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日

【閱讀】魔鬼的羽毛(臉譜出版社)

魔鬼的羽毛的圖像

  這又是一次書評比小說更精采的組合。所以我看完小說之後,又把唐諾的導讀「繞過獅子山和伊拉克的犯罪」參詳再三。從中我對「如何為一篇自己不欣賞的小說寫書評」一事,略有所得。

  首先,你必須對(推理)小說這個文類有足夠充足的背景知識,以便於鋪陳歷史背景,點出這部小說的定位約略在那裡。如此一來,「導讀」約三分之二的篇幅就可完成。
  
  這工作說來容易,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寫的令人印象深刻。畢竟資料眾多,如何爬梳出一套素材,以建構出精采的理論,正是為文者展現學養及功力的地方。

  雖然米涅‧渥特絲(Minette Walters)這部小說讀來並沒有什麼不順的地方。但唐諾在導讀中沒說出口的那句話可能是:「你可以再俗一點沒關係!」

  這部小說的情節描述一個女性被害人冒犯了一個連續強姦殺人的歹徒,結果遭到了報復及凌虐,心理飽受創傷。案發後,被害人躲到鄉間想逃離這一切,歹徒居然循線找上門來,結果這個慌張、瘦弱的被害女子不知那來的勇氣,把這個歹徒給宰了!

  米涅‧渥特絲這個聲譽正隆的推理小說家,居然膽敢用如此好來塢式俗濫的故事架構來寫小說,實在是令人佩服她的勇氣。

  唐諾的這篇導讀「別有深意」的指導我們看看作者如何「裝飾」這部小說。

  被害人出生於非洲,因種族衝突舉家遷回英國,在路透社上班,大部分時間都在獅子山、巴格達這種地方擔任戰地記者;加害人是擁有多本假護照的英籍傭兵;案發地點在英美聯軍擊殺海珊政權後烽火連天的巴格達;故事結局在英國鄉間的百年古宅,有著莊園貴族及農奴佃戶的古老恩怨,及一群性情古怪的英國人;被害人和她母親之間甚至可以用史瓦濟蘭語交談,以避人耳目。

  看來很精采的樣子,不是嗎?

  然而,同樣的故事情節若發生在台北、東京、紐約、里約熱內盧,情節代換一下,好像也都合理的很。

  獅子山共和國的血鑽石,或伊拉克戰爭的扭曲不合理處,與這本小說的故事缺乏「有機的連結」,所以只是「裝飾」而已。重新「裝璜一下」,又可以是一部新的小說。

  當然,這個說法未免是有點忽略了米涅‧渥特絲「裝璜」的能力。至少這本小說寫來是有模有樣的,並不使人在初次閱讀時有什麼太強烈的「似曾相識」感,作者也很用力的塞了不少資訊進來,以豐富文本的內容。

  然而,純靠「裝潢」是不可能成就什麼太偉大的作品。

  類型小說家(如偵探小說、武俠小說、羅曼史小說等)與嚴肅的純文學小說家,對於所謂「創新」的分野,大概也就是注重「裝潢」和注重「建築主體結構」的差異吧!

  唐諾用翻覆隱晦的修辭冀求不露痕跡的(有達成目的嗎?)把這部小說酸了一頓。然其行文至此,要如何收尾,才不會砸了自己的飯碗、嚇跑了邀稿的出版社?

  他老兄搞了個詭計,在「導讀」的最後下了個「會不會弄假成真」的小標,暗示這部小說可能是米涅‧渥特絲寫作路線轉型的徵兆。是的,在這部「魔鬼的羽毛」(典出土耳其語)中,那些非洲、中東、英國鄉間等等元素只是「裝璜」而已,但搞不好在下一部小說中,真正的有機連結就要出現了!

  唐諾告訴我們,是的,米涅‧渥特絲是有這個實力的!

  好吧!這本小說看都看了!也只有期待下一本看看囉!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閱讀】回聲(米涅.渥特絲)

2.〔閱讀〕模仿犯

3.〔推理小說〕蒸發【馬丁.貝克系列】

4.〔推理小說〕大笑的警察

5.〔推理小說〕本多孝好之純愛推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