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3日

【生態政治】珊瑚重要還是錢重要?昨非今改可不可以?

  昨天行政院農委會公布了一項驚人的消息,就是確定再核發「96張」可以採捕珊瑚的漁業執照。哇!這可不是場生態浩劫的開始嗎?

  先看兩則報紙的報導好了!


農委會開放採珊瑚 學界抨生態浩劫(自由時報)

增96珊瑚漁船執照 竟未限總採量

〔記者鍾麗華、游明金/綜合報導〕原本珊瑚漁船執照僅剩三張,只要不再核發新執照,珊瑚漁業今年底就會消失,但五二○後,農委會漁業署卻公告將重新開放珊瑚漁船九十六艘,並可在五個海域、共七千八百餘平方公里的面積作業。學者批評,新政府大開保育倒車,將造成海洋生態浩劫。

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胡念祖表示,九十五年六月底,農委會主委蘇嘉全宣布「新農業運動」時,即預告嚴重危害生態漁業三年後全面禁止,其中包括飛魚卵、?鱙(即勿仔魚)、珊瑚。

珊瑚成長緩慢,大量採集導致資源枯竭,一九九一年南方澳四十餘艘珊瑚船,只採集到數噸珊瑚,作業已不敷成本,很多珊瑚船轉營拖網、延繩釣,政府也不再核發新執照,迄今年,全國珊瑚船只剩三艘,都在南方澳,許可時間一到,執照自然廢止。

農委會卻在上月底公告實施「兼營珊瑚漁業漁船應行遵守及注意事項」,胡念祖批評,新的「注意事項」中,不僅新開放珊瑚漁船九十六艘,且條文中只寫「逐年遞減」,但卻未訂出遞減速率;此外,未對漁具、漁法有任何規範,也沒有對珊瑚株徑大小、高度等規格及總採捕量限制,幾近全面放任的開放,我國周邊海域珊瑚群落面臨浩劫。

中山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宋克義解釋,漁民採捕的都是深海珊瑚,以製作成珠寶飾品或珊瑚雕刻,但深海珊瑚生長緩慢,可能十幾、二十年都長不到一公釐;漁業署開放措施,表面上是保護漁民,實際卻是破壞未來,可能花一輩子的時間復育,都無法挽回。

保護漁民? 學者:珊瑚枯竭難挽回

宋克義指出,漁民現仍以傳統的漁法,用網子下去盲目亂拖,不像美國等先進國家,以潛水或是潛艇方式採集珊瑚,除規定看得見才能採集,還有大小的限制。雖然漁業署要求漁船安裝船位回報器,控制在一定的海域,但系統關掉,漁船跑到哪裡也不知道。

漁業署副署長沙志一則強調,一味緊縮,可能造成表面上珊瑚漁船消失了,但實際仍可能以違法方式繼續存在,尤其我國是主要的珊瑚加工出口國,面對現實,有效管理,漁業資源才有再生可能。



農委會開放採珊瑚執照 環保團體:錯誤決定
中廣新聞網 (2008-06-12 19:50)

農委會日前開放九十六張珊瑚開採的漁船執照,引起環保團體反彈,由於珊瑚生長不容易,也是眾多生物聚集的地方,具有重要的環境指標意義,不應該只想到珊瑚的商業價值,也要考量到生態環境與觀賞價值,環保聯盟痛斥這是殺雞取卵的錯誤決定。(陳奕華報導)

政府基於保育考量,幾年前已經停止核發珊瑚船執照,沒想道當全世界都在保護珊瑚同時,台灣卻反其道而行,開放採珊瑚的執照。

環保聯盟理事長徐光蓉說:「農委會的做法是殺雞取卵的行為,珊瑚當然有他的商業價值,可是珊瑚本身生長的地方,是很多生物聚積的地方,包括魚類、蝦類等等,不只是珊瑚不見而已,環境破壞了,其他生物也不見了。」

徐光蓉同時指出,不應該只有商業考量,珊瑚留在原處,也具有觀光價值以及環境指標意義,況且我們這一代是否擁有這個權力來破壞生態,農委會開放採珊瑚執照是錯誤的決定。


  好了,看了兩則報導後,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會認同海洋的珊瑚生態保育,遠比珊瑚漁業採集珊瑚用來作珠寶首飾更重要。因此農委會的這項政策是一個大大的錯誤,有極大的可能將造成台灣海洋生態難以回復的破壞。

  但是,如果把這個責任歸給才上任不到一個月的新政府,是不是公平?且看下一則報導。


開放96張採珊瑚執照 環團撻伐怒吼
【聯合晚報╱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2008.06.12 03:07 pm

農委會日前開放96張珊瑚開採的漁船執照,引起環保團體及人士等撻伐聲不斷,上午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無奈地說,早在他上任前,該修正法條已經走完法定程序,他從未看過這份公文,目前只能嚴格執行。

農委會喊冤 還沒上任,公文已出門!

「還沒上任,這份公文就早出了農委會大門!」胡興華一臉無辜地說,未來農委會一定會嚴格執行管理,不會再核發執照,邀請學者專家研商,經過一年評估,希望台灣珊瑚漁業可以逐漸結束不再開採珊瑚。

農委會澄清 一定嚴管!不再發照!

外界質疑,領有執照的珊瑚漁船怎可能自廢武功,放棄賺錢機會?對此,胡興華認為,珊瑚漁業不是那麼容易經營,未來一年是緩衝期,說不定會有漁船願意被政府收購,因為探採珊瑚的地點及數量都受到限制,漁船可能無利可圖。對於國內保育團體的批評,漁業署長謝大文則認為,開放96張珊瑚漁船執照,可以兼顧現實與環境保育,一旦珊瑚漁船違規,濫挖深海珍貴珊瑚,就會立即除名。

記者提問,寶石公會是否介入施壓?謝大文說,寶石公會也支持珊瑚採取應該一切合法化,這樣才能取得產地證明,順利外銷至國外。是否有民意代表積極遊說此案?胡興華沒有正面回應,他只說,這案在今年4月9日就已經通過主管會報,現在只能檢討是否有修正空間。「不是就地合法,是加強控管!」胡興華強調。

【2008/06/12 聯合晚報】


  由這則報導看來,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說:說這個東西是「97年4月9日就已經通過主管會報」。這點值得玩味。

  第一,97年4月9日這個時間,總統大選已經結束,馬英九總統業已當選,在520就職之前,通過這個東西,可見前民進黨政府的相關主事者可惡極的。

  第二,什麼叫作「通過主管會報」?「主管會報」是個什麼東西?如果說「主管會報」可以通過發照,那麼再開一個「主管會報」不准就好。「主管會報」有什麼拘束力可言呢?

  雖然我們不能確知農委會所稱的主管會報是什麼玩意兒,不過,至少從字面上,可以知道主管會報應該是農委會的內部事項才對,如果這個事項沒有對外公布,則不會成為一個行政處分,應該是不具有法令的拘束力。所以說,所謂通過「主管會報」就不能改,實在是一種說謊的行為。

  第三,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又說:「還沒上任,這份公文就早出了農委會大門!」我們也搞不清楚,所謂出了農委會大門是指什麼?是指送到行政院?還是指已經送到了地方政府?或是指已經送到了那些申請執照的漁民手中?

  如果說公文還沒有出行政機關,對外應該還不發生效力,要抽回來改是可以的。如果說公文已經送到人民手中,那當然會發生一定的法律效果;不過,如果是這樣,為何農委會是在昨天才公告?而且到現在才引發新聞報導?頗值探究!

  第四,就算這個核發執照的事情已經對外公布而生效了,就不能再改嗎?我想也不是這樣。行政機關對於其主管之事務,可以依其行政專業判斷,並行使其公權力。可以核發執照,當然也可以撤銷執照。

  如果為了特別的公眾利益,行政機關當然也可以對某些人民的既得權利加以限制。只是說,如果人民因為信賴行政機關先前合法的行政處分,而已經付出相當的心力、財產做了一些投資,事後行政機關再以維護特別公眾利益為理由,而撤銷之前合法的行政處分,那麼人民因此而受到的損失,國家應予補償。

  也就是說,農委會如果真的覺得珊瑚的保育太重要啦!那麼還是可以把先前發的執照都撤銷,再對那96家業者發放補償即可。這麼做雖然好像是浪費錢,但總比珊瑚生態被破壞好的多;而且這件事情越快做,賠的應該會越少;因為時日牽延後再撤照,業者的投入資本必多,損失必大,政府補償也就必多。

  綜上討論,我們其實可以發現一點,那就是現在這個農委會如果不想發照,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處理。但實際上他們自己本身就很想發這個執照,以便對生態「積極管理」,以求得生態保護與珊瑚加工業的「平衡發展」。

  寫到這裡,我都想吐了!真是鬼話連篇!

  報導中寫到:漁業署長謝大文認為:「開放96張珊瑚漁船執照,可以兼顧現實與環境保育,一旦珊瑚漁船違規,濫挖深海珍貴珊瑚,就會立即除名。」、「寶石公會也支持珊瑚採取應該一切合法化,這樣才能取得產地證明,順利外銷至國外。」

  由這一段話,我們大致可以推測真相在那裡了吧!

  報導中也寫到:漁業署副署長沙志一則強調:「一味緊縮,可能造成表面上珊瑚漁船消失了,但實際仍可能以違法方式繼續存在,尤其我國是主要的珊瑚加工出口國,面對現實,有效管理,漁業資源才有再生可能。」

  其實,違法盜採珊瑚的確可能存在,在茫茫海洋上執法,也有其困難之處。但是,有一個重點是,只要是沒有產地證明的珊瑚,不論珊瑚本身或其製品,都不能合法銷售到其他很多國家,這是因為這個世界對珊瑚的保育已經有了共識,也已經設下了重重關卡來防止違法珊瑚在市場上流通。

  所以說,只要台灣不再核發珊瑚船的執照,那麼台灣未來所有開採的珊瑚都是違法的,全部不能標明產地;如果沒有產地證明,那麼這個珊瑚在市場上就不能公開販賣,只能在黑市流通,價值就會貶低。賣不到好價錢,盜採珊瑚的業者就會無利可圖,而自動放棄這項不法的營生。

  眼看,台灣就要走到這一步了!

  結果農委會卻發了「96張」執照,侈言「不是就地合法,是加強控管!」

  而我所見卻是,未來將會有更多盜採珊瑚的人,因為他們知道,至少有96個管道可以有機會讓他搞到一個「產地證明」,然後光明正大的在市場上賣高價的珍貴珊瑚。

  如果這不是利益團體對不良立委施壓搞出來的官商共犯結構,我才不信。

  而台灣的海洋生態,美麗的珊瑚,就將在這種政策下犧牲殆盡,怎能不讓人悲憤呢?

2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農委會剛上任一個月,可能沒人也沒時間把之前所有的事情都重新檢討一遍吧。雖說珊瑚船執照是保育的大事,但是對於剛交接的農委會來說,很難會把這件事當最高優先來看待。

不過既然現在事情爆發了,就應該像版主說的,好好補救(收回執照--如果合法,尤其趁現在大眾輿論支持),並且追究當初這些執照是怎麼審核並發出去的。

小杜白雲 提到...

就看政府怎麼處理了...
但我看八成是冷處理..等鋒頭過了..什麼事都沒了...反正環保團體的抗議又能上報幾天??

這幾天全部是兩岸會談的消息..大人物們又怎麼會去關心山佳車站或海裡的珊瑚呢?

換了這麼幾次政府,我覺得台灣民間社團的力量實在太弱了..或許,這才是該好好思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