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1日

[讀詩]小談劉銘傳

自從家破苦奔波,懶向人前喚奈何。名士無妨茅屋小,英雄總是布衣多。為嫌仕宦無肝膽,不慣逢迎受折磨。飢有糗糧寒有帛,草廬安臥且高歌。


  這首「大潛山房詩」是劉銘傳所作,用字很白,意思很直接,可以看出劉銘傳的真性情。

  劉銘傳並不是科甲出身,而是地方團練的首領,加入淮軍打太平天國及地方盜匪,因功受重用而當官的;因此文采稍遜,在宦途上也不甚得意。

  劉銘傳是台灣的首任巡撫,在台灣當過六年的最高長官,這是台灣幸運的地方。

  光緒六年(1880)時,劉銘傳就曾經上疏奏請興建鐵路,認為鐵路是中國防衛北方強鄰帝俄所必要;結果沒有人理他。到了光緒14年(1888)時,因為天津、通州間是否興建鐵路的爭議,劉銘傳又上疏力陳應該要建鐵路,並說他從德商那兒知道帝俄正加速建造通往遠東之鐵路,不得不防;然而,還是沒有起什麼大作用。

  因此,如果說劉銘傳有一個鐵路強國之夢,那麼這個夢只有在台灣短暫的實現過。

  台灣作為一個移民社會,得到劉銘傳這樣一個勇於創新的長官,無疑是一件幸運的事情。許多在中國處處掣肘不能做的事情,到了台灣都可以做。我認為從這個時候開始,台灣就已經步上了這一百多年來領先中國的道路。

  當初劉銘傳興建台灣鐵路時,朝廷有下令撥款每年200萬兩,但實際上錢都沒有到位。劉銘傳只好發行鐵路股票共120萬兩,募集民間資本來建鐵路。這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種一百多年前的BOT案?

  可惜劉銘傳在台六年就告病辭官,畢竟台灣不是他的家鄉。他的諸位繼任者並沒有那麼大的氣魄,甚至連蕭規曹隨也沒有,只是一味號稱「與民休息」。後來中國病弱到打不過日本,光緒二十一年(1895)簽訂馬關條約,台灣變成日本的殖民地;劉銘傳也於同年在家病逝。

  劉銘傳或感於其一生最重要的建議未受重用,一生最重要的功業台灣又淪落他人之手,因此致病也不一定,不過這就不可考了!

  關於劉銘傳當年在台灣所建的鐵路,今安在哉?答曰:全部沒有了!

  因為就當年中國的標準而言,劉銘傳在台灣任用外國技師所建的鐵路固然是很「先進」!但比起「現代標準」來說,還是大大的不足。

  日本殖民者占領台灣後,本來想很得意的搭著火車浩浩蕩蕩進台北城,以顯威風!沒想到這條當年由劉銘傳所興建的鐵路,到了後來實際上並不堪用。日本首任台灣總督樺山紀資自基隆進入台北城時,是搭乘火車走這條鐵路而來,但卻必須派遣60名日軍在後面「推」火車才能動,如果劉銘傳地下有知,不知該高興這條鐵路這麼「抗日」,還是該難過這條鐵路那麼丟臉了。

  因此在日本殖民時代,劉銘傳所建的老舊鐵路全部被拆除,由日本殖民者的台灣總督府於1900年3月,編列了三千萬元的經費興建台灣縱貫鐵路。所以目前在台灣所看到鐵路,都是日本人建的。

  日本人拆除劉銘傳的鐵路,是為了現實上的必要。但拆毀劉銘傳所建的台北城城牆,就明顯是為了「去除前朝遺跡」的殖民手段了。城牆拆毀後,原址成了台北市的重要道路,古稱「三線路」,有一首經典台語老歌「月夜愁」,開頭第一句唱「月色照在三線路」,就是指上開原為台北城牆的道路。

  但日本人縱然拆了城牆,至少還把城門給留了下來,供人憑弔,現在都是國家一級古蹟。其實日本殖民政府在台灣的毀古行動,進行到一半,就遭到日本國內文化界的阻止,再加上日本的前幾任台灣總督都是文人,手段比較溫和,也不為己甚。這其實無關乎民族主義的爭議,最主要還是在有沒有「現代化」的思維而已!

  梁啟超在1911年(民國前一年)曾到台灣一遊,寫了一首詩《臺北故城毀矣留其四門》,詩云:

  清角吹寒日又昏,井幹烽櫓也無痕。客心冷似秦時月,遙夜還臨麗正門。

  麗正門,就是臺北府城南門,又稱大南門,是臺北府城正門,規模為其中五個城門中最大的。(除東西南北四門外,另有小南門,這是為了避免泉漳惡鬥,而開二門供分別出入。)

  麗正門於1879年建立。位置位在台北市公園路、南昌路與愛國西路等數條道路交會路口的圓環上。然而,這座歷經日本殖民而留存下來的清朝古蹟,於1966年,經國民黨政府以「整頓市容以符合觀光需要」為由,將南門的城樓,即二樓以上的部分拆除,改建為中國北方宮殿式建築,成為今日所見不倫不類的樣式。政府帶頭破壞古蹟,莫此為甚。

  閒閒走筆至此,不知還能扯些什麼。只是感於時局,讀讀「名士無妨茅屋小,英雄總是布衣多。為嫌仕宦無肝膽,不慣逢迎受折磨。」之氣派,真是今人不如古人了!

7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才提到鐡道及古蹟的問題..
今天的報紙提到:

----------------------------
中國時報 2008.06.11 
交通部背書 山佳月台「敲」定了
許俊偉/北縣報導

 縣定古蹟山佳車站月台「敲」定了!鐵路局台北工務段因進行台鐵捷運化山佳站月台改建工程,計畫拆掉長160公尺、寬1.9公尺的S型月台,被質疑有破壞古蹟之嫌。

 惟經交通部解套,確認該工程為國家重大建設,不僅月台依法得以拆除,月台上百年候車棚也可遷移。

 根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32條規定,古蹟除因國防安全或國家重大建設,經提計畫送中央主管機關審議,不得遷移或拆除。

 改建確認為國家發展重點計畫

 據了解,北縣文化局日前已收到交通部回文,認定山佳站月台改建工程為台鐵捷運化重點車站改善工程之一,不僅是「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也是「2015年經濟發展遠景第1階段3年衝刺計畫」的重要子計畫。

 換句話說,台鐵有了交通部背書,縣定古蹟山佳站第1月台等於「敲」定了。

 其實台鐵台北工務段年初就已進行工程發包,差點未知會文化局就直接敲掉古蹟月台,所幸山佳站古蹟調查研究的委託單位,意外發現台鐵上述工程,因而緊急在期末調查報告中要求台鐵暫緩施工,並研議路線變更的可能。

 捷運化截彎取直 古蹟被迫拆除

 現勘後,北縣古蹟審議委員會四月中開會討論,惟台鐵說山佳站為弧形月台,因應台鐵捷運化,未來每5至10分就要發出1班區間車並提高車速,原有弧形軌道(曲率)恐影響列車進站安全,因而必須「截彎取直」拆除0到1.9公尺不等寬的月台,且已完成的附近隧道和路形已確定,拆月台勢在必行。

 文化局說,除非台鐵提出「國家重大建設」證明,否則台鐵硬敲月台不僅違反文資法,還可能面臨罰金和刑責。

 據了解,如今交通部替台鐵工程完成解套,只要台鐵提出工程計畫後,文化局就會把資料送中央主管機關文建會審議,預料審議委員會極可能依文資法第32條規定,同意台鐵「敲」古蹟。

---------------------------------

中國時報 2008.06.11 
台鐵削足適履 百年古蹟化烏有
許俊偉、林家群

 鐵道文化工作者同悲的一天!

 台鐵山佳站最有特色的S型第一月台,鐵路局施工敲古蹟卻未事前送審,事後還因進站線路和軌道已定,只好以國家重大建設為由,合理、合法化敲掉縣定古蹟山佳站第1月台,草率魯莽行為等於「強暴」古蹟,逼文化主管機關被迫犧牲古蹟同意台鐵施工。

 台鐵台北工務段進行台鐵捷運化山佳站相關工程前,就應依規定將月台改建計畫送文化機關審議,而非蓋好隧道、確定好截彎取直路線後,逼得如今軌道線形已難更改,再以國家重大建設為由敲古蹟,按理說台鐵若重視文資產,當初規劃工程時,就應避敲古蹟規劃出合宜的軌道路線。

 山佳站不僅年代久遠,幾年前被登錄為縣定古蹟,且難得一見的站內半弧形軌道,也深受鐵道迷著迷,無奈幾十年沒發生過進站危險的弧形軌道,如今卻被視為影響靠站安全的凶手,硬是要截彎取直敲掉鐵道迷心中珍貴的弧形月台。

 當所謂國家重大建設和古蹟拉扯時,犧牲的總是人類珍貴的文資產,惟別忘了,鐵道路線可以更動,但百年古蹟資產卻可能因此化為烏有,呼籲中央文建會未來審議台鐵提報的工程計畫時,務必三思後行,切勿以國家重大建設為由任意放行。

JP 提到...

何時來帶個導覽團:-)

小杜白雲 提到...

說到這個。
你和HUGO約騎車沒先找我。
現在發現6月21日我女兒要去當小花僮,我得隨待在側,不能去了,卻不知HUGO此行回台多久?

雨果 提到...

我17日待到30日

LS (tw@us) 提到...

我從高中一直到大學,從台北到中壢來回都是坐火車,所以山佳站我是印象深刻。敲掉第一月台真的是很可惜。話說回來,如果不敲掉山佳的月台,其他的做法是甚麼?

小杜白雲 提到...

HUGO:
我們再約!

小杜白雲 提到...

LS:
嘿嘿!這就是台鐵厲害的地方,前後先蓋好,然後說,中間沒辦法改,一定要拆!

因為拆前後改建太貴了,所以政府也只好同意拆中間。

這種「建設地方的思維模式」,很可惡!本來期待民進黨執政可以有所改變,沒想到變本加厲!

現在的馬政府想必只要把這個責任推到前任政府頭上,就可以輕鬆的通過這個案子,山佳車站的歷史價值,對執政者而言根本是個屁吧!

再看這個新聞:
--------------
開放96張採珊瑚執照 環團撻伐怒吼
【聯合晚報╱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

2008.06.12 03:07 pm

農委會日前開放96張珊瑚開採的漁船執照,引起環保團體及人士等撻伐聲不斷,上午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無奈地說,早在他上任前,該修正法條已經走完法定程序,他從未看過這份公文,目前只能嚴格執行。

農委會喊冤 還沒上任,公文已出門!

「還沒上任,這份公文就早出了農委會大門!」胡興華一臉無辜地說,未來農委會一定會嚴格執行管理,不會再核發執照,邀請學者專家研商,經過一年評估,希望台灣珊瑚漁業可以逐漸結束不再開採珊瑚。

農委會澄清 一定嚴管!不再發照!

外界質疑,領有執照的珊瑚漁船怎可能自廢武功,放棄賺錢機會?對此,胡興華認為,珊瑚漁業不是那麼容易經營,未來一年是緩衝期,說不定會有漁船願意被政府收購,因為探採珊瑚的地點及數量都受到限制,漁船可能無利可圖。對於國內保育團體的批評,漁業署長謝大文則認為,開放96張珊瑚漁船執照,可以兼顧現實與環境保育,一旦珊瑚漁船違規,濫挖深海珍貴珊瑚,就會立即除名。

記者提問,寶石公會是否介入施壓?謝大文說,寶石公會也支持珊瑚採取應該一切合法化,這樣才能取得產地證明,順利外銷至國外。是否有民意代表積極遊說此案?胡興華沒有正面回應,他只說,這案在今年4月9日就已經通過主管會報,現在只能檢討是否有修正空間。「不是就地合法,是加強控管!」胡興華強調。

【2008/06/12 聯合晚報】
----------

前任主委蘇嘉全竟然開放開採珊瑚的執照,一發就是96張,當然是生態之首惡沒錯!
但現任農委會居然也就這樣做了,然後喊說啊!是前任已經放行,沒有辦法了!
這算那門子心態?

如果認為珊瑚的生態真的重要,就應該把所有的執照都撤銷,如果業者信賴政府的發照行為受有損害,發放特別補償就是了!這是行政法的ABC常識,農委會會搞不清楚嗎?

錢重要,還是珊瑚重要?還是責任可以推掉,就順應利益團體的壓力順水推舟!

海洋生態,對執政者而言,也是個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