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3日

【當兵回憶】政戰主任與木工一兵

  有人說,軍隊是現實社會的縮影。我認為不只如此,將來自社會各階層的一堆人關在一個密閉的環境中一起生活,彼此之間的互動常是現實社會的放大、再放大版。

  我從此中得到不少的人生觀察,足可回味至今。

  話說我當了馬祖南竿島上砲本連的輔導長後,發現我們砲兵指揮部的政戰主任有力的不得了,他是馬祖防衛司令部政戰主任(俗稱「大主任」)的同學,兩個人的交情好像不錯,因此司令部大主任以外的政戰系統都指揮不動他。

  他對我這個砲本連輔導長的政戰工作要求只有兩點,第一就是每個月一定要有一天加菜日,可以讓弟兄們烤肉唱卡拉OK之類的!(雖然連長把持麥克風的時間有時未免太久了一點!);第二,就是莒光日教學要看電視。

  至於其他部份的政戰工作就隨便無所謂。因為他老人家官運不順,上校頂天(就是升將軍已經無望了),也到了打報告退伍的時候,所以只要部隊一切平安就好。

  當初我們同期政戰預官中,有個有辦法的傢伙一下馬祖南竿的碼頭時,就有兩位長官來接船,內定被調進司令部當幕僚,從來沒有下過基層連隊。他和同期同學們的聯絡比較少,但跟我的關係還不錯!

  有一天他突然打電話給我,說我不在連上的時候,司令部政二科的主任,也就是他的頂頭上司,對砲本連作了突襲式的業務檢查,發現這個也沒做、那個也沒做,暴跳如雷,已經打了一份報告要嚴懲我這個砲本連輔導長;並透露那份報告上有哪幾點缺失,叫我想辦法速謀改善,以免遭到不測。

  說也奇怪,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一點也不緊張,反而是我那個同學緊張到有點過度,害我差點笑出來。

  事後,證明我是對的。因為司令部所有對砲兵指揮部政戰系統的處分,都要我們的政戰主任會簽,這些公文都會壓在我們主任的辦公桌上,累積到一定的數量就會拿去碎紙機處理掉。這件事情本連負責政戰主任傳令的小兵都跟我「聊過」了。

  況且,政戰主任對我這個砲本連的輔導長向來十分器重(這部份是另一個故事,改日在敘),司令部政二科的主管就算是中校,是上級,又算得上什麼東東?

  這是我個人對「官場文化」的初步認識!
  
  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事,讓我對軍中「官場」的體驗更深。

  當時我們連上有一個技術相當了不起的木工小兵,還曾經被司令官指派為協助修理國家古蹟馬祖天后宮的工作。

  這種人才雖然只是我們連上的一兵,但實際上他的地位應該比我這個少尉軍官還高的多。雖然我一開始不太長眼,對此事實一無所知,但好在我個性向來平和,也很討厭耍官威,比較喜歡搏感情。對這個從來不參加點名、莒光日教學、甚至不在寢室睡覺的木工兵,並沒有大小聲恐嚇要處分他,而是藉由聊天來慢慢了解情況。等到我明白此間利害後,當然就由他去了!

  而這個木工兵大概覺得我這個讀過大學的預官沒有死腦筋,還蠻上道的,所以也願意給我面子,我想就是這個因緣,後來讓我著實爽了一陣子。

  馬祖外島,不同台灣本島什麼都方便。什麼事都要軍中弟兄自己來,大部分的人才也都由這些當兵的義務役士兵中產生,食、衣、住、行樣樣靠自己,想找民間支援是難上加難。

  司令官、政戰大主任因種種原因,如台灣大官出巡馬祖,或只是心血來潮東點、西點的對這個不滿意、說那個要修理,這種非關作戰的營繕工程工作,任務編制上就會落到司令部政二科的頭上。

  政二科的軍官若要找全馬祖最強的木工幫忙,就非得到砲本連來借我們的木工一兵不可。這可是「稀有財」,在南竿島這個市場中,具有不可取代性。

  而政二科的長官若是要找我們的政戰主任借人,那一定是碰釘子的。小小的少校、中校政戰官,要找上校頂天兼大主任同學的砲指部主任問借木工這種小事,那就是太不長眼了!

  若是找砲本連的連長借人呢?司令部政二科中校幕僚對基層連隊的少校主官,算是長官了吧!

  可惜我們的少校連長皮條的很,一切看他心情,爽的時候就借人,不爽的時候,就撂下一句:「我們政戰主任有事要用,我也沒辦法,不然學長自己去跟政戰主任說!」。而且我們連長接到這種借木工的電話時,又剛好心情好的次數很少,這可能是作戰系統對政戰系統長期不滿的心態所致吧!

  那如果,直接找我們的木工小兵呢?中校對一兵,那總是官大的可以壓死人了吧!

  可惜的是我們的木工小兵也性格的很,他也知道政戰主任就是他的靠山,比政戰主任小的官他可是鳥都不鳥,說一句沒空,就可以把一堆中校堵回去。反正這些中校也不敢處分他,真的處分了,還有我們政戰主任可以解套哩!

  某次連長休假的時候,我在輔導長室接到一通電話,是司令部政二科的二當家打電話來的(科長大概拉不下臉來打電話)。

  這位政戰中校在電話中一開頭就用親切的聲音直喚我的名字:「XX啊!我是學長啦!」

  「學長」?那個學長?我可是一頭霧水!這個島上除了預官彼此間以外,還沒聽過預官和職業軍官間互稱學長、學弟的。尤其是少尉和中校差這麼多階的,稱學長學弟,還真少見!

  聽了半天,原來這位二當家是想借我們連上的稀有財「木工一兵」去修指揮官交代的東西,而且一副十萬火急得樣子。

  我彼時尚不知本連木工一兵的架子大的很,連長也未必叫得動,就呆呆地一口應承下來,並找了我們木工一兵來,木工一兵聽了原委之後竟說:「啊那種的我們也要幫他做?會不會太沒『坎棧』?」

  這個小兵竟然嫌惡起官拜中校的長官。我吃驚之餘,幸好個性溫和使然,沒有飆出:「叫你做你就做,中校叫你做,理由還那麼多,幹你XX,你以為你是誰?X的小心我把你關禁閉!」這麼一句;反而是事緩則圓地說道:「哎呀!如果你有空就幫一下,也不要花太多時間。」

  木工一兵聞言也阿莎力的說:「好吧!這次就看輔仔的面子!」

  之後,每逢本連連長休假,我就會接到這位政二科中校「學長」的電話,每次都是十萬火急,借一天,不,借半天就好,我也都很客氣的回應協助。

  還好這位木工一兵也還蠻給我面子,每次都幸不辱命。

  時間悠悠而過,我在上校頂天的政戰主任蔽蔭下過了蠻久的舒服日子之後,終於到了政戰主任退伍的時候。這也意味著,我的好時光指日就要結束了,大樹將傾,古有名訓,覆巢之下無完卵矣!

  但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居然發生了!

  司令部發出「代理砲指部政戰主任」的人事命令,居然就是由先前那位借木工的「中校學長」出任我的頂頭上司。

  還好我對這位學長從來不擺譜,又表現的很誠懇!

  於是乎,我的好時光變成美妙的時光;從躺著幹、變成不小心睡著也沒關係!現在想起這段經歷,有時候還會偷笑哩!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當兵回憶】記一次「大樓梯離開」

2.【當兵回憶】汽車雜誌及政治作戰

3.〔當兵〕買壼記


4 則留言:

阿川 提到...

比較起來,我的軍旅生涯單純多了
每天做些文書,下班打打籃球,然後回家,隔天再騎機車去上班...
遠不如小杜白雲的精彩!
相信這點點滴滴都是最珍貴的人生歷練與回憶!

小杜白雲 提到...

軍法官大概是所有預官官科中最好的一種吧!

不過我沒那個運氣,只有羨慕學長的份啦!

maslow 提到...

你的官運真的都不錯。
那位頂天的政戰主任我知道,
他有來找過我。
我記得一次是直接殺到旅部戰情找我。
另一次是在旅部停車場遇到我。
好像都來去自如,因為我們第二任旅長還是他的學弟。
他來找我只是要問我某一位同胞在那一個據點..我咧。全旅那麼多人,我那知道那麼多,好加在..剛好我有印象。

小杜白雲 提到...

說實話,我還有點懷念這位上校頂天的長官。

雖然事後想來,我這個菜預官在他眼中應該是幼稚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