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日

【旅遊】影中之我

20080425海牙國際法庭_051

  身為一個攝影者,就像一個獵人;相機就像槍枝;瞄準、扣下扳機(快門),我們就攫獲了獵物,一張又一張的影像。這是蘇姍.桑坦格的看法。她認為在人類文化上,攝影是狩獵的一種延伸。

  而對於工作狂來說(桑坦格以美國人、日本人為例),難以忍受在旅遊中沒有工作可以做,為了填補這種空虛,所以這些人特別喜歡攝影。對這些人而言,無所事事的休閒是不能想像的,一定要「做」一些什麼才可以。

  如果是獵人,當然不會拿槍打自己。記得我初學攝影時,也是興沖沖的只拍別人,最好是陌生人。紀念照我不屑為之,自拍就更不用說了!

  然而,在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又見山是山之後。驀然打開那整櫃的幻燈片,發覺自已拍的陌生人,絕大部分是糟粕,是破碎的、斷裂的影像。

  我可以拿出在尼泊爾、柬埔寨、希臘等地所拍攝的照片,在台灣向別人炫燿那遠地的取景。但,那絕不是真正深刻的尼泊爾、柬埔寨或希臘。

  如果我在短短的遊程中可以拍得出那樣的照片,那麼一定有人可以拍的比我更好。這個世界上多的是專業的攝影師啊!

  有一陣子,我忽然懂了,為什麼阮義忠只拍台灣、只拍黑白。

  那是他靈魂、生命所繫之地,那是他由技藝、工藝而至藝術殿堂之技。因此他可以拍出別人拍不出來的東西,這才是攝影藝術的價值所在。

  因此,我的鏡頭裡越來越多紀念照,越來越少陌生人。因為,我也需要和我生命共鳴的東西入鏡,才能引動我持續攝影的熱情。

  紀念照之外,很多攝影者在旅行中拍櫥窗裡自己的倒影,拍地上自已的剪影;在虛實交映之中去做一種自我觀照的表達。

  影中有我,故此景與他人不同。實相之間,亦有我之心相。

  應作如是觀。

20080506荷蘭羊角村_173

20080506荷蘭羊角村_006

3 則留言:

JP 提到...

你這篇讓我想到最近讀的一本書裡的這段字
I don't know what I think until I read what I said.

則寫字也是狩獵自己思想的方法吧-Q

小杜白雲 提到...

哦!
現在已經都讀原文書啦!

JP果然是精益求精,不可限量啊!

然則,寫部落格是一種整理思想與感想的行為,老兄您久不為矣!

JP 提到...

小杜別誤會了, 近來讀書讀得少讀得慢,只是剛好記得那段,
至於寫部落閣,哈, 最近太忙了. 來寫一下忙些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