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4日

【當兵回憶】南竿島津沙村的文化浩劫

  看著我客廳裡一個造型古拙、質感粗樸的陶甕,我就回憶起一段往事。這個陶甕是個無主物,也是早期民俗用品,是當年馬祖南竿「津沙村文物陳列館」因館藏爆滿而割愛的東西,輾轉流落到我手中,看著它,其實是有一點罪惡感的。

  話說從頭,就要談談「津沙村文物陳列館」傳奇。

  馬祖南竿島的西南方,有一個小小的村落叫作「津沙村」,是一個很迷人的小村子。村子裡全部都是用花崗石壘砌的傳統閩東民居,全村沒有被鋼筋水泥的現代建物污染。該地背山面海,巷弄狹仄盤轉,村中有一半以上均為空屋,放假之時漫步在那兩側板門緊閉的巷道中,頗發人思古之幽情。以我酷愛廢墟的旅遊傾向,這個地方真是充滿魅力!

  津沙村的冬天受海風正面吹襲,酷寒無比,我在馬祖當兵的第一個農曆過年,恰遇嚴冬(隔年是暖冬),駐守津沙村上方的西守旅八營二連,其衛兵崗哨的溫度計測出攝氏0度的低溫紀錄,比位在山頭的西守旅旅部崗哨所測得的攝氏4度還要更低,真是凍壞人也。那年的冬天,我曾經身著七層衣物活動,這也是在馬祖外島當兵的一個辛苦之處。

  在馬祖外島這個地方,軍方有很大的影響力,在以前「戰地政務」時代,司令官更是兼任地方行政首長之職。我服役時民主化時代雖早已來臨,但地方上許多行政事務仍頗仰賴軍方的協助。比如說,打掃環境之類的工作,就常常動用到我們這種義務役官兵。

  彼時司令官下了一道敦親睦鄰命令,要在津沙村「助民打掃」,這個任務當然就落到了駐地最近的八營二連頭上,而這個連的輔導長正是我的同梯兼麻吉。由於津沙村多是空屋,屋主大部分已遷居他處,人去樓空。但在「軍愛民、民敬軍」的口號下,當然要幫人幫到底,送佛上西天,於是乎軍方弟兄們就堂而皇之的開門入空戶,一一清理打掃乾淨。

  而當時那位八營二連的連長,是一位「雅好民俗古物」的人士,對於各種舊式鍋碗瓢盆居家用物,均有高度之收藏興趣。趁此助民打掃之便,津沙村舊居中的古物就由連上弟兄一一移置到其連長寢室之中,我那位同梯輔仔就笑稱現在他們八營二連的連長室已經改名叫作「津沙村文物陳列館」,以後津沙村如果要辦展覽,可能要向他們連長商借館藏才辦的成。

  後來,西守旅一位中校頂天的副旅長,也加入了津沙村文物保存蒐集的行列。在他的待退生涯中,有很多時間都是叫司機開著那美軍越戰用吉甫車,在津沙村裡蒐羅那些民俗古物載回去。不過我的同梯說副旅長的「腳手太慢」,真正精采的應該都被他們連長捷足先登了。

  我想,經由這兩位長官的「洗劫」,當時津沙村的民俗文物當去其大半矣!

  當時我的同梯過訪敝連,在我的輔導長室裡笑談此事,我說,那不然也幫我拗一個甕好了!過沒幾天,他真的帶了個小兵拖了一個造型古樸的陶甕過來,不知是釀酒還是作鹹菜用的?他說這種東西尚不入其連長之法眼,所以幹一個送我。

  此陶甕由家母鑑定後,認為不過是以前他們台中鄉下拿來醃「曝菜」用的甕,根本沒有什麼價值,瞧我視如珍寶,不免好笑。可我從小回外婆家,也沒見到一個這種醃「曝菜」用的甕留下來,倒是有鄉親去標購公賣局淘汰的陶製酒甕,造型差近之,但形體大的多,質感也不相同。

  我當兵之前,茶藝館、復古黑狗兄餐廳等在台灣本島早已流行多年,其間蒐羅不少民俗古物用以展示台灣本土之懷舊風格,故爾使這些以前被當作垃圾的民俗用品有了相當不錯的交易價值。我想那位經營「津沙村文物陳列館」的連長,或驅車載物的副旅長,恐怕也不是有什麼鄉土情懷,多少是利之所趨吧!

  可惜彼時的馬祖「民風淳樸」,見到軍方這樣的胡作非為,居然沒有一點愛鄉護土的動作,彷佛這些東西完全不值得珍惜。

  今日馬祖外島的旅遊也開始風行起來,津沙村更以幾無現代開發的廢墟式環境,獲選為南竿島上受保存的「津沙聚落」(另有北竿島上的「芹壁聚落」、莒光島上的「福正聚落」、「大埔聚落」)。網路上查的到的民宿、咖啡館、酒館、文史工作室等等,亦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來。

  當年我在島上服役時,便覺得這樣一個地方比俗麗的九份、金瓜石更有一種歷史陳跡的美。若能發展觀光,必有強大的吸引力。當然,隨之而來的庸俗化和商業化,也可能會毀了這個地方。而我何其有幸可以在服役之時倘佯在沒有觀光客之其中?

  卻不料在擔心庸俗化催毀這個地方之前,我居然親見了軍方助民打掃式的文物侵奪,這真是始料未及的了。

  多年過去,這只陶甕仍安份的僻處敝廬客廳一角,這或許不是它最佳的安身之地,但它肚子裡裝了個這個故事,由我今日寫出,應該強勝於當日流入「津沙村文物陳列館」的同伴吧!

  我如是安慰自己,聊以為記!

延伸閱讀(您可能會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回憶]兒時巷弄

2.【當兵回憶】我是一個無能的輔導長

3.【當兵回憶】記一次「大樓梯離開」

4.【生態政治】台灣要什麼樣的觀光業才對?

5.【當兵回憶】政戰主任與木工一兵

8 則留言:

Ralph 提到...

我是東守旅的, 對於津沙現在只記得津沙基地, 因為當初曾經打球而在那裡集訓了幾週, 不知道後來津沙基地的營部連是不是還是專門收體育選手的單位, 我的部隊在梅石一帶, 印象中頂多只有打掃廢棄據點及碧海演習會到處看看, 到是沒接過這種為民服務的打掃任務, 不過我們曾經進去831敲裡面的裝潢將材料拿回去搭棚架

小杜白雲 提到...

831改成彈藥庫了。。很可惜,不然可以規劃成很酷的景點!

匿名 提到...

請問大大...
你是何年在南竿的呀..

小杜白雲 提到...

預官47期是民國86年入伍,88年退伍。

入伍之後要先在政戰學校受訓,因此大約是86年的10、11月到南竿的,待到退伍。詳細的日期我實在記不得了!

如果是要問這篇文章的事情,當時我已經在砲本連,所以印象中應該是87年夏天的事情吧!不過我現在記憶不太行,因此時間也可能記錯啊!

far 提到...

天啊....
一開始是查hexar af才曉得寒山石徑,今天想說看一下寒山石徑裡還有什麼文章可看,看了一篇又一篇驚覺小杜白雲還真厲害,除了攝影外,書話、法學篇篇精采,但看照片總覺得小杜白雲很面熟....
突然間靈光一閃,google「小杜白雲 馬祖」,沒想到.....也是砲本連!?哈~
輔導長好!(我1787梯,大約86年11、12月到連上的,你應該不記得我了~)

小杜白雲 提到...

被我荼毒過的弟兄啊!!

far 提到...

印象中,輔仔是位好長官(另外退伍前那位上尉連長--忘記名字了--不是少校那一個,也是位好長官!)

小杜白雲 提到...

連長不錯!應該是姓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