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3日

【讀詩】路寒袖的辭鄉詩

  在慘綠的青春期,我沒有迷上新詩;在狂放、解放的大學時代,我也沒有迷上新詩。或許,人生錯過了這幾個階段,要想再愛上新詩,是頗為不易了!

  詩集是買過一些,詩也唸過幾條,然這些詩卻無從引領我進入詩人的國度。若見有人搖頭晃腦唸著新詩,或者,如清秀佳人影集中女主角安(Anne)唸英詩唸的抑揚頓挫,深受好評的場景,我都覺得好笑,而非感動。這真是上天對我不公平的地方啊!

  因此,若見著一首新詩,能讓我低迴,自該當錄之。

  詩家見之,或許未必認為有什麼太好的地方;但我認為好,是最重要的,此實讀詩之奧義所在!

  前些日子在報上看到路寒袖寫的「辭鄉詩(記紅毛港遷村)」,我就認為甚好,詩云:

仿如躍動的銀色舌尖
烏魚鼓動起海潮
誘引我們迢迢前來

此處雖無蜂蜜與牛奶
但上天應許了這個地方
上了岸之後
我們的心就下碇了

我們在休睏的寮房
捕撈烏魚之外的夢想
並且,將它們
曝曬於飽漲的陽光下
一片片散發著
唾液交纏的腥香
泛亮的油脂歛歛閃爍
味蕾融化,溢出慾望

神明與風浪
漁船與漁網
紅瓦與養蝦場
這被稱為紅毛港的家園
原來上天
只簽了四百年的合約

家園是否也像船隻?
期限一到就得拆卸支解
據說,故鄉將闢為
魚蝦止步的廣場
我們的靈魂就裝進巨型的鐵棺
隨波,四處流浪

  詩後有注云:高雄紅毛港建村近四百年,捕烏魚、養蝦苗、拆船等為其主要產業,因配合政府規畫於該地設第六貨櫃中心而搬離家園,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集體遷村。

  咦!我怎麼從來沒有注意過有這則新聞?還好有一首詩,一首詩的緣份,不然,到我死了,我也不知道台灣曾經有一個叫紅毛港的地方。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高雄市政府:紅毛港文化聚落

2.數位視野:高雄紅毛港勘景報告

3.〔回憶〕清明隨想

4.[回憶]兒時巷弄

5.〔音樂與土地〕北埔與阿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