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7日

【回憶】吾友L君

IMGP4951

  L君是一個令我真心佩服的朋友。縱使多年多年多年未曾相見,這個朋友的感覺都不會變。此乃「君子之交淡如水」乎?

  我們從建中高二開始同班,是聊的來且某方面風格相近的同學。畢業後,我讀台大,他讀成大;我讀造船,他讀航太。大學四年,我到過成大不過三次,彼此間也就見這三次面而已。

  然信寫的很多,我猜這是我們友誼的一項基礎。

  彼時尚無所謂電子郵件,也不時興電腦打字,文書處理系統尚在PE2的時代。每封信都是用手寫成,貼上郵票寄出去,這種老式的作法,或許能負載比較多的感情吧!我想!

  我們年輕的時候,頗有一點文人高士的夢想。想說可以有一方桃源夢土自耕自讀,這是充滿呆氣的年青人想法!

  這麼多年過去了(從建中畢業算到如今已快要20年)。L君取得航太碩士的學位後,先在一家傳統的電線電纜上市公司任職,拒絕了科技新貴那種忙碌到要命的工作。後來可能不堪引誘,跳槽到一家LCD相關的高科技公司工作了一陣子,發現科技新貴那種忙法,果然是會損害到生命的本質部分。又毅然辭職在家(「毅然」是我寫的,L君或許很「淡然」),半路出家的去考國小教師的資格,一試即中,修業完成後當了一陣子的流浪代課教師。

  當然,代課教師的聘任、留任,向來是吾國基礎教育行政中充斥關說、比較黑暗的一環。

  L君既不與黑暗為伍。又離去教職。

  然人生的路總是冥冥中安排。在幾個工作機會中,L君選擇到花蓮這塊淨土,在慈濟大學中供職。

  L君原本是成大野鳥社的健將,聞鳥語而知鳥名,在鳥鳥江湖中自號「綠繡眼」,鳥功非凡。然在花蓮這個充滿野鳥,而且工作尚有些許餘暇可以賞鳥的地方,L君居然可以放棄這個多年的嗜好,每逢休假便去開資源回收車,默默做著實際愛護地球的工作。

  此番花蓮一行,發現L君夫妻也開始吃素,決定要過更純樸的生活。

  我這次到花蓮一遊,因車程延誤錯過L君家中的晚餐,勞煩L君夫妻夜訪旅次,十年未見,即此一、二小時之談。

  隔日再約,L君已排定資源回收之工作,不克相見矣!

  我這個多年老友會覺得L君有那麼一絲絲怠慢嗎?真的,連一絲絲都沒有。

  晤談不多,但L君的行止,恰讓我回想起當年那些追求生命夢田的往事。L君誠樸的實踐了人生的理想,讓我羨慕又感佩。

  我自縛塵網,東張西望,看來已經是解脫不開了!然有L君一友,便自覺人生尚有一方未定之天地,感此交情,特以誌之。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哈哈哈
映鈞 老友
沒想到竟是純瑩捎來這篇文章的訊息

也謝謝你 憶之為誌

花蓮夢土 隨時歡迎您闔家蒞臨

0 0(慈大綠繡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