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0日

【旅遊】海牙國際法庭之「世界和平火焰」

20080425海牙國際法庭_034

  國際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位於荷蘭的海牙(荷蘭語:Den Haag),海牙是荷蘭第三大城市,僅次於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

  在國際法庭之外有一個裝置藝術,名為「世界和平火焰」(World Peace Flame),是一個石柱,裡面有燃料,點著一朵火焰,永遠不熄,象徵人類追求和平的願望。石柱的四周圍有一圈石頭,由各個國家提供自己國家的石頭圍繞而成,依字母順序排列,用以表示和平應普及於全世界。

20080425海牙國際法庭_038

  像我這種台獨份子,看到這種東西,難免都要注意有沒有「TAIWAN」在其中。果然是沒有的!地面上那圈石頭沒有,牌子上也沒有。

20080425海牙國際法庭_037

20080425海牙國際法庭_039

  遇到這種事情,其實已經不會生氣,或者感到悲哀。事實上已經變的有點習慣了!

  心裡雖然有一種很幹的感覺,但形勢比人強,也真的是無可奈何。

  至少這個事實可以告訴我們,所謂的真理、公義,並不能壓過強權;所謂的人權、自由,也抵擋不了現實的殘酷。但我們仍不能因此而失去理想,也不能離開堅實的土地,靠浮泛的理想口號過活。

  20080425海牙國際法庭_036

  畢竟,世界和平並不是靠這種三流的裝置藝術,或這一塊言不及義的石碑就可以達成的。

20080425海牙國際法庭_006

  而可能是靠著國際法庭對面這種孤獨的堅持,一個人走過來,掛好布條,站在旁邊。

  縱然一個同伴都沒有;縱然往來行人不多,也沒什麼人停下來看一眼。縱然遊覽車載來了一車的中國觀光客,他們不願(不敢?)浪費一絲絲的眼光瞟到這兒。

  
20080425海牙國際法庭_019

  國際法庭當然不會管法輪功這種事情,他們只是派大門上的正義女神看著。如果真的有正義女神,且看到最後她處罰的是誰吧!

20080425海牙國際法庭_021

  拍一張紀念照。你看看,已經三代人了,台灣人還是被拒於國際法庭的門外啊!
  

11 則留言:

同人 提到...

難得在此格看到如此邏輯謬誤的觀點:「這個事實可以告訴我們,所謂的真理、公義,並不能壓過強權;所謂的人權、自由,也抵擋不了現實的殘酷。」

認為自己就是真理公義,別人不能接受就是強權?自己才是人權自由的代言人,別人不能認同我的訴求就是現實的殘酷?有沒有事實根據支持你的看法,個人信仰並不等同真理呀!至少你缺少了對不同信仰者的尊重。

這樣活在 false dilemma 的偏見是多麼可憐呀。

小杜白雲 提到...

就算是吧!

我已經先說我是台獨份子了嘛!我沒有隱藏我的意識型態。

因此立於台獨份子的立場,我認為國際組織阻擋台灣參與國際事務,並且排擠台灣在正式的外交網絡中找一個安身之地。是受到強權的壓迫,也是殘酷的現實。

當然,有人的立場不同,譬如說小九啦!紅練啦!我也是很尊重的。畢竟他們是合法在位嘛!

但我總覺得,我發發勞騷,不需受到太多的指責!

大頭青 提到...

我倒不覺得白雲兄有所謬誤,白雲兄該句的前文是在於「世界和平火焰」四周石頭排列的意義,而後文是指在這個意義下沒有臺灣(至少是個「政治實體」吧)的存在所產生的悲哀!!
白雲兄頂多的小錯誤,是有點悲觀一點,不給人一些些正義真理可以戰勝強權的想望!!
不過至少,白雲兄沒有刪除掉同人兄的留言(版主是有權力這樣做的),表示對同人兄的言論仍然是尊重的呀!!

同人 提到...

如果說是白雲兄發發牢騷,的確我是小題大作了一些。但我所謂的謬誤,是指如果我所確信的立場是公理正義,那另一方就是非公理正義的強權了嗎?如此,對方真的能感受到我的尊重嗎?

我認為這樣落入了不是這樣就是那樣的迷思,但我比較願意相信公理正義是既是這樣,又是那樣。應該彼此留有公理正義的可能性,而不是用我確信的公理正義去排斥他人的公理正義呀。

一點淺見,供參考。

小杜白雲 提到...

如果把這個問題限定於中國阻止台灣參與國際社會活動一事上。

我覺得有相當堅強的理由認為我方是正義的一方,對方是強權的一方。

至於要不要尊重對方,只要是人,我們都該給予基本的尊重。此即我與彼不同之處。

不過這個問題不擬在此論述,太麻煩了。

雨果 提到...

同人指的"別人","另一方"很明顯是中國吧.至於中國是不是強權,因該不需要用到"邏輯",用普通常識就可以知道答案了吧.
而且我也看不出白雲兄的邏輯有何謬誤之處,可能"另一方"的邏輯不一樣吧!

小杜白雲 提到...

呵呵!
HUGO的火氣仍不小,最近有沒有在奧克拉荷馬指正一些不長眼阿突仔認知上的謬誤啊?

孟獲 提到...

最後那張三代人被拒於門外的背影,還有「畢竟,世界和平並不是靠這種三流的裝置藝術。」看了突然抽痛。

之前讀瑞典人權法教授Herdis的一本書,裡面將國際法庭形容的很神聖,(順便幹一下看原文真%$)不過這樣一看,似乎也只是如此一般而已。

要期待施捨的平等與正義實在太廉價了。

小杜白雲 提到...

沒有奮鬥,那有和平呢?

迦太基式的和平(用商業實力籠絡羅馬帝國休兵),是亡國的前兆!

不過最近逛了個部落格,http://sophist4ever.pixnet.net
對解放軍的「實力」稍有了解後,就比較沒那麼擔心了!

Juliana715 提到...

您好, 最近在寫網誌的時候看到您的海牙遊記, 對於裝置藝術台灣缺席的無奈是深有同感, 而您所使用來描述的相關文字實在清晰流暢, 恕我擅自引用了部分文字於我的網誌, 希望您能允諒...若是您不同意我的輕率引用還煩請告知, 必定撤除, 但無論如何還是由衷要向您說聲謝謝~ http://juliana715.pixnet.net/blog/post/31337304

小杜白雲 提到...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