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8日

【回憶】肛門病語

  有人說我雖然在馬祖當兵,不過當的很爽。其中的原因之一,便在於我有二次後送台灣本島就醫的經驗。

  肛門的常見的手術有二種,一是痔瘡,二是肛門廔管;前者大家清楚,後者則通常是肛門隱窩腺體發炎行成膿瘍,在急性期緩解後產生連接肛管或直腸與肛門周圍皮膚之間的管道。簡單來說,就是肛門裡的腺體發炎爛掉了,而且一直爛穿到肛門週圍的皮膚,形成一條管道,就是「肛門廔管」啦。

  記得我在一個馬防部西守旅步三連晚點名的時候,忽然間屁屁痛到受不了,有點快要站不住了。後來回到寢室,發現屁屁處長了一個膿包,壓一壓就破掉了,流了不少膿。之後,居然就好了,行動如常;只是表皮有點痛痛的,殊不知此時肛門廔管病灶已成也。

  這時期還有一個奇異的現象,就是有時候放屁會很痛。現在想來,應該是坐著放屁時,出口不通,氣體就從窄小的肛門廔管中竄出,引發有點像刀割的疼痛。

  後來趁著休假回台就醫,醫生診斷為肛門廔管。

  幫我診斷的這位醫師是台大直腸外科的大老,他見我在服役中,便掛了通電話給三軍總醫院的同行,我再到三總看一次之後,那醫師就表示我應該要後送回台開刀,他會打電話去「馬醫」交待一聲。於是我收假回馬祖之後,便去「馬醫」掛病號準備後送回台灣開刀也。

  肛門廔管的外科治療方式,就是把廔管旁的發炎組織整塊挖除,然後把裡面那頭縫合起來,形成一個血洞,再讓病人由內而外慢慢長肉填起來。

  這個手術雖然很簡單,但術後照顧傷口的麻煩與痛苦,非身歷其境不能體會。

  一來肛門口神經叢集,麻醉退後痛不可言。二來每日仍然進食排便,便便會污染傷口,要一直沖洗傷口再擦藥,更是磨人。傷口若未好好照顧,極易外面先長肉癒合,但內藏污血,以致於再由裡面向兩邊爛起,形成新的廔管,非得再開一次刀,否則不能治癒。

  我就經歷了二次肛門廔管的手術,故深知術後傷口照顧的好壞,實在是肛門廔管(或痔瘡)痊癒與否的關鍵。

  一般而言,肛門廔管手術約住院三日,醫院就趕人回家自行照顧了。但傷口的肉要全部長好,非一、二個月不為功。

  對軍人而言,這種手術的住院期限寬容一些,約有一個星期。但此時傷口實際上仍在流血,帶著這種傷勢回到野戰部隊服役,通常都會再復發。更何況我第一次手術出院回到馬祖後,單位已由步兵換到砲兵,第一個星期就遇上夜行軍,身為連上唯二的帶隊軍官(當時只有連長和我二個軍官),一人帶一隊,也沒有推辭的可能。

  於是乎,在屁屁傷口墊一塊紗布吸血的情形下,行軍一夜下來,期待傷口會好恐怕要很大的運氣了!

  果然,不久後又有了第二次後送就醫,主治醫師是同一個人,這次他就讓我住到傷口好才歸建。這也是我的同梯一直揶揄我命太好的理由,啊不然你們的屁屁被開刀挖一個洞看看啊!

  但有些病友的遭遇就令人同情了。像我第二次住院時,鄰床有一個新兵訓練結束放假回家,痔瘡破裂大失血緊急送醫急救的菜鳥二兵。他就按標準流程住一星期就出院,而報到地點好死不死和我一樣,就在馬祖的南竿。

  依我這個老兵的經驗,在馬祖當新兵,一報到就說有痔瘡要休息,絕對是會被「學長」奚落、修理到不行的。而且馬祖缺水,各種廢水都一再回收使用,用那兒的水清洗傷口實在是不太保險。所以我對這位小老弟的前途是不太樂觀。

  可是軍人嘛!規定就是規定,時間一到,這位痔瘡二兵就帶傷上前線矣!

  後來在南竿島上遇到這位昔日的病友,他因為術後傷口癒合不良,造成肛門口的臠縮,以致連排便都有困難,他說有時候還必需自行以手指去擴張肛門,才能便便。這實在是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也是男子漢到外島當兵無奈的地方,希望他在退伍之後已經就醫治好了!

  事隔多年,我那當了教授的老友HUGO居然也得了肛門廔管去開刀,害得我們原先安排的中年男子單車行報銷。我感動之餘,也想勸勸我的好朋友,逝著已矣,就不必再「情義相挺」到這種地步了!

14 則留言:

孟獲 提到...

天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回音)

小杜白雲 提到...

不用嘴巴張那麼大。。
只是一種疾病而已!
要以正常心待之!

孟獲 提到...

不不不,
我是覺得國軍太可怕了,
不管到哪裡都一樣啊!!!!

當過兵應該都知道好中華民國的戰力吧!!

小杜白雲 提到...

還有更恐怖的,我那天找時間把我的老文打上來好了!

LS (tw@us) 提到...

官僚氣息全世界到處都有,也不見得在陸軍裡面就特別糟啦。至少台灣應該沒有這種事情吧:

http://en.wikipedia.org/wiki/Abu_Ghraib_torture_and_prisoner_abuse

http://consumerist.com/5051343/verizon-refuses-to-help-locate-body-of-missing-woman-for-four-days

在此要幫中華民國陸軍抱點不平:我在當兵的時候也見到了不少優秀負責的職業軍人(我一直覺得如果當兵沒有遇到能讓自己由衷佩服的長官,是很可惜的)。要怪應該怪台灣的兵制特殊,當兵的大都是不甘願的,而且台灣情況特殊,跟其他國家交流演習的機會並不多。而且抱怨歸抱怨,換做是我也不會作的比較好。

小杜白雲 提到...

伊拉克虐囚事件是蠻嚴重的..
金巴多教授有一本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專門談這個問題..

不過說國軍沒有這種情形,我覺得也不盡然..

老兵把新兵的老二塗三秒膠
一群老兵把中鳥抓住,叫菜鳥幫中鳥打手槍,

這些事情,都是我們這期政戰預官曾經見聞過的事情..

當然,我想沒看到的部分應該更多吧!

----------------------

至於好長官我有遇到一個...
就是馬防部的司令官薛石民
不過他後來當了阿扁的國安局長
大概這輩子的名聲就毀了吧!

大頭青 提到...

看完白雲兄的文章,如果這樣的原因後送,換做是我也不要……

另外,馬祖比較邊緣,所以「老兵欺負新兵」(美其名為學長學弟制)的情形比本島恐怕更為嚴重、改善也比較緩慢。

我覺得自己有幸的是,可以經歷可以當大頭兵,後來再成為士官的過程,當大頭兵時的學長學弟制還是很重,打手槍是沒聽過,不過菜鳥時被摸鳥、睡覺時被靠近身體(下體)磨蹭、洗全連的碗筷、打掃刷淨伙房(你知道,馬祖尤其是東引,伙房都很落後髒亂……)等等,確實是可以讓一個男孩成為男人的歷程……(?)

雖然有點不堪,但總是讓原先學校及父母保護的人知道,社會中仍有另一面的現實,仍有另一種改進的空間!!

小杜白雲 提到...

我們這個社會對同志的歧視還是太嚴重,因此同志棲身於軍隊中,既不能公開,又隱藏的不好,常常過得很痛苦!

當了輔導長,才知道這個社會上的同志的數量可能比想像中的還要多一些,如果按連隊的人數比例換算的話!

不過,我們那個本部連原本就專收各單位適應不良的兵,所以在採樣上可能有些偏差。

而玩那個老兵欺負新兵的老兵,大部分都不是同志,有點像金巴多教授史丹福監獄實驗的翻版。

以前我們連上待過士官班的班長,也是義務役,也是大專生,一樣是會在冬天打開水塔(馬祖的冬天可不是台灣的冬天),叫所有的士官班受訓學員光著身體跳進去。

從這樣的士官班畢業的班長,會如何的「善待」新兵,豈待龜蓍?

而當這些快退伍的士官在我的輔道長室泡茶聊天,一起「暢談」他們在軍中虐待他人的經過,我可也是笑的輕鬆,好像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這好像也是金巴多教授所說的「路西法效應」吧!

麻吉爸爸 提到...

法官大人,邀功一下,
你當兵當得爽,
應該我也有一點貢獻吧?

小杜白雲 提到...

閣下大論,貢獻良多。
尤其是在政戰學校受訓時尤為受用。
到了南竿島上,那些人就比較不理這一套了!

雨果 提到...

美國人不挖肉,復發時還得分兩階段,結果屁股總共挨了三次刀,贏你了吧!

小杜白雲 提到...

不挖肉怎麼做??

那時軍醫開屁屁完後,便便之後是叫你去浴室直接拿蓮蓬頭沖,再自己用長的那種棉花棒擦藥(應該是氧化鋅)再墊紗布..自己再走回去病床休息...

我如此描述時安麗大表驚訝,因為在台大是護士用一種噴水器噴生理食塩水..她說是第一次聽說直接用蓮蓬頭沖傷口..,而且是病人自己來...

總之,國軍比較英勇吧!

我想美國的作法或許更人性化一些...,不過,既然你開了三刀,就算我輸吧!

LS (tw@us) 提到...

剛好看到這篇文章,不知是真是假,大家參考一下...

一個新加坡軍官眼中的台灣部隊(轉貼舊文)

http://blog.xuite.net/ctlee1105/blog/9501675

小杜白雲 提到...

那篇文章寫的蠻有趣的。

我在外島當兵沒有這種經驗,但台灣軍隊的靈活和不守規矩應該是都一樣。

高裝檢的時候,各出奇招應付檢查。

平常看起來都在打混摸魚的砲陣地,真的演習,倒也都打的出去!只是蠻好笑的。

原本砲陣地是用沙包圍起來一個圓形陣地,砲在裡面,人也應該在裡面,才不會被敵方砲火攻擊。

但演習的時候,都會在拉砲的繩子上再綁上一條很長的繩子,裝彈、上砲栓、標定方位後,等待發砲命令,一聲令下,所有的人都跳出砲陣地,蹲到沙包高度以下,發砲手拉著那條接成超長的繩子發砲。

如果真的打仗,這樣搞早就被敵方砲火打死了吧!

但演習中,這是避免自己膛炸造成傷亡的聰明作法。

而這個作法很明顯應該是軍官教的。因為每個砲陣地都這樣搞,督戰軍官站在旁邊也見怪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