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0日

【閱讀】睡午覺的大問題

  對古時候的中國人而言,「睡午覺」是一個大問題,因為聖人孔丘先生的徒子徒孫們編了一本書「論語」,記載孔老先生及其重要弟子的言行,在這本書的第五章「公冶長第五」記載了一個故事,是孔老先生對他的一個高材生宰予的評語,原文如下: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



  一般而言,這段話是這樣翻譯的:宰予在大白天睡大頭覺,孔子說:就像朽木是不能雕刻的,就像糞土作成的土牆是難以粉刷的,宰予這個傢伙真是該死;從前,我聽一個人說話就相信他的行為,現在我聽一個人說話後,還要觀察他的行為,這個改變就是從宰予這件事情開始的。
睡出活力的圖像
  看完這段翻譯後,我想稍微有理智的人都會覺得這未免也太嚴重了吧!況且,依現代科學研究的結果,睡午覺還大有助於提升競爭力,孔老夫子的腦袋實在是有點問題!害得像曾國藩這種恪遵聖人之道的國之大臣,在出將入相繁忙的工作中,都不敢睡午覺,一定要撐到天色昏暗了,才敢在晚飯前偷睡一下,是為「昏寢」,反正絕對不能「晝寢」。

  也有人說「晝寢」是指責宰我不用功,倒不是不能睡午覺,但這個解釋還蠻牽強的。

  於是又有學者指出,「晝寢」二字是傳抄錯誤,應該是「畫寢」才對。

  孔子罵的是宰我把自己的寢室畫得很漂亮,未免太過奢侈浪費。也有人進一步指出,在古時候什麼地位的人能有什麼樣的裝飾,是要照禮數來的,宰我顯然把寢室裝飾的超過自己的身分,這可是孔子的大忌,所以孔老夫子才會抓狂罵他罵成這樣。

  此說似不無道理。

  不過,說論語裡面有寫錯別字,一錯幾千年,很多人是難以接受的。

  所以又有人說「晝寢」就是「晝寢」,不是什麼「畫寢」;而「晝寢」的「寢」,和「侍寢」的「寢」同義。

  「侍寢」這個詞不是指鋪床、蓋棉被的意思,而是「陪睡」兼「嘿咻」之意。

  因此,此說認為宰我在同學們認真讀書的時候,居然「白晝宣淫」,找了野女人在房間嘿咻,搞不好還搞那種「朋友妻、最有趣」的勾當,孔老夫子看不下去了,才會破口大罵。

  然而,以上說法都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大家都忽略了宰我是「孔門高弟」。《論語.先進篇》記載:「子曰:從我於陳蔡者,皆不及門也。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政事:冉有、季路;文學:子遊、子夏。」

  這是孔子回到魯國講學後,回憶起當年跟著他周遊列國的高材生,懷念不已。宰我不但也列名其中,而且居然排在子貢前面。

  如果說宰我在德性上是如此敗壞的傢伙,孔老師又怎麼會對他念念不忘呢?這豈不怪哉?

  近日讀南懷瑾所寫的「論語別裁」,這個老先生看法果然與眾不同。

  他說宰我的身體差,體力不行,所以晚上睡還不夠,白天精神太差不得不補眠一下。

  孔子於是感嘆,宰我的身體真是糟糕啊!好像朽木、糞土之牆一樣,底子太差了。想要認真起來作學問實在是力有未逮。算了吧!從前,我老先生聽一個人說話,就可以知道這個人作學問有沒有成功的潛力;但現在,我還要看看這個人的健康情形好不好才能確定。這個改變就是由宰我開始的啊!

  這個說法比較溫暖,而且也不會顯得孔老大怎麼之前會有「聽其言而信其行」如此「太傻太天真」的情形!算是還蠻有一點說服力的。

  只是,宰我的身體是不是很差,我們不太清楚,印象中沒有這樣的資料。倒是孔子有個超得意的門生顏回,可是營養不良出名的;孔子發這樣的感嘆不針對顏回,而針對宰我,也是怪事一件吧!

  何種說法才對?幾千年了也沒個定論,再幾千年大概也沒有結論,還是來去睡午覺吧!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tomoh上的大作: 朽木,不可雕也

2.孔門四科──孔子弟子簡介

3.〔讀經〕有朋自遠方來

4.〔冰鑑〕情態章第四

5.〔讀詩〕尚愛卓文君

17 則留言:

JP 提到...

真佩服, 睡午覺也可以引經據典

按蘇軾的說法, 睡午覺其實是人生的較高境界
/////////////////////
薄 薄 酒 ,  勝 茶 湯 。
麤 麤 布 ,  勝 無 裳 。
醜 妻 惡 妾 勝 空 房 。  五 更 待 漏 靴 滿 霜 ,
不 如 三 伏 日 高 睡 足 北 窗 涼 。
////////////////////

LS (tw@us) 提到...

精彩精彩!

"於予與何誅?" 這句話如何配合南懷瑾的解釋?
"誅"是該死的意思還是只是"殊"(不同)的意思?

雨果 提到...

我們中小學時不是都要被強迫午睡嗎.那教育部還真是在量產朽木哩!搞到我現在每天中午都要回家吃午飯順便睡個什覺,大朽木一個.

大頭青 提到...

約莫30歲開始,大頭青就一定要睡午覺,否則下午5點以後就不濟全身不舒服了……真可謂老朽木了!!

想想這還只是孔老夫子而立之年的壯盛期呢~~~

小杜白雲 提到...

今日小兒肺炎去住院也,無力多言..

先回LS的問題:

南老先生解釋"於予與何誅?"
是說:

宰我是因為身體不好才這樣,你們還責怪他什麼呢?

小杜白雲 提到...

JP:
蘇學士的生活不錯,不過好像不是高科技人的生活型態啊!

小杜白雲 提到...

雨果:

中小學睡午覺是從日式教育沿襲而來。

那個老蔣一天到晚嚷嚷要復興中華文化,對這個卻是不太了解,算是個空殼子吧!

不過空殼也好,免得一知半解搞出更多禍事!

小杜白雲 提到...

青兄:

睡覺很重要的。
之前一個太極拳的老師說,打拳就像在練氣,可以達到和睡眠接近的效果,不過如果睡眠不足,最好的方法還是不要打拳,直接倒下去睡覺啊!

大頭青 提到...

謝謝白雲兄,希望阿基弟弟已經痊癒!!

我想可以責備宰予的理由,也許是古代沒有電燈之便利性,因此人大都早睡,睡眠時間應較現代人充足且充實,宰予竟然還浪費大好的白晝時間,是可以責備之理由……

不過我覺得孔老夫子只是在道德上批評宰予這個小瑕疵,學問好壞和浪費時間與否應該是可以分割觀察的吧!?也許宰予真的很會利用時間也說不一定!!

JP 提到...

To 小杜,
是阿, 至於蘇學士這個境界
經過多年工作摧殘之後, 週一到週五, 已經可以不睡午覺了
週末要去玩樂, 還是沒機會睡午覺
離蘇學士越來越遠了

小杜白雲 提到...

JP:

你這種精神真是台灣經濟奇蹟幕後的無名英雄啊!

最近經濟太差,可能要靠你們多多努力了!

孟獲 提到...

喔~
也可以這樣說~~

果然古文的樂趣很多,這麼有趣的東西,卻硬被臺灣的文學教育教成只有一種固定答案的回答,真是太遺憾了……


另外~雨果先生提到量產朽木實在太好笑了~~我立刻回想起以前在午睡時間看漫畫的事情……


回應版主,空殼也好,以免鬧出更大的禍患啊~~~


不相干的話題:另外聽我朋友說,「新臺灣」雜誌要收掉了……

小杜白雲 提到...

「新臺灣」雜誌,我一期都還沒看,就要收掉啦?

不過台灣的雜誌很短命是真的。

chungshi 提到...

看你的blog,好像在看百科全書,什麼都有,什麼時候集結成冊啊?

小杜白雲 提到...

崇熙你要出錢啊?
集結成冊只是花錢爽一下的行為吧!

等不景氣過後再說好了!

中途島 提到...

前日讀章太炎膏蘭室札記第三百七十則說到,宰予晝寢事,應該是發生在陳蔡絕糧的時候,並舉呂覽.慎人篇:"孔子窮於陳蔡之間,七日不嘗食,藜羮不糝,宰予備(憊)矣."為證.

說來給大家參考一下.

小杜白雲 提到...

根據島兄所言:
那麼南老先生的說法似乎頗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