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

[歷史]每年的二二八都有奇文共欣賞

  每年的二二八,都會有些奇人寫些奇文,這麼多年看下來,真是生氣不如好笑了!

  今年在下為本部落格讀者精選的則是今日發表於聯合報民意論壇,由范蘭欽先生寫的奇文!

  以往政治意識型態較偏向懷念國民黨的人士,大部分的立場認為是蔣介石先生當時在中國鞭長莫及,監督有誤,殺人無責。錯都錯在該死的陳儀!

  今日范先生的高論,則認為蔣介石和陳儀都沒有錯,如果有錯,錯在於他們太相信台灣人,對台灣人太好,沒有意識到台灣人充滿了敵視祖國的暴民,因此疏於防範,才會釀成大禍。

  這真是「言人所不敢言」啊!令我對范蘭欽先生的「道德勇氣」大為驚艷,不得不去「孤狗」一下,看看這位先生是何方神聖?

  結果「孤狗大神」果然不負其威名,又為我們找出了一篇范蘭欽先生名為「台作家范蘭欽:台灣棒球總有“台獨”味」的大作。

  讀前面二二八那篇時,我的下巴已經掉到桌上;讀完棒球這篇後,我的下巴就掉到地上了。因此,已不能多言,且讓各位看倌自己好好讀讀看吧!



被掩蓋的真相…陳儀 是非魔癡228
【聯合報╱范蘭欽/文化工作者(台北市)】

2009.02.28 03:30 am


二二八的歷史完全顛倒,真相被掩蓋。實在陳儀是愛民清官,蔣介石、陳儀當時處理也極對,其錯最多只是誤判寬仁。

二二八以前,陳儀要把軍隊調走,親信湯恩伯勸阻:「台人新附,人心未定,一旦有變,何以應付?尤其是在日軍服役及勞工分子,因受日人皇民化教育,恐其仇視祖國,可能結聚作亂,需駐軍防變。」陳儀說:「我以至誠愛護台灣人,台人絕不會仇我,萬一有意外,我願做吳鳳。」

事發後蔣介石即在《反省錄》中寫道:「台灣暴民乘國軍離台,政府武力空虛之機,發動全省暴動,此實不測之禍亂,是亦人事不臧,公俠疏忽無智所致也。」

二二八的起因主要即湯恩伯擔心的台籍日兵仇視祖國等情,加上經濟蕭條、戰後糧食短缺、通貨膨脹及社會秩序破壞等,不過這只是次要因素。所謂的「官逼民反」或「寙政」,都是欲加之罪,完全是政治扭曲後的假記憶,並非歷史真相。首先來台的中央社駐台主任葉明勳就說,陳儀廉潔律己,他一下飛機就說:「我是來做事,不是來做官。」陳儀帶來的幹部如嚴家淦、任顯群、孫運璿等也是好官,但他忽視了台灣甫脫離日本統治,猶未調養生息的特殊社會環境,民主寬容,在政治上放得太鬆,給台胞參政權,電台報紙、集會遊行皆放任自由,結果反生意外。

事件後陳儀隻身離台,其政策及幹部未動,後來的陳誠蕭規曹隨,所謂的「寙政」,究何所指?

經歷此事的江慕雲在「為台灣說話」的文章說:「陳儀長官沒有希望台灣弄不好的理由,他有理想,想在海島真正實現三民主義,作為三民主義的實驗園地。

他要在一個目標和一個組識之下,使政治、經濟、教育、文化、獲得全般的配合,使海島成為一個真正的樂園。…

他反對台灣駐兵,他絕不希望而且也不必要以軍隊來增加台灣人民的麻煩和負擔,認為這不是征服的土地。他有理想,有計畫,有魄力,他應該欣受台灣人民的擁護,而事實竟不盡然。」

國府的行政院長翁文灝曾以此詩懷陳儀:「海陸東南治績豐,驚心旦夕棄前功;試看執楫理財士,盡出生前識拔中。」

二二八事件發生,暴亂蔓延全省,各地政府、警局被占領接管,電台廣播推翻政府。蔣日記載;「陳公俠不事先預防,又不實報,及事至燎原,乃始求援,可歎!惟無精兵可派,甚為顧慮。善後方策,尚未決定。現時惟有懷柔。此種台民初附,久受日寇奴化,遺忘祖國,故皆畏威而不懷德也。」

三月六日,高雄暴民占領市府、雄中、火車站,搶得軍火,要燒壽山,脅迫要塞司令彭孟緝繳槍,並欲殺彭。彭派兵下山平亂。

七日,處委會提出四十二條,要求解除武裝,重立政府,陳儀怒拒。處委會向美領事要求台灣託管獨立,號召台籍兵集結待命。

二十一師抵台後,陳儀發布戒嚴,鎮壓暴民,捕殺處委會首要份子。蔣介石還電師長劉雨卿,「應特別注重軍紀,萬不可拾取民間一草一木。」還電陳儀:「請兄負責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令論罪。」

事件中,外省人死傷八百人,本省人死傷千餘人。

事後陳儀黯然離台,赴滬靜養。一九四八年六月中,蔣忽叫陳到南京面談。那時局勢已危,蔣想叫陳儀接浙江省主席。陳辭讓說:「在台灣搞得不好,累了中央增加憂慮。現在正閉門思過,何能再負責任?」蔣說:「不要提台灣的事了。我如不把駐台的部隊調走,何致發生暴動?這責任不能推到你一人身上。希望你從公誼私交兩方面想一想,慨然答應下來!」陳不再推辭,這就種下他最後離蔣招難的悲劇。

一九四七年五月四日,陳儀離台前寫下這首詩:「事業平生悲劇多,循環歷史究如何,癡心愛國渾忘老,愛到癡心即是魔。」

陳儀是癡?是魔?「二二八」孰是?孰非?歷史早有答案,只是政治還在塗抹耳。

【2009/02/28 聯合報】




台作家范蘭欽:台灣棒球總有“台獨”味
# http://www.huanqiu.com
# 来源:台海网來源:台海網

[台海網8月21日訊]
台灣作家范蘭欽今天在海峽導報發表文章說,8月初到北京,人都以為我來看奧運,我要票可以要得到,但我想何必添麻煩,人家沒主動提,一定是有困難,乃沒開口。 待到了,朋友怨,說開幕票是難,但預演有三場,可請你去看,你不說要來,錯過了,可惜。

在北京參觀後到上海。 我是在上海台商朋友家里看奥運開幕式的,他臨時請了两位上海文化界名人来共餐。 我對張藝謀的開幕式並不喜歡,但對國家整體的形象表現肯定。 百年圓夢,實為大慶。 我知這種感情,他們不易了解,就如他們看我為那女孩“歌唱祖國”感動一樣。 知道是代唱,我仍感動,因為節目單上已印了兩人的名字,並非欺騙,就算欺騙,如此天籟,也心甘情願。

回到台灣後,8月15日下午在辦公室寫東西,忽聞外面女子“慘叫”,聽之似喜,又似嘆。 後知是中國棒球隊對中華台北隊3比2,六個女同事皆敵愾同仇,為中華台北隊落後而歎。 其中一女,有點傾“獨”,氣得不敢看,但更嚴重的是,幾位不“獨”,甚至分享我的愛國思想的,也在哀鳴。 有一人還說:“輸給誰都可以,不可以輸給中國隊。”我夾在其中不好表態。 我為國家憂,如此“反中”、“視中為敵”的心態實在可怕。 這些人絕對鄙扁,必然愛馬,但她們已如扁的自辯:“我至少把藍綠化了。”人者心之器,這樣下去是可慮。

說實話,我並不喜歡棒球,也沒有打過幾次,但我也曾為少棒隊徹夜不眠,因為那是中華台北隊,是代表中國出戰,可後來我看出台灣的政治就是棒球,棒球總有“台獨”味、東洋味,就愈來愈討厭了。

我不是討厭體育,而是討厭那種“國家”榮譽,那種“台獨”意識。 中國棒球隊擊敗中華台北隊,若能使中華台北隊將輸不得的心態轉換成打好一場比賽的正面態度,脫下一個“非贏不可”的枷鎖,豈不值得高興?

就如中華台北舉重選手陳葦綾、盧映一樣,她們拿下雙銅,而舉重隊總教練張嘉民是大陸遼寧人,訓練地點在海南島。 中華台北隊選手一致給予張嘉民極大的肯定。 ”盧映綽號“大陸妹”,她說得勝的關鍵就是:“相信教練。”

比賽都應有平常心,何況是對自己同胞。




延伸閱讀:

1.曾韋禎的部落格:范蘭欽就是郭冠英

2. tomoh的部落格:蠻族的饗宴

3.〔評論〕壹週刊論二二八

4.1947年紐約時報對二二八大屠殺的報導

5.〔回憶〕給褊激份子的一封信

17 則留言:

mungbean 提到...

好一個"知道是代唱,我仍感動!"
此兄真是盡得柳永"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意境...
"也擬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酩酊醉後方能麻醉自己對於大國夢的不安全感,也才能如此追求的無怨無悔吧!

小杜白雲 提到...

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啊!不過是在台灣才有啦!.......希望這位充滿[愛國思想]的范先生不要搞錯才好!

麻吉爸爸 提到...

有奇文也要有奇媒體登才能讓奇文共欣賞,
這就不得不佩服聯合報這個奇媒體了,
尤其在現在電子化媒體的時代,
這個奇媒體竟然還可以撐這麼久,
實在佩服.....

雨果 提到...

天啊!想不到還有人活在四十年前.這兩篇屁話一定要存起來,以後放在博物館展出.

小杜白雲 提到...

嘿嘿!
姑且存在本部落格裡,以待百年啦!

那些報紙的資料庫一陣子就會更新,所以才不用連結,直接原文貼過來!

中途島 提到...

http://blog.roodo.com/weichen/archives/8404941.html

如果,所言屬實,這個郭冠英就是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94993

的作者,民國58年大三的話,現在大概60歲人.

他的blog: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blog.ifeng.com/article/2270938.html

看來是種族仇恨份子,看他的文章,實在沒衛生又兼沒水準,不知怎麼"高級外省人"的水準如此這般,虧他還自我標榜...

大頭青 提到...

「文化工作者」如此水平還可以,就怕現在當總統的那個人也是這樣的水平及思維……每年這一天特意講台語哭一哭演一演就交代了,明天起床依然尊崇介石廟~~~~

小杜白雲 提到...

原來有人更進一步查證這位范先生的底細!

我覺得果若屬實,這個人的國家忠誠度顯然有疑,應該無論如何要調離外交相關職務才對啊!

孟獲 提到...

那種跑路前嗆秋的話也趕拿來現,那秋逢甲的「孤臣無力可回天」也是最愛台灣囉?

小杜白雲 提到...

邱逢甲也是說的比唱的好聽,實際上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不過歷史上可以留名的,通常就是這種可以寫詩寫文章的人,不公平,但是實在沒辦法啊!

孟獲 提到...

之前對此奇聞不忍卒睹,線下仔細一瞧,才發現果然是UDN文化系統一員……

1.陳儀廉潔律己,他一下飛機就說:「我是來做事,不是來做官。」

讀者諸君當記演了一堆愛中國軍叫片的國民黨籍愛國影帝柯俊雄,在剛赴立法院報到時說了:「我是來做事,不是來作秀的。」

結果國民黨籍愛國影帝幹了什麼事?請大家自行GOOGLE吧。



2.民主寬容,在政治上放得太鬆,給台胞參政權,電台報紙、集會遊行皆放任自由,結果反生意外。

放屁。

此乃片面之詞不足採信。早在1946年9月14日《民報》社論,就明白表示,政府當局只是嘴巴說說,根本就不打算讓臺灣擁有新聞自由。
1946.09.14,《民報》社論提到,政府當局會找出版社負責人「懇談」,以及把報紙某些標題、文稿以墨筆塗黑。此外,該報更於該社論公開表示:



「既是如此,那末,言論一定是很『自由』的了,可是,近來的事實,大有不是然者!」。



1946年,這種已是公開在社論向政府嗆聲的言論,足見當時報社對行政長官公署控制言論之不滿,而1947的二二八報告書,竟然妄稱「在政治上已較為放鬆」、「在輿論上則採放任主義」。一官一民,足見其一真一偽。


3.三民主義
沒有人會信這套吧?
他們在中國時就證明這套是失敗的東西


4.行政院長翁文灝曾以此詩懷陳儀:
無言以對


5.各地政府、警局被占領接管,電台廣播推翻政府

放屁
真相是電台報紙都被搗毀,沒死的也被ㄍ民黨以土匪般的行徑霸佔,關於這塊,今年228基金會會出一本當年的新聞史料匯集,在裡面有完整的敘述,敘述民間報紙是怎麼被搗毀與霸佔的。



懶得講了


這種人怎麼不︿%$%#@

LS (tw@us) 提到...

棒球輸給中國,台灣人的情緒表現跟台獨根本是兩回事。不然紐約洋基跟波士頓紅襪的世仇情結不就等於是鼓吹美國國土分裂了?

"高級外省人"也有點族群歧視的口氣阿...

小杜白雲 提到...

這種人不懂棒球,也不懂運動的意義!

年紀一大把,只活在幻想中,隨他去吧!

Vampire 提到...

請問閣下有興趣研究一下這個連結裡面的文章嗎?

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2664.asp

或是跟這個台灣人也交流一下?
武之璋--yahoo擁有自己的部落格
反正大家都是台灣人,講起話來應該不會語言不通才對

我只是個路人
但是對於這兩極化的討論
實在是難以找到個平衡點啊~

小杜白雲 提到...

對那個連結裡面的文章,我實在沒有興趣去討論。

一個歷史事件,可以用很多不同的面向去解析,去討論。

要討論可以只記述事實,比如說坊間很多的口述歷史書籍。

這些紀實一方面是接近真實的,一方面則是片段的。展現的不是歷史的全貌。

要展現歷史的全貌,不得以還是要有觀點來統括一些事實,賦與意義。當然也就會有眾說紛紜的情形。

最糟糕的一件事,是先有結論,再找一推資料來說明。

比如說前舉郭冠英的文章即是顯例,他引用了一堆詩文,或者未經證實的對話,或者他人的評論來作為他論點的證據。(其中蔣介石日記可能是最「接近」史料價值,而可以討論的!)

這些都是很可質疑的。我們知道這些東西很多都是場面話,不免自吹自擂,不免互相標榜,不免自我開脫,不免傳說佚誤,用這種東東別有居心的來論證歷史,無疑是下三濫的作法。

閣下所引連結中的文章,是不是也充滿這種情形,就由閣下自我判斷了!

HiMarxist 提到...

張克輝屠殺閩南人,點此閱讀我的部落格

Aura 提到...

http://freedom-or-liberty.blogspot.com/2011/02/blog-post_6315.html


呼應孟先生的第二點。


什麼自由和放任的都他們在說,
另外本文延伸閱讀的柯遠芬事變記錄非常值得一讀。