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9日

【電影】艷光四射歌舞團

  我在DVD出租店挑了「艷光四射歌舞團」這部國片有幾個原因。

  我在台北愛樂電台的某個節目中,聽過對導演周美玲的專訪,我因此得知這是一部小成本的國片,演員都是導演在街上或咖啡廳找來的「素人」,拍的是同志的愛情故事,這些同志白天有其他的工作,如當道士;晚上則化身為極為俗艷的同志歌舞團。故事中人生離死別,陰陽相隔。我聽著導演暢談她的創作理念,這部電影充滿「魅惑」的印象由然而生。

  2004年的金馬獎頒獎典禮上,這部片子榮獲觀眾票選最受歡迎的台灣影片,女導演穿西裝,男演員穿禮服的反串演出,也讓我印象深刻。

  於是乎,多年後偶見這部電影在出租,我當然「義無反顧」的租回家看了。

  看完之後,真的只能長嘆三聲。

  我相信導演是想拍出一部「魔幻寫實」的電影。電影中某些運鏡及場景也的確不俗,比如說,霓虹閃爍粗俗豔麗的歌舞電子花車奔馳在黑暗的濱海公路上;比如說,極低角度拍攝冥紙翻飛在金瓜石髮夾彎道路上的畫面;又比如說,情義相挺的同志「姊妹」們,將歌舞電子花車開到了公墓裡,為「蕭薔薇」死去的情人「阿陽」表演最後一場歌舞秀;媽媽桑的一句開場白:「……豔光四射歌舞團,就要帶您進入永恆的天堂——」,迴盪在四野的墓地中,頗有一種深可玩味的對比。

  然而,「魔幻寫實」要拍的成功,「魔幻」固然是魅力之所繫,「寫實」卻是不可或缺的基本功。如果影像敘事不能「寫實」的說故事,「魔幻」無異是空中樓閣,無所依憑。

  這部電影中「素人」演出的生澀僵硬,並不是最大的問題,我對於國片限於經費的這種限制向來有很大的容忍力。就像「海角七號」中演的太用力的田中千繪,雖然演技不受肯定,但完全不影響其超旺的人氣。我本來就不期待每一部國片都可以像「藍色大門」那樣找到桂綸美、陳柏霖這種演技清新脫俗的新演員。

  容我說的殘忍一點,這部「艷光四射歌舞團」最大的問題不在於經費不足,不在於演員太嫩,而是在於導演說故事的功力太差,以致於整部片子鬆散脫節,不知所云。

  說到底,這個愛情故事的深度並不比瓊瑤電影更深,不可能只靠著把「男女主角」換成「男男主角」,就可以翻身變成有深度的「藝術電影」。

  這部片子的導演掌握到了突出的元素,如同志、道士、歌舞團、電子花車、公墓、招魂等等,胸中也蘊含有很特出的場景畫面。然而,卻沒有能力用影像說出一個完整的故事。

  詹宏志在其「人生一瞬」一書中,有篇文章談到侯孝賢的「悲情城市」,他說侯導對電影中每一個角色都至少要推敲出他的祖宗三代。詹宏志在悲情城市中演出「林老師」一角,只有一個鏡頭、兩句台詞,但侯孝賢花了四、五個小時向詹宏志說明林老師一生的故事。詹宏志說:聽了一個人一輩子的故事,只演出二句話,想演不好都很難。

  候導的這種態度應該是今日新銳導演應該好好參詳的地方。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 〔電影〕蝴蝶效應觀後感

2.〔閱讀〕紅樓夢與哈利波特

3.〔電影〕滿城盡帶爆乳黃金布拉甲

4.〔推理小說〕淺讀《郵差總按二次鈴》

5.【電影】托斯卡尼豔陽下【Under The Tuscan Sun】

3 則留言:

apipipi 提到...

他那部好像叫流浪青春吧...
我是沒看啦
但看了流浪神狗人
怎麼說...
故事說的OK
就是有點造作

mungbean 提到...

還是偏愛侯導和小津的風格囉!
陳明章的音樂也是一絕...

小杜白雲 提到...

感謝阿屁指正...我又張冠李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