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6日

【法律】釣魚台事件之國內法國際法傻傻分不清楚

  今天晚上看到新聞報導說宜蘭地檢署針對本次釣魚台撞船事件,要對日本防衛廳的船艦艦長行使刑事管轄權,要分案偵查,要發傳票給那個艦長,如果抗傳不到,還不排除拘提及通緝。檢察長還說想要循外交途徑讓檢察官跨國辦案。

  看了差一點昏倒!

  且先看兩則報導如下:


船長提告 宜檢簽辦
【聯合晚報╱記者陳珮琦、楊正海、姜炫煥/連線報導】

2008.06.15 03:03 pm


聯合號海釣船遭日艦撞沈案,在外交部宣布召回駐日代表同時,法務部也宣示我國對此案有司法管轄權,聯合號船長何鴻義並向宜蘭地檢署控告日本巡防艦涉嫌公共危險、毀損、妨害自由、強制罪等刑責,並要求民事賠償;何鴻義昨晚即赴海巡署製作筆錄,今天上午海巡署將筆錄及調查報告等卷宗移送宜蘭地檢署。

台北縣長周錫瑋並表示縣府將請律師為何鴻義打官司,向日本要求賠償、正式道歉。

宜蘭地檢署上午表示,聯合號船長何鴻義等人也已向海巡署海洋總局提出傷害、毀損告訴,海巡署將全案函送地檢署後,檢方即簽案偵辦。

檢察長何明楨上午表示,由於肇事人,即對方船艦的船長、駕駛人待查,因此先分他字案偵辦,目前偵辦的兩個重點,一是查出肇事人,二是查明撞船是出於故意或過失。下一步是寄發傳票給被告,被告或不出庭,可委由海洋局持拘票拘提對方,拘提不到便可下令通緝。至於檢察官是否會跨海偵辦,看兩國協調結果而定。

【2008/06/15 聯合晚報】



何鴻義提告 宜檢追究日方刑責
何鴻義的醫院驗傷診斷書,明白標示出受傷的部位。(記者楊培華攝)

〔記者楊培華、郭顏慧、吳嘉億、姚岳宏/綜合報導〕「聯合號」海釣船遭日艦撞沉,船長何鴻義不滿日方處理態度,前天晚上已對日艦船長堤信行提出告訴,經海巡署海洋巡防總局人員製作相關筆錄後,全案依毀損、傷害等罪嫌函送宜蘭地檢署偵辦。

宜蘭地檢署檢察長何明楨表示,先前法務部宣示我國對此案有司法管轄權,何鴻義當然有權控告日艦,前晚他已提出刑事告訴,宜蘭地檢署自當追究日本巡防艦船長及有關人員刑事責任。

何明楨表示,檢方受理後,將尋求外交部支持,透過台日司法互助協定,著手展開偵辦動作,必要時也會發出傳票要求日方人員到案說明,若屢傳不到,不排除發出拘票甚至發布通緝,至於檢察官是否跨海辦案,得視兩國協調而定。

何鴻義昨天上午由太太陪同到署立基隆醫院驗傷,他說當時拉扯時受傷,日本方面硬要他就醫,但他不願在日本接受治療,就是要把傷痕留下來當證據。

署立基隆醫院醫師初步檢查何鴻義的傷勢,何的左手、左腳都有多處擦傷,右眼眉毛處也有一處擦傷;此外,左胸有悶痛情形,不排除有內傷。

何鴻義妻子楊鳳英說,海釣船已經被撞沉,家裡經濟難以負擔訴訟的費用,希望政府全力協助,透過司法途徑,捍衛台灣人的尊嚴。


  看到這個新聞,我真的快不行了!一般民眾可以民粹激情,可以沒有法律常識,可以喊打喊殺,可以用各種方法洩忿。

  但是法務部是國家的法律事務的主管機關,有義務為政府研究相關的法律,提供意見,以免政府失態。而法務部居然讓宜蘭地檢署作出這種行為,這這這,怎麼能這麼做呢?

  我們先假設說,釣魚台是我國的領土,日本船艦撞擊我國海釣船的地點是在我國的領海內,而且日本船艦是故意的。那麼,在這種狀況下,我們對那艘日艦的船長有刑事管轄權嗎?

  且看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其中有關領海的部分規定如下:



第29條 軍艦的定義
為本公約的目的,“軍艦”是指屬于一國武裝部隊、具備辨別軍艦國籍的外部標志、由該國政府正式委任並名列相應的現役名冊或類似名冊的軍官指揮和配備有服從正規武裝部隊紀律的船員的船舶。

第30條 軍艦對沿海國法律和規章的不遵守
如果任何軍艦不遵守沿海國關于通過領海的法律和規章,而且不顧沿海國向其提出遵守法律和規章的任何要求,沿海國可要求該軍艦立即離開領海。

第31條 船旗國對軍艦或其他用于非商業目的的政府船舶所造成的損害的責任
對于軍艦或其他用于非商業目的的政府船舶不遵守沿海國有關通過領海的法律和規章或不遵守本公約的規定或其他國際法規則,而使沿海國遭受的任何損失或損害,船旗國應負國際責任。


  所以說,本件日方的艦艇,就算不是軍艦(因為日本有非戰憲法),但至少至少是公務船舶,是日本用于非商業目的的政府船舶,代表日本的主權。就算這艘船是在台灣的領海內不遵守我國的規章,沿海國(也就是台灣)也只能"要求該軍艦立即離開領海",而不能對之行使刑事或民事的管轄權。

  而公務船舶所造成沿海國的損害,是國家責任,而非個人的責任。只能透過外交手段來解決,不可能對該個人行使刑事管轄權。(只有一個例外,就是軍艦已經叛變而變成海盜時,沿海國就有管轄權。)

  雖然台灣困於國際地位,沒有機會參加這個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但是實際上這個公約是歷年來國際海洋法原理原則及習慣法的彙整。就算台灣並非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約國,不受公約的拘束,而主張適用習慣法或一般法律原理原則,其結果也是差不多的!

  宜蘭地檢署把國內法(刑法,刑事訴訟法)的概念一體適用到海洋上,完全沒有國際海洋法ABC等級的常識。如果日後真的對日本軍艦(公務船)的船長提起公訴,或發傳票,拘提,通緝都搞出來,那將會是一個騰笑國際的笑話。

  這樣就能對釣魚台的主權有所幫助嗎?真的是太離譜了!

  馬英九總統是主修國際法的博士,對此應該不能諉稱不知吧!如果再不調整政府的腳步,而任由這個事件用這種方法搞下去,真的是會賠上國家的形象啊!

18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美國不就常幹這種事? 你可以在美國對全世界所有人起訴。

mungbean 提到...

本來昨天去台大旅日校友會的聚會, 許代表就因為被召返而缺席, 在座的校友大多應該覺得許代表此去恐怕無法全身而退...說實在的, 雖然我們不搞外交, 也不懂外交, 但是對一個沒有能力控制的島嶼大搞民族主義和"話爽ㄟ", 可能在原本就自視甚高的日本人眼裡, 會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又如何去爭取互信和尊重? 更何況, 所謂的交涉放人和道歉, 都也是要靠駐外單位的人脈和折衝才能遂行, 不是搞活動或任意挑釁叫囂就會變成國際事件! 說來可笑, 媒體報導中國抗議發聲似乎是日本讓步的主因, 我好像不得不同意這個論點....台灣的確越來越像是中國的一部份了.....
之前民進黨大搞衝撞外交...或應說縱容衝撞外交...但如今看來....馬政府也沒高明些...至少目前看來, 外交部, 法務部都在狀況外...更別提所謂的熱血中年總統啦, 他曉得要替自己的運動習慣辯駁, 但對總統高度的外交事件沒有太多態度和陳述, 真是令人不解! chen-ying

大頭青 提到...

白雲兄可能有些小小的誤會。
檢方的現況應該是,只要有人提出告訴,就一定得受理並分案,分案這點是沒有錯的,只是要如何處理的完善而已。
不過,當然何明禎這個人…我們都上過他的課,你也知道他……(寫了怕會成為公然侮辱或誹謗),他的話聽聽就罷了。
倒是白雲兄的見解讓大頭青大大受教,只是看完白雲兄的論述後,膽敢膚淺一問(國際公法當初在學校重修了兩次,這是丟臉的延畢理由……),由該國際法的內容觀之,僅是國家負有「國際負任」,但可以得出排除對個人的刑事管轄權的結論嗎??

小杜白雲 提到...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領海中外國船舶的刑事管轄權是這樣規定的:

-------
第27條 外國船舶上的刑事管轄權
1.沿海國不應在通過領海的外國船舶上行使刑事管轄權,以逮捕與在該船舶通過期間船上所犯任何罪行有關的任何人或進行與該罪行有關的任何調查,但下列情形除外:
(a)罪行的後果及于沿海國;
(b)罪行屬于擾亂當地安寧或領海的良好秩序的性質;
(c)經船長或船旗國外交代表或領事官員請求地方當局予以協助;或
(d)這些措施是取締違法販運麻醉藥品或精神調理物質所必要的。
2.上述規定不影響沿海國為在駛離內水後通過領海的外國船舶上進行逮捕或調查的目的而採取其法律所授權的任何步驟的權利。
3.在第1和第2兩款規定的情形下,如經船長請求,沿海國在採取任何步驟前應通知船旗國的外交代表或領事官員,並應便利外交代表或領事官員和船上乘務人員之間的接觸。遇有緊急情況,發出此項通知可與採取措施同時進行。
4.地方當局在考慮是否逮捕或如何逮捕時,應適當顧及航行的利益。
5.除第Ⅻ部分有所規定外或有違犯按照第Ⅴ部分制定的法律和規章的情形,如果來自外國港口的外國船舶僅通過領海而不駛入內水,沿海國不得在通過領海的該船舶上採取任何步驟,以逮捕與該船舶駛進領海前所犯任何罪行有關的任何人或進行與該罪行有關的調查。
---------

由此可知對於領海內的船舶是以沒有刑事管轄權為原則,有刑事管轄權為例外。這是傳統國際法將船舶視為活動領土這種概念的遺緒。

至於公船,乃代表一國政府,如有糾紛,均應循外交途徑解決,不可能由沿海國片面行使刑事管轄權。

如果是軍艦那就不用說了,扣別國的軍艦差不多等於要開戰了!
--------

國際海洋法是國際法的一支,我想青兄在大學可能沒有修過吧!

小杜白雲 提到...

其實國際海洋法是國際法領域中難得廣泛適用的實定法之一,我想美國也是很懂這個的。

之前台灣的漁船在美國的海域越界捕魚,COGSA由領海行使緊追權,也是不敢扣船,一直追過太平洋到台灣的領海,才通報我們處理這件事。

小杜白雲 提到...

外交的專才是需要很長期的培養,
英國外交官之幹練已經出名一百年以上了,
美國外交官大都出身耶哈二校,其他人想當外交官,或想找不同派的來管這些外交官都不容易。

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外交人員練兵的機會少,難免比較不足;別說這個,就連國際法的學術研究都因此而比較不行!

大頭青 提到...

謝謝白雲兄的解說,說來慚愧,「國際公法」(那時老師是有講到海洋法的部分的)是當時司法組的必修課目,我就是老唸不通,所以大二下學期被當,再修一次又被當,第三次才通過,完成我大五的唯一心願……當初還對老師有些小抱怨,目前看來被當還實在應該!!
可愚昧如我還是有一點不懂,依規定看來,好像是不能在該「船舶」上進行任何刑事管轄程序(是領土的延伸我了解),但就該「行為人」下船後有無管轄權呢?可否進行刑事程序呢?好像就真的涉及的是領土領海與否的問題了吧……

小杜白雲 提到...

刑事管轄權當然是指對行為人,船舶本身應無刑事管轄權可言。

因為公船的行為,基本上在國際上就代表船旗國政府的行為,若強加管轄,必致引起國際糾紛。

因此國際海洋法公約才會作此規定。

因此,如果是我們的軍艦或海巡署艦艇去日本的領海撞沈日本的漁船,日本政府一樣是不能行使刑事管轄權的。

不過,台灣有個吃虧的地方,就是在中國的壓力下,也許有些不要臉的國家就會說因為台灣並非一個國家,所以其公船並非屬政府船舶而當成一般船舶予以管轄。如果發生,這就真的很悲哀了。

像是新加坡最高法院在新加坡航空空難的最高法院判決中,居然說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因此台灣民航局不能主張政府機關的免責!

看到這種判決的報導,真是一把火要燒起來,
------------

2004-01-16 10:29:13 |

記者盧德允/台北報導

新加坡最高法院法官在一項判決中指稱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因此台灣民航局不能主張司法豁免權,對於這項損及台灣國家尊嚴的發展,外交部昨天表示,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這項判決只是法官對個案的見解,不會影響台灣與新加坡雙邊關係及正常往來。

外交部發言人石瑞琦指出,新加坡最高法院上訴法庭在十四日駁回我國民航局豁免權之主張,外交部將深入了解判決內容,與民航局研商後續因應方案。

他強調,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的事實不容質疑,這項判決是對民航局是否享有豁免權作出認定,是本案法官對個案的見解,中華民國與新加坡政府有多年實質友好關係,這項判決將不會影響兩國關係及正常往來。

數年前新加坡航空班機在中正機場失事,造成嚴重傷亡,部分罹難者家屬及傷者對新航提出求償告訴,新航認為意外發生與台灣民航局的疏忽有關,要求將民航局列為第三造,民航局則以它為國家政府部門為由,主張應享有豁免權。

來自新加坡的消息指出,新加坡最高法院法官前天作出判決,指稱新加坡外交部清楚表態,就法令而言,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台灣民航局不能享有豁免權,法庭必須遵守外交部的決定,不能私自裁定。

法官在裁決文中表示,新加坡政府採行「一個中國」政策,對待台灣方式與對待一般主權國家不同,新加坡雖然在一些領域上與台灣簽署合作協議,但「在某一方面的合作並不代表承認對方是一個主權國家
----------

對於這種判決,民進黨政府沒有召回駐新加坡代表,也真是失職的可以!

小杜白雲 提到...

相較而言,加拿大政府就明理許多啊!

看來亞洲國家的政治法治水準要追上歐美,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趕啊!

-------------
加法院判決承認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
(中央社記者吳顯光渥太華二十六日專電)新加坡航空公司二零零四年二月十日撤回對台灣民航局有關新航中正機場失事訴訟案。新航撤回訴訟案件,使魁北克高等法院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判定台灣民航局合於
加拿大「國家豁免法」享有豁免權的「外國」,該判例中並確定台灣係主權獨立國家。

該訴訟案原告為加拿大人巴弘,他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一日新航中正機場失事中受傷,因而向加拿大魁北克省法院控告新航,新航將台灣民航局加列為共同被告。台灣民航局則向魁北克法院申請「國家豁免」作為抗辯。

魁北克高等法院審理本案的法官聖皮耶在判決書說,加拿大國家豁免法並未對「外國」作出定義,「國家豁免」的原則發源自國際習慣法,因此,需要從國際公法中尋求相關定義。一個國家是否受到其他國家的承認
,並不妨礙其仍成為國家的事實,國家的誕生及生存才是問題的關鍵。台灣合於國際公法上國家構成的四要件,台灣有固定的領土、人民、有效存在的政府以及與他國交往的能力。

判決書並引用加拿大國際法年報中曾刊登前外交部長保羅馬丁(現任總理保羅馬丁二世的父親)一九六八年的演講。馬丁說:「我們準備接受一九四九年中國勝利的事實,然而我們認為,台灣有效的政治獨立亦是政治事實」。

魁北克高等法院此一裁決確定台灣係主權獨立國家,已成為加國司法判決的先例,具有深遠影響,並將有利於台加雙邊關係的良性發展。930226
-------------

麻吉爸爸 提到...

看到前面的討論,
覺得法律真是博大精深,
還好沒有去念法律.....

不過對這件事我的看法是,
台灣的國際環境特殊,
在野不知在朝的辛苦,
看馬先生有多大能耐解決台灣的國際問題?
但前提是不要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所以我開玩笑說,
民進黨執政,
有人問我釣魚台是誰的,
我會說是日本的,
因為我不覺得釣魚台跟我有什麼關係,
給日本可以避免台灣捲入紛爭,
但現在我會說釣魚台是台灣的,
看國民黨有多行,
真的能讓國際認同釣魚台是台灣的,
那我也給馬英九拍拍手.....

LS (tw@us) 提到...

魁北克應該是比較同情台灣的情況的地區。

阿男 提到...

居然有台大教授表示我國要追訴在釣漁台肇事的日艦船長是「沒常識」,這等教授不誤人子弟也難。
台大法律系副教授姜皇池聯合報投書針對最近的釣漁台事件發表意見,題目是「追訴日艦長? 屈從民氣沒常識」(http://udn.com/NEWS/OPINION/X1/4385878.shtml),大意是,「……公務船舶所受之完全豁免權甚至比一般外交人員之豁免權還完備,即使釣魚台毫無爭議是我國領土,……我國亦僅能藉由外交途徑,要求船旗國(日本)負國際責任,並無權利「直接」起訴在日本公務船舶上之日本船長……更無任何國際法可作為起訴日本海上保安廳船艦之法律基礎。……法務部聲明第二點,恐誤導人民與決策者,非但無助於爭端之解決,無益於受害漁民,更貽笑國際。法務部竟做出如此大悖國際法常識之結論,似乎在在證實國際法教育之不足,而處此環環相扣之國際環境中,司法從業人員之國際法知識,似乎有再增進空間。」。
台大的教授真的比較有學問嗎?從上述的投書內容看來,我看未並盡然,甚比一個普通大學生所學都還不如哩!
姜老師的言論太過離譜,我不是教授,但也修過國際法的課,簡單來說可用下列兩點輕易的反駁:
一、真的去讀海洋法公學第95、96條,你就會發現,人家說的軍艦或是公務船舶的「完全豁免權」,那是指在公海上航行才有的權利。
在一個國家的領海裡,就沒有「完全豁免」這回事的,在人家的領海內,公務船舶的豁免是「外交豁免」或是「主權豁免」,也就是要兩國有邦交或是同為海洋公約得締約國才會有的豁免權利,另外也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這船是因為急難停靠,那他才會享有豁免的權利。我國和日本不知斷交多久了,真不知日本的公務船舶在我國領海內,啥時有「外交豁免」還是「主權豁免」了,我國被逐出聯合國也好象了,當然也不是海洋法公約的締約國,我們以前不追究日艦的暴行,充其量只是力有達逮或是基於禮貌、善意的行為,日艦根本是沒有「豁免」這個權利的。
二、而且依海洋法公約第97條規定,遇有船舶在公海上碰撞或任何其他航行事故涉及船長或任何他為船舶服務的人員的刑事或紀律責任時,即使作為一種調查措施,船旗國當局以外的任何當局也不應命令逮捕或扣留船舶。即使是非政府的船舶就有此種不應命令逮捕或扣留船舶的規定,所有日本逮捕扣留我國船長,或是從前查扣我國漁船的做法,是肯定違反國際法的。所以現在日本海上保安廳會有對受害的家屬表示「遺憾」,就是因為日本這次真的做的太過份,法理上根本就站不住腳,給自己的下台階。而且日艦是不能登我方的船舶檢查的,除非我們的船舶在從事「海盜行為」或是「奴隸販賣」,就算給登船檢查,「如果嫌疑經證明為無根據,而且被登臨的船舶並未從事嫌疑的任何行為,對該船舶可能遭受的任何損失或損害應予賠償」,日本不但檢查,居然還把船給弄沉了,照國際法,日本是賠定了。我們居然還有人說我們不能向其主張管轄權,那真是譁天下之大譏。
教授不該是會叫的野獸,也該讀點書才來大放厥詞吧!

小杜白雲 提到...

說真的,外交官真的不好當。
政府的政黨輪替雖然是民主國家的正常現象,但像台灣一樣國家認同分歧,而且主政者高度政治化的情形下,要培養出專業傑出的外交官僚,誠非易事。

有時候讀讀19世紀的中國外交史,就會發現專業跟非專業的差別有多大!進入21世紀,我們是往專業邁進了,但可努力的地方應該還有很多。

中國忝為世界之大國,其外交官一樣不專業,常常丟人現眼,也不比台灣好到那裡去!只是憑其大而蠻橫而已!

阿男 提到...

「中國船入侵 不應坐視」(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5/new/may/26/today-o1.htm),
這篇文章也是這位姜教授的文章,
一樣都是別國的公務船舶,
同樣都是侵入我國的領海或是經濟海域,
結果這位姜教授的結論就不一樣了,
面對中國,同樣的場景就是「……我國同樣可採取相對應措施,包括使用武力以為因應,此等權利亦不會因中國船舶為公務船舶,且享有「主權豁免權」(sovereign immunity),而有所影響或受到限制。」。
政治人物可以換位子就換了腦袋,
不知道原來學術上的見解也可以隨心情而換,
在日本人面前就屈膝。
人家說中國人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就是有這樣野叫獸的存在,
沒有團結,那兒來的國家,
這種人就是破壞團結的問題人物。

小杜白雲 提到...

魁北克會同情台灣,當然有其獨立的背景,但其判決論述是符合國際法原理的。

只是在政治壓力之下,很多國家就無視於國際法原理,甚至悖離國際法原理(像是新加坡)。

這就是加拿大的國格高於新加坡之處!

小杜白雲 提到...

TO:阿男

如果說釣魚台海面確實為我國領海(這點是國際爭議),日艦登船檢查我國船舶當然是違反國際法的(當然,也違反我國「即沿海國」的法律)。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對日本公務船舶行使「刑事管轄權」嗎?我們可以要日艦的艦長負刑事責任嗎?

答案應該是不行的。

因為公務船舶的行為就是船旗國的行為,這是國與國之間的紛爭,如果造成損失,是國家責任,亦即國家必需對其公務船舶的行為負完全的責任。

因此,我們對於日本公務船的艦長是不應行使刑事管轄權的。

就算是日本(或他國)公務船在我國的領海從事「具有敵意」的軍事行為,我們應該予以驅離,如果實在太嚴重,且不理會我方的驅離,而必需動用強制力予以予扣留(當然,這麼做就註定會引起巨大的糾紛),也不應對其上的人員行使刑事管轄權,而應該用外交途徑來解決。

這是國際海洋法百年來的慣例,也是1982年海洋法公約所明定的。

而所謂國家責任,當然包含了賠償的責任。這筆錢應該是由日本政府來出,艦長如有疏失,則為其國家內部懲處的問題。

這點和我國可否對他國船舶行使刑事管轄權,完全是兩件事,不可混為一談。

我想阿男兄對此容有混淆了!

阿男 提到...

小杜白雲兄所提的我懂,但這是兩國有邦交或同是國際海洋法簽約國時,才會有的問題。
我們和日本是沒有邦交的,先斷交的還是日本。
這就是日本否認我國為主權國家,
外交的基本原則是「互惠」,
日本不視我為主權國家,我們怎麼視日本為主權國家呢?
日本的外交官在台灣享有豁免,那是因為我們的外交官在日本也享有同樣的權利,互惠是一切的根源。
我們對日艦當然有刑事的管轄權,至少法務部是如此的主張,假使我們的法院判決日艦有豁免權,那日艦在我國才會有豁免權,目前我國的法院沒這麼判過。也就是法院才能決定,行政機關只能遵守法律規定去執行的。您說要不要起訴日艦的艦長呢?當然要起訴囉!日方才答辯一定會主張他們有豁免權,但他們在主張時,也就同樣確認了我國的主權地位,將來我們在日本有同樣類似的官司時,我國就會取得同樣的有利地位。
當然您會說日本一定不會來答辯的,那更好,我國的法院就直接判其敗訴,日艦就當然沒有豁免這種權利了。

小杜白雲 提到...

阿男兄:
其實國際法的法源,除了公約之外,還有習慣法,一般法律原理原則,以及國際法院的判決先例!

因為國際間並沒有高於國家的權力機構,所以沒有如國內法般有實定法。

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是一個相當廣泛適用的公約,台灣並非這個公約的簽約國,所以不受這個公約的拘束。日本是簽約國,所以應受公約的拘束,這麼說是沒錯的!

但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際上是國際海洋法歷年來習慣法的條文化,因此,我們"幾乎"可以直接討論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因為依照其他的法源,得出來的結論也差不了太多。

尤其釣魚台這個問題是涉及領海,公務船舶這種已經發生一百年以上的問題,是很成熟的領域。

因此這個事件中,我們不應對日本公務船舶主張刑事管轄權,應該是沒有爭議的。

我相信相同的情形如果發生在台灣的公務船舶上,除了中國,或第三世界國家那種法治低落的國度之外,應該也不會有人會主張對我們的公務船舶有刑事管轄權的。

想要利用起訴日本艦長的作法來確立我國的主權地位,老實說還蠻有創意的,但恐怕還是要多研究。

至少我本人覺得這麼做恐怕只會招來違反國際法的惡名,而使台灣將負擔國家責任也說不定。對將來的交涉應該是不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