極結實的棗木棍打他,他用胳膊一搪,能把對方震得棍斷人摔。他的侄兒譚有光更是外家好手,功夫還在乃叔之上。將來如果舉行第二屆擂臺比武,千萬不可坐失良機,一定要去瞻仰瞻仰。

到了民國二十二年,湖南省果然又在長沙舉行第二屆國術擂臺比賽。同事陸林蓀對於看打擂臺熱度極高,彼此既然道同志合,於是聯袂赴湘。那知這次擂臺比武,轟動全國。幸虧事前託朋友訂好了下榻地方,預先買好了擂臺門票,否則買票固然困難,就是住所也成極大問題。因為賽前四十天,長沙大小旅館,早就住滿三山五嶽的英雄豪傑啦。

河北滄洲名武師李七柳,碰巧跟我們都住在湖南第一麵粉廠的招待所。他對於江湖恩怨,武林秘辛,不但知道的非常詳細,就是來龍去脈,也無不瞭解如指掌。他說這次擂臺比武,表面上說是提倡武學。骨子裏是北派鐵沙掌顧汝章,跟峨眉山清風道人的徒弟柳森嚴一場決鬥,因為何主席擅長武術而且功力深邃,上有好者,所以湖南國術館也就網羅了不少武林高手。像以輕功著稱的李麗久,寫江湖奇俠傳的向愷然,鐵掌開碑顧汝章,太極推手名家鄭曼青,以暨以武術匯宗馳名南北的萬籟聲,第一屆擂臺比賽的冠亞軍譚輝典譚有光,都在湖南國術館,或是長沙分館擔任重要職務。其中的顧汝章門戶之見最深,自以為技藝高人一等,鐵掌無敵,不但出語浮誇,而且一舉一動也囂張逼人。得罪了若干武林同道不說,連新聞界的朋友也全得罪啦。有一次為點小事,把長沙的大公報都搗毀得落花流水。因此大家對顧都有點不滿,可是敢怒而不敢言。都希望能有武林高手挺身而出,殺殺他的氣焰,給大家出出氣。

恰巧這時候長沙出現一位二十歲身材修長的小伙子,叫柳森嚴。是當時長沙參議員的堂弟。從小因為身體孱弱,拜在常寧縣清風道人門下,跟師傅去峨眉練了十多年武術才回長沙來。柳森嚴人長得雄姿英發,言談謙抑隨和,既好吃又好玩,所以三教九流不管大人小孩子,都樂意跟他交朋友。在他高興的時候,就是求他教幾招散手防身,都能辦得到。因此他在長沙開的專治跌打損傷的森濟外科醫院,天天都高朋滿座,醫務也特別興隆。

後來有人說,江湖奇俠傳裏的柳遲,向愷然寫的就是柳森嚴。這一傳說不要緊,不久就傳到何主席的耳朵裏了,何有黃金市骨求才若渴的癖好,尤其是本省少年武術精英,焉能放過。於是在省府設筵,節折款待柳森嚴。當時陪客也都是武術界名流。中國有句俗話「一山難容二虎」,顧汝章向來目無餘子,驕縱慣了。現在眼前這個毛頭小伙子,既是懂得點三腳貓,四門斗的武功,要不乘此機會折辱他一番,豈不是滅了自己的威風。

酒席散後就在花園子裏,表演了一手手搓石成灰。可是人家柳森嚴也不示弱,立刻在金魚池邊,露了一手吹氣成潭,把四五尺深的水,吹現碗口大小深洞,雖然未見高低,可是由此就種下這次比武的動機。這回擂臺比武,是全武行真刀真槍,可熱鬧啦,咱們明天仔細去瞧吧。聽了李七老這番談話,才知道這次打擂臺還有偌大內幕。這回來長沙看打擂臺,可能不虛此行。

比武擂臺設在長沙大操場,地方廣闊,可以容納一兩萬人。會場四周,布滿了帆布蓬帳,正中坐北朝南搭了一座主臺,臺高約有兩丈,長寬約有八丈見方,是比武場所。臺板是三寸多厚松木,上下場門,也分出將入相。正面兵器架上,十八般兵器,排列得繞眼晶光,正中長條案上擺滿銀盾銀匾錦旗鏡框。左右各設副臺一座,比主中略矮略小,左首臺是貴賓長官席。右首臺是裁判醫療大隊席。擂臺四周有六層看臺是買票入場的觀眾席。場內觀眾,還沒開擂,場子裏已經是人山人海。最令人扎眼的是場內和尚尼姑道士傷殘乞丐特別的多。也不知道他們是江港奇俠呵,還是故意前來矇事的。第一天揭幕,由何主席做了極短的開場白,名震全國武林前輩杜心五說了幾句話。就宣布擂臺開始。開場先由萬籟聲上臺表演。他把六尺長茶杯粗的鐵棍在胳膊上繞了三匝,擲在臺上,吭哧一響,外行人也看得出,這是一場真正氣功表演,第二場好像等了半天,沒人上臺。於是墊了一場武術館的徒手對打,倒也一招一式,虎虎生風,讓人看得一清二白。接著是太極劍表演,梢子棒破單刀,空手入白刃,也都看得出個個身懷絕技,功力不凡。下午一開場少林劈拳對嶺南白鶴掌,以輕靈對雄渾,結果劈拳落敗。接著上來一位又胖又矮的漢子跟一位壯年武士對打,腳拳兼施,指掌並用之下,壯年一拳打在胖子肚腹,祗見胖子大口一張,一匹白練,直射壯年胸臉,壯年人立即倒在臺上。有些觀眾楞說胖子練有劍丸,所以壯年被擊昏倒,於是宣布暫停,經過詢問化驗結果,胖子所練的是水箭,比賽之前喝足涼水,打在肚內,緊急關頭,可以逕射傷人,水係涼水,並沒毒質,臺上臺下大家都受了一場虛驚。

接著一位少林跟一位交手,倆人在臺上轉來轉去,誰也不敢先出手。後來偶或出拳,也是你閃我躲,誰都沒有直接命中過。耗了將近二十分鐘,裁判宣布平手。據說兩人再打下去,二人一定不死即傷。第一天就此收場,雖沒看什麼精彩節目,但是總算看過打擂臺了。

第二天一開場顧汝章就登臺叫陣,柳森嚴果然不負眾望跟著上了擂臺。柳當天穿的是翠藍色長袍,雖然屬於中上體型,可是跟肌充肉緊的顧鐵掌一比,就顯得渺乎其小啦。我們距離擂臺,均有二三十丈遠,當時又沒有擴音器設備,祇見顧柳兩,話沒說兩句,顧出其不意,驟發一掌,柳就像被擊倒地,跟著貼地橫掃一腿,一霎眼人影一晃,柳已跳下擂臺鑽入人羣,飃然而去。有人說柳的一腿,雖把顧汝章掃到臺下,柳森嚴一伸手,又把顧拉回臺上,彼此還說了幾句場面話,才草草終場。可惜筆者未曾看到。我們回到住所,李七老說顧汝章一拳,不能把柳制住,再打下去,顧汝章一定凶多吉少,非當場落敗不可。不過擂臺四週早有布署,柳就是獲勝,也出不了會場。柳森嚴不但招式犀利,頭腦也特別敏捷。這次打擂的目的,也不過是顯顯威風,露一手給大家看看而已。花了四五天的時間,從漢口跑到長沙看打擂臺,柳顧交手不到一分鐘,說起來實在令人掃興。

回到漢口後,不幾天宋如海來說,柳森嚴現在也到了漢口。果然有一天看見柳森嚴在去中山公園的路上,一襲藍衫,帶了好幾位北里名花,坐在敞蓬馬車,謔浪遨遊,據說當天柳去中山公園,就是應上海武林前輩之約的,後來比劃起來,柳用四兩撥千斤的巧招,勝了那位武林前輩。此事被清風道人知道,立刻親自到漢口,把柳帶同峨眉。從此就沒有再聽到柳森嚴的消息了。

  由唐魯孫這篇身歷其境的文章來看,柳森嚴在當年是享有大名的,高拜石在瑣記中也說劍俠柳森嚴的大名在湖南一帶,婦孺皆知;這與現代中國方面的記載頗不相同。

  而當年顧汝章與柳森嚴的對決,在唐魯孫這個觀眾看來,不到一分鐘就莫名其妙的結束;而高拜石文章中則說是因為湖南省主席何鍵害怕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因此傳令禁止二人決鬥,故而兩人沒有在擂台上打起來。但在事後,顧、柳二人有相約私下決鬥,然而風聲傳出,引來數百人圍觀,顧汝章露了一手高明的輕功飄然而去,柳森嚴感歎之餘,被地方父老拉住表演功夫。

  依高拜石所載,柳森嚴當時表演了二種功夫,其中一種比較能夠合理想像,就是請人搬了一些破桌椅隨意丟在地上,柳森嚴拿一支竹掃帚站在不穩固的桌椅上面,由四周的群眾往他丟黃豆,只見帚影翻飛,丟了一斛的黃豆,沒有一粒丟進圈裡,還有很多豆子都被掃破了!

  第二種較難以想像的功夫,則是柳森嚴請人拿了一個大水缸放在地上,站在缸前運氣,臉色漸漸變紅,吸氣之下,水缸中的水向上升至缸面2、3尺高,循環不息。

  高拜石的另一篇文章則說,上述比武多年後,柳森嚴已成為一個小資本家,有人在飯局中請柳森嚴即席表演功夫,柳森嚴推辭不掉,乃拿了個酒杯,距離嘴巴尚有2、3尺之遠,運氣吸氣下,酒杯中的水也上升至杯面以上2、3分。

  這種功夫,和唐魯孫所聽說柳森嚴能吹氣將池面吹出碗口大小,四、五尺深的水洞,應該是其氣功之一體兩面。

  另高拜石文中還提及柳森嚴對著家鄉父老說,他師父教他這門氣功,煉成之後,百步之內可以噓氣傷人,只是他練不到那個境界云云。

  說實在的,在沒有錄影、照相存證的情況下,對於上開柳森嚴的氣功,我是不太相信的。雖然說物理上只要氣流夠強,是可以引動水勢,或「噓氣傷人」,但要造成水缸中的水上升2、3尺之高,或「百步之內,噓氣傷人」,是否已經超出人體的極限太多?而呈現科學計算上之不可能呢?(或者,我們想不出適當的計算方式!)

  可惜,往者既死,已不可追,現世沒有這種劍俠可讓我們作科學的檢驗,DICOVERY頻道也只能找一些所謂的武術家作一些西方觀點、抓不住重點的檢測而已。

  我們不能僅僅依這種傳聞的報導來證實往昔確有這種不可思議的功夫存在;但,也不能完全證明就不存在。或許,不能證明,才是中國功夫仍令人充滿幻想之所在吧!

2008年6月26日

[讀詞]周董!留下來陪我,不要走嘛!

  周邦彥有闕很出名的詞,調寄「少年遊」,如下:
并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指破新橙。
錦幄初溫,獸香不斷,相對坐調笙。
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
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并州產刀,吳地產鹽,都是上流的貨色,一位美女撥開新鮮的橙子要餵恩客;獸形香爐裡的煙霧燎繞,高級裝潢的室內溫暖而飽含情色之意,美女還等著要彈奏一曲來助興。

  美女問:今天要上那兒睡?時間晚了,要回去的話,時間也到了,城上已經打了三更的更鼓。(OS:你要走還是要留,也要給個答案吧!這麼著矯柔造作,真是不夠意思!聊天聊這麼久,還沒有打算包場,真是個小氣啊!)

  美女又說:今晚下霜了,騎馬危險,外面一個人都沒有,還是「不如休去」吧!

  讀了這闕詞,才知道宋朝的文人在秦樓楚館間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周董邦彥先生,聽說是此中能手,難怪可以對這種對白刻畫入微,傳唱百年。

  說穿了,這詞,就是描寫一個高級情色服務業者的高明手段。

  但當我讀破這闕詞的場景,腦中卻KUSO的出現很奇怪的畫面:就是女諧星王彩樺在金牌點唱秀這種台式綜藝節目中,拉著廉價古裝扮相的賀一航或澎恰恰,露出誇張的表情,聲嘶力竭的喊:「哦!哥哥!周董,賣走啦~留下來陪我啦~嗯~嗯~嗯~嗯~」。

  啊~~~周邦彥不要打我~~~~~~~~~~~

2008年6月20日

【評論】中國時報大裁員,果然經營不下去啦!

  中國時報大裁員,說要轉型為菁英報,算是近來媒體業的大事情。比起之前自立晚報、中時晚報這種「小報」的關門,傷殺力強的多。

  據說中時的員工紛紛跳槽到準備來台大展身手的香港明報集團。先看一則聯合報的報導吧!


裁員轉型》中時工會 今天開會自救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程嘉文/台北報導】

2008.06.20 03:31 am

中國時報決定裁員減張推出菁英報,不過中時工會昨天指出,歷來報業變化顯示,轉型說法往往是關門先兆,將要求中時比照台視、華視案,辦理全員退休金落袋,工會將在今天舉行理監事會討論。

中時社長林聖芬表示,工會尚未正式提出「全員退休金落袋」計畫給經營階層,他也只是執行階層,無法評論。至於中時減張,影響訂戶權益,他表示現在談價格調降等都言之過早,「若宣告停刊,我們也會給訂戶最滿意的交代」。

北市勞工局昨天已經對中時發動勞動檢查,由於資遣人員名單尚未擬定,是否涉及解雇資深員工規避退休金,還無從證實。

【2008/06/20 聯合報】


  
  大前研一在其「思考的技術」一書中曾提過:「報紙本來應該以內容取勝,但是現在的大型報社卻以壟斷市場,送贈品或禮卷的方式維持業績,這種作法是本末倒置,沒什麼值得同情的。」

  中時這次是被蘋果給打倒啦!據聞黎智英之登台,固係因九七回歸,香港言論自由不再之迫。但亦有一說係因中時集團之前年年派人赴港考查香港媒體的經營盛況(就是想看怎麼樣才能賺錢)。考查多年後,讓黎智英覺得怎麼都已經考查了那麼多年,這個考查團還在問一樣的問題,是不是經營的太遜啦!根本沒有競爭力,因此興起自己來台辦報的念頭。

  果然,黎胖子一出手,台灣的兩大「質報」就身受重傷,中國時報今日更是已經倒地不起啦!

  今日台灣報界之不如人,誠屬經營者之不善也!

  香港是英國殖民地,黎智英辦報也是向殖民母國英國取經,他取經的對象是英國的小報太陽報;明報集團大概也是模仿英國的每日鏡報。

  中國時報說要轉型成菁英報,莫非是要走英式泰晤士報或衛報的路線?如果能成功當然是好,但依其這些年來的素質,誠不樂觀也!

  辦報紙,該大眾就大眾,該小眾就小眾,該賺錢就賺錢,該倒閉就倒閉。如果台灣報業能像英國一樣百花齊放就好了。

延伸閱讀(或許您對以下內容會有興趣):

1.不知今亦不知古

2.〔媒體〕聯合報對西藏情事的報導

3.〔媒體〕誰還要相信商業週刊?<水蜜桃阿嬤事件>

4.〔閱讀〕副刊之見

5.〔評論〕一個中國作家對陳映真的批判

2008年6月18日

【閱讀】傳統與現代化的中醫

  明朝人笑笑生(有人考據此乃馮夢龍之筆名)編了一本「笑林廣記」,裡面有很多消遣醫生的笑話,有一則大意是說:閻王腹痛,請牛頭馬面到陽世延名醫診治,牛頭問:如何可尋名醫?馬面答:可看醫館門口,如冤鬼群集,必屬庸醫,找一間門口沒有鬼的即可。牛頭稱善。二人一路尋去,諸家醫館門口均群鬼徘徊,後終見一間醫館門前並無冤鬼,一問之下,乃昨日新開館者也。

  由這個笑話可知「庸醫殺人」之說,在古代中國乃是一項事實。

  現在坊間有很多健康書籍,大力批評西方醫學見樹不見林之弊,並大力頌揚中國人的古老智慧是如何如何了不起,中醫的觀點比諸西醫更是如何如何厲害云云。彷彿西醫誤盡蒼生,治病傷元氣,應該要回到中醫養氣調身,才是正道。

  這些書說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有些觀點似是而非;或者理論直接訴諸古籍權威,或者只憑名人代言,到底是可信?或不可信?頗費疑猜。

  中醫與西醫孰優孰劣之論戰,難免牽涉到一些民族主義的情緒,其實這些個國粹論者生病也看西醫,只是若身罹重病,西醫無效時,即會往「傳統智慧」去尋偏方。

  其實,在比較中西醫時,有一個觀點是重要的。那就是應該用中古的比中古、現代的比現代。若以上開「笑林廣記」的明朝為例,中古的中醫庸醫固與劊子手無異,中古的西醫庸醫恐怕更是害人無數;中古比中古,中醫較西醫或略有殊勝也說不定。

  然西方自文藝復興、啟蒙時代、到工業革命,西醫經歷了百年「現代化」的過程;於清末民初時,當現代化藥到病除的西醫遇上中古時代庸醫殺人的中醫,那種高下立判的感覺,帶出了全盤西化運動中也要廢除中醫的口號。

  持平而論,這種比較並不公平,只要中醫也經歷「現代化」的過程,那麼中西醫當可各勝擅場,共同造福人類。

  或許由於中醫(或中國的某些傳統學術)在某一個時代裡被貶抑的太厲害了,因此,在發現中醫的某些觀點對於西醫罔效的疾病別具效果時,難免就激發某些人「弘揚國粹」的心裡了。

  只是弘揚國粹不該走「復古」、「崇古」的回頭路,而是應該邁向現代化,才是正道。(然而,「中醫現代化」並非指「中醫西醫化」,而是應該用理性、實證、科學的方法來研究創發!)

  依此而言,或許可以讓我們在閱讀市面上大量「健康書籍」時,心中有一個基本的尺標。如果該書的理論符合邏輯,言之成理,足以說服我們我們受過基本科學訓練的頭腦,那麼或可認為這本書是朝中醫現代化努力的著作,當可一觀;反之,如果是滿紙荒唐言,只會訴諸無可查考的權威或祕笈,那這種食古不化的復古紙本,還是看看就好吧!

2008年6月16日

【法律】釣魚台事件之國內法國際法傻傻分不清楚

  今天晚上看到新聞報導說宜蘭地檢署針對本次釣魚台撞船事件,要對日本防衛廳的船艦艦長行使刑事管轄權,要分案偵查,要發傳票給那個艦長,如果抗傳不到,還不排除拘提及通緝。檢察長還說想要循外交途徑讓檢察官跨國辦案。

  看了差一點昏倒!

  且先看兩則報導如下:


船長提告 宜檢簽辦
【聯合晚報╱記者陳珮琦、楊正海、姜炫煥/連線報導】

2008.06.15 03:03 pm


聯合號海釣船遭日艦撞沈案,在外交部宣布召回駐日代表同時,法務部也宣示我國對此案有司法管轄權,聯合號船長何鴻義並向宜蘭地檢署控告日本巡防艦涉嫌公共危險、毀損、妨害自由、強制罪等刑責,並要求民事賠償;何鴻義昨晚即赴海巡署製作筆錄,今天上午海巡署將筆錄及調查報告等卷宗移送宜蘭地檢署。

台北縣長周錫瑋並表示縣府將請律師為何鴻義打官司,向日本要求賠償、正式道歉。

宜蘭地檢署上午表示,聯合號船長何鴻義等人也已向海巡署海洋總局提出傷害、毀損告訴,海巡署將全案函送地檢署後,檢方即簽案偵辦。

檢察長何明楨上午表示,由於肇事人,即對方船艦的船長、駕駛人待查,因此先分他字案偵辦,目前偵辦的兩個重點,一是查出肇事人,二是查明撞船是出於故意或過失。下一步是寄發傳票給被告,被告或不出庭,可委由海洋局持拘票拘提對方,拘提不到便可下令通緝。至於檢察官是否會跨海偵辦,看兩國協調結果而定。

【2008/06/15 聯合晚報】



何鴻義提告 宜檢追究日方刑責
何鴻義的醫院驗傷診斷書,明白標示出受傷的部位。(記者楊培華攝)

〔記者楊培華、郭顏慧、吳嘉億、姚岳宏/綜合報導〕「聯合號」海釣船遭日艦撞沉,船長何鴻義不滿日方處理態度,前天晚上已對日艦船長堤信行提出告訴,經海巡署海洋巡防總局人員製作相關筆錄後,全案依毀損、傷害等罪嫌函送宜蘭地檢署偵辦。

宜蘭地檢署檢察長何明楨表示,先前法務部宣示我國對此案有司法管轄權,何鴻義當然有權控告日艦,前晚他已提出刑事告訴,宜蘭地檢署自當追究日本巡防艦船長及有關人員刑事責任。

何明楨表示,檢方受理後,將尋求外交部支持,透過台日司法互助協定,著手展開偵辦動作,必要時也會發出傳票要求日方人員到案說明,若屢傳不到,不排除發出拘票甚至發布通緝,至於檢察官是否跨海辦案,得視兩國協調而定。

何鴻義昨天上午由太太陪同到署立基隆醫院驗傷,他說當時拉扯時受傷,日本方面硬要他就醫,但他不願在日本接受治療,就是要把傷痕留下來當證據。

署立基隆醫院醫師初步檢查何鴻義的傷勢,何的左手、左腳都有多處擦傷,右眼眉毛處也有一處擦傷;此外,左胸有悶痛情形,不排除有內傷。

何鴻義妻子楊鳳英說,海釣船已經被撞沉,家裡經濟難以負擔訴訟的費用,希望政府全力協助,透過司法途徑,捍衛台灣人的尊嚴。


  看到這個新聞,我真的快不行了!一般民眾可以民粹激情,可以沒有法律常識,可以喊打喊殺,可以用各種方法洩忿。

  但是法務部是國家的法律事務的主管機關,有義務為政府研究相關的法律,提供意見,以免政府失態。而法務部居然讓宜蘭地檢署作出這種行為,這這這,怎麼能這麼做呢?

  我們先假設說,釣魚台是我國的領土,日本船艦撞擊我國海釣船的地點是在我國的領海內,而且日本船艦是故意的。那麼,在這種狀況下,我們對那艘日艦的船長有刑事管轄權嗎?

  且看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其中有關領海的部分規定如下:



第29條 軍艦的定義
為本公約的目的,“軍艦”是指屬于一國武裝部隊、具備辨別軍艦國籍的外部標志、由該國政府正式委任並名列相應的現役名冊或類似名冊的軍官指揮和配備有服從正規武裝部隊紀律的船員的船舶。

第30條 軍艦對沿海國法律和規章的不遵守
如果任何軍艦不遵守沿海國關于通過領海的法律和規章,而且不顧沿海國向其提出遵守法律和規章的任何要求,沿海國可要求該軍艦立即離開領海。

第31條 船旗國對軍艦或其他用于非商業目的的政府船舶所造成的損害的責任
對于軍艦或其他用于非商業目的的政府船舶不遵守沿海國有關通過領海的法律和規章或不遵守本公約的規定或其他國際法規則,而使沿海國遭受的任何損失或損害,船旗國應負國際責任。


  所以說,本件日方的艦艇,就算不是軍艦(因為日本有非戰憲法),但至少至少是公務船舶,是日本用于非商業目的的政府船舶,代表日本的主權。就算這艘船是在台灣的領海內不遵守我國的規章,沿海國(也就是台灣)也只能"要求該軍艦立即離開領海",而不能對之行使刑事或民事的管轄權。

  而公務船舶所造成沿海國的損害,是國家責任,而非個人的責任。只能透過外交手段來解決,不可能對該個人行使刑事管轄權。(只有一個例外,就是軍艦已經叛變而變成海盜時,沿海國就有管轄權。)

  雖然台灣困於國際地位,沒有機會參加這個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但是實際上這個公約是歷年來國際海洋法原理原則及習慣法的彙整。就算台灣並非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約國,不受公約的拘束,而主張適用習慣法或一般法律原理原則,其結果也是差不多的!

  宜蘭地檢署把國內法(刑法,刑事訴訟法)的概念一體適用到海洋上,完全沒有國際海洋法ABC等級的常識。如果日後真的對日本軍艦(公務船)的船長提起公訴,或發傳票,拘提,通緝都搞出來,那將會是一個騰笑國際的笑話。

  這樣就能對釣魚台的主權有所幫助嗎?真的是太離譜了!

  馬英九總統是主修國際法的博士,對此應該不能諉稱不知吧!如果再不調整政府的腳步,而任由這個事件用這種方法搞下去,真的是會賠上國家的形象啊!

2008年6月13日

【生態政治】珊瑚重要還是錢重要?昨非今改可不可以?

  昨天行政院農委會公布了一項驚人的消息,就是確定再核發「96張」可以採捕珊瑚的漁業執照。哇!這可不是場生態浩劫的開始嗎?

  先看兩則報紙的報導好了!


農委會開放採珊瑚 學界抨生態浩劫(自由時報)

增96珊瑚漁船執照 竟未限總採量

〔記者鍾麗華、游明金/綜合報導〕原本珊瑚漁船執照僅剩三張,只要不再核發新執照,珊瑚漁業今年底就會消失,但五二○後,農委會漁業署卻公告將重新開放珊瑚漁船九十六艘,並可在五個海域、共七千八百餘平方公里的面積作業。學者批評,新政府大開保育倒車,將造成海洋生態浩劫。

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胡念祖表示,九十五年六月底,農委會主委蘇嘉全宣布「新農業運動」時,即預告嚴重危害生態漁業三年後全面禁止,其中包括飛魚卵、?鱙(即勿仔魚)、珊瑚。

珊瑚成長緩慢,大量採集導致資源枯竭,一九九一年南方澳四十餘艘珊瑚船,只採集到數噸珊瑚,作業已不敷成本,很多珊瑚船轉營拖網、延繩釣,政府也不再核發新執照,迄今年,全國珊瑚船只剩三艘,都在南方澳,許可時間一到,執照自然廢止。

農委會卻在上月底公告實施「兼營珊瑚漁業漁船應行遵守及注意事項」,胡念祖批評,新的「注意事項」中,不僅新開放珊瑚漁船九十六艘,且條文中只寫「逐年遞減」,但卻未訂出遞減速率;此外,未對漁具、漁法有任何規範,也沒有對珊瑚株徑大小、高度等規格及總採捕量限制,幾近全面放任的開放,我國周邊海域珊瑚群落面臨浩劫。

中山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宋克義解釋,漁民採捕的都是深海珊瑚,以製作成珠寶飾品或珊瑚雕刻,但深海珊瑚生長緩慢,可能十幾、二十年都長不到一公釐;漁業署開放措施,表面上是保護漁民,實際卻是破壞未來,可能花一輩子的時間復育,都無法挽回。

保護漁民? 學者:珊瑚枯竭難挽回

宋克義指出,漁民現仍以傳統的漁法,用網子下去盲目亂拖,不像美國等先進國家,以潛水或是潛艇方式採集珊瑚,除規定看得見才能採集,還有大小的限制。雖然漁業署要求漁船安裝船位回報器,控制在一定的海域,但系統關掉,漁船跑到哪裡也不知道。

漁業署副署長沙志一則強調,一味緊縮,可能造成表面上珊瑚漁船消失了,但實際仍可能以違法方式繼續存在,尤其我國是主要的珊瑚加工出口國,面對現實,有效管理,漁業資源才有再生可能。



農委會開放採珊瑚執照 環保團體:錯誤決定
中廣新聞網 (2008-06-12 19:50)

農委會日前開放九十六張珊瑚開採的漁船執照,引起環保團體反彈,由於珊瑚生長不容易,也是眾多生物聚集的地方,具有重要的環境指標意義,不應該只想到珊瑚的商業價值,也要考量到生態環境與觀賞價值,環保聯盟痛斥這是殺雞取卵的錯誤決定。(陳奕華報導)

政府基於保育考量,幾年前已經停止核發珊瑚船執照,沒想道當全世界都在保護珊瑚同時,台灣卻反其道而行,開放採珊瑚的執照。

環保聯盟理事長徐光蓉說:「農委會的做法是殺雞取卵的行為,珊瑚當然有他的商業價值,可是珊瑚本身生長的地方,是很多生物聚積的地方,包括魚類、蝦類等等,不只是珊瑚不見而已,環境破壞了,其他生物也不見了。」

徐光蓉同時指出,不應該只有商業考量,珊瑚留在原處,也具有觀光價值以及環境指標意義,況且我們這一代是否擁有這個權力來破壞生態,農委會開放採珊瑚執照是錯誤的決定。


  好了,看了兩則報導後,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會認同海洋的珊瑚生態保育,遠比珊瑚漁業採集珊瑚用來作珠寶首飾更重要。因此農委會的這項政策是一個大大的錯誤,有極大的可能將造成台灣海洋生態難以回復的破壞。

  但是,如果把這個責任歸給才上任不到一個月的新政府,是不是公平?且看下一則報導。


開放96張採珊瑚執照 環團撻伐怒吼
【聯合晚報╱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2008.06.12 03:07 pm

農委會日前開放96張珊瑚開採的漁船執照,引起環保團體及人士等撻伐聲不斷,上午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無奈地說,早在他上任前,該修正法條已經走完法定程序,他從未看過這份公文,目前只能嚴格執行。

農委會喊冤 還沒上任,公文已出門!

「還沒上任,這份公文就早出了農委會大門!」胡興華一臉無辜地說,未來農委會一定會嚴格執行管理,不會再核發執照,邀請學者專家研商,經過一年評估,希望台灣珊瑚漁業可以逐漸結束不再開採珊瑚。

農委會澄清 一定嚴管!不再發照!

外界質疑,領有執照的珊瑚漁船怎可能自廢武功,放棄賺錢機會?對此,胡興華認為,珊瑚漁業不是那麼容易經營,未來一年是緩衝期,說不定會有漁船願意被政府收購,因為探採珊瑚的地點及數量都受到限制,漁船可能無利可圖。對於國內保育團體的批評,漁業署長謝大文則認為,開放96張珊瑚漁船執照,可以兼顧現實與環境保育,一旦珊瑚漁船違規,濫挖深海珍貴珊瑚,就會立即除名。

記者提問,寶石公會是否介入施壓?謝大文說,寶石公會也支持珊瑚採取應該一切合法化,這樣才能取得產地證明,順利外銷至國外。是否有民意代表積極遊說此案?胡興華沒有正面回應,他只說,這案在今年4月9日就已經通過主管會報,現在只能檢討是否有修正空間。「不是就地合法,是加強控管!」胡興華強調。

【2008/06/12 聯合晚報】


  由這則報導看來,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說:說這個東西是「97年4月9日就已經通過主管會報」。這點值得玩味。

  第一,97年4月9日這個時間,總統大選已經結束,馬英九總統業已當選,在520就職之前,通過這個東西,可見前民進黨政府的相關主事者可惡極的。

  第二,什麼叫作「通過主管會報」?「主管會報」是個什麼東西?如果說「主管會報」可以通過發照,那麼再開一個「主管會報」不准就好。「主管會報」有什麼拘束力可言呢?

  雖然我們不能確知農委會所稱的主管會報是什麼玩意兒,不過,至少從字面上,可以知道主管會報應該是農委會的內部事項才對,如果這個事項沒有對外公布,則不會成為一個行政處分,應該是不具有法令的拘束力。所以說,所謂通過「主管會報」就不能改,實在是一種說謊的行為。

  第三,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又說:「還沒上任,這份公文就早出了農委會大門!」我們也搞不清楚,所謂出了農委會大門是指什麼?是指送到行政院?還是指已經送到了地方政府?或是指已經送到了那些申請執照的漁民手中?

  如果說公文還沒有出行政機關,對外應該還不發生效力,要抽回來改是可以的。如果說公文已經送到人民手中,那當然會發生一定的法律效果;不過,如果是這樣,為何農委會是在昨天才公告?而且到現在才引發新聞報導?頗值探究!

  第四,就算這個核發執照的事情已經對外公布而生效了,就不能再改嗎?我想也不是這樣。行政機關對於其主管之事務,可以依其行政專業判斷,並行使其公權力。可以核發執照,當然也可以撤銷執照。

  如果為了特別的公眾利益,行政機關當然也可以對某些人民的既得權利加以限制。只是說,如果人民因為信賴行政機關先前合法的行政處分,而已經付出相當的心力、財產做了一些投資,事後行政機關再以維護特別公眾利益為理由,而撤銷之前合法的行政處分,那麼人民因此而受到的損失,國家應予補償。

  也就是說,農委會如果真的覺得珊瑚的保育太重要啦!那麼還是可以把先前發的執照都撤銷,再對那96家業者發放補償即可。這麼做雖然好像是浪費錢,但總比珊瑚生態被破壞好的多;而且這件事情越快做,賠的應該會越少;因為時日牽延後再撤照,業者的投入資本必多,損失必大,政府補償也就必多。

  綜上討論,我們其實可以發現一點,那就是現在這個農委會如果不想發照,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處理。但實際上他們自己本身就很想發這個執照,以便對生態「積極管理」,以求得生態保護與珊瑚加工業的「平衡發展」。

  寫到這裡,我都想吐了!真是鬼話連篇!

  報導中寫到:漁業署長謝大文認為:「開放96張珊瑚漁船執照,可以兼顧現實與環境保育,一旦珊瑚漁船違規,濫挖深海珍貴珊瑚,就會立即除名。」、「寶石公會也支持珊瑚採取應該一切合法化,這樣才能取得產地證明,順利外銷至國外。」

  由這一段話,我們大致可以推測真相在那裡了吧!

  報導中也寫到:漁業署副署長沙志一則強調:「一味緊縮,可能造成表面上珊瑚漁船消失了,但實際仍可能以違法方式繼續存在,尤其我國是主要的珊瑚加工出口國,面對現實,有效管理,漁業資源才有再生可能。」

  其實,違法盜採珊瑚的確可能存在,在茫茫海洋上執法,也有其困難之處。但是,有一個重點是,只要是沒有產地證明的珊瑚,不論珊瑚本身或其製品,都不能合法銷售到其他很多國家,這是因為這個世界對珊瑚的保育已經有了共識,也已經設下了重重關卡來防止違法珊瑚在市場上流通。

  所以說,只要台灣不再核發珊瑚船的執照,那麼台灣未來所有開採的珊瑚都是違法的,全部不能標明產地;如果沒有產地證明,那麼這個珊瑚在市場上就不能公開販賣,只能在黑市流通,價值就會貶低。賣不到好價錢,盜採珊瑚的業者就會無利可圖,而自動放棄這項不法的營生。

  眼看,台灣就要走到這一步了!

  結果農委會卻發了「96張」執照,侈言「不是就地合法,是加強控管!」

  而我所見卻是,未來將會有更多盜採珊瑚的人,因為他們知道,至少有96個管道可以有機會讓他搞到一個「產地證明」,然後光明正大的在市場上賣高價的珍貴珊瑚。

  如果這不是利益團體對不良立委施壓搞出來的官商共犯結構,我才不信。

  而台灣的海洋生態,美麗的珊瑚,就將在這種政策下犧牲殆盡,怎能不讓人悲憤呢?

2008年6月11日

[讀詩]小談劉銘傳

自從家破苦奔波,懶向人前喚奈何。名士無妨茅屋小,英雄總是布衣多。為嫌仕宦無肝膽,不慣逢迎受折磨。飢有糗糧寒有帛,草廬安臥且高歌。


  這首「大潛山房詩」是劉銘傳所作,用字很白,意思很直接,可以看出劉銘傳的真性情。

  劉銘傳並不是科甲出身,而是地方團練的首領,加入淮軍打太平天國及地方盜匪,因功受重用而當官的;因此文采稍遜,在宦途上也不甚得意。

  劉銘傳是台灣的首任巡撫,在台灣當過六年的最高長官,這是台灣幸運的地方。

  光緒六年(1880)時,劉銘傳就曾經上疏奏請興建鐵路,認為鐵路是中國防衛北方強鄰帝俄所必要;結果沒有人理他。到了光緒14年(1888)時,因為天津、通州間是否興建鐵路的爭議,劉銘傳又上疏力陳應該要建鐵路,並說他從德商那兒知道帝俄正加速建造通往遠東之鐵路,不得不防;然而,還是沒有起什麼大作用。

  因此,如果說劉銘傳有一個鐵路強國之夢,那麼這個夢只有在台灣短暫的實現過。

  台灣作為一個移民社會,得到劉銘傳這樣一個勇於創新的長官,無疑是一件幸運的事情。許多在中國處處掣肘不能做的事情,到了台灣都可以做。我認為從這個時候開始,台灣就已經步上了這一百多年來領先中國的道路。

  當初劉銘傳興建台灣鐵路時,朝廷有下令撥款每年200萬兩,但實際上錢都沒有到位。劉銘傳只好發行鐵路股票共120萬兩,募集民間資本來建鐵路。這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種一百多年前的BOT案?

  可惜劉銘傳在台六年就告病辭官,畢竟台灣不是他的家鄉。他的諸位繼任者並沒有那麼大的氣魄,甚至連蕭規曹隨也沒有,只是一味號稱「與民休息」。後來中國病弱到打不過日本,光緒二十一年(1895)簽訂馬關條約,台灣變成日本的殖民地;劉銘傳也於同年在家病逝。

  劉銘傳或感於其一生最重要的建議未受重用,一生最重要的功業台灣又淪落他人之手,因此致病也不一定,不過這就不可考了!

  關於劉銘傳當年在台灣所建的鐵路,今安在哉?答曰:全部沒有了!

  因為就當年中國的標準而言,劉銘傳在台灣任用外國技師所建的鐵路固然是很「先進」!但比起「現代標準」來說,還是大大的不足。

  日本殖民者占領台灣後,本來想很得意的搭著火車浩浩蕩蕩進台北城,以顯威風!沒想到這條當年由劉銘傳所興建的鐵路,到了後來實際上並不堪用。日本首任台灣總督樺山紀資自基隆進入台北城時,是搭乘火車走這條鐵路而來,但卻必須派遣60名日軍在後面「推」火車才能動,如果劉銘傳地下有知,不知該高興這條鐵路這麼「抗日」,還是該難過這條鐵路那麼丟臉了。

  因此在日本殖民時代,劉銘傳所建的老舊鐵路全部被拆除,由日本殖民者的台灣總督府於1900年3月,編列了三千萬元的經費興建台灣縱貫鐵路。所以目前在台灣所看到鐵路,都是日本人建的。

  日本人拆除劉銘傳的鐵路,是為了現實上的必要。但拆毀劉銘傳所建的台北城城牆,就明顯是為了「去除前朝遺跡」的殖民手段了。城牆拆毀後,原址成了台北市的重要道路,古稱「三線路」,有一首經典台語老歌「月夜愁」,開頭第一句唱「月色照在三線路」,就是指上開原為台北城牆的道路。

  但日本人縱然拆了城牆,至少還把城門給留了下來,供人憑弔,現在都是國家一級古蹟。其實日本殖民政府在台灣的毀古行動,進行到一半,就遭到日本國內文化界的阻止,再加上日本的前幾任台灣總督都是文人,手段比較溫和,也不為己甚。這其實無關乎民族主義的爭議,最主要還是在有沒有「現代化」的思維而已!

  梁啟超在1911年(民國前一年)曾到台灣一遊,寫了一首詩《臺北故城毀矣留其四門》,詩云:

  清角吹寒日又昏,井幹烽櫓也無痕。客心冷似秦時月,遙夜還臨麗正門。

  麗正門,就是臺北府城南門,又稱大南門,是臺北府城正門,規模為其中五個城門中最大的。(除東西南北四門外,另有小南門,這是為了避免泉漳惡鬥,而開二門供分別出入。)

  麗正門於1879年建立。位置位在台北市公園路、南昌路與愛國西路等數條道路交會路口的圓環上。然而,這座歷經日本殖民而留存下來的清朝古蹟,於1966年,經國民黨政府以「整頓市容以符合觀光需要」為由,將南門的城樓,即二樓以上的部分拆除,改建為中國北方宮殿式建築,成為今日所見不倫不類的樣式。政府帶頭破壞古蹟,莫此為甚。

  閒閒走筆至此,不知還能扯些什麼。只是感於時局,讀讀「名士無妨茅屋小,英雄總是布衣多。為嫌仕宦無肝膽,不慣逢迎受折磨。」之氣派,真是今人不如古人了!

[芸芸語錄]還是因為我要讓媽媽累死

  最近芸芸妹妹超愛玩選擇題的遊戲,因為最近的巧虎及YOYO、MOMO台都有這種節目,出一個簡單的題目,有三個選項,如果答對了,會「叮咚、叮咚」,答錯了,就是「登登」。

  某日媽媽帶著基基弟弟在睡覺,我和芸芸妹妹在客廳,芸芸妹妹有點下意識的用腳去碰書櫃的玻璃門,發生噪音。幾下之後,芸芸妹妹突然警覺不對,跑過來說:我要問你一個問題哦!

問:為什麼我要用腳踢門發出聲音呢?有三個選擇:
一、因為是我不小心的
二、因為我想要把弟弟吵醒
三、還是因為我要讓媽媽累死

我回答:我猜是一。

「叮咚、叮咚」芸芸妹說我答對了!

芸芸妹妹會想出這種答案供人選擇,真是嚇我一跳啊!看來大人隨便在那邊唉唉唉!小朋友可全部都過耳不忘哩!

2008年6月6日

【兩代】嘟嘴

20080330佛光山_004

OTTO6201a

  二叔曾說我小時候喜歡嘟嘴,嘟到嘴巴可以吊二斤豬肉。我娘則說我嘟嘴都是那些叔叔教的。(不過看第二張照片,發現我娘明明自己也在教嘛!)

  不過,我真的不記得有教我兒子嘟嘴,他真的是自己嘟的。這樣看來,嘟嘴應該也是一種遺傳吧!

  不過,我知道啦!我兒子比我帥多了!

延伸閱讀:

1.〔育兒〕芸芸妹妹和她老爸

【照片】吳尊小時候

20080330佛光山_014

  這是芸芸妹妹的小表弟,是芸芸妹妹二舅舅家的小少爺,也是目前長的最帥的小男生。大家都說這小子長的像吳尊,我覺得比吳尊再帥一點吧!

【旅遊】先看上一次的照片

DSC02046

  今年五月份全家到歐洲玩了十八天。雖然回來那麼久了,卻還沒有時間整理那約6GB的照片並上傳。可見現在的我的確比三年前忙的多,司法工作環境也比較差(最主要是案件量增加太多)。

  因此,先貼一張之前照的照片吧(應該是攝於德國的羅騰堡)!這是上一次去歐洲玩的照片,可以看出一些差別。比如說,人變胖了!小朋友也多了兩個!所以玩起來更累了!

  不過看到妹妹當年可愛的樣子,突然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不知不覺的,長大的這麼快,如果沒有停一停看看想想,一下子就不知道會長大到那裡去啦!

  看這個照片,妹妹和阿基基弟弟其實長的蠻像,只是妹妹當時的臉比較圓,基基比較瘦。弟弟也頑皮多了,不知是男女有別還是秉性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