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0日

【當兵回憶】記一次「大樓梯離開」

  在那個軍中不當管教盛行的年代(現在不知還有沒有),「離開」是很常用的一個詞。舉凡班長惡整班兵、老兵欺負新兵,最常見的用法就是「前方五百公尺、左邊數過來第三棵樹、左去右回,離開!」

  這些個班長、老兵興致來的時候,要你「離開」多遠就多遠,幾次就幾次。有人說這是男孩變成男人的必經過程。

  我在馬祖服役時當的是少尉輔導長,照道理說應該是沒有人敢叫輔導長「離開」才對。不過因為我當的是砲兵指揮部本部連的輔導長,「本部連」者,就是服務「司令部」、「指揮部」的勤務、警衛兼打雜連,和「本部」是同處一地的。

  因此,一般連隊的連長、輔導長在連隊上是最高長官,大的不得了;本部連的連長、輔導長卻不然,因為本部連的頂頭上司是司令官或指揮官,及一拖拉庫的參謀、政戰官,每個都比你大,而且大的不得了。

  話說我當差的那個砲本連,地勢在指揮部的下方,中間有一條長長的樓梯,弟兄們都稱之為「大樓梯」。

  如果說只指揮官一早起來散步,發現落葉沒有掃乾淨;政戰主任吃了午餐覺得不滿意,或任何一個大一點的官,比如說監察官、作戰官,心裡有些不爽想找碴一下;只要叫個一聲,衛兵打電話下來,砲本連的連長或輔導長(也就是在下我)就必須朝大樓梯狂奔而去,敬聆長官的訓示。

  倒楣的時候,一上午就要狂奔好幾次。因此被那些幸災樂禍的弟兄們戲稱為「大樓梯離開」。

  這個「大樓梯離開」,可是只有連長、輔導長、排長及值星官享有的專利哦!

  有一年馬祖防衛司令部大發慈悲的辦了懇親會,雖然只有少數幸運阿兵哥的家人得以參加,但也是很盛大的事。

  為此盛會,各部隊都要備餐以待來探視子弟的家長,有些單位為了省麻煩,就從外面叫便當進來。我們指揮官對這種「不求長進」的作法完全是嗤之以鼻,他老人家認為這種場合就是展現部隊伙房實力的機會,也可以讓家長們看看他們子弟吃的「有多好」!

  於是乎指揮官就指定了砲本連以及兩個砲兵營於某日中午各作一份便當的樣本送到指揮官、副指揮官、政戰主任、參謀主任的餐桌上,讓四巨頭們嚐嚐看那一份做的好,以決定把這個做便當的重責大任交到誰的頭上;相對的,中選者的獎勵和經費補助也相當不差。

  像這種比賽,砲本連向來是勝算甚高,因為砲本連要負責指揮官等大頭的日常三餐,在新兵分發的時候,當然會把最好的廚師留下來給自己用;不像基層連隊的伙房兵時常是半路出家,邊學邊做,常常連饅頭都做的亂七八糟。

  而本連把這件任務交代下去給伙房後,到了驗收那天,連長公出,只有我坐鎮連部,午餐時間正要開始下令開動時,突然安全士官衝進來:「報告輔導長、指揮官找!」

  於是我只好在眾目睽睽之下,又來這麼一次「大樓梯離開」。

  我飛奔到半途時,伙房的老兵看到我大吃一驚,問我:「輔仔,怎麼是你上來,連頭仔呢?」

  我一面回答:連長有事出去了!一面納悶這幾個伙房兵怎麼沒頭沒腦的在路中間問這個問題。

  等我到指揮官餐桌前站定,四巨頭聊天聊的正開心,餐桌上擺了兩個沒動過的便當。指揮官看我到了,一面笑一面指著那兩個便當說:「輔導長你看看,這兩個砲兵營做出來的便當,成什麼樣?笑死人了,伙房居然連這樣的菜也敢拿出來在懇親會吃!」參謀主任、政戰主任在旁頻頻點頭贊同指揮官所言甚是。

  參謀主任問:「怎麼沒看到砲本連的便當?」

  我一看,對啊!怎麼沒有本連的便當?那些個伙房兵還全部站在大樓梯旁納涼,啊是發生啥米代誌?

  我只好很鎮定的回答:「是,我下去查一下。」

  指揮官接著說:「明天,明天中午你叫伙房做一個像樣一點的菜出來,做個示範,我找營長來,讓他們兩個看看什麼叫才做便當!你回去準備一下!」

  我心中呼了一口氣,安全下莊,馬上回答:「是!指揮官!沒問題!」就匆忙告退了。彼時指揮官談興正濃,笑語晏晏,政戰主任等人也陪笑甚歡,就沒人有空追問我砲本連的便當到哪兒去了?

  我走下大樓梯,正想去問問伙房發生什麼事情時,伙房的老兵主廚已經趨前問道:「輔仔,有代誌否?」

  我說還好。這位老兵隨即向我說聲抱歉,他說他們覺得連長對他們很機車,所以今天才故意不做便當,要挖洞給連長跳,讓連長被指揮官叫去釘到慘死!沒想到連長居然不在,不小心害到輔導長,真的「粉歹勢」。

  這個洞我是真的跳了下去!還好洞不深,沒事!

  隔天我們超級無敵的砲本連伙房果然「示範」了一下如何做懇親會的便當才像話,兩個營長可能吃了一頓不太爽的午餐,被指揮官恥笑了一頓,也許兩個營部連的伙房也倒楣了一段時間。

  這是我第一次那麼明確的親身經歷有人挖洞給我跳,雖然是「打擊錯誤」,但還是令我印象深刻。原來社會「這呢烏暗」,真的有人擺明就是要這樣搞別人!

  還好我當輔導長得基本原則就是與廣大的義務役官兵站在同一陣線,向來將弟兄打混摸魚的權利置於上級的無聊命令之上。鹿鼎記中韋小寶的為官之道不正也是「瞞上不瞞下」?

  那些職業軍官既不屑與我這種預官鉤心鬥角,又拿我這種時間到就走人的預官沒輒(這部分另有故事,改日再敘),因此與廣大的義務役官兵站在相同的立場,一起混日子,有弟兄們的情義相挺,不暗中挖洞給我跳,那麼我的日子就可望太平啦!

  「大樓梯離開」雖然每次都是跑上去挨罵,但既可活動筋骨,又可娛樂小兵。正適合我這種「厚臉皮」的個性。我也就吃苦當吃補,何樂而不為了!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 【回憶】肛門病語

2.〔武術閱讀〕我讀武術匯宗

3.〔攝影〕馬祖南竿一景

4.〔當兵〕買壼記

5. 〔瑣記〕當兵的二種回憶

11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這故事很有意思。我當兵的連長精實無比,脾氣不好,沒看他跟部屬說笑過,可是連老得快退伍的班長還是人前人後都對他很尊敬。營長也是很受大家的敬重。所以如果長官正直,義務役官兵還是會尊敬的(會不會賣命當然又是另一回事)。我想你當時的連長可能真的有點問題吧。

小杜白雲 提到...

本島的精實部隊和外島的山寨部隊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故事很多,我再慢慢寫來!

大頭青 提到...

白雲兄對伙房的描寫很是精確,我在外島基層連隊擔任小兵時期,菜鳥的主要工作(就是老兵欺生的招數之一)之一就是清理伙房,那種克難簡易搭建的伙房及廚具(加上放置食糧的倉庫),任憑和貓大的老鼠自由來去(那是抓不完的),炊事兵的選任也不知道怎麼來的(因為基本上是涼缺,恐怕是有背景的優先),有時想想那時可以腸胃無虞的過完外島生活,算直就是萬幸了嘛!!

還是我不是大頭,其實大頭們上吐下洩我們都不曉得?!

小杜白雲 提到...

管伙房也是輔導長的業務,此中故事甚多。

人在外島,辦伙經驗與本島有國軍副食供應站可是大不相同!

最近不知怎的很想把這段經歷給寫出來,希望這種往事嘮叼也有人會看吧!

mungbean 提到...

哈哈,小杜老矣,尚能飯否?
人年紀大了,悠悠回憶隨著伙食而來..
近來吾弟入優劇場,我才驚覺,我真的老了..

JP 提到...

ha, 整人, 整洋, 整貓, 整狗, 整蛇, 整兵, 整官, 整伙房, 整內務, 應該當過兵的人都是"整"字營的吧:-)

小杜白雲 提到...

BEAN:
你弟弟進優劇場?怎麼一直沒聽說你們家這麼有藝術氣質??

小杜白雲 提到...

JP:
你的當兵經驗應該也蠻精采的吧!

阿儒 提到...

我當兵時所遇到的第二個連長屬於精實型,但是只要屬下的表現良好,他也很敢向上級爭取阿兵哥的福利,因此在他任期內連上逾假違紀等事情也很少,之後換成一位阿美族(部隊為花防部下建制)的連長後軍紀就渙散...

caa 提到...

趕快把砲本連辦伙往事寫出來吧 一定精彩可期 我是642G1 以前過年前各連都有一人可回台灣"採買假" 採買還算盡責 買一堆螃蟹蝦子 大家忙得很快樂 不知道砲本連如何?版主當時指揮官是陳安永嗎?

小杜白雲 提到...

我也買過一次..不過不是採買價,是剛好休假...

我負責到南門市場買那些板鴨,臘肉之類的..

如果沒有當這個輔仔,還真不會買這麼多的東西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